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2

38up
目前創作最長篇!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喔——
去吃文。今個兒後援會好安靜啊....
吃飽該開始動工了~(躺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0-17 23:22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回復 22# 六界∮無邊 的帖子

最近後援會變的很安靜阿~((茶

我也要去讀書啦.....((趴

TOP

是很安靜沒錯......
話說~我們家的颯得了h1n1呢...
六華:跟你說過你冬天抵抗力很弱的 還敢跑出去混...
颯:對不起...
照顧與被照顧關係=ˇ=
taito:別靠近我 我怕我會有事(消毒中
六華:學長 我最擔心的就是你 因為你身體最虛弱...(看著身上纏了好幾條繃帶的taito
taito:...你自己先小心點吧...(苦笑
六華:我完全沒生過病...
taito:不是人...

TOP

不知為何,38的發展跟我預料的差不了多少耶...

TOP

【黑槍之誓】三十八章 甦醒的「心」,兩人的離別

 「橘花,妳把他的手抓好。小柯,直接注射第六劑。」
 「第六劑?!開什麼玩笑啊!你想要他死嗎!」
 「小柯…聽他的…我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躺在這裡了…」
 「我…我不管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全都不管了!」

小柯熟練的將藥劑至於注射器內,並朝著我的頸靜脈上注射進去。

 「橘花…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什麼問題…」
 「妳…還是我所…認識的橘花嗎…?」
 「我……」

她還沒有說完,隨著藥劑效果連鎖而來的劇烈疼痛侵襲我的全身,如遭受烈炎吻身般的灼燙感遍及全身,我聽不到她對我說的任何一句話,因為在我耳邊的只有從我口中發出來的哀號聲。

 「將他壓好,別讓他掙脫了。」
 「只有一分鐘,若是能忍過的話強制終止的副作用便會消失,但是若撐不下來的話,你就會死…」
 「放…放心好了…這點疼…痛根本…算不上什…麼…」

隨著炙熱感的退去,身體漸漸恢復了正常,但由於忍受連鎖作用結束後,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了。

 「好了…我已經沒事了…讓我稍作休息一下吧…」
 「太好了…我還擔心第六劑對你而言會不會太刺激了。」
 「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管我的身體了…你做的很好…望…」
 「好了快睡吧,現在我正在一路狂飆,沒有多餘的心力去和你聊天。」

我闔上了我的眼睛,試著讓自己進入睡眠。

 「剛剛的藥劑是…?」
 「Demon Blood第六劑…效用是急速的放鬆身體所有機能,但是之前所累積在身體上的所有傷害與壓力將會一次爆發,所以是一種以性命換取生理機能回復的禁藥。」
 「為…為什麼把這種要注射在哥哥體內…」
 「現在對方已經追來了,而他的身體也已經沒有那個時間慢慢回復了,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別擔心…這身體要是能夠保護你們…就算四分五裂了也在所不……」

我用盡最後的力氣說完話之前,意識已經完全的消失…

 「哥…哥哥…」

 (誰…?)

 「哥哥…」

我張開沉重的眼皮,一臉慌張的橘花看見我醒後,顯得放鬆了許多。

 「我睡了多久…」
 「三個小時左右了。」
 「什麼!三個小時了!」
 「怎…怎麼了嗎…?」

似乎是被我嚇到,橘花的表情有點不知所措。

 「不…這段時間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而我們也到了目的地了。」

仔細一看,我人已經不在車內了,而是在一個不熟悉的環境哩,躺著陌生的床。

 「這裡就是望所說的那人所住的地方嗎?」
 「嗯,他現在正在和對方討論些事情,人現在正在下面的客廳。」
 「我知道了,那麼我們也趕快過去吧。」

我起身來要收拾自己的東西,突然發現全身上下的痠痛與痛楚已完全的消失了。

 「這藥還真是神奇…」
 「怎麼了嗎?」
 「不…沒有什麼,我們快走吧。」

將該帶齊的東西收好後,我離開這間房間,朝著一樓客廳前進。途中我看了下窗外的風景,總覺得這景色…好像在哪看過…

 「你醒了啊。」
 「嗯,藥很有用,現在全身連點酸痛感都沒有。」
 「嗯,那就好。先跟你介紹這一位,他之前也是組織內的研究員。」

看似二十來歲的男子朝我這裡走近,伸出了他的右手來。

 「請多多指教,我是負責藥物處理的戴德。」
 「接下來還請你多關照了。」

簡單的一個握手,我察覺到他的手上有多處的細膩傷痕。

 「你還會進行手術對吧。」
 「嗯?請問你從何得知?」
 「你的手上有多處的纖細傷口,這些都是使用手術用接逢線時所留下的痕跡,且食指與一些慣用指上有了明顯的繭。」
 「真厲害,一個簡單的握手就讓你知道這麼多了,你還真不簡單。」
 「不,是你過獎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人互相拍對方的馬屁也沒有什麼實質效用吧。」

望說完後,我們一群人看著彼此,開懷的笑了出來。

 「好了,客套話我們就說到這裡吧,請讓我來對你介紹這棟建築的一些逃脫路線。」
 「已經做好的最壞打算了嗎?」
 「待在那組織的結果是,各分部都有來挖角過,所以我時常裝做不在的樣子,其中有些激進份子會潛進來打算搶擄人,所以我在這棟房內做了不少的逃生口。」
 「就算闖了進來,也能夠百分之百的逃脫是吧?」
 「我有這個把喔。」
 「那就勞煩你了。」

原本橘花打算跟著我一起前去,但我要她與望他們待在一起,而我便與戴德兩個人朝著屋內熟悉所有的逃生點。

我們走到了他的書房,只見他將原本雜亂排放於書架上的書以某種順序給排放好後,書架自動的開啟,而後面出現了條密道。

 「就是這裡,而剛剛的排序法你看清楚了嗎?」
 「嗯,我已經全記起來了。」
 「那就好,請跟我進來吧。」

陰暗的通道內散佈著帶有霉味的水氣,行走一段路程後出現了四條岔路。

 「這就是所有的逃生路口,而我們所在的這位置的天花板上的那些坑洞,全都是通往各個房間的暗道。由左開始通往屋外的倉庫、幹道上的排水口、前方空屋的客廳、以及山頂。」
 「整體來說,這裡有四個逃生點啊…」
 「是的,且如同我說的,各個房間內也都有通往這空間的暗道,所以不用擔心被困在房裡的窘境。」
 「但前三個逃生點的位置說實話,並不是說很好…」
 「沒錯,前三個逃生點其實都有放置交通工具作為逃生用具,但使用交通工具反而會洩露自己的位置。所以基本上我都是使用第四個逃生點。」
 「這一個逃生點通到山頂哪裡?」
 「我這棟建築是位在山腳下,而在山上湖邊有間破棄的建物,而我就將暗道通到那裡去。」
 「破棄小屋啊…」
 「周圍的樹林也很多,所以也很適合來隱藏自己的行蹤。」
 「我知道了,那麼我這就將這四個點的位置給記清楚。」
 「到時候就隨你使用了。」
 「謝謝你了。」

正當我往客廳的方向前去時,腦中一直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我好像對這裡的地理環境有一些疑惑…不,該說是有份奇妙的熟悉感…

 「這裡,總感覺好像真的來過…」

回到客廳後,望與小柯人已經不見了,只留下橘花獨自一人坐在窗邊。

 「他們人呢?」
 「他們說要往回頭路去探查,若是沒事的話就會直接回到臨時的居所去。」
 「原來他們還有臨時的居所啊…」

我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與橘花聊起了從見面至今的點點滴滴。

 「希望我們的家不會有事才好…」
 「放心好了,在離開前我有將一些損毀的地方做了些處理,大部分都沒有問題了。」
 「抱歉了…這些事其實應該由我來做才對。」
 「不會的哥哥,之前還住在神父那時,東西的損壞都是我在做處理的,所以我已經做的很習慣了。」
 「欸…是這樣啊…我從來沒有聽妳說過妳以前在神父那居住時的事呢。」
 「那…那個…」

橘花看起來有些慌張,而嘴中好像有些話欲吐而不言一樣。

 「沒關係的,我以前也說過,我不會去過問妳太多的事,除非妳自己想跟我說。」
 「嗯……」
 「對了…那隻黑貓呢?」
 「哥哥指的是斗和嗎?」
 「沒錯…難道牠還在家裡嗎?」
 「不用擔心的,牠自己也可以照顧好自己的,所以等到我們回到家後,牠一定會是懶洋洋的躺在地上等著我們回來的。」
 「若是這樣就好了…」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談天了,先吃點簡陋的晚餐吧,不然可是沒有力氣迎接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喔。」
 「這…讓你費心了,真不好意思。」

橘花恭恭敬敬的做了個鞠躬,而我也點點頭表示感謝後便享用了他所謂「簡陋」的晚餐了。

 「好飽~真是享受啊~!」
 「哥哥…那樣看起來很沒有教養喔…」
 「抱歉抱歉,但真的是享用到了很不錯的一餐。」
 「說真的…味道真的很不錯呢…」
 「但是啊…那料理還是少的點…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
 「有嗎?我覺得很好吃啊。
 「我知道了!少了點那種妳獨特的味道。」
 「咦…?」
 「總之,還是妳的料理比較合我的胃口。」
 「是…是這樣嗎…」

低著頭小聲應答著的橘花,兩頰上已出現了小小的紅暈。

 「那麼我先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稍做個休息後也早點睡吧。」
 「嗯…」
 「那…晚安了。」

雖然整晚都沒有任何的事發生,但有種不詳的預感一直侵擾著我,在精神不濟的狀態下,我迎接了早晨的太陽。

 「昨晚整天沒睡好…」

我開啟了窗戶,陣陣的寒風迎面而來,帶夾著潔白細綿的雪花。

 「下雪了…等等,這裡是…」

我將東西收拾好後,朝著橘花的房間奔去。然而卻在路途中看到了一件震撼人心的事。

 「戴…戴德先生…」

以一條繩子將人倒掛在吊燈上,而他的背上也被刻畫了一個巨大的逆十字架,純白色的地毯也被他的鮮血染成鮮紅。

 「不…」

我飛奔至橘花的房門口,內心禱告著不要讓我看到任何她出事的畫面…

 「橘花!」

打開門後,我奔往房內,只見她躺在床上…

 「橘花!妳沒事吧!」
 「嗯………」

緩緩張開惺忪的雙眼,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哥哥,怎麼了嗎?」
 「太好了…妳沒有事…快點,我們快走吧!」

正當我要拉著她往外跑時,她大聲的對我說著。

 「哥哥!小心後面!」

回過頭來,銳利的刀鋒已經近於咫尺,我直接以我的左臂檔其刀鋒。

 「我拿到,你的左臂了!」
 「是這樣嗎?」

鮮血從傷口流出,但以那樣的力道下來刀只深入大約三公分左右。

 「怎麼可能砍不斷!」
 「你自己下去問閻王吧…」

近距離的朝著他的腦門開火,從脫出槍口的瞬間開始,子彈劇烈的旋轉且破壞範圍也慢慢加大,等到子彈脫離他的腦袋後,留下了前後大小不一的巨大空洞。

 「快點,趕快離開吧!」
 「但…哥哥的手…」
 「我的骨頭早沒了,裡面是替代骨頭的強化合金做的機械骨幹。」
 「但是傷口…」
 「別管了,這點傷口與妳我的性命相比,根本不痛不癢。」

我拉著她纖細的小手,一路往書房的方向奔去,路途上雖然有人來阻擋,但都是些能輕鬆解決的腳色,與那次奇襲的那種審判者相比,顯得無力許多。

 「到了…妳等一下,我馬上打開門來。」

我搜索著昨日的記憶,想起了打開門的排序方法,但是試了許久卻一直試不出來。

 「可惡!快打開啊!」
 「哥哥…這裡交給我吧。」
 「橘…橘花?」

她將書架上的14本書拿了起來,對照著空出來的位置依序將輸置入空隙間。

 「位於最中的是墮天使之首路西法(Lucifer),以及代表著他的原罪驕傲。」
 「什…什麼…」
 「由上三角與下三角構成之六芒星,最上是忌妒、憤怒、懶惰,下是貪婪、暴食、色慾,以這七原罪構出來的六芒星便是地獄最終體系。」

 (為…為什麼…)

 「其各代表,忌妒的利維安森(Leviathan)、憤怒的撒旦(Satan)、懶惰的貝爾飛格爾(Belphegor)、貪婪的瑪門(Mammon)、暴食的別西卜(Beelzebub)、色慾的阿斯莫德(Asmodeus)。」

將各本書一一置入對應位置後輸架後的密門慢慢的打開了。

 「通往地獄之門就這樣開啟了…」
 「妳…妳真的是橘花嗎…」
 「你在說什麼啊?哥哥?」

這種完全不一樣的感覺,穩重又尊高的口氣,那樣的她並不樣是我所認識的橘花,而是向另一個人般的存在…

 「不管了,趕快跟著我走吧!」

再次拉起她的手往前狂奔,朝著第四個脫出點離去。

眼入眼中的景色,環繞於山中的湖與坐落在湖旁邊的小屋,一座墳墓坐落在那湖畔邊。

 「果然沒錯,這裡是…」
 「為什麼…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
 「回頭吧,我們在另尋出路。」

已經沒有用了,橘花已經跌入了她的哀傷情感中了,不管我對她說了什麼,她就像沒聽到般,且口中一直唸著…

 「哥哥…對不起…哥哥…對不起…」

只見他緩緩的往墓地的方向前進,當我要拉住她的時候,身體突然感到一陣麻痺,我人便硬生生的倒在地上。

 「怎麼樣?干擾用的特殊特殊電波如何啊?身體不能動了吧?」
 「你到底是誰…」
 「這麼一來就回收完畢了,路西法與『心』一起回收完成了。」
 「『心』到底是什麼…」
 「不是吧!你有沒有聽到啊,這傢伙竟然連自己的心是什麼都不知道啊!有沒有聽過這種笑話啊?A6475-D。」
 「不願管他…我現在去回收『心』…」
 「住手…別動我的妹妹…」
 「你妹妹?你好像說錯了喔?那顆『心』她真正的哥哥正要去迎接她呢。雖然現在只是個軀殼啦。」
 「你說什麼?!」
 「我說,那個才是她真正的哥哥,雖然現在只是個受到我們控制的玩偶罷了。」

只見那男子緩緩的走至橘花的身旁,輕輕的撫摸橘花的臉龐。

 「橘花,清醒點,是我啊…」
 「哥哥…橙樹(daiki)哥哥?」
 「沒錯,是我喔…」
 「哥哥…」
 「走吧,跟我一起回去吧…」
 「嗯……」

而男子拿出了一個奇怪的物品,往橘花的頸部輕輕的碰了一下後,橘花突然倒地不起。

 「你對我的妹妹做了什麼!」
 「真厲害…就算是整體麻痺了還能掙扎成這樣。」
 「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你!」
 「反正這個身體早就已經死過了,況且我也沒有任何的記憶是關於這個身體生前的,因為我只是個IC罷了。」

倒在地上的橘花緩緩的站立了起來,且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橘花!快點,快點逃吧!別管我了!」
 「Lucifer的軀殼嗎?」
 「什麼?!」
 「你…還尚未能擁有這棵『心』,我說過了,等到這顆心中沒有其他的人,只完全容納你一個人時,你自然會得到你真正的力量。」
 「妳到底在說什麼…」
 「所以,你還是放棄吧,等到你找到答案後,我便把她還給你,在那之前她將會一直沉睡在我的心中。」
 「夠了,該回去了。」
 「是!」

只見剛剛一直與我說話的那個男人拿出了個注射器,準備要將不知名的藥物注射至我的體內時,一股刺入骨子裡的冷風從湖面的方向傳了過來。

 「等等,這傢伙我要帶走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湖那裡傳了過來,一個人影走在湖面上,慢慢的往這裡靠近。

 「我說,你也太狼狽了吧。」
 「拜修西古嗎…?」
 「真是的,我真的不太喜歡把這把刀拿出來啊…」

於纏滿白布的刀身,從那部的間隙間閃出陣陣的藍光,直逼入骨的寒氣便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是Beelzebub嗎?」
 「真抱歉啊各位天使們,現在你們要把他們交還给我還是你們全下地獄與我的眾僕們一起玩樂啊?」
 「你只有隻身一人,真的認為可以敵過我們這裡的三個人嗎?」
 「哎呀,意識被奪去了啊,那就真的有點麻煩了。」

瞬間,他的人消失在湖面,一股至冷的大氣包圍了這個地區。

 「但是我與他不一樣,老子可是蒼蠅王呢。」

刀鋒直接架在A6475-D的脖子上,另外一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樣好了,先把這個不中用的路西法還我,我就可以考慮先放了你們幾個人的命。」
 「成交…」
 「喂!你在搞什麼!」
 「命令是帶回其中一樣便可,若是可以的話最好抓活體,不然只送晶片回來就好了。」
 「那現在還缺一個人啊!」
 「就說有『王級』的人來插手,所以才失誤就行了。」
 「嗚…我知道了…」

兩人緩緩的向後退,只剩下橘花一個人還站在那裡。

 「喔喔?『心』還沒有完全被控制住啊?」
 「我只是想把一樣東西交給他罷了…」

橘花緩緩的走至我的面前,並且將她常使用的那把短劍交給了我。

 「若是找到答案了,便帶著它來找我吧…」

輕輕的將短劍放在我的面前後,她往後退了幾步,接著三個人消失在濃霧中…

--------------------------------------------------------------------------------------------------------------------------
還真的是最長篇...
不過,讓我很意外的是這篇的錯誤沒有想像中的多...

TOP

果真這篇他給了太多的新關鍵字詞了...
順便說一下
橙樹的日文應該是ダイダイの樹(daidainoki)
有鑒於直接翻念的話會變成ダイダイキ的緣故
所以就變成了寫作橙樹念做ダイキ了
若直接將daiki拿去做日文的轉換的話會變成大樹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赫然發現與銀刃有一點點互衝的地方...
黑槍:橘花的哥哥 - 橙樹
銀刃:橘花的影者 - 澄樹
這...

TOP

昨天看的時候俺就發現了....
自動無視技能發動。
(真要找起來衝到的地方可多著...Orz)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並沒錯喔...
當時的腳本設定就是這樣了
只是還沒寫到那裡時告白那篇已經有澄樹了
但出於他所設定是「橙樹」字不同的關係
所以也不改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是啊...日文拼音也不一樣...

TOP

39up
他說讀書讀到想新增文章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什麼意思....???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意思是讀膩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扁眼)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話說....國中生戴隱形眼鏡我覺得好蠢......

因為看電腦上的小說看多了.....哀.......

話說吾有個構想....把小說放在人格上用說故事的方式呈現.....

不知有沒有類似的文章.....

TOP

那就請詳大來研發吧@▽@+
可能構造會跟歌詞卡差不多(篇幅就.....嗯...)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不知要從哪裡開始構思啊.....

奄....小小年紀你忍心這樣託付嗎....((謎:其實你外表快18了吧XDD

TOP

【黑槍之誓】三十九章 真相與上路,踏向未來的路程

於沉睡中醒來後,我找不到那以往的熟悉感…窗外的景色依舊,冬季的寒風吹拂著身體,此時的內心比這陣陣寒風還要來的寒冷…

 「是我沒有能力…」

轉眼間已經快過一個星期了,我放任著那他人闖進來破壞的家具倒在地上,碎裂的玻璃落地窗與塵土佈滿整個地板,因為我正在思索著…思索著我到底該怎麼做…

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我在決策中找尋到了我想貫徹的答案,正當我起身要來貫徹我的抉擇時,門口傳來了粗暴的敲門聲。

 「喂!你到底要關到什麼時候!還不趕快給我出來!」

任由他在那大吼著,我早已知道是誰…這幾天他天天來,但沒有一次是我開門的。

 「你再不出來,是吧?那我只好來硬的了!」

一聲巨響,有東西像是被撞開一樣,相信那傢伙已經撞門進來了。而隨著巨響結束後是一連串的腳步聲,最後停在了我的門口前。

 「你給我滾出來!你這沒用的傢伙!你到底要消沉到什麼時候!」

門被用力的推開,一個人急忙的跑到我的面前,且一手把我抓了起來。

 「現在還有時間讓你消沉嗎!還不趕快給我想些辦法還比較來的實際吧!」
 「你說誰消沉了…?」

拜修西古的表情有些僵硬,我兩眼直瞪著他且將他的手給甩開,並整理一下他抓亂的衣領。

 「你這傢伙,你到底有什麼打算…?你要就這樣放任他們帶走她後,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墮落嗎?」
 「別搞錯了,我雖然曾墮落過,但現在的我是不會放手的。」
 「這樣就對了,把她交給你照顧果然是正確的。」

低沉且具有威嚴的嗓音,隨著那緩緩前進的腳步聲越來越靠近,出現在門口的正是他,對我們有著養育之恩的霍德華神父。

 「我們好久不見了,R。」
 「是…好久不見了,神父…」
 「那麼,我只有一件事想問,你的抉擇是什麼?」
 「…那還用說嗎?我要帶她回來。」
 「那麼,在你去之前,有些事情要先跟你說清楚,讓你了解她的情況。」

神父面色沉重的說著,接著繼續說著剛才的話題。

 「相信你們都已經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了,R你的Integration所代表的是Lucifer,而拜修西古的則是Beelzebub,這點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你們也應該知道當時我讓你們去供俸不同的雕像的用途是什麼了吧。」
 「讓我們對所對應的象徵有著高度的信仰度,沒錯吧?」

拜修西古回答著,而神父也微微的點頭著。

 「你說的對,但這只是其中的一種原因,藉由信仰與遵從,我想讓你們得到與祂們相對應的個性。」
 「但為什麼要這麼做…?」

神父拿出一本相當破舊的經書,上面是以西伯來文所撰寫的。

 「你們知道這些Integration為什麼會象徵著天使以外的墮天使呢?」

的確,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疑問,基本上黑教會的所有人員皆是以羅馬天主教作為其信仰,所以其分部名稱以十二位使徒來命名,而只有內部的人員所信仰的是所謂的「惡魔」,也就是那些墮天使們。

 「由於我們是執行單位,所以基本上我們所信仰的是屬於『邪神』,因為黑教會還有宗教上的信仰性,所以執行單位一律信奉邪神,且將之隔絕開來。所以除了接受任務外,其他分部的人一概不與我們接觸,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那麼,還有其他的原因囉?」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拿出這本書的原因了。」

神父輕輕的翻開此書,並且說著我們聽不太懂的西伯來語,然後停在其中的一頁上。

 「這裡所述說的是七原罪,七種損害個人靈性上的行為,其七種罪各代表著一位墮天使,其中以Lucifer的驕傲為最大宗…」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

 「而這裡後面的每一頁都描寫著每一位墮天使的本性與其行為,在Lucifer下面還著述了一些楔形文字,我認為這是一種敘述,敘述著在古巴比倫帝國時出現的一個傳說。」
 「傳說述說著尼布甲尼撒這位巴比倫君王之風光偉業之事,但其高傲與自大卻激怒了眾神之說。他所說的『我要升到天上去,高舉我的寶座,凌駕上帝手下的星。我要坐在北方的極處,坐在盛會之山上。』被當成了Lucifer的原型,而我想這段楔形文字有可能述說著與這有關的事吧。」
 「而其他的墮天使也有一些不是西伯來文的文字記錄在下面,但由於這些是古文字,所以有閱讀上的困擾,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想翻譯它們,但還是沒有辦法。」
 「那這與Integration還有教會有什麼關係在呢?」
 「另一個原因就在這裡,當初Integration的設計時我們考慮要加入微型電腦來作為輔助,但礙於技術上的極限而達不成這項條件,後來卻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與拜修西古屏息著氣認真的聽著,只見神父繼續翻閱著這本古書。

 「就是這裡,這裡描繪著各個墮天使的外貌,但這張圖裡卻暗藏著玄機在,我將圖做了數倍的放大後,發現各個線條間就像是精密的微電路網路,於是我將這圖形做成了微電路圖讓技術組的人們試著將它製作出來,結果…」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製造出來的第一顆Integration在完成後,我們接到了測試儀器上,卻發現這顆晶片就像是有自我意識一般的反過來操縱儀器…」
 「這…晶片產生了像是人類般的意志,且還會反過來操縱宿主,是這樣的意思嗎?」
 「沒錯,所以為了驗證我們的假設,我們將這一片晶片植入了許多的被驗體上,接下來你們應該是最清楚了…」
 「細胞的強烈破壞與再生,且有貌似第二個人格般的排斥著原本的我們這人格…」
 「這就是你常常幻聽與記憶損失的原因了…Lucifer已經在你的腦內生根了…」

此時,沉默不語的拜修西古開口說了奇怪的話來。

 「那麼,為什麼他的『心』與我們的不一樣?」

又來了,「心」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很簡單,他的Integration是第一顆完成品…不,應該是半完成品,他與你們不一樣,他是很有潛力的人才,後面的Integration已經將危險性降低很多了,所以你前面沒有很多的被驗體,而且風險越來越少,所以你們七名完美審判者之中,R所踏的屍體是最多的,他是踏著前者數百名的屍體緩緩往上爬,站在地獄君王寶座的。」

原來…在我前面還有許多的被驗體…他們的死亡變成了我的階梯,讓我站在至頂的寶座…但這樣我的罪孽又增加了不少…

 「R,你不用放在心上,有罪的是我,是我讓這恐怖的東西降臨在這世上的,所以我的最比你還沉重…」
 「神父,你還沒有說到『心』的部份。」

拜修西古已經等不及似的,催著神父繼續講下去。

 「嗯,也因為它是第一顆完成的晶片,所以其實不是所有的圖都包含進裡面了,當時的技術並不完全,所以最後完成時,圖像中Lucifer手中所握的祂的心並沒有繪入晶片中,所以他的心是另外製程的,也就是現在橘花腦內所嵌入的,我們稱為『Emotion』的晶片。」
 「那麼為什麼,我們的『心』卻是以這種形式為成體?」

拜修西古將他胸口前項鍊拿了出來,那是一個逆十字架,前面鑲有一顆閃閃發光的綠寶石的項鍊。

 「沒錯,你們的「Emotion」是做成飾品配戴在身上,但其功能我暫時就先不對你們敘述了,你們只要記得,這顆『心』最後不會在自己的手中就對了…」
 「那麼…橘花那冷酷卻又狂妄的姿態是…」
 「沒錯,那是『Emotion』,那是擁有著橘花的記憶與思考,卻又單獨擁有個人思考能力的情緒…也可以說,那是完完全全沒有隱藏的將她表現出來,所以那才算是真正的她。」

 (你…還尚未能擁有這顆『心』,我說過了,等到這顆心中沒有其他的人,只完全容納你一個人時,你自然會得到你真正的力量。)

這才是橘花真正內心所想說的話嗎…?

 「但我還是要對你們兩個說,你們腦內的晶片雖然現在沒有顯現,但那些墮天使們還存在在你們的內心深處,在你們內心最脆弱的時候,祂們會出現來佔領你們的身體,我想這點R你是最清楚不過的。」

神父指的是,我記憶混亂的那段時間嗎?

 「好了R,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那麼你也該出發了。」

神父拿出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通電話與人名。

 「我想你這段旅程很有可能會與它們發生一些衝突,所以你就連絡Asmodeus(阿斯莫德)吧,他會給予你支援的。」
 「阿斯莫德?他是誰?」
 「我說『色慾』的話你應該就會知道他是誰了。」
 「色慾的惡魔,阿斯莫德是嗎…」
 「你們每一位審判者我都還有在與其聯絡,但只有拜修西古一直在世界各地飄渺遊蕩著,所以找他比較困難些。」
 「沒辦法,我生性喜歡遊玩四方且品嚐各地的美食啊。」
 「果然Beelzebub的稱號不是假的。」
 「那麼,你可以準備出發了,R。資金方面不用擔心,我會替你打通各國之間的進入權的,不管你是用明或者是暗的方式都可以。」
 「那謝謝你了,神父。」
 「在你離開前,先去向望他們道個謝吧,是他們請我和拜修西古趕來幫你的,雖然還是晚了一步。」
 「我知道了…對了!還請你務必與泉先生見個面,代我去向他道個謝。」
 「放心好了,我正有打算先去找他下盤四年前沒下完的西洋棋呢。」
 「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那麼我離開了。」
 「你安心的去吧,這裡我還要先替你整頓一下呢。」
 「不好意思…謝謝你了。」

告別完神父與望他們後,我走在稍晚的街道,兩旁的樹木皆已無葉的站立在那,寒風吹來像是利刃一樣的刺激著肌膚。

在那路途中,一聲清脆的鈴鐺聲叮叮的響著,一隻黑貓坐在我行經的路途上,牠伸了伸懶腰後隨即跟在我的身旁,而我也回頭笑著對牠說道。

 「…我可不像你的主人,但我會盡量餵飽你的。」
-------------------------------------------------------------------------------------------------------
39張修正UP!!

TOP

喔喔~~新章節UP了阿
馬上列印下來拿去給住院的六華看~~(列印中
颯:...對六華就這樣好...(忌妒樣
TAITO:我就是只看好他 怎樣?(笑
颯:嘖...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4-23 13:41

Processed in 0.020354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