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許多人都一起參與過的故事:◥銀刃之茫◤

....怎麼又多了個人= =|||
算了,反正日常生活見招拆招已經習慣了,
來再多我也不怕,哈哈哈XD
我要把敵兵通通消滅~(無双技發動) = (發瘋)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可能這樣說會比較清楚...
小魯+盧俊=巴卡(雛型)→(經過幾年時光)→巴卡˙藍斯特(本尊)
斗和其實一開始也是2個同名,但是卻毫無相關的個體
然而黑教會為了研究...(奸笑)

TOP

原來是這樣啊...
嗯,俺的後幾章大綱得做些微調,
好佳在變動不大,否則俺吃不消= =
那麼,就請雙樹大盡情施展拳腳吧(燦笑)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慘案發生,總是那麼突然…

各位…我有一件事要跟大家說…
我…
用來存放文章的隨身碟壞了…
不論怎麼接,電腦都顯示[USB位置損毀]…

拿去維修,維修人員也搖搖頭,直說無能為力…
一連跑了好幾家都一樣…

雖然電腦裡有備份檔案,但是我很久沒動了,所以裡頭的資料都是許久以前的…
我想,我只能跟大家說聲抱歉…
可能…我會當幽靈當上一陣子…
真的…抱歉…

(我的小橘花、凜音美眉、茶兔茶鹿、落鳥小妹啊~~~~………………)

TOP

保重...
之前的文章還能從後援會摳回去吧...(這時就覺得網路是好東西XD)
後面新文就.....雙樹大你加油了....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放心好了
就算要等一萬兩千年我也會等!
所以我們一萬兩千年後再見了!(アクエリオン廚退散)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往章之參 斗和的過去(中續)…
--------------------------------------------------------------------------------------------------------------------------------
當我…再次睜開眼時,四周的設備似乎相當眼熟…

 「…這裡是!!」

鏘啷!!

 「…鎖鏈…看來沒有錯了…」

我低下了頭,意外地聞到了一股味道…是我以前聞過的味道…
我朝著味道飄來的地方望去…

 「…!!!」

那是…我?不對,應該說是一隻貓…

 「…你醒了?」

一聲很熟悉的聲音傳入耳際,我立即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

 「…你是…」

我可以確定這個男人我見過,但是我卻想不起來…

 「…敝姓天景,組織的人都喜歡叫我天景博士。」
 「…」
 「…呵…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呢…『斗和』。」

!!!!

 「你不需要緊張,你跟那隻貓…很巧,牠也叫『斗和』…但是,這並不是你跟牠會被我們抓來的原因…」
 「…那麼是因為?」
 「嗯…我這麼說好了。簡單的說,你、跟那隻貓,是可以讓我們的計畫大大飛躍性的進步的珍貴素材…之一。」
 「…之一?」
 「是的。另一對,雖然有一位已經死了,但是這對我們的計畫沒有影響…」
 「…你是說…小魯…跟盧俊?」
 「唉喲?這可真超出我所預料的了…你擁有那隻貓的記憶?」
 「…」

我不說話,只見那名男子從微笑、竊笑、到開懷大笑…我不懂他在笑什麼,只知道這名男子『絕對』不是好人…

 「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這個計畫原先就是沒有可能完成的,居然在這一刻讓我找到了關鍵…哈~哈哈哈…」
 「…喂,你說的計畫到底是…」

那男子斜著眼看了我一眼,緩緩的止住了笑聲…

 「…也好,讓妳知道這計畫,倒是不打緊…」
 「…」
 「這個計畫,我給它取名為『奇美拉計畫』…」
 「…奇美拉?」

那名男子緩緩地,告訴我這個計畫的始末…這個計畫,源自於一本中世紀所遺留下來的一本煉金術的研究古書。雖然,這本書的本文一直沒有辦法順利的翻譯,直到有一天…

男子在路上發生了死亡車禍,因此而送入了某醫院的太平間…奇怪的是,當組織的回收人員到那家醫院,想把他的一切給抹滅的時候,他又復活了…甚至因此而獲得了異於常人的能力…它可以看得懂那本書的內容。但是,儘管看得懂,書裡面語意不懂的地方還是不懂啊?於是這名男子開始先將可以了解的地方進行整理…

結果相當不得了…那名男子依照書上的內容,在整合黑教會裡所擁有的一切知識,做出了一部機器…而這部機器,居然可以將兩個同類質的東西進行混合,並產生新的物品…但是,如果是不同類值的物品,那部機器就不會產生作用了…基於如此,組織決定將這個現象稱呼為『等價交換』…

 「…那麼,為什麼要抓我?」
 「嗯?喔~因為…呵…」
 「不許笑,快點告訴我!!」

那名男子推了推掛在臉上的眼鏡,笑著說了…

 「因為,那隻貓原本就是經過了兩次『等價交換』所產生的產物…」
 「…咦?」

你說…什麼?

 「你並沒有聽錯…那隻貓,是經過了兩次『等價交換』才出現的產物…」
 「…這、這跟我又有甚麼關係?」
 「…其實,之前的第三次…一直不成功…」
 「…」
 「我一直找、一直找…始終找不到原因所在…」
 「那,為何…」
 「…現在我終於知道第三次的條件了…」
 「…條…件?」
 「第一次,只需要用同類的物件…第二次,則是同質量的物件…而第三次嘛…你覺得是甚麼?」

我的臉色漸漸的轉白…

 「難…難道…不可能吧…」
 「呵呵…看來妳是猜到了…沒錯,經過了長久的研究,我到今天才知道…這第三次『等價交換』所需要的,便是『同記憶』的物件…」

!!!!

 「難、難道你就不怕我逃出去之後,把你們的計畫公諸於世嗎?」
 「怕?我為何要害怕?」

當我聽到這句話,便有一陣不安的感覺沿著脊椎向上竄升…

 「呵呵呵…因為,凡是經過『等價交換』的物體,皆不會保留他原本的記憶…」
 「…那,你拿著那把槍是為了?」
 「喔?這個啊?」

話聲才剛落下…槍聲響起…

 「…咳呃…」
 「哎呀,我忘了告訴妳了…我這台機器啊,兩邊物件的生命值要一樣,這可是先決條件喔!」

恍惚中,我感覺自己四肢的鎖鍊被脫去,然後被丟到某坐檯子上…突然,一股強大的電流通過全身,身體…好像隨著電流的導引漸漸地消失…意志也漸漸削弱…

這是在我的意志完全消失前,我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這、這是怎麼回事?」

TOP

痾...
我又看到了...
在這麼下去Sky還沒寫到
雙樹你就快先把它玩了...
雖然有個地方與原構想不太一樣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裡頭有雙樹大跟SKY大要來的設定嗎?
還是...SKY大的想法被滲透了....
劇情急轉直下倒是俺失算的部分,等等去調整底稿。
.....寫寫總覺得俺好像都在扯SKY大的後腿(=口=|||)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反正Sky的意思是
我的是本篇你們是第二世界
要是你們寫的比我好就變成了你們的是本篇
我的是第二世界

我該說什麼...?
該說他心態隨性嗎?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要我跟SKY比?
那簡直是天(SKY)與地(雙樹)的差別嘛...

----------------------------------------------------------------------------------------------------------------------------------------------------------------------------------------------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1-14 20:45 發表
痾...
我又看到了...
在這麼下去Sky還沒寫到
雙樹你就快先把它玩了...
雖然有個地方與原構想不太一樣
啊?
SKY大的想法跟我這裡寫得差不多啊?
嗯...如果我跟SKY大的想法真的那麼像,我們兩個乾脆合夥算了...

----------------------------------------------------------------------------------------------------------------------------------------------------------------------------------------------
引用:
原帖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1-14 23:44 發表
裡頭有雙樹大跟SKY大要來的設定嗎?
還是...SKY大的想法被滲透了....
劇情急轉直下倒是俺失算的部分,等等去調整底稿。
.....寫寫總覺得俺好像都在扯SKY大的後腿(=口=|||) ...
話說...我只由從リュスケ那裡聽說過SKY大的開頭、大略結尾。
另外,黑槍那裡有不少人會死,而有一個死人是我已經確定的了...
(那時真的是猜到的,反而把リュスケ嚇了一跳)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11-15 08:39 編輯 ]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1-15 02:20 AM 發表
反正Sky的意思是
我的是本篇你們是第二世界
要是你們寫的比我好就變成了你們的是本篇
我的是第二世界

我該說什麼...?
該說他心態隨性嗎?
...怎麼有種放棄掙扎的無奈感.....
俺要寫得比SKY大還好...大概是奇蹟的等級...(因俺本來就是臨陣磨槍、亂槍打鳥,打中一個算一個@ω@)
來去吃新文以及思考後續,順便問一下,
リュスケ大跟雙樹大若是來客串,當小囉嘍不介意吧。(開玩笑的XD)
這兩個空缺俺已經想好要哪裡了...眼下還有五個位子...要抓誰進來好呢.......
(一臉邪惡的拿著捕蟲網掃視眾人中)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1-15 14:14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如果小呆你還沒決定好的話...我可以推薦一個
基於我白彈有點寫不太下去的理由
我找了同請寢室的室友合夥
他說他要把三大篇(黑、白、銀)的文章全部看完再說
不過,他應該是會加入才對...
(事後可能會在這裡開帳號吧...不過那可能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そうか....
那麼就期待雙樹大拉人進來幫忙了(燦笑)
對了,今個兒整理後續時才想到,
雙樹大對於那個謎樣裝置的發明者及他弟有做設定嗎?(不論是斗和的或銀刃的)
沒有的話俺就隨便掰了喔...(俺尊重角色原創,所以遲遲不敢亂作文章Xp)
拓本那裡雙樹大覺得還可以嗎?
因為雙樹大的設定是他很惹人嫌...所以俺就試著把他表現成俺很討厭之類型...(這種人說實在也不少= =|||)
其他就是請リュスケ大跟雙樹大看看還有沒有要交代的吧....趁這次更動做個總整理@ω@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小呆你是說那個大谷博士嗎?
那是我用本名去[日本名產生器]產生的耶?
所以,基本上就是以我現在用的頭像為基底...再加個眼鏡吧?
(本人是有戴眼鏡滴~)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這麼年輕!?(撞牆
大谷...好耳熟....(他弟弟是....小谷=口=?)
好像在哪部動畫裡面聽過.....也罷
因為俺要統整一下角色數目,所以問問。
關於雙樹大找的外掛....更正!關於雙樹大找的幫手....
他的意願如何?(若是真的想來攪和,那看過黑槍幾篇心中方向應該就差不多了....)
假如他可以,俺就直接把他丟進一個空缺中XD
反正只要沒定名子,那個角色是誰都行(例如路人甲?((狂笑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1-17 18:47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1-17 18:40 發表
這麼年輕!?(撞牆
大谷...好耳熟....(他弟弟是....小谷=口=?)
好像在哪部動畫裡面聽過.....也罷
因為俺要統整一下角色數目,所以問問。
關於雙樹大找的外掛....更正!關於雙樹大找的幫手....
他的意願如何?(若是真的想來 ...
抱歉,他故事看得蠻慢的...
但是,如果小呆要把它丟進角色的話...
這些是他的...算情報嗎?先給你吧。
-----------------------------------------------------------------
Kai,一個喜歡各式惡搞影片的傢伙
平常喜歡到網路上四處逛逛,很普通的一個人
對於傷感的電影很沒有抵抗力
-----------------------------------------------------------------
然後,這是大谷這個人在斗和的夢中那時的設定...
-----------------------------------------------------------------
大谷狂清,21歲,擁有一頭少見的米白長髮與海藍色的雙瞳
原本是警界最看好的少年科學家,後來因[某件事]與黑教會扯上關係
有一個親妹妹,但是在[黑教會]要脅下,只能貢獻給[黑教會]作為研究對象,後來下落不明。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妹妹有著一頭與自己同色的長髮與暗紅色的雙瞳
手上,總是抱著一隻自己以前用第一份薪水買來送她的[黑兔玩偶]...
------------------------------------------------------------------------------
那,就先這樣。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11-27 14:26 編輯 ]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輕章《回憶》

『剉——』那是利器撕裂肌肉的聲音,其伴隨著鮮血飛濺。

初音睜大雙眼,瞳中毫無一絲神采...

眾人驚異的望著溢流而出的紅色液體,包括已搶到跟前,準備用肉身擋駕的京介。

血液順著布料纖維擴散,染紅了白色的女僕裝。

赤色的濕布上,是一柄距離數公分,靜止的刀刃,血正從刀尖滴滴落下。

再往上,是鮮血的源頭,一隻猛力握住刀身的手.....這隻手,屬於一位天使。



數秒前——

京介啟動了『Integration IC』,將所有力氣集中在腳上,奮力邁進,瞬間加速時的空氣阻力大得嚇人,撞上可不是鬧著玩的!

可京介不為所動,只要能多一分救人的可能,他不在乎。風壓在他臉上留下了一層薄薄的瘀青。

但良是什麼人?京介這時的速度,若是對付一般人,別說是救駕,就是連人帶刀一起劫走也綽綽有餘,

對手是良,這速度就略顯不足了。眼看著刀尖就要陷進肉裡,京介發狠,全力飛踏一步,地板都給踏凹了。

剎那,拉斐爾不知何時悄悄閃到良身邊(真的是用光『閃』過去的...),面色平靜的伸出手,忽地往刀口就是一抓,京介愣了愣,馬上緊急煞車,地板又是一個窟窿...

銳鋒劃破皮膚、切斷血管、剖開肌肉,砉然嚮然,聞者喪膽,拉斐爾竟是眉頭皺也不皺!

良也是一呆,吃吃說道:「前、前輩...」

拉斐爾輕呼一口氣,苦笑道:「你啊,就是太衝動,做事前從不想想後果。思考笨,那是壓力少,有益;作法笨呢,可就壞事了。」

「要取她們性命,我跟京介何嘗不能完成?既留後不發,又帶你來此,自然其中是有蹊蹺的,這般簡單的道哩,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如果今日是某個正與我國處於緊繃狀態的國家來談判,你這一亂搞,斬了來使,勢必得大動干戈、生靈塗炭!這罪過你承受得起?」

所以,掌握狀況的基本能力是必須的,只要能了解全盤情形,就能保持自己處在主動,隨時反應...別活得像個笨蛋,知道嗎?」

「是、是,我知道了....」不知是被嚇傻還是被唬愣了,良唯唯諾諾應著聲。

拉斐爾滿意地笑笑,頭立刻被敲了一記,吃痛往後一看。

只見京介不以為然地哈著拳頭,說道:「你沒資格罵人笨!別搶我台詞。」

這情景使方才定定瞧著他換個人似地長篇大論的女孩們笑了起來。

拉斐爾左看看、右看看,還是不能理解京介到底在氣什麼東西。

一邊,初音已經被嚇昏在地上,斤烈將其抱起,往沙發上放,對良道:「要記得道歉。」

「喔,好...」良依舊握著刀子,只是面容頗有悔意,不經意地一瞄,驚道:「前輩,你的手!」

拉斐爾剛剛被妖刀劃破的傷口,此時正飄出黑氣,傷口周圍的皮膚變成暗紫色,而且慢慢地向外擴張。

「喔喔,不礙事的。」他傷手握拳,笑道:「一下就好了。」

拳頭瞬間爆出大量白光,良與京介有前車之鑑,趕緊護住眼睛,其餘的人遂不及防,一個個成了睜眼瞎子。

光退後,拉斐爾的手微微冒著白煙,再張開,上頭的傷口都消失了,完好如初。

「看~一下就好啦~~」

「下次你要放治癒術,請先預告一下!再這麼閃個幾次,我看大家皆要提前養老了...」京介翻了翻白眼。

「哎呀,呵呵呵。」

良惶恐地問道:「前輩,你的手真的不要緊了嗎?夜的詛咒很兇呢...」

「我沒事了啦~倒是刀......」拉斐爾一指,京介才赫然發現,整柄妖刀正劇烈發抖著,刃身沾上拉斐爾鮮血的部分,像是被潑到硫酸,滋滋滋地狂冒白煙!!

「啊啊啊!夜!!」良這一嚇,三魂去了二魂,發了瘋似的,抱起刀子就往外衝,喊著:「水!水!哪裡有水~~~~」急忙搶救他的寶貝刀子去了...



須更,良步履蹣跚地歸來,模樣活像非洲難民營出品...

初音也已回醒,看見良後『哇——』一聲,像背後靈般顫抖的躲在XP後面只露出一點點小臉,唯恐良又給她來個偷襲...

良沒去搭理她,自顧自說道:「前輩...夜傷得不輕,需要休息...附近有沒有比較陰寒的地方啊......」

「這個嘛....啊!有了,等會兒請芳嬸去處理好了。然後,你過來我房間,有些事情你需要知道...」

他把芳嬸喚來,從良手中接過夜交給芳嬸,瞎說這是某某有名道士加持過的寶刀,可以鎮鬼,要她把刀子寄到某個先前來委託驅除鬧鬼的房子中,

芳嬸正嫌打掃完沒事做無聊著呢,自然樂意接受。

之後京介問起,良說夜告訴他那一帶曾經是戰場,本來就有很多孤魂野鬼。時過境遷,敵我雙方都混成了好朋友,平時就大家聚聚談天、喝茶(!?)

再過數十年漸漸發展起工業,房子到處林立,他們也覺無所謂,只當風水輪流轉,不過來委託的那戶人家有錢人架子擺太大,又時常放高利貸壓榨窮苦百姓,

這些以前當兵的多半生活不濟,好兄弟們起了同仇敵愾之心,才開始鬧鬼。而夜過去之後跟他們聊得很愉快,也關說了一下,保證會要人改善壓榨現象,他們就笑呵呵的離開了。

數天後拉斐爾跟委託人收取報酬與拿回夜,另加上小小恐嚇,委託人一家八成是被嚇破膽了,效果十分顯著,除了不再放高利貸並捐助慈善事業,又同意蓋了一座陰廟,那群士兵順勢成了當地的守護神,此是後話。



「....這麼說來...我們現在要做什麼?」聽完大綱的良撓頭問道。

「養精蓄銳吧。根據氣象圖顯示,風雪要停還得好一些日子。」拉斐爾坐在電腦前處理近幾日的委託資料同時回答。

「喔......」良心不在焉地看向窗外,看來還是很掛念他的愛刀啊....

在他身邊的澄樹捧著自書架上取下的『文藝復興時期畫作大賞』,她翻著翻著目光情不自禁被一張畫給吸引了過去,

那是一張有關天使降臨的畫,畫裡的天使飄在空中,柔眉低垂,下方是或受傷、或病殘的百姓,將手伸向天使請求上帝的救贖,雲中白光閃耀,襯托天使神聖莊嚴的氣息,將福音帶到人間.....

她看看拉斐爾,又看看畫,再看看拉斐爾,持書上前問道:「喂,笨蛋大哥,你是怎麼來到人間的?是像這樣嗎?」

「嗯?妳....哈哈哈哈哈.....」拉斐爾瞧清澄樹手上的畫,莫名其妙地大笑。

「從天界出來的時候確實是有光,不過...誒~計較那麼多做什麼,不重要的事情。」他又笑兩聲然後繼續窩回電腦前。

看他有意逃避這個問題,其他女孩子也來了興致,人人手持一根澄樹發送的羽毛,不逼出供來是不會罷休了...

拉斐爾何等機警,卻待要奔逃,女子們早有準備,兩個人堵住了門口,另外三人從不同角度包抄,一步一步地把拉斐爾逼到牆角...

「嘿嘿嘿嘿嘿嘿嘿....」澄樹一臉陰邪笑容,小手一揮,女孩們蜂湧而上。

隨後傳來陣陣恐怖的大笑聲...嗯...小姑娘有當典獄長的天分...

拉斐爾不敵羽毛攻勢,討饒道:「住..哈,住手!我招了~呀哈哈哈...」

澄樹手瀟灑往上一擺,所有人應勢停手,整齊劃一...全都是獄卒來的是吧....

「哈~」拉斐爾呵出一口氣後攤平在地。

「乾脆點說,就不用挨皮肉痛~」

「妳個貪官汙吏...」

「大膽!再給我上!」

「嘿!」趁著突擊未成,拉斐爾使出一招『閃光彈』,成功脫逃。接著,就是官兵捉強盜...

一直追不到的澄樹,突然靈光一閃,抽出FNUSG抵住大鐵櫃中的GK模型...

「不要~~~」拉斐爾立刻飛了過來,澄樹借力使力,把他往鐵門上一推——

磅!

拉斐爾眼冒金星地倒下,其餘四人上前七手八腳地按住他。好個飛蛾撲火啊...

「怎麼?還不認輸?」

「......我輸了。」

她們鬆開拉斐爾,讓他緩緩站起,說道:「既然認輸了,你是不是還有話沒‧講‧呢~」

「好啦...其實也沒有什麼,被撞下來而已,滿丟臉的就是。」

「撞下來?」

「嗯...很久之前,我偷偷從天界溜出來,正在雲層中閒晃呢...」

「突然衝出一架飛機,把我撞個正著,我就這麼掉下來了。」

「.........」

「.........」

「.........」

「.........」

「.........」

「.........」

「.........」

不只是女孩子,置身事外的良跟京介一聽也是傻掉...

「那一下撞得猛啊,嘔了好幾口血,我不清楚那時身上究竟有多少處骨折,獨感痛不欲生,我是治癒師,自知命不久矣。雖說聖靈不會消亡,但重新復活需要千百年,而且修為將會完全被抹消。」

「恰巧我墜落的地方有一具奄奄一息、幾乎死亡的身體,為了保命,我就直接附了上去。」

「令我驚訝的是那具身體和聖光的契合度竟然如此之高!天使之力能夠很自然地湧現,完全不會感到不適,簡直就是專門為天使設計的。同時,我也發現我被困在這具身體中,無法脫離。」

「或許是因為他們本身擁有一雙清澈的藍眼...總之,發現身體能完全承受並發揮我的力量,把身上傷治一治,我開始找尋能讓我回天界的方法。」

「過了數天,天界派來一個信使,我才知道,我附身時主神就已經發現我偷跑了...正好有件事需要人下凡解決...他就把我鎖在這身體裡,半強迫的把事情硬丟給我做....」

「我想不接都不行...信使告訴我:『主神說,你不願意做也沒關係,反正不做你也回不來~』」

「爾後,我就一直在人間生活了。以上是拉斐爾‧巴卡‧藍斯特的簡易傳記~」

四周鴉雀無聲......

「噗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所有人一陣轟笑,拉斐爾反在中間顯得不知所措。

「哈哈...果然是笨蛋,這麼容易就給人坑了..哈哈哈...」

「給人當槍使的,呀哈哈哈.....」

唯獨斤烈,很夠義氣的在拉斐爾肩上一拍,他充滿感激地望向斤烈。

「可悲。」語落,斤烈掩口繼續笑。

拉斐爾沮喪地撇著臉,首次體會到什麼叫世間人情冷暖...

澄樹上前摸摸他的頭,笑道:「好啦~笨蛋大哥,別太傷心唄~」

「還笨蛋?先刻妳提問時也叫我笨蛋,我真名都已經給了,就不能用名子稱呼我嗎...」

「不是不想,拉斐爾這名子好饒舌的啊。」

「也可以叫我巴——」

澄樹搶在他之前道:「還是叫笨蛋順口一點~嗯,就這麼定了。」

「笨蛋~笨蛋~笨蛋~」

「喂~~~」

大伙嬉笑打鬧一陣,樓下傳出一聲最讓人有家庭感覺的吶喊——「我回來囉~」

「門口菜太多了,下來幫我一下~」

「啊,芳嬸回來了耶。」

「芳嬸買菜回來了...那該下去準備準備接風宴。」

「我們也下去幫忙唷,笨蛋。」

「......也好。」

看著苦笑的拉斐爾,橘花轉頭問京介:「為什麼你們都要叫他笨蛋?我看他心思細密,處理事情井井有條,講話也非信口開河,一點都不笨啊....會不會是比較迷糊些?」

「唷~難得妳會替人說情呢...至於為什麼...我也不清楚,印象中打從認識他我就叫他笨蛋......難道我錯了,他真是單純的迷糊?」

兩人若有所思地盯著拉斐爾,後者對其他人指著樓梯道:「上次漏水,木頭有些濕滑,所以走的時候要小心點——咦?」

這話還沒到底,拉斐爾腳下一滑,整個人凌空翻了一百八十度....

「啊啊啊啊啊啊~~~~~~」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不,他是笨。」

橘花沒法反駁。



數刻後,餐桌上已擺滿將近半桌的菜餚。

拉斐爾看著一群人忙裡忙活,淡淡笑了笑,端著一盤東西走上二樓。

他慢慢地走到房門口...斗和的房門口...

叩叩。

沒有回應。

叩叩。

「斗和,妳在睡嗎?」

還是沒有回應。

他張開手放出一隻小小的聖靈,聖靈鑽進鑰匙孔,少頃,門把發出『卡』一聲,聖靈鑽出來回到拉斐爾手中。

『嘰咿—』門被小力打開。

拉斐爾窺探了一翻,確定沒有危險後,輕盈地踱入房內。

瞧了一眼捲縮在床中央,把自己包得像顆大氣球的斗和,他將盤子放在矮櫃上,盤坐於地板盯著『大氣球』出神。

未幾,他開口輕聲道:「還記得妳我第一次相遇,不,正確來說不是跟我,是跟小魯。每天早上我去上學,遠遠經過那附近時,總是能看到妳像這樣縮在我給妳做的毛巾窩裡睡覺。」

「偶爾妳還會用腳掌去搔妳的臉,接著繼續安穩入睡,表情是那樣柔和、安詳...看了就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去捏一把。」

「...」

「當我得知可以養妳,妳曉得我有多開心嗎?我幾乎喘不過氣來,因為我跟妳再也不用偷偷摸摸,我可以介紹妳給我父母,讓他們也成為妳的朋友,可以每天一起玩,、一起吃飯,晚上可以一起在被窩裡睡覺,天冷可以一起洗澡...啊,貓不喜歡洗澡對吧。」

「......」

「在我是盧俊的時候,我開車技術並非不好,只不過...為了檢粒口香糖,就造成了人生第一起車禍,撞的還是位漂亮女子。天哪,那時我急的頭都快要爆開了。」

「幸好當時離健康中心不算遠,我一把抄起昏倒的妳,飛車返回健康中心,要是那時沒有被電擊棒電昏,應該已經被開了一大堆罰單吧。呵呵...」

「可是,當我看見睡美人般的妳甦醒時的嬌慵模樣,我的心告訴我,我沒有做錯!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甚至,我得到更多....」

「.........」

「當我成為巴卡‧藍斯特,縱使我當下虛弱的不堪一擊,我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解救所有被實驗者,不再讓他們受苦,尤其是妳...而那次也相當成功。」他津津有味地笑著。

「現在的我,不是小魯,不是盧俊,不是巴卡,為什麼我會知道這麼多事,奇怪嗎?一點都不,誰叫他們少算了一點呢。」

「記憶,會消逝;回憶,是永存的,如同歲月的痕跡,怎麼抹都抹不掉。我不是一般人,我進入並探索這個身體時,我在心靈的最深處,發現了他們。」

「小魯向我訴說著陪伴妳的快樂,盧俊向我傾吐著撞傷妳的不安,巴卡向我高唱著拯救妳的心歡。僅僅三秒鐘,對我來說卻有如三個世紀那麼長久且愉悅。」

「............」

「小魯對妳的疼愛,盧俊對妳的愧疚,巴卡對妳的關懷,全部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因此,於他們再次沉睡之前,我跟他們許下約定。」

「我答應小魯,要買逗貓棒跟毛線球,和妳一起玩;我答應盧俊,要治好妳所有的痛,並保護妳不再受傷害;我答應巴卡,不論妳決定做什麼,都要在背後看著妳、支持妳...」

「最後,我答應他們三個。我,將永遠的守護妳。」

「............!!」

諾大的氣球震了一下,然拉斐爾目前正緬懷往日舊事,因而沒有注意到。

「沒幾日,既知我無力回天,我便開始著手蒐集所有跟妳及巴卡的相關情報,過一段時間,我找到了妳,飼養妳一陣子,妳都沒有化人過...之後,妳就無聲無息地跑掉了...對了,妳那時頭一次見到我可沒怕得如此離譜,看來我那些年迷迷糊糊的讓妳活受不少罪啊...哈哈.....」

「妳離開後好些時日,情報告訴我妳回到了黑教會...我深怕妳又將成為他們的犧牲品,處心積慮想靠關係把妳帶離組織,幸運的是,妳遇到了橘花,遇到了霍德華神父...」

「我知道他們將帶給妳平靜的生活...我希望妳幸福...所以這幾年都不曾再關注過妳的消息,直到今日,京介帶著妳來找我....」

「見到妳,我很高興、也很安心,我不太會形容這種異樣的感覺,以往沒有這樣過...無論如何,我只想讓妳知道,不管是以前的黑貓斗和,或是現在的女子斗和,這裡的大門將一直都為妳而開。」

「所以,我想對妳說———歡迎回家。」

語畢,他緩緩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把矮櫃上的盤子放到離斗和比較近的床頭櫃。房間挺暗,以至於不大好發現,被當成氣球外皮的被子已濕濡了一角。

「我的料理,向來都少了點味道,我一直參不透其中緣由,是妳讓我憶起最一開始我是怎麼做出料理的。」

「我沒有把『心』放進去...做料理倘若少了為他人而做、無私的『心』,任一種料理都會缺點味道的...除了當初有隻名喚斗和的貓陪在我身邊時。」

「這個蛋塔,雖然簡單,卻是我最誠摯的謝禮,也是妳那段日子最愛吃的東西......謝謝妳,斗和。」

「好好睡吧,祝妳有個好夢。」

拉斐爾舉起手,溫柔地摸了摸氣球,隨後向外走去。

「給我等一下!」

才踏出兩格的腳步戛然而止。

拉斐爾吃驚地道:「斗、斗和!?妳醒著?什麼時候...」

「在你說想捏我臉的時候!現在回來!!」

那不是從頭到尾了嗎....

「喔,喔...」拉斐爾愕然、半龜速移動到床頭櫃前。

「.........」

「.........」

「.........」

「.........」

「那個....剛剛的話...」

拉斐爾正在腦裡轉著搞呢,須更,腹部結結實實挨了一拳。

「嗯呼!」

又快又狠...好毒啊...

「.........」

拳頭收回,他感到有東西再度衝過來。

又是一拳!?

拉斐爾下意識閉上眼睛,待其飛進自己腹部他才感覺不對勁。

「拳頭有那麼大嗎?這是......頭髮?...啊......」

斗和將臉埋在他腹中,良久,單是這麼無聲地立著。

「大笨蛋.....」

「既然喜歡我待在你身旁...為何不來找我,把我帶回去......」

「...我.....」

「我突然好懷念好懷念從前跟小魯相處的日子,我就是隻貓,無憂無慮.....現在生活很快樂不假,可是每天都有太多太多的訊息...弄得我心裡好亂、好煩!為了不讓小公主擔心,我不當表現出來,也抒發不了這份巨大的壓力.....」拉斐爾感到衣擺涼涼的,斗和眼淚不停地被他的衣服吸收。

「不堪重負,妳才一直用煙去逃避?」

「嗚嗚......」斗和默認。

「呼...傻孩子....」他微微撫著她的頭髮。

「我不追回妳,因為我是指引妳的路標,不是栓住妳的桎梏。」

「身為妳的守護者,我不應限制妳,而是保護妳...世界這般遼闊,或許妳遊走其中、見多識廣就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況且,我不是說了,妳要做什麼,我皆全力支持;妳想離開,我也沒有理由阻攔。」

「不負責任的飼主。」

「哈哈...也是呢...」

他苦笑兩聲,再道:「我不願妳做籠中沒有煩惱的金絲雀,反而冀望妳是不斷遷徙的候鳥,在什麼季節、在什麼地方,都能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擦去淚珠吧,妳沒有做錯,妳沒有我,卻用自己的力量站起來,我很驕傲!相信妳自己的選擇,即便前方沒有光明,光必然也在後方眷顧著妳。別再哭了,好嗎?」

「.....嗯。」她果斷抹乾掛在臉龐的淚滴。

道出了心中事,斗和覺得心情平穩不少。人體是極其先進的設備,當意志呈現平穩狀態,它就全自動地開始一連串維生反應。

聞到食物香味,她嚥了口唾沫,聲音不大,但在小房間中就特別刺耳...斗和俏臉紅了一下。

她歛眉瞟向拉斐爾,後者則維持一貫微笑,說道:「不用在意我,請用。」

斗和動作不自然地端起蛋塔,小小咬了一口。

「.........」

好熟悉、好熟悉的味道....一如遙遠回憶中那樣淡淡的、甜甜的.....

「好吃嗎?」

「好吃...非常好吃...」

「我的大小姐啊,妳怎麼又哭了,妳是水做的不成?」

「嗚...嗚.....」斗和一哭出來,他就真的慌了。

「哇啊啊啊!!怎地說哭就哭啊,是不是我說錯話了?我給妳陪罪嘛,不要哭了啦.....」

拉斐爾手忙腳亂的狼狽樣子讓斗和破涕為笑。



等斗和小口小口吃掉蛋塔,她哭紅腫的雙眼也給拉斐爾『光之手』一揮治好了。

拉斐爾走到門口,優雅地伸出一隻手,說道:「妳肩上所背負的沉重,我看見了。那麼,妳是否願意,讓我與妳一起分擔?」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拉斐爾也許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斗和卻感覺臉上熱辣辣的。

她遲疑地把手放在拉斐爾手上,拉斐爾輕柔的握住,將她帶離房間。

「...謝謝。」

「不需要道謝,永遠都不需要。」他笑著這麼說。



在這個世界,我們活著、做著、走著,不斷在是與非的界線中遊蕩,

我們無法預測未來,只得活在當下,然而未來卻無止無盡的向我們逼近,

不管我們是否已有準備,時機一至,它就這樣往我們肩上一堆。

在如此的世界,我們渴望的是什麼?

可能就是一個,能夠暫時拋棄所有,只做自己的地方;一個能夠給予歸屬、溫暖及安全感的地方。

那個地方,叫做家。

斗和看著拉斐爾的背影,燦爛地笑著。

數年來,她頭一次感到渾身輕鬆。在這裡,她不必是那位諸事煩心的女子斗和,在這個地方,她就是那隻貓。

那隻窩在毛巾堆裡睡覺的貓。

                                                                 TO BE CONTINE...
==================================================================================================
呀嘿~本章斗和出櫃囉~~啊,不對,是出閨、出閨(眾毆
這一章俺一直覺得寫的好像挺怪,大家說是不?
總之,俺把斗和寫得比較婉柔是鑒於『無論多麼堅強的人內心總有脆弱的一面』這種詭異定律...
畢竟,每個人都需要一些精神寄託來支持自己嘛~~~(像是橘花?XD)
然後順便跟各位抱歉一下,由於俺要準備大考...俺做了個肉痛無比又欠扁的決定——
俺要把電腦拆掉。(十萬伏特電擊~~)
俺也不希望如此,可俺這個人定力太差,怪不得俺~(厚顏無恥
所以接下來大概兩個月的時間可能要靠雙樹大撐場面這樣。
俺已把一些可能有的變動條件都寫在這章裡了,就是怕變動太多,雙樹大不好下筆。
接著,大概就是利用學校公差時間偷閒上來逛逛街...這就是極限了=x=;;
(也許或許冀許或能隨機俺會像SKY大那樣,讀書讀到大腦快抽筋就跑去手動寫文(笑))
給各位添麻煩了唷~~~~(飛逃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2-19 19:31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好長...
好多...
好閃光...
以上是我的結論!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好閃光阿...
鬼隱回來就被閃了好幾發
我應該隨身攜帶墨鏡了......(在這本來就該帶吧?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2 15:17

Processed in 0.028365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