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許多人都一起參與過的故事:◥銀刃之茫◤

小呆!寫的好啊!!
斗和的回憶-下篇,一直不知道怎麼寫
現在可有了底啦~

(老實說,小呆你寫的斗和跟巴卡的那一段,我看到哭…)

但是,讓我獨挑大樑?可能有點難度...
對了,小呆你寫的文裡有個不錯的伏筆...

(跟拉菲爾有關的,應該可以寫個兩、三篇出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11-30 11:37 編輯 ]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是這樣嗎?(抓頭
那就麻煩雙樹大了。
也辛苦你囉~(燦笑)
(偷用爸媽的電腦上來)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好啦~來趕一下斗和的回憶 下篇吧!!
(接著還有拉斐爾的搞笑秀以及拉斐爾與斗和的生活要寫…)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12-7 12:38 編輯 ]

TOP

雙樹大如果寫不太出來也可以慢慢想...
俺禮拜六日會寫一篇出來....................
(謎:那你之前發奮圖強的宣言呢=口=!?)
其實俺真的把電腦拆了.........
不過看書,看著看著思緒總是不自覺的飄到構思銀刃上....
又為了做報告...所以裝回去了.......(命運真是捉弄人啊....((遠目
果然俺對與生俱來的習性抵抗不能=_=|||
那麼,就順其自然好啦~暫且走一步看一步吧(自暴自棄!!?)
反正俺也沒想過要當什麼龍中龍、人上人...
平穩、清淡的生活我想才是最適合我的(笑)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嗯...先貼一半行不行?
-----------------------------------------------------------------------------------------
往章之肆 斗和的過去(下)
-----------------------------------------------------------------------------
當我甦醒時…四周以是一片的廢墟。而身邊,倒著一位奄奄一息的藍髮男子…我並不知道他是誰,只是有種熟悉感…看著他的臉,不知為何地,心裡總有種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小隊的士兵跑來將我們圍住…直到一名老人出現。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這老頭是神經病嗎?怎麼一見到我們就狂笑?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哈哈哈哈~」
 「…喂!死老頭,你在笑什麼東西啊?」
 「喲?已經可以說話啦?哈哈哈~當初被奪走的東西都算值得啦!」
 「…神經病。」
 「…將『拉蒂絲』與『拉斐爾』的軀體帶走!!」
 「是!!」

現在這樣,還是不要反抗的好吧?

就這樣,我與他便被帶去某組織的研究室之類的…我們也因此得到了名字,。我呢,叫做『斗和』;而他,叫做『巴卡˙藍斯特』…我們在組織裡的關係,是所謂的夥伴…

只是…我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型於人型與貓型之間,還可以憑空抽出與消去一把純黑色的大鐮刀。而他…除了那招無距離限制的治癒術跟像蟑螂一樣打不死的生命力以外,根本就一無是處…

 「…這次的任務,算是圓滿達成了。」
 「是。」
 「只是…中途所發生的小插曲,可以說明一下嗎?」
 「…」
 「那個…是我的主意…」
 「是嗎?那麼,把藍斯特帶去懺悔室。斗和,你可以先去休息了…」
 「…是。」

懺悔室…只是一間小小的獨居室…但是裡頭會塞滿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毒物,所以…可以算是很不人道的酷刑吧…

過了幾天,藍斯特回到了我跟他的寢室…

 「…呦。」
 「…嗨…」

這話剛出,他便直直地往地上倒去…好險還來得及攙扶他。

 「…對…不起…斗和…姊…」
 「好了好了~你啊,乖乖的休息吧。」
 「…總有一天…」
 「嗯?」
 「我一定…會讓立場…倒過來…」
 「是是~我會期待的…」

只是,我沒有想過這一天來的如此地快…

「…關於這次的任務,將由你們兩個一起執行。目標是在義大利的某遺跡的展示品,將那項物品帶回,便是這次的任務。」

接收到任務後,我與他便搭著專機前往義大利。

 「哇!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耶~」
 「別太大意,這次的任務沒那麼容易…」
 「安啦安啦~我可是有著『蟑螂』般的生命力耶?」
 「還是小心點的好…」
 「是~!」

然而,專機也在幾個小時後抵達義大利。

 「…這裡是…任務的地點嗎?」
 「…」

這裡是…嗚!我的頭…

 「…斗和,你怎麼了?你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我沒事,走吧!」

這裡是一座遺跡…一座保管著奇幻秘寶的遺跡…傳言只要是走進去的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一字一句,緩緩出現在斗和腦海裡的聲音…對斗和來說,這聲音無比的熟悉,卻又遲遲想不出來…

 (你…究竟是…)
 「…斗和?」
 「怎麼了?」
 「…你怎麼知道路線的?」
 「…咦?」

回過神,發現自己拉著巴卡的手,走到了通往第三層的樓梯口…

 「嗯…不知道,大概是直覺吧…」
 「原來啊~這麼說來,斗和的直覺一直很準呢…」
 「很準?」
 「對啊,每次我們出任務,妳在回去之前都會說『我一定會被罰』…」
 「那是因為你的所作所為一定會被罵,我才警告你啊!」
 「哇!對不起!!」
 「真是…跟他一個樣…」

咦?我剛剛說的他…是指誰?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嗯...
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看過類似的架構?!
還是我想太多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咩,你想太多了~
(典型的失憶文)

TOP

=ω=+
總覺得不論是黑槍、白彈還是銀刃,
劇情都變得越來越深邃複雜了......(O_O;)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因為每個作家都有非常混亂的故事結構
雖然在他們心裡會覺得一切都還OK...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寫一寫作者就退到旁邊納涼了...
反倒是前來看文的路人不知不覺陷了進去...=口=|||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舉雙手贊成...

TOP

急就章《白目》

「啊,笨蛋大哥~晚餐煮好囉。快來......咦?」澄樹稀奇地盯著拉斐爾。

正確來說,是他後面的那個人。

澄樹雙眼大睜,驚叫道:「嘩~斗和出現啦~~!!」然後一溜煙的跑掉...

「喂...」斗和翻了翻白眼,接著微怒瞪向拉斐爾。

拉斐爾苦笑道:「那不是我的錯吧?」他指『被迫強吻』一事。

斗和面目稍紅的搥了他一拳。

同時不遠處奔來一小小身影,快速竄進斗和懷中,弄得她一個踉倉,險些跌倒。

「斗和...斗和...」

「橘花......」她緊緊捧住那張小小的臉。

「別再這麼做,別再讓我這麼傷心了,好嗎...」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橘花抹去淚水,說道:「嗯嗯~不會,我來幫妳懲罰一下笨蛋哥,但是妳要答應我,不能再像這樣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喔。」

「啊?」

語落,橘花抽出電鋸,笑吟吟的『打量』拉斐爾...

「咦!?」

「等等!不用了啦,我剛剛已經罰過他了,所以不用了。」

「對對對,她已經罰過我了!」

「是喔...可是我電鋸都祭出來了...不砍一下東西心裡不舒服啊...」

「反正笨蛋哥會治癒術,不管刨下多少肉來都能瞬間治好吧?」

「!?」

這樣看來,橘花不是想替斗和報仇,只是找個藉口下刀罷了....

「嘿嘿嘿嘿...」橘花全身散發殺氣,一步步逼近。

拉斐爾感到奇怪,驚慌之餘,用在天界任職上千年的醫生眼光(?)瞧出了異樣。

「芳嬸!橘花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

面帶緋紅、雙眼半閉、身形晃動、腳步虛浮,加上理智不太正常...看起來就好像.....

芳嬸坐在餐桌上,尷尬說道:「嗯...她剛剛喝了一點點葡萄酒...」

果然.........

不過...就算知道了我也不清楚該怎麼辦啊~!!

看著越來越近的橘花,他打也不是,推也不是,擋更不是!苦苦思考就是想不出好法子,只能認命了嗎....

站在旁邊的斗和看不下去,一個箭步閃到橘花身後....右手併掌劈下....

「啊!」隨後軟綿綿的被斗和扛起。

將橘花安置在沙發上後,轉頭對拉斐爾道:「小公主只能喝果汁跟汽水,不要在餐桌上放酒。」

「喔。」撿回半條命的拉斐爾,忙不迭把家中的酒全部搜刮搜刮,關到地下室。

等他收得差不多了,橘花也悠悠轉醒。

「嗯...」

「我的小公主,還好嗎?」

「頭暈暈的...我剛剛在幹嘛....咦?斗和!」

「妳終於肯下來了...真是的,都幾歲的人還讓別人替妳操心,不乖!以後不可以了唷,知道嗎....」橘花開始老媽式碎碎念。

「是~是~」

「『是』一次就好了!」

「是~」

反應也差太多了吧...酒真是害人不淺的東西....拉斐爾在心中想道。

這時良走過來插話,道:「喂~你們還要聊多久啊,菜要冷掉囉。」

拉斐爾答道:「嗯,知道了」

「欸,我們這就過去。好啦~橘花,不要再念了。」

「不行,我還沒有說完!」橘花拉住斗和不讓她離開。

「哎唷小公主,妳饒了我吧~」

「誰叫妳這次太頑皮了,我要徹底根除妳的劣根性!」

「救命啊~~~」

「別救了,聽好,像妳之前......」

局勢呈現一面倒...良看了看,抓抓頭就事不關己的走了。

至於另一個不盡責的守護者,則是替斗和在心中覆頌三次『阿門』也遠離激戰區,真的是很不盡責....

須更,一個心滿意足,一個渾身疲憊之二人也至餐桌就座了。

由於芳嬸把每份菜肴都送進微波爐溫一遍,所以菜現在還是熱的。

「現在,慶祝我跟京介的重逢以及認識新朋友,還有初音與XP的女僕就任餐會,正式開始~預備——」

「「「「「「「「「「乾杯———」」」」」」」」」」

「乾杯~」

「!?」「!?」「!?」「!?」「!?」「!?」「!?」「!?」「!?」「...」

熊熊冒出一個稚嫩童音,大夥都愣了一會兒,唯有芳嬸像是想起什麼,拍了下額頭。

「噗~媽媽和巴卡哥哥好過分,居然瞞著小真偷偷開派對。」

聲源是一位綁著短馬尾,身高約百一十來公分的小女孩,背上一個有『Happy everyday』字樣的小小書包。可能是人長得太小隻了,所以不算顯眼。

「哎呀,媽媽原本是要去找妳的,事情一多忘了嘛,原諒媽媽好不好?」芳嬸牽著小女孩的手笑道。

「嗚~要買糖果給我~」

「好~好~」

「巴卡哥哥,他們是誰?」小女孩指著其餘眾人問道。

「他們...是我朋友,要好好跟他們相處,知道嗎?」

「知道了~啊,忘記要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子叫芳真,國小三年級,十歲,大哥哥大姐姐們叫我小真就可以了喔~」

.....................

「好可愛喔♥」眾女子立刻撲上去磨蹭小女孩的臉。

「哇!大姐姐,好、好癢喔。」

拉斐爾看著鬧成一團的數人,笑道:「啊啦啊啦...那麼,餐會繼續。」

餘人打鬧了一陣子紛紛回坐,餐會在非常愉快的氣氛下進行,芳真又活潑好動,沒多久就跟所有人混熟了,只是女孩子們一直沒命地往她的盤子裡加菜,撐得她叫苦連天。



飯後,一群人坐在客廳喝茶嗑瓜子,男性在一旁研討對猶大的軍事配置、進攻方式等,女性則扯著小女孩話家常。

「...這樣啊,小真很喜歡唱歌嗎?」

「嗯,很喜歡很喜歡喔~」

「那下次大姐姐陪妳一起唱,大姐姐的歌聲很好聽喔。」初音自豪的說道。

「真的假的?」芳真露出崇拜的眼神。

「當然是真的,要不我現在表演給妳看。」初音說罷起身就要唱,其他人連忙摀住她的嘴,用眼神示意『不准!』這兩個字....

「嗯?不唱嗎?」芳真使出小孩特有的『期待』眼神攻擊。

XP慌忙答道:「呃...初音大姐姐今天喉嚨不太舒服,改天、改天。」她可不希望超音波摧殘國家幼苗...

「喔...」

芳真失望的神色令澄樹於心不忍,連忙轉移話題道:「小真啊,妳長大以後想當什麼?」

「當什麼?」小腦袋瓜上冒出許多問號。

「比如說當老師,當模特兒,當工程師,當音樂家或是當芭蕾舞者...妳想當什麼?」

「喔...那個...」

她想了想,如陽光般的笑道:「小真長大以後要當巴卡哥哥的新娘~」

周圍的空氣在剎那間凍結...

正在跟良與京介討論如何上山的拉斐爾沒來由感到背後一陣惡寒,但他用盡最大的力量去忽視。

「蘿莉控。」

不知打哪來的譴責,就這麼砸在拉斐爾身上。

「豬哥。」

又一個砸過來。

(好...好重...)

「犯罪者。」

(可惡...我還...挺得住....)

「變態。」

(啊。)

垮了.......

啪搭。

「咦?前輩你吃太多肚子痛嗎?」

「不是...」

轉頭盯向女生群,她們很一致地撇開頭,繼續談天說地,氣氛一下子又轉為和諧歡樂,彷彿剛剛的事從來不曾發生過...



一段時間後,京介抬頭看了看時鐘,沒發覺聊著聊著已經挺晚的了,

他站起來伸懶腰道:「唷呼~時間不早啦,小朋友明天還要上學,收工收工。」

「好~」眾女子回道。

「芳嬸,麻煩妳帶小真先回去了,太晚睡明天會遲到吧。」

「嘿,這倒是,女兒啊,回家囉。」

「喔,大家掰掰~」揮動的小手漸漸沒入黑夜中。

「好累啊...請各位上樓就寢吧,祝大家有個舒適的夜晚,房間應該是夠的,被子太薄的話跟我說,我找比較厚的給妳們。」

「睡飽一點,明天我帶你們去附近玩一玩。」

「好耶~謝謝主子。」

「嗯。」

「好啦好啦。」

「笨蛋大哥最好了~♫」

「隨便,我想睡了。」

「那就這樣啦....應該沒有不清楚的吧。」拉斐爾掃視一遍,確定沒有未交代之事,發現斗和也在看他,兩人相視一笑。

「晚安。」

「晚安。」

眼角瞄到兩人互動的澄樹,露出了邪惡笑容。

「耶~且慢,且慢;笨蛋大哥你還有事沒說喔...」

「喔?沒有唄...」

「你還沒有告訴我們你是怎麼把斗和勸下來的啊。」

「啊!」

「對喔...我都沒注意到說...」

「是啊...怎麼都給忘了。」

「...有必要盤查一下...」

「隱瞞不可。」

「你看~大家都很好奇呢~」

「哇勒....」

「不過,直搗黃龍就不好玩了,讓我們先來訪問一下斗和小姐。」澄樹將桌上的雜誌捲成一捲假裝麥克風對著斗和。

「請問,他是如何使妳回心轉意的呢?他唸經了嗎?他告白了嗎?他抱緊妳了嗎?他吻妳了嗎?他推倒妳了嗎?他征服妳了...好痛!」

京介不悅的說道:「越講越離譜,該打。」

「哼,京介哥是沒有新聞品格的呆瓜!讓我們回到現場,請問妳,答案是什麼?」

斗和只是紅著臉低頭不語,等了三秒,澄大記者的耐心給磨光了,轉而進攻下一個目標。

「採訪斗和之行未果,可是我不會放棄!就拼上我的記者天分,開門見山的直接來!」

「請問笨蛋大哥,你是用了什麼樣的妖異邪法、奇門遁甲讓斗和對你言聽計從呢?還是你用溫言軟求、軟硬兼施令她陶醉在溫柔鄉呢?」

「那個啊...」

想到那一段經過要被公諸於世,斗和雙頰羞紅更甚。

「我只是跟她說說以前的故事,然後告訴她我允諾別人要好生照顧她,再請她吃個她以前喜歡吃的蛋塔,最後答應替她分擔一些憂愁而已啊。」

「......!!」

「......」

「......」

「......」

「......」

「......」

「......」

「......」

聞言,斗和驚訝地抬起頭來,隨後,赤紅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層層冰霜...

「什麼嘛~虧我還很期待。」

「好沒勁喔~」

「沒想到斗和這麼好拐...」

「普通。」

「嘁,這個獨家沒有新聞價值!導播,剪掉。(導播是誰啊!?)」

群起怨聲載道之時,斗和大步流星的走近拉斐爾,拉住他的手,把他帶上階梯。

「等、等一下!斗和,妳這是要做什麼?」

「沒什麼,我是要這樣。」

斗和雙掌按住拉斐爾胸口,用力向外一推——

「哇~~~~~」

咚咚咚咚咚咚咚....

「我先睡了。」斗和斜眼瞄了一下,接著逕自消失在樓梯口。

拉斐爾自地上爬起後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他到底是哪裡說錯話,問京介,京介也是搖頭不語,讓他更添迷惑。

這晚,大家都睡得很甜,除了兩個人。

一個人不斷夢到他被推下一座長長的樓梯,另一人持續夢見他的刀正在痛苦呻吟...

這是漫長的一夜。

(PS:女人心是很難搞的,像拉斐爾這種白目又欠揍的行為好孩子不要學喔。)

                                                                                             TO BE CONTINE...
=============================================================================================
大概是讀書讀到腦袋鈍掉了吧,俺寫不太出什麼東西....
這章寫得挺爛的...俺知道,可是最近有太多事情要忙,俺的頭腦現在很混亂=x=;
就當是應個景,將就著看看吧...雙樹大,交手...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2-13 22:20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我看了笑不停啊...
我論這喝醉酒的橘花逆推R的機率高達100%!
還有冠上蘿莉控知名的拉斐爾與斗和間的目が光束~(拖走)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剛剛檢視草稿發現俺有一個地方打錯...
跑回來修正(*.*)
リュスケ大給了俺一個很好的idea.....(邪笑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我傻了......((嘴邊也有些...

TOP

呃...我能說甚麼呢?

TOP

嗯…寫一點在山上發生的事好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12-21 13:26 編輯 ]

TOP

短版 - 對章《人體兵器》

被大雪封住的山頂,有著一處軍營…不如說是大型基地比較合適…大型休息室裡的吧檯邊,有兩個士兵正喝著熱可可…

 「喝啊~果然值完勤務後,還是要喝一杯熱可可才對味…」
 「是啊。不過,司令要我們加強戒備的原因一直沒有明說耶…」
 「也對啦…但是,一直讓凜奈隊長去執行高危險的任務,會不會出問題啊?」
 「放心啦,凜奈隊長的強度跟指令遵從度可是比當初預設的要高的多了,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是這樣嗎…只是,一個那麼小的女孩…」

一陣風微微吹過…察覺不對的兩名士兵趕緊回頭。從外表判別只有十一、二歲的少女,穿著露出雙肩的迷你短裙;腰間掛著一把短劍套出現在兩人的視線內。應該是可愛的臉上,卻凍結著一張宛如冰雪一般的面孔。

 「哇!凜、凜奈隊長,我們…」
 「…」
 「…我們沒有說一些不該說的…」
 「…滾。」
 「是!!」

兩名士兵落荒而逃。

 「…」
 「凜奈,出任務回來了啊?」
 「…大叔。」
 「是~是…來,妳最愛的蜂蜜巧克力牛奶。」

凜奈伸出雙手端起裝有熱飲的馬克杯,緩緩的喝了一點…

 「…好好喝。」

宛如冰雪一般的面孔緩緩地溶解,露出了令人愛惜的笑容。

 「妳還真是個奇怪的女孩…剛剛還版著一張臉呢,一喝下這東西之後馬上變臉…這個飲料對妳而言很重要嗎?」
 「嗯,老實說,凜奈也不知道喔~只是,一喝下這個,心裡就覺得甜甜軟軟的…」
 「這樣啊…」

這時…

 『NO.0,請現在到維護室來。NO.0,請現在到維護室來…』

一瞬間,凜奈的表情再度恢復。

 「…謝謝。」
 「嗯。凜奈,想喝的時候再來吧!」
 「…」

凜奈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頭。然後便消失了…

 「呼…凜奈,究竟是誰可以打動這樣的妳?難道是…讓妳第一次喝到這杯飲料的人嗎?」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我是很久沒看到另一位小妹了!
今天終於看到啦!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リュスケ說的是 [ 凜奈 ] 嗎 ?
                               ↓
( 凜音與黑奈的合體版 )

話說...我最近也沒什麼點子...
( 應該說,完全荒廢了... )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1 13:36

Processed in 0.02396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