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2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2

不知道為什麼,黑槍那裏不能留言了。
所以我只好開新的帖子來放嚕~
(白彈還要一段時間,請讀者們在耐心地等一陣子吧!)
-------------------------------------------------------------------------------------------------------------------------------------------
【黑槍之誓】三十六章 綠眼的仿客,離別的將近

建立在偏僻小路上的大宅邸,有著日式古色古味的這棟和式建築,也就是望的住家,今天接到了他的緊急來電後,我便過來造訪他了…
  
 「聽好我說的,待會你自己一個人過來我家,我有緊急的事要對你說。」
 「有什麼事不能直接在電話裡說的?」
 「那個人有最新的消息傳來了,而且還有個人指名說要找你,現在正在我家。」

 (有人?)

 「對方是誰?」
 「我也不認識,他只說自己是神父要他過來的…」
 「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過去。」

放下手邊翻譯的工作,我起身收拾了下桌面,將該帶的東西備妥後,準備出門。

 「哥哥你要出門嗎?」
 「我去一趟望那裡,在妳上班之前我會回來的。」
 「嗯,那麼路上小心喔。啊!對了。」
 「怎麼了嗎?」
 「有沒有什麼東西忘了帶的?再檢查一次吧!」

花了大概一分鐘的時間檢查一下身上的物品,確定身上的東西都已經帶妥了。

 「嗯,沒有東西忘了帶的。」
 「嗯,那…那個…」
 「還有什麼事嗎?」
 「不…哥哥你路上小心喔…」
 「那我走囉。」

在我離開大門後,我回頭望過我們的家,在二樓那間客房的窗前,有著小小的白色霧氣。

 「橘花…」
 「有東西忘了帶嗎?」
 「不,家裡還有其他人嗎?」
 「哥哥你在說什麼啊?家裡不就只有你、我還有斗和嗎?」
 「說的也是,是我多心了吧?」

我揮了揮手,要她趕緊回到屋子裡,然後我朝著望的家前進。

這天,天氣又冷了許多,落滿整條街道的落葉像是告訴著我們,秋天已經快結束了。
  
站在那氣派的大門前,卻感受到週遭氣氛中有種沉悶感,我緩緩的進入了大門內。

 「你來了啊…」
 「那個人呢?」
 「望正和他聊著呢。」
 「能夠確認他的身分嗎?」
 「雖然我們還不能確認他是誰,但是他身上有神父的親筆信,而且我剛剛也聯絡過德拉諾,也核對過他的資料了。」
 「那麼他是?」
 「這點進去裡面後再由他們來對你說明吧。」

說完,小柯就獨自的走進了屋內,而我也戰戰兢兢的往會客室的方向移動。

這一切是如此的陌生,陌生的空氣、氣氛、感覺,「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這個問號一直打在我的心中,直到我親眼看到他的人。

 「你就是G4721-R嗎?」

年約20歲左右,有著黝黑的膚色以及如綠寶石般閃爍的瞳孔,褐色偏紅的狂野短髮的男子。與他直視時,不時感受到從背脊傳來的寒意。

 「喔?看來應該很簡單就能解決你了。」

話才剛說完,他從地板上拿了個東西,但是我卻感受的到那直逼自己而來的魄力,反射性的將「Black」拿了出來。

 「這樣可不行啊…身手生疏了這麼多,是很容易死掉的喔。」
 「你到底是誰!」
 「哎呀呀…不僅緊張了,還像個狗一樣地吠了出來啊?」
 「快回答我的問題!」

男子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緊握於手上的東西被繃帶層層的纏住,但可以確認那是一把刀…外露的刀柄上掛著一個紅色的十字架,中間鑲著如新長的嫩葉般鮮綠的綠寶石。

 「我叫做拜修西古,當然這是自己取的名字。」
 「拜修西古…?」
 「另一個名稱就做『S5837-B』。」
 「S5837-B…難道是…!」
 「沒錯,我也是審判者。」

男子笑了笑,將手中的刀拿到我面前。

 「你應該有帶出來吧?」
 「武器嗎?」
 「拿出來吧。」

我將Black拿了出來,一個不注意卻被他搶走了。

 「你在做什麼!」
 「別緊張,我只是試個東西罷了…」

他將掛在刀柄上的十字架與Seraph上的十字架輕輕的接觸在一起,兩個十字架上所鑲的寶石發出了淡淡的光輝。

 「是你啊…」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快解釋清楚!」
 「不…沒什麼。」
 「莫名奇妙…」

我將他手中的Black搶回來,好好的收在背後的槍套內。

 「我問你,你經歷過『覺醒』了沒?」
 「『覺醒』?那又是什麼了?」
 「看來你不知道啊…難怪你到現在都沒有被盯上。」
 「那到底是什麼!」
 「簡單的問,你以前有沒有一段時間記憶消失或混亂,像是腦內有第二個人存在。」
 「這…」

我轉頭看向了望,以為他將我的事情告訴了他,但只見他在那裡死命的搖頭,那麼到底是…

 「放心好了,他並沒有告訴我有關你的任何事。」
 「那你到底是…」
 「等到哪天十字架上面的寶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時,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那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他突然愣了一下,抓了抓頭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對了!差點忘了是要來這辦事的。」
 「那到底是什麼事。」
 「它們來了。」

這次換我愣在那裡了,他所指的它們難道是…

 「沒錯,黑教會來了喔。」
 「你還一派輕鬆的在那裡說著。」
 「當然,因為不管他們派多少人來,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威脅性。」
 「你可別太高估自己了…」
 「我說,你真的認為我與你是同一種等級的嗎?你這還沒覺醒的偽天使。」
 「就說了那是什麼東西!」
 「這個嘛…等到你失去了最重要的事物時你就會知道了。」
 「什麼最重要的事物,我早就已經沒有了…」

腦袋裡一直浮現著與RR共度的那段時光,就像是錄影帶一樣的一直被快轉著…突然一雙細嫩的小手出現,輕輕的摸著我的臉。

 「…難道!!」
 「…看來還是有的嘛,那你就好好地保護並珍惜吧。」

只見拜修西古往走廊的方向離去,離去之前對我們說了一件十萬分火急的事…

 「注意一點,它們已經來到日本了。」

語畢,他獨自一人的離開這裡…
  
打開神父的親筆信後,裡面記載著這幾個月它們的行動,從世界各地慢慢的往這裡移動,所到之處都有逆十字的事件,而這些逆十字的事件從一開始的歐洲開始,朝著美洲、亞洲、非洲、澳洲然後直逼著這裡而來,最近發生事件的地點是在日本的長崎縣了…接下來會往北方行動吧…

 「若是它們的行動真的越往北方前進的話,你暫時先去秋田縣躲一下吧。」
 「秋田縣…」
 「嗯,我在那裡還有位朋友,先去他那裡躲一下吧。」

秋田縣…田澤湖…山中小屋…

 「不…不行!不能去秋田縣!」
 「為什麼不行!這關係到你們的性命啊!」
 「不行…那裡對橘花來說…是個有陰影的地方啊…」
 「不行也得行了…總之,你先與她好好的談談吧。現在可輪不到你在那裡鬧彆扭。」
 「………我知道了,我會試著說服她看看。」
 「這幾天你就稍微做好準備吧。快冬天了,衣物也準備一些帶走吧。」
 「………我先離開了。」
  
回去後,雖然沒有告訴她確切的原因,但是我還是把要離開這間屋子的事告訴了她。

 「雖然不確定是什麼時候,但有可能在最近我們要先去一趟秋田縣。」
 「不能夠告訴我原因嗎?」
 「這個…」

 我只能選擇沉默,相信她也已經猜出來了,所以她也以沉默來回應了我的沉默。

 「但我一定…一定會再帶妳回來這裡的。」
 「不管要過多久才能實現…?」
 「那當然…這裡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家,就算是被燒毀、破壞了,我還是會想盡所有的辦法帶妳回到這裡…」
 「我知道了…那我們就等著那天的到來吧…暫時要和這間房子告別了呢…」

她的臉上掛著不捨,在房裡四處的走動著…為什麼我不能為她做些什麼,而只能在這裡看著…

 「我發誓…我一定會帶妳回來的…」
 「那當然了,這裡可是屬於我們的家呢。」

這句話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後,我難掩心中的遺憾與不捨,並將她緊緊地抱在我的懷中…

 「我對妳發誓,我們一定會再回到這裡繼續過著我們的生活…」
 「嗯…我知道,所以我會等著那天的到來…」

TOP

因為半年鎖舊帖的協定啊~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銀刃也只到二月...
看來要把K書時間推掉了=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9-30 18:34 發表
因為半年鎖舊帖的協定啊~
原來是這樣啊...

TOP

痾...
竟然出了篇番外篇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嗯,睡衣是好東西(滾)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37up!!
看來受到票數的影響
大哥他真的火啦=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0-11 07:11 PM 發表
37up!!
看來受到票數的影響
大哥他真的火啦= =|||
SKY大會不會是早就寫好要拿來當慶祝用的呢..........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沒記錯那篇番外本來就是...
沒想到...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阿們.......((你來亂的啊!!

橘眾:大家都好失落......下次在加油吧.....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0-10 21:09 發表
痾...
竟然出了篇番外篇了....
番外是...哪篇?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0-11 19:11 發表
37up!!
看來受到票數的影響
大哥他真的火啦= =|||
等修好就連[銀刃]一起貼好了...

TOP

【黑槍之誓】番外篇之一 熬夜成美事

這是發生在,那次賞櫻完後的一個小插曲…

時間是凌晨的四點左右,窗外還一片漆黑的,而從微開的窗戶縫隙中吹入的冷空氣,漸漸將我僅存的最後精力給帶去。但我不能就此睡著…這篇譯稿的截止期限是今天下午…為此我已經熬了快三天的夜了。

 「還不行…還剩下約20頁左右…」

明明只剩下這二十來頁,但眼皮卻一直沉了下來,若是在這時候睡著的話說不定會爆睡個兩天,所以我不能在現在就認輸了…

 「還是…沖杯咖啡來提一下神好了…」

我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屋內,小心翼翼的走下樓梯,尋找著廚房的電燈開關,在這之中我竟量不讓自己產生太大的聲響,以免吵醒了正在夢鄉中的橘花。

 「咖啡…咖啡…,找到了…」

我打開了「即溶咖啡」的蓋子,淆一小湯匙的「咖啡粉」到我專用的杯子裡,在我倒下去後,我聽到了顆粒清脆的碰撞聲。

 「不是吧…竟然是咖啡豆…」

若是一般的即溶咖啡的話我倒還會泡,但是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咖啡豆」這種東西,然而疲憊的身軀由不得我在那裡疑慮,所以我直接將煮好的開水倒入了杯子中,就直接將這杯「咖啡」給喝了下肚。

 「這…這是什麼味道…有股淡淡的咖啡味,卻淡到嚐不出是咖啡,而全都由水的味道給代替了…這…」
 「哥哥…?你在做什麼?」

從背後傳來的聲音讓我突然受到了驚嚇,回頭看了下聲音的主人後,那拖著全身的睡意突然醒了一下。

 「橘…橘…橘花…」
 「怎麼了嗎?哥哥?還有這麼晚了你在幹嘛呢?」
 「先別管這個了,妳那件衣服…是…是…」
 「這一件?是睡衣啊…」

她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衫,而襯衫下隱約的透出了那還在發育的幼兒身材,讓我一時不知道眼睛該放哪裡才好。

 「先別管睡衣了…哥哥你在做什麼呢?」
 「我有點累,所以想泡杯咖啡來喝…」
 「咖啡豆不是這樣泡的喔…」
 「這個…因為我不會用嘛…所以我就直接把它放進我的杯子裡泡了…」
 「那個…也不是哥哥的杯子喔…」
 「咦……?」

她說完後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印在杯子旁的圖案…這不是我的杯子…是橘花的啊!

 「那…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
 「嗯……哥哥你累到迷糊了喔…沒關係啦…」

只見橘花伸手將杯子拿走,然後在廚房裡用不知道是什麼機器把咖啡豆磨成了粉,再用熱水沖泡後,遞給了我一杯熱騰騰的咖啡。

 「來…哥哥請用…」
 「那我就不客氣了…」

苦味濃烈的黑咖啡香撲鼻而來,隨著第一口飲入腹中,那積了快三天的疲憊感瞬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再次打起精神後,我準備繼續回房間去工作。

 「橘花,謝謝妳的杯子和咖啡囉!」
 「沒關係的…我還沒有謝謝哥哥的睡衣呢…」
  (咦?我的睡衣?)
 「我回房裡繼續睡囉…」

我看著她緩緩的走上了樓梯,進入自己的房間,直到那門關起來的聲響傳出後,我才回過神來…

 「那…那…那…那一件是我領口破掉的襯衫…所…所以…她是…」

隔天一早,我便把完成的稿子交給了泉先生,這時累積的疲勞一口氣爆發了出來,我無神的漫遊回到家中。

 「哥哥,你回來啦。」
 「我…現在很累…所以…我要睡囉…」
 「我扶你吧哥哥,你現在連走都走不好了…」

我的意識越來越薄弱,唯一只記得我看到了我的床鋪,接著倒頭就睡。

我醒來的時候是隔天的凌晨,身體還很疲憊著,但我的疲憊並不是因為工作過度導致筋肉緊繃,而是因為…

 (為…為什麼橘花會睡在我的旁邊…?)

粉嫩的小臉露出了安詳的睡容,那櫻紅色的小口吐出微微的氣息,而那雙白晰細嫩的小手卻緊緊的抓住了我的右臂,處在這種狀態下我只對自己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這是夢…一定是夢…」

那件襯衫依然穿在她的身上,但由於她的小手緊緊抓住我以及那件不合身的襯衫的緣故,從領口的地方看的到她那細嫩的肌膚,頭髮也飄逸著那淡淡的花的清香,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所以我再度的閉上眼睛,並且告訴自己…

 「這一切都是夢…」

隔天早上,我看著週遭,確定我昨晚所看到的景象不存在後,放鬆的吐了一口氣。

 「還好…這一切果然只是夢…」
 「哥哥,你還在恍神嗎?」

我嚇了一跳,橘花正站在我的房門前。

 「該下來吃早餐囉。」

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還好是平常的那件連身式的黑色套裝。

 「這一切,果然只是夢…還好…」
 「好了啦哥哥,別再賴床了喔。」

她走近我的身旁,拉了拉我的手,要我趕快下去盥洗一下,接著準備吃早餐了。而在她拉著我走下樓時,她對我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那個,衣服我都有洗乾淨喔…只是哥哥的味道還是一直殘留在裡面…感覺…」
 (…騙人吧…)
 「感覺好像哥哥陪著我一起睡一樣…」
 (……………)
 「但哥哥也真是的,昨天不管攙扶著你的我,直接倒頭就睡…而且還緊緊的把人家抱住…」
 (這…這一切是…)
 「雖然中途有稍微鬆手一下,但人家換個睡衣後…哥哥不會生氣吧…?」

橘花那轉過來看著我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我答案了…那害羞的整個臉蛋的紅到不能在紅,以及不敢正視著我的那雙水靈靈的雙瞳。

 「這…是真的啊…」

TOP

【黑槍之誓】三十七章 奇襲,窺伺地獄之首位置的偽天使

 「是這樣啊……」

泉先生搔了搔下巴,仔細的整理我目前所處在的情況與提出的要求。

 「我已經瞭解大概了,雖然我不屬於你們的那個世界,但我也略有耳聞過。」
 「那麼您可以接受我這無理的要求嗎…?」
 「我與神父也是多年的朋友了,是我答應要幫助你的,這點要求我自然可以接受。」
 「謝謝您…」
 「既然你說你會回來,那麼我就相信你了。只是你不在了,我的工作量可真的會增加不少啊…」
 「別這麼說,要是事情結束後,我自然會回來繼續幫您做事的。」
 「好了年輕人,你就放手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與泉先生到別後,我走在寒風吹起的街道上。看著那過在樹上所剩無幾的葉子慢慢的飄落,離開了它賴以生存的根…我就像是將要面對這樣的時刻一般焦慮著…

連它們到底什麼時候會找上門,完全都是一無所知…而我要如何去應對這樣的狀況,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可惡…難道只能困在這等他們過來嗎…」

望著這附近的風景,雖然只在這待了快兩年,但有種懷念且溫暖的感覺…

 「難道…我已經把這當作是家鄉了嗎…?」

沒錯,我已經不能離開這裡了…這裡有太多我所依戀的人事物。

 「我回來了…」
 「………」

出來迎接我的橘花,臉上掛著失落的表情。

 「說好了嗎?」
 「嗯…我已經辭職了…」
 「抱歉了…」
 「這不能怪哥哥…這是情勢所逼的啊…」
 「別說了…我知道妳很不願意…因為連我也是啊…」

  她緩緩的走到我的面前,緊緊的環抱住我。

 「哥哥…先維持著這樣好嗎?」
 「嗯…」

輕輕的撫摸著她那柔順的秀髮,我的身體感受到她的顫抖,但我卻不能為他做什麼…

 (叮叮叮…)
 「我接個電話。」

在口袋裡搜了搜,我拿出了我的手機,上面所顯示的人是…

 「是誰?」
 「是望打來的…」

我接起了電話,而望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是…

 「趕快離開!」
 「什麼?!」
 「別說了!快離開啊!」

我還沒問清楚,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他說了什麼…?」
 「他叫我們…趕快離開…」

從陽台的落地窗那傳來了兩聲敲擊聲,我們兩轉申過去看的時候,一個人正站在落地窗外。

 「幫我開個門,行嗎?」

我讓橘花退到了一旁,並將時時帶在身上的「Black」從背後的槍套拿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
 「我嗎?我是來帶走你,或是帶走你的心的人喔~」

說完,他直接用拳頭打破落地窗,自在的走了進來。

 「真是的,請你開個門也不要,害我得要破壞一下才進的來。」
 「我給你兩種選擇,要滾、還是要死?」
 「那我也給你兩種選擇,要就乖乖的跟著我走,要救我殺了你後取出晶片。」
 「你的目標是晶片嗎…?」
 「喔?你不知道啊?我還以為你很了解那放在你腦裡的晶片價值所在呢。」
 「你到底是誰!」

我高舉起「Black」對準著他,並叱喝著他趕快回答我的問題。

 「都要死的人了,問這麼多幹麼?而且如果你重回我們的話,你自然會知道我是誰。」
 「那麼,這就是我的答案!」

一發、兩發,數發的子彈從槍口射出,起先是1秒2發、再來4發,隨著射擊的次數越多,子彈及出與裝填的速度也跟著變快。

 「真不愧是審判者啊,這種已經停擺了多年的身體也能發揮出這種力量。」
 「我沒時間聽你廢話,若你認為你閃的掉的話就好好閃吧!」
 (Run-up isover,Hyper speed mode starts.)

 「既然你那麼會閃子彈,那我就賞你發零距離射擊看看。」

在射擊的途中,我在兩發子彈間的空隙時間衝了過去,在他還在那流暢的閃著子彈的同時,我已經跑到了他的面前,並且將槍口堵住了他的腦門。

 「結束了…去死吧…」
 「喔喔!實在是太完美了,沒想到Lucifer的能力不只能加速武器與手部的速度,而是能進階的加速全身啊!」
 「廢話太多了,去死!」

一聲槍響在我的耳旁響起,完全貼近腦門的零距離子彈卻貫穿了地板,原本被我死命抓緊的那個人也消失了。

 「在找我嗎?」

帶著嘲諷的笑聲從背後傳來,只見他拿著把短刀抵住了橘花的脖子,並且對著我狂笑著。

 「太完美啦!我越來越想得到Lucifer的能力了…真的恨不得馬上就把你的晶片挖出來換上。」
 「放開她!」
 「這可不行喔…她現在可是我最重要的人質喔。」

說完,他伸出了那骯髒至極的手撫摸著橘花的肌膚,而這個舉動卻確實地惹惱了我。

 「你找死啊…你這個偽天使。」
 「是啊,我是個偽天使啊,所以我才渴望得到那君臨地獄之王的能力啊!」
 「你給我放手…」
 「好啦,再來就給你選擇吧,看你要乖乖的跟著我回去,還是要我殺了你來代替你的位置。」
 「若是我跟著你回去,你會放了她嗎?」
 「可以…」

我將手中的「Black」丟到了地下,隨著強制將能量輸出的目標解除的緣故,大量在身體裡變異的能源隨著各個神經四處亂竄,那劇烈的痛楚令我難過的倒了下來。

 「快點…放開她…」
 「真是乖啊,但是現在就好好的學一堂課吧,壞人的話不要聽喔!」
 「畜牲…你敢騙我…」
 「好啦,這個小娃我就先好好的享受一下,再來解決你吧。」

當他將要再次對橘花伸出魔爪時,橘花突然消失了。

 「奇怪?那個小鬼呢?」

他一面說著,一面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並且發出了慘烈的呻吟聲。

 「不…不可能…竟然…比我還要…快…?」

隨著呻吟結束,他應聲倒下,在恍惚中我看見了他的腦袋後面,插了把短劍。

 「還不行喔…你的能力還未解放…」
 (誰…?)
 「心還不屬於你,等到哪天這顆心裏沒有其他人佔據著,完全只有你的身影時,你就能夠得到真正的自己。」

模糊的視線,在暈倒之前我仔細的搜索著聲音的來源,只看到橘花她輕撫著我的臉頰,而那最後的一絲意識,完全的消失在黑暗中。

TOP

吃掉。
然後繼續思考。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努力思考.........

TOP

說到這個
最近出現太多專有名詞
會不會一下子轉不過來?
Sky問?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我的話是不會.....其他人的話不知道˙ˇ˙
寫程式~寫程式!

TOP

我也跟得上,但是我挺擔心小呆跟不上耶?
(今天打籃球卻受傷,而且還是傷在中指與無名指中間)

TOP

回復 18# he00720434 的帖子

這麼剛好。。。我星期2才被一個失誤.....

無名指送去醫院= =.......((難怪打字好慢.....

TOP

引用:
原帖由 he00720434 於 2009-10-15 03:08 PM 發表
我也跟得上,但是我挺擔心小呆跟不上耶?
(今天打籃球卻受傷,而且還是傷在中指與無名指中間)
太專業的東西自動選擇無視功能.....
沒錯....俺就是笨....(陰沉狀態中)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4 11:11

Processed in 0.022326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