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2

颯,你鬼影了很久!!

TOP

很久阿...(睏樣
忙到沒時間碰電腦 就自然而然的遺忘了他的存在了...(拿下眼鏡
來去睡覺.........(倒

TOP

期末考結束了!\(。∀。)/
接下來就要等某人的文章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下禮拜才期末考...(明明星期3已經休業式了...)

TOP

好久好久的up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收到
(修文開始)
---------------------------------------
【黑槍之誓 散】四十六章 鬧劇與人命

會議已經進行了幾個小時了,該說這會議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是會議內容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呢?而原本情勢所驅的良卻在位置上打起了盹。直到突然響起了聲巨響。

 「別開玩笑了!我們再怎麼說也算是個名門正派,怎能用這種手段來達成目的呢!」

梅德蘭激動的說道,說上所擺的水杯也因剛才她拍桌而翻倒。

 「要不然,妳說說看要如何解決?」
 「沒錯,對方早已經行動了,我公司內的一位主管已經遭到對方…」

門德列臉上帶著憤怒,之中還夾雜點感傷表情對著梅德蘭說著,接著低下頭來呢喃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良小聲的說著,一道道銳利的目光往他身上投射著,在場所有的人直直的盯著他。

 「你講錯話了」

變成貓的斗和在他的耳旁說著,此時的良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你這個外人,讓你坐在這神聖的地方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寬恕了,沒想到你不僅打起盹來,還打斷了我們重要的會議!」

門德列一躍而起,完全不在意自己形象的朝著良大聲怒罵著。

 「所以我說了,到底是什麼事情?」
 「這點由我來替你做解釋吧。」

那要求良坐在第十三個座位的男子站了起來,先是看了梅德蘭一眼後,對著良繼續說著。

 「現在,我們家族面對另一家族的迫脅已有好一段時間了,而我們兩家族自古以來便勢不兩立,沒想到對方最近變本加厲,不僅利用了黑色管道對我們內部進行干涉,還散布了許多的謠言,導致我們家族的所有企業都慢慢的走向下坡。」
 「所以?你們想怎麼做?」
 「雇殺手把對方的家督給殺了。」

說完,良的眼神變的非常的凶悍,且對著他怒斥。

 「你把人命當成什麼了!」
 「我聽梅德蘭說過了,你就是當年殺了伯父伯母的殺手對吧?」

頓時良無話可反駁,男子見狀繼續展開他唇槍攻勢。

 「既然你都能輕易的奪取了我們家族人員的性命了,那為什麼我們不行呢?」
 「這與那是兩回事…」
 「不,是同樣的一件事,我們講的都是人的性命。」
 「就算如此,也不能…」
 「門德列大哥的摯友就是被對方給殺了,也就是他剛剛提及的某位主管。」
 「這…」
 「那麼我再反問一句,你有什麼解決辦法?」
 「總之!殺人這件事…」
 「那就是沒有囉?」

狠狠的瞪了良一眼,男子的眼神像是想致良於死地一樣的凶狠。

 「那麼,你這外人就給我閉嘴!」

良已經無話可說了,面對社會經歷比他豐富的這位男子,良所說的一切言語就像是兒戲般的淺易。

 「那就這麼決定了,明天我就去聯絡對方。」
 「這樣真的好嗎…依芬斯大哥…」
 「我已經下決定了就不會更改,明天便邀黑教團的人來談這件事吧。」

(黑教團…)

 「那該不會是一個以宗教組織為表面運作,實質上是地下暗殺組織的…」
 「沒想到你還挺清楚的嘛,沒錯,是以前曾消失的那個地下組織,現在我們將要通過他們來為我們家族的未來…」

依芬斯還沒說完,他被人抓著衣領高舉在空中,此時在他眼前的,是個眼神兇殘的魔鬼,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離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黑教會在哪裡…」

良手握Black抵著依芬斯的頭,再三的脅迫依芬斯說出黑教會的下落。

 「快點說!黑教會到底在…」

一聲清響,扎實的巴掌打在了良的臉上,梅德蘭怒視著失控的良,且使勁的抓著良將依芬斯舉起的左手。

 「還不趕快給我住手!你這殺人兇手!」

良聽到了這個名詞後恍神了一下,手一鬆依芬斯狼狽的跌坐在地上。

 「來…來人!把這無理之徒帶走!」
 「慢著!」

梅德蘭張開雙手制止前來的保鏢,且低頭向在場的所有人道歉著。

 「抱歉了各位兄弟姐妹們,這件事我感到萬分的抱歉,接下來由我自己處裡。」

梅德蘭拉著良的手離開會議廳,此時的良兩眼無神,瞪大了眼在愣著。

 「你到底是想做什麼!」

一巴掌閃過去,良被打的莫名奇妙,卻也沒說什麼。

 「你這樣會讓我在家族裡變的很難堪你知不知道!」
 「那關我什麼事情…」

又是一巴掌,良的臉頰紅的發燙般,

 「你為什麼聽到了殺人兩個字又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難道就不能站在我的立場替我想想嗎!」
 「早知如此何必帶我一同參加會議。」

又一聲,良已經忍無可忍了,卻沒對梅德蘭下手。

 「現在可是家族緊急的時候,既然對方已經動手了,我們委託黑教團也沒有錯吧!」
 「把話收回去…」
 「這是對方的錯,我們已經悶不吭聲許久了,只是做個反擊卻要收到你的糟蹋!」
 「夠了…」
 「反正才一個人而已,一個人可以拯救我們家族所有的人,這有什麼不可啊!你說說看啊!你這個殺手!」

清脆的一響,梅德蘭粉嫩的臉上腫紅了一塊,而她嚇得倒坐在地。

 「別開玩笑了…人命一條而已?那我手上這些無數的鮮血要到什麼時候才消除的掉?這怎麼洗都洗不掉的血腥味要怎麼辦?我所犯下的罪要怎麼辦?不要把一切說的這麼簡單行不行!」

一聲狂吼,無數的悲傷與憎恨夾帶在其中。

 「夠了。」

斗和緩緩的走向良面前,且給了他一巴掌。

 「醒了沒?醒了就別在那裡發瘋似的鬼叫,你還有事情要做。」
 「妳到底是…誰?」

斗和動了動頭上的耳朵,而坐倒在地的梅德蘭卻盯著斗和直發楞著。

 「抱歉了這位小姐,我們的小公主現在在黑教會手中,所以這笨蛋才會變的如此激動。」
 「無謂的話不要多說…」

良和斗和打開了身後的一扇窗,且站立在窗台前。

 「這位小姐,我最後再給妳個忠告,人命不是物品,所以不要簡單的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梅德蘭啞口無言直盯著他們,而良在躍下前說了句話…

 「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

兩人的身影從五樓躍下,緩緩的消失在夜空之中。
  
 「這樣真的好嗎?既然對方要去交涉,我們可以利用這機會…」
 「別說了…就算來的真的是橘花,但能改變事實嗎?」
 「你這傢伙,真不知道該說這是你的溫柔還是你的愚蠢?」
 「我說過,我不會再讓她的手上沾滿鮮血,且一條人命不能在葬送於黑教會手中。」
 「反正我們這次還是有點收穫對吧。」
 「沒錯,『黑教團』是嗎?」
 「雖然本意上沒差到哪裡,但還是一條線索。」
 「那離開吧,今天就離開英國。」

兩個身影在霓亮的街道上,轉眼間在人群裡消失不見…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10-1-18 12:43 編輯 ]

TOP

47up
我已經慢慢的對故事劇情的走向感到疑問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之誓 散】四十七章 Satan出關,沙漠裡的太陽

 「果然,還是這好吃。」

如往常般狼吞虎嚥著清空桌上一道道的美食,但這次他在的地方不是什麼高級的餐廳,只是間平常的住宅內。

 「還要再吃嗎?」

一名身材纖細的女性從一旁的廚房裡走了出來,卸下了圍在身上帶點油漬的圍裙,且坐在拜修西古的對面。

 「不用了不用了,多謝妳的招待囉!」
 「怎麼啦?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這個啊…」

拜修西古欲言又止,而女性似乎已知道他來這裡的用意,但還是問了他這件事。

 「我來找某位脾氣不好的傢伙的。」
 「你要去找他啊,那找他做什麼呢?」

女性玩著桌前的水杯,直到她聽完拜修西古此趟的來意後,她收起了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

 「是這樣啊…」
 「還希望妳能諒解…」

女性搖搖頭,且帶回原本的笑顏繼續說著。

 「我想,他一定也是這麼希望的。」
 「嗯…那我現在就去打擾他吧。」
 「現在可是晚上喔,這時間進去的話可是會迷失方向與失溫的。」
 「別小看我了,再怎麼說我也是隻蒼蠅啊。」
 「嗯,那麼,這些就拜託你了。」

女性拿出了不少的食物來給拜修西古,且用了非常緊密的包裝將它包好。

 「你可不要吃掉了喔,這些是要給我那個把自己關在裡面的弟弟的。」
 「要是妳沒提醒我的話,我可就真的吃掉了。」
 「好了,你也趕時間吧?那趕緊出發吧。」
 「嗯…妳自己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喔。」
 「你也是…」

拜修西古走出了屋外,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荒漠,沒錯,他現在正在世界最大的荒漠「撒哈拉沙漠」,而他朝著沙漠的內部走去,他的目標是…位於撒哈拉沙漠正中間的一個龍捲風。
  
法國里昂,法國第二大城市,羅納河與索恩河在此都市的南端匯合,而在兩河之間的半島便是里昂的最大市中心區,則位於羅納河的東岸,在這裡的街上走著一名男子,手上抱著隻黑色的貓。

 「我說你,什麼時候變得像隻狗一樣乖的?」
 「我只是做回報罷了,沒什麼特殊的意義…」
 「為什麼不早早離開這裡,反正你對它們不是也沒有什麼好感不是嗎?」
 「我說過了,我與他們做了條件交涉,這也是為了橘花好。」
 「要是在最後的時候決裂了呢?」
 「我自己會解決…」

國際刑警總部,裡面聚集的數十數百個國家裡菁英的人員,並維護世界之正義、安全、跨國案…等的事務。而多年前黑教會事件在國際刑警的努力之下,讓黑教會消失於世界上,如今黑教會再次的崛起,曾為原審判者的G4721-R也加入了國際刑警組織,其內幕…

 「這次有任務要你去做。」

威普丟了一份報告書給了R,且要他火速趕去該地。

 「我不是說過了,我只承接一切與黑教會有關的任務,其他與我無關。」
 「我也與你說過了,既然要條件交涉你就給我好好做事,想要情報也是一樣。」
 「呿…」
 「這次是在北非,撒哈拉沙漠中心,據報這幾個月有數名身著黑衣的人進入,但沒有一個人回來,而且總人數近超過百人,所以才要你進去看看。」
 「就當作一般的失蹤案或者是罹難來看待就行了…」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趕快準備好後就找你的那名搭檔陪你一起去吧。」
 「……………」
 「這次我會派古魯貝利亞斯過去支援你的,還有,這次只允許帶輕裝備,那把奇怪的槍就留在總部。」

R死瞪著威普且不發一語,接著手拿資料後就轉身離去。

 「還是一樣…死傢伙一名…亞斯,你好好的看緊他。」

於一旁的角落裡慢慢的走了出來,黝黑的皮膚與熾紅的長髮,古魯貝利亞斯點完頭後便轉身離去。

 「每個傢伙都是一個樣子…」
  
 「就是這裡吧…」

拜修西古望著那高聳入雲的龍捲風,但是在沙漠地區所出現的龍捲風頂多是塵暴,像這種為時數個月不消失的龍捲風理因不會持續太久,而這種異常的現象,在拜修西古的心裡也已經有個底了。

 「喂!我知道你在裡面!先讓這停止吧!」

拜修西古對著這越烈的龍捲風喊著,此時,從龍捲風裡飛出了些不明的物體,且往拜修西古的方向砸了過去。

 「什麼?!」

靈活的閃過了一塊塊的物體,卻還是被一些零星的小碎片擊中。

 「奇怪?為什麼這些東西上面有血腥味…」

此時空中一顆圓形的小球往拜修西古的面前飛來,不…拜修西古仔細的一看,那是顆眼珠!

 「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一邊閃避著向他飛來的各種大大小小的物體,一邊確認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來如此…」

手往腰際一伸,拜修西古沒有閃避迎面飛來的物體,而物體在擊中他之前,卻變成粉末消散於空氣中。

 「你鬧夠了沒!Satan!這些屍體是怎麼一回事!」

遮蔽住月亮的黃沙慢慢的消散,皎潔的月光照射於地,仔細的一看那散落的物體,竟是一具具不完整的屍首!

 「那麼…你來這裡幹什麼…臭蒼蠅…」

巨大的龍捲風慢慢的消失,在龍捲風中心坐著一名年約16、7歲的青年,面前插著把熾紅的彎刀。

 「你這是對前輩的口氣嗎?走吧,我是帶你去見神父的。」
 「誰都不能…阻止我在這裡…不管是你、神父、還是這騷擾我的人都一樣…」

吹襲而來的狂風,讓拜修西古站立不直,龍捲風完全的消失後,只有獨自坐在那中心圈的Satan,以及那周圍暗紅凝固的黃沙與朝著四周擴散的鮮血。

 「想要我走,就靠自己的真本事吧…」

緩緩的站立起來,Satan將插在乾枯沙地上的彎刀拔了出來且朝著拜修西古的方向空揮一刀,萬丈光芒至Satan所在的位置亮起,拜修西古向前一看,黑色雜亂的頭髮後正閃耀著光芒,而在那耀眼的光芒之中,卻有對金黃色的冷酷雙瞳瞪著他看。

 「早上了喔…」

當時時間,R於出發前一天半夜二時。

--------------------------------------------------------------------------------------------------------
應該說…時間點變得很快,而其加速程度…
老實說,連我也吃不消了…

TOP

大概老兄他急著想讓橘花回家了吧?
不然這種超快速帶過也真的少了很多中間的片段=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嗚嗚...中間應該可以再加些對打的片段的...

TOP

他說:你的怨恨我聽到了
所以這篇好長啊…
48up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挖勒…

---------------------------------------------------
【黑槍之誓 散】四十八章 消散的風、撒哈拉之戰

冷冽的風吹襲著這荒涼的漠地,地平面的彼端已有微亮的光輝出現,但這光輝在這撒哈拉沙漠的中心點,卻比星星之火還要來的不如…

在這片光芒乍現的土地上,卻已有著火紅的太陽照亮著整個漠地,寒夜吹襲的風,卻如同焚風般四處狂肆著。拉長的黑影在那佇立不動,揮汗如水的拜修西古喘息著,他正面對著比以往還要難纏的人,此人不是敵人,是擁有能隨心所欲操控這光芒的魔王。

 「不妙…這地方已經夠乾燥了,沒想到這傢伙發起飆來連從體內排出的汗也隨即蒸發光…」

拜修西古苦笑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已經站立不直,但手卻還是緊握著手上的刀不放。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立於光輝中的Satan高舉起手裡的彎刀,而四周景象漸漸的糢糊化。

 「不…不是吧…竟然連海市蜃樓也能操控嗎?」

光景漸漸的扭曲、淡化,最後消失於拜修西古的眼前,只留下那耀眼的光芒包圍住他的四周。

 「Level 4 unlock,Sun of the Hell…」

光芒就像是烈炎般的灼熱,卻又毫無感知的侵襲著拜修西古的全身。感覺不到痛楚,意識緩緩的消失於這光芒之中。

 (你就體會看看…地獄的太陽…比起天上掛著的…還要來的炙熱…)


上午九點,R一行人到達埃及的首都「開羅」,且從開羅出發前往撒哈拉沙漠。但這裡的氣候似乎對斗和來說過於炎熱,為貓型的她不時向R發起牢騷。

 「好熱…趕快離開這裡好不好…」
 「我也想,但是前面有這個傢伙在啊…」

R將視線轉到在前頭帶路的古魯貝利亞斯上,他身著長至地的披風且將自己包得密不通風,儘管如此,他行走的速度依舊沒有減慢,甚至還有越來越快的趨向。

 「夠了吧!先休息一下不行嗎?」

轉過身,整個面容被薄紗包覆著,從留下來的一絲隙縫中,古魯貝利亞斯的眼神就像是告訴著R「不是你期望趕快結束?那麼還抱怨什麼?」一樣。仔細一看,那薄紗下的面孔竟然連一滴汗也沒流。

 「看來…也只能趕路了…」
 「貓可不像狗…散熱不是很好的…」

繼續發著牢騷,兩人與一貓向著那廣大的漠地前進著。
  
 「到了…」

正午十二點,在沙漠中行走幾個小時的R與斗和已經精疲力靜了,此時古魯貝利亞斯在沙漠中的一間房屋前停了下來,隨即將臉上的面紗給拿了下來。

 「就是這裡…」

R向著四周看,是個綠洲中的小屋子,在荒涼的沙漠中,這裡好比是世外桃源,從地底湧出來的泉水給予了這片小小的土地生機,滿地的植被以及些矮小的樹叢,吹拂來的熱風拂過水面後變的清涼無比,賦予了R與斗和活力。

 「這裡真是舒服!與剛剛整條路上只有沙子比起來,這裡根本是天堂!」

古魯貝利亞斯將手中的水瓶補給完水後,走進了屋子裡,當R跟著要進去時,卻被他阻擋於外。

 「我進去…就行了…」

將門緊閉後隨即上鎖,R就這樣被關在外面,正當R要將心中的不滿給表現出來時,屋後傳來了引擎的發動聲。而R便往屋後跑去,只見到古魯貝利亞斯乘坐在一輛吉普車上,對著R說著…

 「走了…該上路了…」

R摸不着頭緒,也只能乖乖的上車。在離開之前,綠洲發生了異變,綠洲的泉水瞬間消失於無形,整個綠洲頓時失去生機。

 「怎…怎麼會這樣…」

古魯貝利亞斯也緊皺著眉頭,但基於時間的考量,R也只能乖乖的上車,誰知道還沒坐好,古魯貝利亞斯就急踩油門,在廣大的沙漠中奔馳。

 「喂!剛剛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倉庫…」
 「那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

就簡單的四個字打發掉了R的問題,而後面古魯貝利亞斯有說了幾句話,卻因為車速太快,那風切聲讓R聽不清楚他到底說了些什麼。

 「快到了…」

古魯貝利亞斯指著前方,但那與報告裡所寫的不一樣,現在有兩個巨大的龍捲風在那裡,其中比較大的龍捲風風勢強烈,就像是要吞噬掉一切般,緩慢的朝著較小的那個過去。

 「這…」
 「………」

沒有說任何的一句話,古魯貝利亞斯急速的往龍捲風的位置駛去,等到達目的地時,映入他們眼裡的竟是滿地的肉塊與骨頭,還有著一些被撕裂的人的內臟。

 「到底是…」

R向前觀看,這些肉塊的切面非常的整齊,應該是由利器所切開的,但是在這廣大的沙漠哩,到底哪裡來的利器?正當R還在思考這個問題時,他感覺到有東西朝著他撲來。

 「什麼!」

憑著自身的感覺閃躲,R沒有看到任何的東西,但是剛才在他眼前的那肉塊卻硬生生的被分成細小的數塊,地上也有明顯的利器崁及的痕跡。

 「根本沒看到…」

R一恍神,只看見大量的血液噴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被砍了一刀、兩刀、數刀,轉眼間身體已傷痕累累。

 「不…不可能…難道這是風刃嗎?還是劍氣什麼的?不可能有人做到的…」

當R在否定自己的想法時,腦袋突然閃起了一個人影。

 「是你吧!拜修西古!只有你能做到這種境界,你到底躲在哪裡!」

R開始對著四周大喊,而風刃的攻擊卻沒有結束,他只能拖著狼狽的身軀躲避著看不見的攻擊,而一邊的古魯貝利亞斯卻一直站在原地不動,就像什麼都沒有一樣,但是他周圍卻揚起大片的黃沙,仔細一看,所有的攻擊在沒有打到他的情況下全往地上偏去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可以無視於這攻擊,還可以讓這些攻擊全部偏曲!」

古魯貝利亞斯沒有回應,只見他往另一個小的龍捲風走了過去,竟然以肉身強行走入龍捲風內,此時的龍捲風開始扭曲變形接著緩緩的消失。

 「怎…怎麼會…」

見到這驚人的一幕,R整個目瞪口呆,人的力量竟然可以抵禦大自然的烈風,且還毫髮無傷。

飄散於空中的黃沙被另一個龍捲風捲去,在消散的龍捲風中間卻出現了巨大的冰塊,仔細一看…天啊!竟然有人在裡面!此人手握著把刀,身上滿是傷痕,而冰塊的內部還有著凍結的血液,看來在結凍之前他的傷勢肯定不輕。

 「他是誰…?」

古魯貝利亞斯問著R,而R也摸不清頭緒,此時風刃的攻擊已經停止,R向前一看後大吃一驚。

 「拜修西古?!」

沒錯,在那具大冰塊內的人竟然是拜修西古,然而被冰塊凍結的他竟然還清醒著且指著前面那巨大的龍捲風說著…

 「在裡面…那個小鬼已經暴走了…趕快制止他…」
 「你說…在裡面…?」

R望向巨大的龍捲風一臉狐疑著,他要向拜修西古問清楚時,拜修西古已經昏迷了,然而沒有時間再讓他思考了,第二波的攻擊又來了,而且這次不只是針對他們兩個,還針對已昏迷在冰中的拜修西古。

 「可惡…現在該怎麼辦…」

R拿出Black,且發動Heosphoros,以變成刀刃的槍身抵擋著一波波風刃的攻勢,此時古魯貝利亞斯說話了。

 「快點找…」
 「你在說什麼…?」
 「任何在強大的風都有他的弱點…找出那…氣流最混亂的那點…只要攻擊那點就可以讓它停下來了…」
 「要怎麼做?」

古魯貝利亞斯走到了拜修西古的巨冰前,且對著R說著。

 「這裡…交給我了…你去對著…混亂點開槍…就行了…」

數到的風刃偏過古魯貝利亞斯的身軀,也因為如此傷害不到他正後方的拜修西古,此時的R可以無後顧之憂的行動了。

 「Run-up is over,Hyper speed mode starts。」

以極快的速度在沙漠中奔跑著,R找尋著古魯貝利亞斯所說的混亂點,躲在一旁的斗和對著R說話了。

 「揚起沙來,這樣比較容易找到在哪裡!」

聽到後照辦,填裝起子彈數多的散彈,且再次改變Black的模式,將它變成大口徑的手槍,隨即裝填好子彈。

 「試試看這招!」

朝著地上斜射一發,大量的沙塵揚起,接著再裝填、一發、裝填、一發,就這樣開了數槍,整個區域揚起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黃沙,而這些黃沙也慢慢的被龍捲風捲了進去。

 「在哪裡…」

R仔細的探索著,探索這強烈暴風的弱點在何處,且適時給予它致命的一擊。

 「在那裡!」

在捲風面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凹面,就像是上面還有個小型的龍捲風一樣的將塵土捲入那中心點,透過中心點,R看見了耀眼的光芒從裡面透出。

R重新填裝子彈,換上了穿透力較強的複合式彈頭,且改變了膛內的構造。

 「你給我消失吧!Level 2 Lock off,The Hyper Power mode start。」

R朝著那一點擊發,強大的後座力讓他站立不直,巨大的龍捲風也在瞬間消失無蹤,隨即而來的是光,耀眼的光芒,比高掛於空中的太陽還要來的耀眼,一個人從光芒之中走了出來。

 「你…是誰…??」
 「那麼你又是誰…」
 「我…是贖罪者…這裡是我的贖罪地…任何人…都不能干擾我…」

語畢,他揮舞起插在地上的彎刀,周圍景色開始模糊,而他人也慢慢的消失於光芒之間。

 「Level 4 unlock,Sun of the Hell…」
 「喔?你也是審判者?」

一驚,R已在他後頭,且拿著Black指著他的頭,他感受到R傳給他的威脅,開始胡亂的攻擊起來。

 「離我…遠一點!」

一刀向著R揮去,R的身體硬生生的變成兩半,此人露出了笑容,但在地上的軀體卻緩緩的不見。

 「你砍到我了嗎?你砍錯人了喔。」

R出現在他的正前方,他往後退一步,且再次揮刀砍去。

 「該結束了,Specialabilities Level 3 Lock off,the Silent Death start。」

在光芒之中,只看的見此人的身影,卻看不見R的蹤影,而鮮紅的血開始濺起,一道道的刀傷與槍傷在他的傷上出現,隨著傷口越多,光芒也逐漸暗淡下來,等到光芒全部消失的時候,他也倒了下來。

 「別讓我看到,把這能力用在殺人上面。」

由於失血過多而暈倒,地上的血流入黃沙之中,隨即被吸乾,就像是渴望著鮮血一樣。

 「好了…帶他走吧。」

R轉身離去,沒想到此人突然跳了起來,準備向R砍去,R來不及反應,正當刀將要落在R的肩頭時,地上冒出了水將他包覆住,水慢慢的結凍,轉眼間變成了巨大的冰雕。

 「你太早鬆懈了Lucifer。」
 「既然醒了就快點幫忙吧,真是的…這傢伙到底是誰?」
 「完美審判者裡面最小的小鬼,Satan就是他了。」
 「憤怒的Satan是嗎?就像個小鬼一樣…」
 「我就是差點被這小鬼給殺啦。」
 「你這蒼蠅王難道當假的嗎?」
 「這裡可沒有水,要是這裡有水的話他哪是我的對手。」
 「不然那水哪來的?」
 「我操控地下水面從別的地方運來的,這裡多少會有綠洲的。」
 「原來如此,所以剛剛那綠洲會乾渴,原來就是你做的好事啊。」

拜修西古走到Satan的面前,且對著他說道。

 「是神父叫我帶你過去的,你連聽都不聽解釋就打過來,我可是吃不消啊。」
 「我…不會離開…這個地方…一步…」
 「真是的…一樣固執…」

突然冰塊一碎,Satan從冰內掉了出來,眼睛還是直瞪著拜修西古。

 「是你姊姊叫我來的,她叫你過去。」
 「是…姊姊…?」
 「嗯,沒錯,是我說的喔。」

聲音從後面傳來,古魯貝利亞斯的旁邊站了一位女性,她笑著對R問好。

 「你…從哪裡把這個人帶來的?」
 「她…自己過來的…」
 「那女孩過的好嗎?」
 「嗯…」

女性似乎認識古魯貝利亞斯,與他寒喧了起來,接著走到了Satan的面前,對他說了幾句話。

 「既然神父找你,你就去吧,姊姊一個人也可以過的好好的,再說,你一直把自己關在這裡也不回去,姊姊可是更擔心你喔!」
 「對…對不起…」
 「就是這樣,我弟弟就拜託你們了。」

女性對著R鞠躬著,然後繼續對Satan說著。

 「好了,亞拉斯特爾,跟他們一起走吧,不要再鬧彆扭囉。」
 「希臘的復仇者嗎…果然與憤怒是一個樣子啊…」

此時古魯貝利亞斯轉身離去,而R問著他。

 「不把他帶回總部嗎?」
 「我們只是來解決龍捲風…人不必要…」
 「那那些進來的黑衣人呢?」
 「那些人是…要來帶走他…黑教會派來的…」
 「你也知道黑教會?!」

古魯貝利亞斯不語,坐上吉普車後,便開車離去。

 「等等!我該怎麼辦!」
 「你就和我們走吧,剛好神父也有事要告知你。」
 「好吧…」

在同行之中,拜修西古警告過R一件事。

 「別讓他生氣…他可是所有審判者之中,唯一達到Level 4的人,最好小心點。」


三人朝著佛羅倫斯前進,而R的心裡卻還是牽掛著,那黑衣人之中有沒有可能,橘花也在裡面?若是在的話,那她…這種不安的想法一直存在著,直到他看見橘花再次出現,否則他是不會放下心來。而他與橘花、黑教會之間,所有的一切還沒有結束…
---------------------------------------------------

還好…以前的有更長的…

TOP

49up
某人春節很忙啊...
找都找不到人=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收紅包嘛...(炸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黑槍之誓 散】四十九章 直搗黃龍、地獄三君聚集!

曾幾何時,漸漸地熟悉只有兩個人…不,該說是一人一貓的充滿菸臭味的生活,這對R來說已漸漸的麻痺,有時甚至想著是否就此放棄他最一開始的目的…但如今他還是放不下,放不下令他眷戀的那段時光…

當自己獨處的時間越長,與人之間的關係便會漸漸的疏離,他與斗和間也是一樣,隨著他沉思的時間越多,兩人間越沒有共識…當『尋回橘花』快變成他的負擔之際,總是有人會適時出現來提醒他想法…

 『你就加入我們吧,我們可以提供人力與經費幫你,只要你讓那組織從世界消失…』

 『我找到有關她的消息了!R,你不要放棄,橘花她…只能靠你了啊…』

希望總加上負擔,每當到達一個地方希望就落空一次,最後攙扶著他那倦弱思緒的,是他對橘花的思念與眷戀,以及對這全部事件所產生的責任感…
  
漫步於街上,拜修西古對這小毛頭逐漸失去耐心…亞拉斯特爾似乎就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般,對任何的事情都抱著好奇心。

 「喂…大叔…這是什麼東西…?」
 「那是冰淇淋啊!食物啊!食物!」
 「是食物啊…那就不用知道名字了…一律都叫食物就行了…」

沒錯…兩人的個性正好相反,拜修西古平時雖然暴躁,但每當重要時刻時總是冷靜的像冰一樣。而亞拉斯特爾卻相反,平時沉默寡言就算了,對任何只要是不知道的事全都感興趣,但一到戰鬥時卻會高漲起他的情緒,如同火焰般炙熱。

 「你對食物太隨便了!食物是神聖的!美味是人的精神滋補啊!」
 「只要是吃的,就別管味道了…能填飽肚子就好…」

在一旁的R顯得相當的無助,原本只是跟著一起回去的他,現在就像個保母般,要照顧著這兩個心靈長不大的大孩子。

 「你們兩個夠了!別忘了我們的目的!」

 「「你給我閉嘴!」」
 「……………」
 「就任他們去吧,反正你也管不了他們,不是嗎?」

穿著一成不變的黑色連身洋裝的斗和對他說著,嘴裡還叼著根快熄了的菸。

 「從三天前就這樣了,他們兩個雖然吵不煩,但我這個旁觀者都快被他們煩死了!」
 「也好,反正你那陰沉的個性也人來中和一下也不錯,不然整天看著你在那沉思且說話口氣高傲,我早就先受不了了。」

將口中的菸弄熄後,再次點起新的菸,深深的吸了一口後說著。

 「小公主還在的時候你總是忙於事業,等到她不在你身邊時又鬱鬱寡歡,你這樣的男人還真是糟糕。」
 「妳說什麼…現在換妳想吵是吧…」
 「不了…總之,快點到霍德華神父那裡就對了,只剩下沒多少的路程了。」

說完,斗和便獨自一人先離開了,只留下怒氣未消的R與在那裡纏鬥的兩人。

 「到了…」

三人站在教堂外,這裡的景色與當年R從監獄裡回來時一樣沒有變,唯一變的大概只有那漸漸滄桑壞損的建物外表吧。

 「神父,我們到囉。」

在外頭敲著門,等待著裡頭回應的三人,裡頭過了段時間還是沒有回應,三人便開啟了那沉重的大門往裡頭步入。

 「哇…裡頭的灰塵怎麼厚成這樣。」

走沒幾步就被揚起的灰塵嗆到的拜修西古嘀咕著,但看在拜修西古與R的眼裡,他們倆清楚的明白著,這裡已經不一樣了…

 「以往那充滿著兒童歡笑聲的教堂裡怎麼…」
 「我也不清楚…離我最後一次回來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
 「那麼神父到底是誰麼時候…」
 「我是通過德拉諾得知神父要我帶Satan回來見他的。」

往裡頭逐漸深入,被破壞的木製長椅,牆上鍍金的十字架以及散落一地的聖經殘頁,間接的告訴他們這裡曾遭受破壞。

 「神父!你人在裡面吧!」

三人尋找著,越往內深入越不堪入目,然後…

 「拜修西古!亞拉斯特爾!這裡!」

R看著牆上大片的血跡,依血跡乾燥固化的程度來判斷,大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難道是神父…?!」

緩緩的腳步聲往眾人的方向步去,三人備起戒心準備迎擊,直到聽見那熟悉的聲音。

 「不用緊張,是我。」

蒼白帶著零星棕褐色的頭髮,消瘦的面容讓人心酸,但嘴上依然掛著那和藹可親的笑容。

 「你們三個…回來了啊。」
 「…神父!」

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初雖半白頭髮,卻神采奕奕的神父至今已蒼老消瘦到三人快認不出來,只能憑著聲音來判斷是他。

 「快進來吧,你們間的事我已經斗和說過了。」

從神父身後走了出來,斗和嘴裡還是依然叼著根點著的菸。

 「你們三個太慢了,我在這裡等的快不耐煩了。」
 「「「………」」」
 「好了,別站著了,進來吧。」

往教堂的內部深入,四周越來越黑暗,直到眾人走到了個死胡同內,神父突然停下腳步。

 「就是這裡。」

開啟牆上暗藏的密盒,裡面放著的是先進的儀器,只見神父手指動一動後將手掌放在儀器的上方,一到綠色的光線由下往上掃著他的手掌。

 「再等我一下…」

此時牆上出現個奇怪的機器,神父將自己的頭擺到上面,過一會兒整道牆開啟,一個廣大的空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裡是這教堂的臨時避難所,為了怕別人進來,所以我設了指紋辨識與視網膜辨識兩道防護機制。」
 「如次的大費周章啊…」
 「不…這如果讓Asmodeus來的話,大概只要30秒就開啟了。」
 「但他看起來好像不是那麼機靈的人…」

R忍不住損了Asmodeus幾句,神父笑了笑繼續對他們說道。

 「Asmodeus他是你們的『C』,這總事情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C』?」
 「啊啊…現在不能用C才對,他現在的編號應該是『H』才對,現在你們的機制應該是3G3S1H才對。」

 R開始聽的混亂,一旁的拜修西古對他解釋著。

 「Asmodeus的『H』意味著『Hacker』,也就是駭客的意思。」
 「以前黑教會時期,他的別稱『C』是意味著『Cracker』,也就是惡意型的駭客。」
 「自從黑教會解體,他走入正常社會中後,雖然是從事著灰色事業,但取而代之的是他在網路上成為了頂尖的駭客,專門進行網路病毒解析與破解,現在慣用的幾套防毒軟體都是出自他手,而駭客攻擊事件也是由他來進行反擊。」
 「所以現在的他被稱為『Hackerof Hacker』。」
 「駭客中的駭客啊…真有點誇大不實…看他平常那屌兒啷襠的樣子…」

神父大笑幾聲,隨後問道R…

 「他身旁是不是有位女性?好像叫…叫愛蓮娜,對對,叫愛蓮娜。」
 「您指的是他店裡的櫃檯小姐嗎?」
 「沒錯,那傢伙雖然做事輕浮,個性也一樣,但是有愛蓮娜在的一天,他就不會走向惡路。」
 「作為國際中最大的軍火走私商與國際駭客,這樣還算是不走惡路啊?」

聽完,神父隨即轉身大笑,而他也沒有多說什麼,自徑往內走去。

 「你們,趕快過來坐吧。」

碩大的空間裡被不明的儀器給佔滿,只留下張木製的矮桌與幾張椅子,而周圍不像在外面,整個環境被打掃的一塵不染。

 「這裡…?」
 「這裡我還沒給你們任何人看過,惟獨一人除外…」
 「誰…?」
 「……………」

神父以種憐憫的眼神看著R,他便明白了,那個人就是…

 「這裡,原本是黑教會分布之一,也就是我所管的『猶大』所留下來的儀器。」
 「……………」
 「雖然已經瓦解了,但這些設備我都留著,裡面有你們的微調裝置與武器的保養設備。」
 「我們想知道的不是這些,神父,你找我們來做什麼?」

R一臉正經的問道,神父笑了笑後對著R說道…

 「你還是與以前一樣,對任何事情都講求效率,好了,我們來說正題吧。」

說完,神父從一旁的舊書堆中拿出了顆地球儀,而地球儀上插了許多的大頭針。

 「你們知道這大頭針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嗎?」

三人無言以對,神父也只是笑了笑,便對R問了件事。

 「R,我知道你現在與國際刑警組織合作,我也不會有任何的話要說,但我問你…」
 「神父您請說…」
 「你殲滅了幾個使徒了?」
 「三個左右…」
 「好很,你做的很好…」

神父頭一低,深深的嘆起了氣來。

 「怎麼了嗎?我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
 「不…R你做的很好,不論是你在對這世界剷除罪惡或者是替自己贖罪上都做的很好,你所做的事多少可以減輕我們所有人的罪惡…只是…」
 「只是…?」
 「事到如今我便直說了吧,你連一個都沒有毀滅,十二使徒完好如初。」
 「!!」

這件事令R晴天霹靂,天大的打擊擊在他的身上,他所做的一切竟然對黑教團完全沒有影響,他不免失落許多。

 「所以,這便是我請拜修西古替我把雅拉斯特爾帶來的原因。」
 「神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已經搞不清楚了?」

拜修西古開始顯得焦慮,原因很簡單,在他環遊世界品味各國美食之際,他也將各國黑教團的分布作調查與破壞,知道這詳情他也很難受。

 「所以,拜修西古、亞拉斯特爾以及R,我要下達最後一道命令…去梵蒂岡吧,現在的十二使徒之首便在那裡,往南去吧,這便是我找亞拉斯特爾來的原因。」
 「我……?」
 「沒錯,亞拉斯特爾,你是最早可以讓麗亮開放到Level 4的人,相信有你在的話…不!有你在的話一定可以將它們給殲滅的,到時只要他們群龍無首,就可以分別擊破。」
 「意思是直搗黃龍對吧。」
 「沒錯,拜修西古、亞拉斯特爾還有R,你們三位地獄君王好好的去大亂天庭吧!」
 「是!」
 「是…」
 「了解!」

在眾人即將散場之時,神父將R給叫了過來。

 「R…你看到了從大廳進來的那大片血跡了吧?」
 「是…我都忘了問你,那到底是…?」
 「三個月前,新生教會派來了殺手要將我給剷除,而那就是當時所留下來的痕跡。」
 「那…教堂裡的孩子們呢?」
 「怎麼?我有跟你說過這件事嗎?」
 「不…是以前…橘花有稍微對我說過這件事。」
 「是這樣啊…那些孩子們平安無事呢,我趁亂讓他們走暗道逃出去了,現在應該都在Mammon那裡讓他照顧著。」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我要跟你說的事情有兩點…」
 「是…」
 「牆上的血跡不是我的,也不是孩子們的,更不是任何人的。」
 「…………?」
 「新生教團派來的殺手是橘花與橙樹…」

R備感吃驚,但還是先壓抑住自己的感情,聽神父將話說完。

 「再我將被橙樹…不,那已經不是他了…在我將被他的軀殼給抹殺的時候,是橘花以她弱小的身軀來保護我的,好讓我不受到人和傷害。」
 (橘…橘花…怎麼會…)
 「她已經身負重傷了,可是新生教團還是讓她繼續去抹殺生命,所以我要妳…不,我請求你將她帶回來吧…只有你能做到這件事了…」
 「……………」
 「還有第二件事…」
 「是…」
 「你的母情還活在這世界上…」
 「!!!」

神父連續說出另R驚訝的事來,讓R覺得一陣混亂。

 「當年你父親與母親在黑教會結識,並且生下了你,但得知你將被作為『被驗品』後,你父親便帶你離開黑教會,而你的母親便被軟禁在教會裡,直到教團瓦解後,她在這世上的某個角落裡活著,但我也不敢保證她是否還活著或者是被新生教團給帶走,因為她是名少有的研究者,所以我想被新生教團帶走的機率比較高…」
 「我懂了…」

說完,R轉身離開,在離開前他對著霍德華神父說道。

 「謝謝您,看來,我又多了個要尋回的人了…」
 「R趕快去梵蒂岡吧!德拉諾的情報指出橘花現在正往梵蒂岡總部回去,這事你的一次機會,你要好好的把握住啊!」
 「我知道了…!」

堅定的眼神與果斷的回答,神父放下了心來,他知道,現在在面前的這一位已經不再是個小男孩了,現在的他是身負重擔,卻不畏懼前進著的,傲世的魔王-路西法(Lucifer)。

----------------------------------------------------------------------------------------------------------------------------
前半段我看的很想笑
但後面我笑不出來了…
橘花…果然還留有自己的心啊…

TOP

UP是UP了...
但好短阿...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暫時沒空,先擱著

TOP

你先好好的忙吧!
等有空在來也沒關係
51UP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章 『分擊與梵蒂岡』古老城都所暗藏的危險

燈光灰暗的空間裡,霍德華神父獨自一人留在座位上,且轉弄著擺在矮桌上的地球儀。

 「妳不一起跟去嗎?」
 「我跟去了,也幫不到什麼吧?」

從入口的暗處,斗和口中叼了根菸走了進來,站在霍德華神父的面前。

 「不跟他們把實情說清楚嗎?」

霍德華沉默不語,將地球儀上所插著的大頭針一個個的拔了下來。

 「就算我告訴他們了這件事情,以現在他們的實力可以解決嗎?」

一根、兩根、三根…大頭針被取下來後,整齊的在桌上排列成一列。

 「現在要做的,只要將司令部給解決就好,讓他們攻入總部的話是去找死…」
 「那又如何?要他們現在去攻占司令部也不是一樣?只要總部還健在,各分部還是可以自主的行動。」
 「所以,我才讓他們去攻占司令部。」

霍德華神父取起了兩個大頭針分別插在梵蒂岡與義大利舊教會猶太的舊址附近一個小城上。

 「我在他們三人來之前,已經讓Asmodeus駭進馬提亞的主控電腦裡,且作了點人事的調動,雖然馬上就被發現了,但已經達到一開始的目的了。」
 「目的…?」
 「我讓他將橘花在裡面的資料給調了出來,且發布緊急調動的命令讓橘花往梵蒂岡的方向前去。」
 「這樣…他們兩將會碰面…」
 「沒錯,而且這將可能會是最後一次機會,相信他們不會笨到我們在打什麼腦筋會不清楚。」
 「但是要是失敗的話…他們兩將會永遠見不到面…嚴重點可能會生離死別…」
 「所以…一切只能看他了…」

說完,霍德華站了起來,且往門口走去。

 「你們兩個聽到了吧?」
 「是。」
 「是的…」
 「你們兩現在去將馬提亞癱瘓,不用待太久,我已經讓德拉諾帶著情報至國際刑警總部去了,你們倆要做的,只要暫時牽制住執行部的人,讓他們不要出來就好,等到國際刑警到了後就作暗地的掩護,時機一到便自行離開且返回自己的住處吧。」
 「是,請你等待我們倆的好消息。」
 「容許我先行動了…」
 「去吧!」

說完,四周一片寂靜,斗和走到了門前觀看,沒有任何人在那裡。

 「剛剛是…?」
 「Asmodeus與Mammon。」
 「你派他們兩去馬提亞?」
 「嗯…只要馬提亞的增援緩點到達,我相信以他們三人絕對沒問題。」
 「但是,只有他們兩個會不會…」
 「放心好了,他們倆可是Level 4開放的人,所以絕對不會有問題。」
 「這樣我反而擔心起了他們三個人…」

斗和開始顯得焦躁不安,只見霍德華神父笑了笑,便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了下來。

 「放心好了,他們一個是最早Level 4開放者,一個是全組織冷兵器最強的殺手,而另一個可是當初震驚世界的完美死神。」
 「雖說如此…」
 「對了對了,雖然只有亞拉斯特爾可以操控Level 4的發動,但不代表拜修西古不可以。」
 「你是說,他也可以發動Level 4?」
 「而且,他們裡面還有個最早接觸『Fallen Angel』且自身也『Falling Down』的人。」
 「該不會…是R對吧…?」
 「這個嘛…就等著看吧。至少我知道,他的實力絕對不是現在看到的這樣。」

霍德華再次將地球儀上的大頭針取下,十三根大頭針整齊的排在桌上…
  
莊嚴神聖的宗教城國梵蒂岡,自古以來便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央」,擁有這神聖代名詞的梵蒂岡,暗處卻隱藏著危及世界的可怕組織「黑教會」。

現今,梵蒂岡還是一樣為世界天主教的中央,唯一變動的事曾經在此的黑教會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繼承黑教會體系的新生黑教團隱藏於之間。

 「到了…這裡便是我們的目的地梵蒂岡…總部便在這裡的某處吧…」

R蓄勢待發的做好了所有的準備,此時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太慢了…」
 「德…德拉諾?!」
 「快走吧…我是來帶你們去這裡分部的位置的。」

大動作的甩起身後的破舊斗篷,便頭也不回的往著梵蒂岡城內走去。

 「那傢伙是怎麼啦?R你又惹到他啦?」
 「我不知道…總之趕快跟去吧…」
 「………他身後的東西叫什麼?」
 「斗篷!衣服啦!衣服的一種!」
 「原來如此…是衣服啊…那叫衣服就好…」

到這時刻,拜修西古與亞拉斯特爾還是吵個不停,這也緩和了R現在緊張的情緒。

 「你們兩個…我們走吧!」
 「喔!」
 「…………那這裡又是哪裡?」

三個人往著梵蒂岡分部前進,而R卻不知道,他將會面對人生中的最大抉擇之一…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一章 潛入

薄雲掩住高掛於月空的明月,沉靜的大地頓時顯得更加的寧靜,而在這樣的夜裡,兩個黑影穿梭在巷弄間與屋簷上,急速的向著他們的目的地移動。

 「為什麼要過去?明知這是陷阱。」

就像是男子剛要變聲的嗓音,他問著問題,另一個如稚鳥般柔細的聲音回答著。

 「從何得知這是陷阱呢?」
 「我們才剛離開那裡,結果卻馬上收到了緊急調動命令,不管怎麼樣都不自然。」
 「就算如此,那又怎樣?」
 「不…沒什麼…」
 「就算真的是他們,他們又能拿我們怎樣?」
 「說的也是,現在的妳…不,現在妳這Emotion已經完全的屬於我們了,相信他們也不能…」

男子語還未畢,他所說的話被一句簡單的回覆給打斷了。

 「一切都不是必然…」
 (這次將可能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我的歸宿啊…內心深處的這個心靈還渴望著你,不是渴望著Lucifer,而是渴望著身為軀殼的,那單純的你…)

薄雲漸漸的散去,朦朧的月光照亮了四週沉靜的夜景,銀白色的身影,正渴望著她的歸宿,向著他們的目的地奔去…

 「這…這裡是…」

穿梭、尋匿,三個人緊跟著德拉諾納飄渺的身影,在巷弄間來回穿梭著,走過無數的小巷、大道,最後來到的地方卻是個死胡同。

 「你這傢伙…你是來存心找碴的嗎?」

R向前抓住了德拉諾的衣領,一臉憤怒的盯著他,而德拉諾只是微微的一笑,就像是對R現在的行徑恥笑般。

 「看來你急到連做事都不經思考了,既然如此那你來做什麼的?你一開始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德拉諾用力的甩開R緊抓住的手,將身上被弄縐的衣服給整理好,繼續對他說著。

 「就是因為你這不經大腦思考的行為,才會害我的妹妹死於非命,記住,要不是現在是任務在身,否則我早要了你的命了!」

說完,德拉諾將藏於身上的手槍取出且抵在R的頭上,且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你們兩個夠了。」

拜修西古將收於身上的近五呎野太刀拔出,且擋在兩人的面前,讓他們兩人分開。

 「這次的目的是什麼你們兩個都忘記了是吧?要是你們兩個在吵下去的話,這把有著Beelzebub的Emotion的蒼太刀就直接把你們兩個給斬了!」

兩人見狀只好乖乖收手,而德拉諾一臉不悅的將手中的槍收回,且眼神凶惡的死盯著R與拜修西古。

 「好大把的刀…與我的彎刀比起來…誰比較大…?」

一旁的亞拉斯特爾不會看場合的鬧起來了,隨即也將繫於腰際旁的彎刀拔了出來。

 「嗯…你比我長一點…但就威力來說…我可不會輸的…」

說完,亞拉斯特爾對著死胡同前的牆速揮幾刀,而牆應聲倒地,內部的紅磚也全部脫落。

 「那個…是什麼…?」

亞拉斯特爾指著自己劈砍的牆面,裡面確有道金屬製的鐵門,旁邊還有著奇怪的裝置。

 「以後注意自己的行為,否則下次我直接把你殺了。」

德拉諾走向前,以奇特的儀器對著裝置忙了一會兒,金屬製的門緩緩的向上升起,裡面是無盡的黑暗。

 「這裡便是『彼得』了,接下來我就不用多說了…」

德拉諾轉身離開,在離開前他擲了片光碟給拜修西古。

 「相信你的腦袋比那傢伙冷靜多了,這東西你自然會知道要如何使用。」

語畢,德拉諾大力揚起身後的破披風將自己包覆,一眨眼他的人影已消失不見。

 「這點小技巧…我也會…」

拜修西古搖了搖頭後,對著他們兩人說道。

 「那麼,我們要直搗黃龍囉!」
 「上吧!」
 「我的披風…不夠長…」

三人向著深處走去,直到那黑暗完全將他們的人影給掩蓋,連一絲的光源都看不見,甚至連聲音都像被吞噬一般,四周空蕩無聲,而金屬製的鐵門沉重的閉上,發出巨大的聲響,環繞著這將發生大事的天主教中央「梵蒂岡」城內,久不消去…

------------------------------------------------------------------------------------------------------------------------

ダブルキ: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把50、51都貼上來
謎:身兼班代與系學會副會長,你還真行啊…
ダブルキ:過獎、過獎…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2 15:12

Processed in 0.02224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