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2

颯...偏心不好喔...

TOP

40up
主名 散 故事開始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明明都快考試了…我還在混…
(迷:你不是早就混習慣了?)

---------------------------------------------------------------------------------------------------------------------------------------------------------

【黑槍之誓 散】四十章 - 嚴冬的冷風與找尋之旅的開端

嚴冬中的俄羅斯,那至寒的風吹襲整個國境內,但在這酷寒的環境,一名男子披著黑色的連帽風衣在雪地中行走著,嘴中似乎還唸唸有詞…

 「確定在莫斯科嗎?」
 「嗯,我再怎麼糊塗也不會記錯組織分部的所在位置的。」

一陣強風吹襲而來,原本套於頭上連帽風衣的帽子被吹了開來,是一名頭髮帶著褐色的男子,他的手中還抱著一隻四肢為白色毛澤的奇怪黑貓。

 「我不喜歡俄羅斯…」
 「別再抱怨了,找到小公主後就趕快離開不就行了。」

抱於他手中的黑貓說話了!

 「妳說的對,斗和…趕快找到她趕快離開就行了。」

男子輕輕的撫摸著那隻黑貓的尾巴,而黑貓開口對他說了句話。

 「咿~!快給我停下來!」

緩緩的行徑在積雪的道路上,他的目標是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並找出隱藏於其中的黑教會分部。

 「俄羅斯的宗教信仰的話…我沒記錯事東正教沒錯吧。」
 「嗯,這就讓我想再看看那救世主大教堂,自從1883那年竣工到1931年被夷為平地後,我就沒去看過了。」
 「我記得2000年的時候已經修建完成了。」
 「所以啦,我們去看一看吧!小子!」
 「我說…妳到底幾歲了啊?」
 「嗯?問女人的年齡是不對的喔…」
 「說的也是,反正從那份古書裡我大概就猜的到妳幾歲了…」
 「……………」

現在的位置還在郊區,所以附近儘是些針葉樹或者已經枯落無葉的樹矗立在道路旁,但在這樣的環境卻有不少銳利的目光從樹林裡盯著他們。

 「我說R啊…你打算要讓他們跟到什麼時候啊?」
 「我想想…若是可以的話,我盡量不去傷害他們。當然,若是可以的話…」
 「真是的,離小公主被帶走也才沒幾個月的時間,你已經完全改變成不一樣的人了啊…」
 「有嗎?我倒是覺得一點都沒有變啊。」

當R與斗和談論的正起勁時,躲在暗處的人們有動靜了,數個黑影從一旁的樹林裡跑了出來,並且手拿各種武器朝向他們攻擊過來。

 「你的項上人頭我要定了!」
 「不!是我才對!」
 「乖乖的把Lucifer的晶片交出來!」

數發子彈朝著他的身上射入,一發、一發、又一發的射向他,然而R卻屹立不搖的站在原地。

 「真是的,我可不叫做Lucifer啊…我叫做羅諾威(Ronove)才對。」
 「真是的,竟然隨便的降低了自己的地位,從地獄之王變成了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了。」
 「這有什麼不好的,至少我到現在還感受不到『祂』的存在…所以,在這之前我可以用自己喜歡的名號來稱呼自己吧?」

羅諾威緩緩的張開緊握的左手,一發發的子彈應聲落地。

 「很可惜,這種東西是對我無效的喔。」

但在他說完的瞬間,一發子彈從樹林的深處往他的頭射了過去,只見他緩緩的舉起左手,一發子彈停在他的兩指之間,上面還冒著火藥殘留的煙。

 「我再說一次,全部給我滾開…」

然而沒有人願意聽他的話,數十…不,數不清的子彈朝著他猛烈的掃射過來,而這些子彈在雪地揚起了一層薄灰。等到薄灰散去時,原地只留下一雙角印以及無數的彈孔。

 「…看來是沒有人願意聽我說話了…」

在飄雪又無燈光的黑夜中,羅諾威的聲音回盪在這空曠的路徑上,那些打算偷襲他的人們臉上慢慢的露出了恐懼的表情,此時聲音又再次傳了出來…

 「沒想到你們也會怕啊…?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拚命的替黑教會工作呢?」
 「你怎麼可能會懂!我們可都是那些被棄養的小孩,在沒有父母的愛護下忍受著寒冬成長的。是教會收養了我們,我們才能活到現在的!」
 「是嗎…?比起從小就被父母拋棄的你們,那麼差點被自己的父親殺掉的橘花該怎麼說?痛失自己敬愛的兄長這種悲傷你們懂嗎?那為什麼你們還要把她從我的身邊帶走呢?」
 「這我們才不管!你帶種就趕快出來送死吧!」
 「我知道了…」

一種銳利的風切聲在黑暗中響起,而這風切聲漸漸的包圍住他們,只聽到在風切聲中夾雜了這樣的一句話…

 「Special abilities Level 3  Lock  off , the  Silent  Death start.」

雪中濺起了溫紅的鮮血,人一個個的應聲倒地的在地上呻吟著,每個人都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膝蓋處,原來他們每個人的腿韌帶被切斷了。

 「我不會殺了你們,因為我沒有理由殺了你們,不管你們是否已經殘害了其他的生命。」

他的手中的槍外觀非常的奇怪,在槍身的地方像是長出來似的,一把漆黑的利刃從槍口前方長了出來。

 「難道…那名沉默的死神也是你。」
 「是又怎麼樣。」
 「那就快殺了我!是你殺了我的父母!」
 「原來…是這樣嗎…?但我是不會殺你的…因為我還要替其他我手下的亡魂來贖罪…」

遠方有燈光緩緩的靠近了,一輛車停在了他的面前,裡面的女駕駛帶著女兒跑出來看看情況。

 「這…發生了什麼事…?!」
 「這位夫人,請妳幫忙呼叫救援行嗎?」

但這名婦人看見了羅諾威手中的槍械後,大聲的尖叫起來。

  「是…是殺人兇手啊!」
  「不…不是的…」

突然,羅諾威感受到了什麼,並推開了婦人與她的小孩,而一發子彈便射在他們剛剛站立的位置上。

 「你們連路人都不放過嗎!」

羅諾威憤怒的朝著子彈射來的方向開了一槍,強大的後座力與硝煙震響了這一片寧靜,樹林深處只聽到一個聲音從樹上掉落到地下,接著又回到了寧靜。

 「不好意思,請你打聽電話來救救倒在地上的這些人們,不然他們會因為失血與失溫而死的。」
 「我…我知道了…」

羅諾威輕輕的拍拍他身上的黑色風衣,將戰鬥結束完的灰塵撣掉後繼續往著莫斯科的方向走著。在路中,他一面與斗和討論著晚上要吃什麼與住在哪,似乎還聽到了斗和在那吵著要吃高級的貓罐頭。

TOP

哈哈 我偏心是因為颯無能阿~~(笑
Samael看上的人竟然如此沒用
taito之友人:雖然我的小說人物是以你們的個性當範本...可是請別跟現實套在一起......(上膛聲
TAITO:對不起= =
taito之友人:總之 不見的資料你要重弄一份出來 不然的話...會發生什麼事你知道吧(不懷好意的笑容
TAITO:是......(汗

TOP

....有點無言了....
算了...
(無視)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拖了很久的41up
這篇也是勒勒長啊!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收到~
修改文章,開始!!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排版怪怪的…從上一張開始就這樣了…
(R是何時知道了斗和會說話的啊?)
-------------------------------------------------------------------------------------------------------
【黑槍之誓 散】四十一章 七大魔王與原罪,始原之事

在吹雪的夜晚,一名身穿黑色洋裝帶著不相襯白色洋裝帽的女子不畏風雪吹襲,獨自走在路上,她四處觀望著,像是在找尋什麼似的。

 「啊!有了有了…」

她快步的走進了間店內,且拍了拍身上的積雪。

 「請問這位客人,您需要什麼嗎?」

一名店員恭敬的問道,女子就像是沒聽到似地繼續整理她的衣著。

 「那…那個…」
 「嗯?你在對我說話嗎?」
 「是的,請問您需要什麼?」
 「啊,對了對了。」

女子蒐了蒐身上的口袋,且拿出了點錢來。

 「給我個Беломор(白海)。」
 「請稍等一下…」

店員轉過身來找了找,拿出了包菸盒來。

 「這是您要的Беломор。」   

女子將錢放在樻檯後,忍不住的點了一支菸,隨即將離開店裡。
 「那個…」
 「還有什麼事嗎?」
 「這位客人,這時期氣溫很低的,只穿這樣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身體就容易失…」
 「不用在意,有菸就夠了。」
女子輕輕的撥了金色的長髮,瀟灑的走在俄羅斯寒冷的街道上。

 「妳跑去哪裡了?」
 「去買包菸罷了。」

女子在羅諾威的面前抽著菸,一臉毫不相關的應著話。

 「拜託,這裡可是分部的所在地,妳行事也小心一點好不好,斗和。」
 「有什麼關係,反正找的也是你。」
 「就算是這樣…」

斗和深深的吸了一口,接著吐出陣陣的煙,在整間房間裡圍繞著。

 「你只要想著如何將小公主帶回來,這樣就行了。」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羅諾威手拿起風衣,轉身準備離開。
 「你要去哪裡啊?」
 「去附近稍為打聽一下情報罷了。」
 「如果去到酒店的話,記得幫我帶點酒回來,不然咖啡也可以,但我要現磨的。」
 「我什麼時候變成妳的傭人啦…?」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你就好好的代替小公主來照顧我吧!」
 「是是…」

遊盪於俄羅斯夜晚的街道中,冰雪之國果然名符其實,這被白雪所覆蓋的國家,其夜晚是如此的寧靜與寒冷,但誰也想不到在這麼一個看似平靜的國家裡,卻隱藏著看不見的威脅。

 「最近有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嗎?」

羅諾威對著酒吧裡的酒保問著,手中還拿著杯加了冰的威士忌。

 「嗯?例如什麼樣的事?」
 「我想想…『Asmodeus所在意的事』有嗎?」

酒保聽完後,對著他指了指手勢,只向了坐在吧檯最裡面的一名老先生。

 「這事情問他吧,他與你們是一樣的。」
 「是這樣嗎?那麼謝謝你了。」

羅諾威拿出了點錢放在櫃檯上後,便往那老先生的方向前進。

 「請問一下…」
 「是天使還是惡魔?」
 「…惡魔。」
 「階級呢?」
 「七大魔王之首。」
 「啊…是當年被抓去關的Lucifer小子啊。」
 「請問…您認識我嗎?」
 「嗯,何只認識,我見過你數次了。」

羅諾威一臉狐疑,但還是仔細的聽老者說完。

 「你第一次出任務時,我就在眾學者之中,看著他們稱為『傑作』的你如何失敗喪命。最後一次見到你是在你單身摧毀前蘇聯軍事基地的時候,我看著那全身沾滿鮮血的地獄君王所做的傑作。」
 「是這樣子啊…那麼我想請問您兩件事情。」
 「說說看吧,Lucifer小子。」
 「我想問您有沒有見過這個女孩。」

羅諾威從身上拿出了張照片,照片裡是位白髮的可愛少女整頓著花圃的樣子。

 「這…這位是…」
 「請問您知道嗎?」
 「我有點印象,他應該是霍德華身邊的小女孩才對。」
 「沒錯就是她,那您知道她現在的下落嗎?」
 「你問這什麼問題,既然她是霍德華身邊的小童當然就在霍德華身邊啊。」
 「不…其實她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
 「嗯,雖然是名義上的,但是現在她已經被教會帶走了。」
 「教會帶走這普通的女孩…?不可能,它們需要的是…等等,我想起這女孩了。」
 「您知道她在哪裡嗎!」
 「不是,我知道它們為什麼要帶走她了。」
 「這點我已經知道了,它們需要的是人力與人才來擴展它們的行動。」
 「Lucifer小子,你想的太天真了。」

老者抓了抓自己的鬍子,接著從衣服裡拿出了個小小的首飾。

 「我想你有這個吧。」

他指著首飾上閃爍的寶石,且寶石慢慢的轉換顏色。

 「您指的是這個嗎?」

羅諾威拿出了個黑色的盒箱,盒箱上鑲著一個金色的十字架,而十字架的中心嵌著一顆藍寶石。

 「是Cherub?他們竟然是把Emotion做在上面?」
 「不,這是Seraph。而且您所說的Emotion是…?」

老者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羅諾威,不,這該說是感到不可思議的表情才對。

 「你竟然連Emotion都不知道?」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老者看了看羅諾威Seraph上的藍寶石,頻頻的點著頭。

 「原來如此,這顆真的只是普通的裝飾,雖然裡面已經事先做好了線路的光罩與劃分,但並沒有真正的完成。」
 「Emotion到底是什麼?」
 「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第一個完美審判者,所以Lucifer的Emotion沒有完成這點倒是可以理解…」
 「又是有關第一個完美審判者嗎…」
 「好吧,我就告訴你那是什麼吧。」

  天使,那是輔佐於神身旁的福音傳播者與神聖的象徵,然而天使並非完全的遵守於神的指示,其中還有著會忤逆、否定神的天使存在,而這些天使受到了天罰,成為了墮天使,墮入了地獄。

其中,有七名墮天使的地位相當,被稱之為「地獄七大魔王」,分別為路西法(Lucifer)、別西卜(Beelzebub)、亞巴頓(Abadon)、薩麥爾(Samael)、貝里亞爾(Beliel)、阿撒茲勒(Azazel)與莫斯提馬(Mastema)。

而其中相對於神所頌唱的七美德,有七名天使因其行為而墮為惡魔,其為七原罪,以路西法(Lucifer)的驕傲、阿斯莫德(Asmodeus)的色慾、撒旦(Satan)的憤怒、瑪門(Mammon)的貪婪、貝爾飛格爾(Belphegor)的懶惰、別西卜(Beelzebub)的暴食與利維安森(Leviathan)的忌妒。

擁有七原罪的惡魔之行徑與其罪行被寫在一本古書之中,而霍德華在一次的偶然中得到了這本古書,結合了現在科技與古書中對惡魔們的描寫與敘述,將祂們製成了晶片且安裝在人的身上,這些人稱為「完美審判者」。

然而,由於晶片內所包含的各個惡魔的特徵與行為舉止,這些晶片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識般的反過來操控植入者,其原本的性格也會隨之大變,其原因就在Integration與Emotion兩塊晶片上。

Integration內所包含的是墮天使的本體意識,植入者的意識混亂與記憶遺失的主要原因,因為晶片內的為電腦竄改了植入者的大腦記憶與腦部開發度,使得一個身體內有兩種人格的存在。

Emotion主要是輔助Integration的存在,有些植入者對其的反抗力太高導致晶片植入時與身體產生相斥現象,這會使得人體提早「崩壞」,而為了預防這樣的狀態發生,Emotion的功用就出現了。

Emotion在事前就先對本體的情緒與身體的抵抗性進行增幅,等到Integration植入時相斥現象的風險進而降低,但其原本的性格將會大大的改變,就如同該惡魔所擁有的原罪般,其性格將會像該惡魔一樣。

Emotion後來與Integration同置入一顆晶片內,那是為了減少植入人腦時所需要的空間,但這已經是後其技術成熟的時候的事了。Integration在初期的製造上出現了問題,由於技術上的問題所以沒辦法將兩塊晶片整合為一塊,所以便出現了兩者分開的成品,也就是第一個完成的Lucifer。

但技術並不是一次性的躍升,後來的Beelzebub、Satan、Asmodeus都是將兩片晶片分開製作,唯一不同的是…Emotion的技術與功效越來越好。所以,植入者中受了最多苦的,便是第一名的Lucifer…其中被驗體的死亡人數高達千人之多。

從Beelzebub開始,一部分的Emotion開始與Integration合併製作,但由於功效並不完全,所以還是有被驗體崩會死亡的事件發生。但相較於Lucifer,Beelzebub的死亡人數竄低到只有十多人,後面的Satan與Asmodeus就降至接近於0,等到Mammon、Belphegor與Leviathan時期,晶片製作已經成形,Integration與Emotion合併為一體,這顆晶片命名為Fallen Angel。

但在基本戰力上,搭配著Integration與Emotion的完美審判者其基本戰力卻比搭配著單獨一顆Fallen Angel的完美審判者來的強勢,其研發部門探索著這點的問題後發現,Emotion隨著其載裝體積的大小不同有著近成等比級數般的效率問題。

第一代Lucifer的Emotion是體積最大的,其體積大小近乎與Integration同大,所以這顆Emotion是不可能被放置於人腦中。所以與本體相互連結的武器便出現了,也就是完美審判者的專有武器。大部分鑲至於武器上的Emotion做成類似寶石的亮石狀,所以便衍生成了Lucifer的Black上的藍寶石與Beelzebub所持的刀械上掛著的綠寶石十字架上的綠寶石。

這些屬於初代Emotion的武器不僅有著高度的破壞力,對其植入者的感情與身體調節也有著高度的工作功效。所以知道這個問題後,研發部門便依照後續幾個審判著的使用需求,打造了鑲嵌著Emotion的武器給每個審判者。但在這突破性的研發完成後,黑教會執行部門便被殲滅了。

   「原來如此…」
 「這就是你們的Emotion與其本體的關係,而你們執行部門殲滅後,霍德華便召集了許多的人成立了『舊派』。但其名是舊派,他真正想做的是結束這殘酷的組織,令所有人脫離這自中古世紀便存在的千年黑暗下的陰霾。」
 「意思是說,神父自己背叛組織!」
 「沒錯,當時我便與他一同參予這項革命…但我們失敗了。最後的結局,是由艾克森將我們完全破散,各個影關的人員不是死、逃,不然就是加入由他所管理的新執行部門『馬提亞』,而馬提亞改由聖約翰來直屬管理。」

羅諾威的腦袋裡好像想到了什麼,接著他頓時茅塞頓開一般的說起了那幾場離奇的死亡事件。

 「難道那些離奇死亡事件與他有關嗎!」
 「你指的事在現場留下逆十字的那些事件對吧。」
 「沒錯,其中我還在相關的情報裡看到了幾名曾死去的審判者的身影。」
 「嗯,這是他的惡趣好,他喜歡指使下屬在任務完成時以死者的血畫成巨大的逆十字。」
 「那麼,只要將聖約翰殲滅就行了吧…」
 「這樣是不夠的,馬提亞是可以單獨執行的,再加上十二名使徒現在還有十一明存在著。我說,上個月望海樓天主教教堂發生大火,但沒有人傷亡的事件是你做的沒錯吧。」
 「是的…那裡是『聖馬太』的根據地。」

老者別過頭去,喝了口酒後嘆氣的說道。

 「雖然我知道你想要贖罪與復仇的心意,但還是別這麼做吧…Beelzebub與Asmodeus已經都放棄了。」
 「難道Beelzebub也有做過類似的事嗎?!」
 「是啊,結果代價是對方當著他的面將他所深愛的女性就地處決。」

羅諾威此時表情險的凝重,甚至說是後悔,他用手摸著自己的額頭,在那裡嘀咕著。

 「這樣…我不就害到了橘花了嗎…?」
 「這點你就放心吧Lucifer小子,它們不敢動那名女孩的。」
 「這句話怎麼說?」
 「因為她是Emotion。」

羅諾威閉起了眼睛,像是在思索著什麼般,繼續聽著老著說的話。

 「現今,可以做出Integration的製作者已經脫離黑教會了,她是Emotion的擁有者,可以說是最後的希望再次製作出Fallen Angel,所以自然不會隨便的去動她。」
 「原來如此,到了這時候她還是會被當作是研究品來任人隨意翻弄嗎…」
 「這點我就不清楚了,但是她所擁有的戰力可以與一名完美審判者相比這點是不可否認的。」
 「原來那就是那個狀態啊…」

老者點了支菸,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像是在玩耍般的吐出了數個圈圈,接著他開口問了羅諾威。

 「還有一件事是什麼?」
 「我要知道俄羅斯的分部位置在哪裡。」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這點讓我來回答吧
Sky的故事進行到散的時候
大概是與橘花分開快2個月左右的事
說這之間發生了些是讓他知道了斗和的真面目
然而這裡他說要寫斗和的劇情時在來交代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意思是,這個部分很有可能會延到R把橘花救出之後囉?
(但是…我覺得不太可能…)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這個嗎...
我也不知道他要如何去排故事耶...
基本上如果是當作番外篇來寫的話
那就是看他喜歡什麼時候動工就是什麼時候
如果是照劇情的話就要看到是進展到哪裡了=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pase ((拖....



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 ((遠目...

[ 本帖最後由 KiLo 於 2009-11-25 00:44 編輯 ]

TOP

kiro大...世界是不斷在改變的啊...(亡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KiLo 於 2009-11-25 00:43 發表
pase ((拖....



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 ((遠目...
因為你的不是這串啊!!!!
你的是另一串啊!!!
kiro你的文在哪裡啊!!!!(暴走貌)
(槍響聲)
リュスケの橘花:對不起,お兄ちゃん失態了。
(拖著リュスケ回去中。)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kiro大的文章不是被併入到 [ 銀刃 ] 裡了嗎...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八成Kiro大跟リュスケ大又有什麼秘密協議吧....
(例如在日方的某某論壇寫文?俺瞎猜的=ˇ=)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42up
這次只有少少的四頁word檔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太少了八!!!
(吐嘲)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黑槍之誓 散】四十二章 - 陷阱,埋伏於救世主大教堂的兄妹

 「你到底在急什麼!」

斗和琅瑲的追著羅諾威,而羅諾威就像是沒聽到般的,在午夜的夜空中跳躍著,越過一戶戶的屋頂。

 「沒想到,俄羅斯分部的位置竟然是世界級古蹟的救世主大教堂…」

羅諾威一邊想著到底下一步要如何進行,一邊加快自己的速度往救世主大教堂前進。

午夜的救世主大教堂,在銀白的雪的覆蓋下,顯露出了那自一千多年前就沒變過的莊嚴,唦的一聲,只見到雪白的地面上顯露出一雙腳印,沒有任何的人影,腳印以飛快的速度朝著教堂的大門前進。

 「你等等!這樣太魯莽了!」

斗和隨即跳了下來,降在那雙腳印的附近,彷彿是對著無形的事物喊話似的,對著腳印前進的方向說著。

然而,回應她的卻是一陣風聲,以及那細到聽不見的,細綿雪花飄落於地的聲音。

一聲巨響,原本封閉的正門應聲開啟,點在走道上的蠟燭受到了灌入的冷風吹擾著,而搖曳的火花卻再這樣的黑暗中照射到了一個身影,隨著身影慢慢的前進,一支支的蠟燭跟著熄滅。

位於教堂深處的禮拜堂,羅諾威在此獨自一人搜索著,他在尋找著人的蹤跡。

 「若真的如老者所說的一樣的話,那麼這裡一定有…」
 「一定有什麼啊?」

聲音冷不防的從羅諾威的背後傳出來,他以簡單的側跳跳離現在的位置,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搜索著聲音的主人。

 「不用找了,我根本沒有躲起來。」

羅諾威再次確認了聲音的位置,往禮拜堂的中央望去,兩個人影正坐在禮拜堂中間的位置上。

 「我們還沒有去找你,你自己就送上門來了啊…」

A6475-D緩緩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轉過身來對著羅諾威笑著。

 「少囉唆,橘花到底在哪裡!」
 「現在的她已經不叫這個名字了…現在的她是『驕傲』。」
 「『驕傲』…」
 「沒錯,在她身上的Emotion已經開始作用了,現在的她已經完全與Emotion的意是結合在一起了。」
 「胡說!快點將她還給我!」
 「我是不是胡說…你不會自己來問問她嗎?」

在A6475-D身旁的黑影也緩慢的站了起來,此時周圍的燈火突然明亮了起來,在羅諾威還沒適應從黑暗到光明前,映入他眼裡的是那如雪花般銀白的秀髮,血紅色的雙瞳直視著他,令他感到畏懼。

 「你找到答案了嗎…?」

少女口中吐出了這一句意義不明的話,但羅諾威卻變的吱唔起來。

 「妳到底再說什麼…橘花,是我啊…」
 「我已經不是你的那個妹妹了,而且打從一開始便不是,我是『驕傲』。」

羅諾威緊握著拳頭,且緩緩的將帶在身上的Black拿了出來。

 「事到如今,就算是硬著頭皮我也要把妳帶回去了!」

羅諾威朝著A6475-D衝了過去,在他正要準備啟動功能時,數發子彈朝著他的四肢射了過來。

 「什…什麼…」

違反貫性運動的緊急停止與迴避,雖然他閃避了幾發子彈,但是還是有一些子彈射中了他的肩部與腹部,而跳脫貫性運動後所照成的反作用力卻讓傷口的且大量的激噴出來。

 「逃掉了啊…」

驕傲手中拿著的手槍還冒著煙,地上還有數發的彈殼。

 「嗚…難道你們…把這種會使身體崩壞的武器拿給她了嗎…」
 「我們現在可沒有那個技術製造給Emotion用的專屬武器。」

驕傲輕輕的揮了揮手中的小槍,沒想到竟然只是把FN57USG。

 「別看它小槍一把,對付你這樣就夠了。」
 「好了,我們來回收Lucifer吧。」

A6475-D朝著羅諾威走了過去,手裡拿出了個小型的注射針筒,緩緩的伸出手來,準備往暫時動彈不得的羅諾威身上注射。

 「好了,到此為止。」

一點小小的火星從一旁的黑影裡出現,一雙纖細白皙的手輕輕的抓住了A6475-D往前伸的手,接著未熄滅的菸蒂往A6475-D的手上燙了下去,而握在手中的注射器也掉落在地上。

 「小公主,妳怎麼可以讓人對待親如妳哥哥的R呢?」
 「真抱歉,這個身體的真正兄長可是起現在抓住的那個人呢,雖然早就已經死掉了。」
 「這點我也知道,我可是看著妳所有的經歷的呢。」

斗和輕輕的將A6475-D的手甩開,但A6475-D卻是整個人飛了出去。

 「早在他往這裡跑的時候我就知道有不對勁的地方了,教會分部怎麼可能會是救世主大教堂呢。」
 「妳說什麼…這裡不是黑教會分部…」
 「你被那老頭給騙了,早在更早之前我就見過他了,從以前到現在還是一個樣子,為了功名利祿做些壞事。嘛~反正這也就是黑教會啦。」

斗和將手中熄滅的菸蒂往地上一丟,但又隨即將菸蒂撿了起來。

 「好險好險,這裡可是古蹟呢。」
 「那麼,我們這位長壽至極的『奇美拉』有何貴幹啊?」
 「把這小子帶走罷了,如果可以的話也順便帶走小公主。」
 「上次是『王級』的Beelzebub來攪局,這次妳這一名小小的奇美拉能做什麼?」
 「能做什麼喔,我想想…例如在一次向Beelzebub求救你覺得如何?」

斗和話才剛說完,從一旁的黑影裡又走出了另一個人來。

 「我們又見面了,只是這一次小妹妹好像拿起了武器囉。」

A6475-D見狀後對著驕傲使眼色後,兩人往後面的暗道跑了出去,但在來開之前,驕傲留下了一句話…

 「我等著你的答案出現。」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43up
他說他不敢再偷懶不寫作了啦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2 15:15

Processed in 0.022305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