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新人格–凜音的故事…【白彈之約】

柯柯柯...
又是頭香...

TOP

挖~蒼鐮你很厲害喔!!
對了對了,只要有人連續拿到5次頭香
我就會把它放進白彈的故事情節裡喔!!
(只是是哪一種我不敢保證)

TOP

死体名單嗎?(笑)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可能是某個被抓去換錢的海洋生物.....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目前打算是放進『七侍者』名單裡啦…
(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找楓跟凜音的麻煩,死亡後會化為凜音的記憶碎片)

TOP

好像有點偏離現實...走向科幻發展了嗎=_=?
是說本來就已經不怎麼具物理特性了....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就是那個意思!!
YA~HE~!!

TOP

放心...
我會加油的~
柯柯柯....
柯柯柯.....

TOP

我會期待的^^

TOP

煩啊~文章出不來啦…
沒有動力啦…
腦子轉不過來啦…

TOP

所以是Sky出一篇
你的靈感就來一次嗎?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生產→吸收→裝填→發射靈感→白彈(打中路人甲
啊....蛭魔消失了....應該換成魔法射手˙一支光箭XD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就如同六界說的一樣
只是我還可以增幅就是了...
(1黑槍=2~4白彈,只是現在沒有那個動力去寫)

TOP

柯柯柯
我準備了電鋸和魚網

[ 本帖最後由 冥鐮蒼子 於 2009-8-6 08:07 編輯 ]

TOP

注音文禁止啊!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是啊,蒼鐮
下次要小心喔!
(或著你是故意的?)

TOP

好了
更改完成

TOP

...........................(閒晃中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最近都在寫基本資料...
快瘋掉了...

TOP

楓:這裡也是,由於雙樹大沒有心思來貼文…
嵐:所以,由我們代勞貼文…
楓&嵐:那麼,請各位慢慢品嘗!!
----------------------------
【白彈之約】第四章–學長、『魔˙封印解』

幽暗的森林,以及瀰漫在樹林間的白色濃霧,帶給人好似隨時會從一旁跳出什麼東西的感覺…一道劃開白色濃霧的身影,拉著銀白的動線,往森林的深處奔去…

血紅色的雙眼直視著前方,彷彿看穿的眼前的一切阻礙。帶著怒氣的面容,就像是要把某個人給碎屍萬段一樣的讓人感到恐懼…輕輕抿著的薄唇,似有似無地反覆著唸著一個人的名字…

 「…凜音…」

輕微的咬牙聲…原先已經是奔馳速度極快的楓,在一個重重的踏步後,其速度變的更為驚人!!

 「…凜音…」

另一方面,被綁架的凜音漸漸地甦醒過來…

 「嗯…嗯!?呼嗯嗯呼嗯!!」

凜音剛清醒,便發覺自己被綁在柱子上。掙扎了一下,卻被繩子紮的不敢再動…這時,一道熟悉的身影進入凜音視線內。

 「喲,妳醒啦?」
 「呼嗯!?」

一個長相與楓極度相識的男子站在祈禱台上,抬頭看著凜音。

 「呼嗯!呼嗯嗯呼嗯呼呼嗯!呼嗯呼嗯嗯!」
 「抱歉,我不妳的哥哥喔。」
 「嗯?呼嗯呼呼嗯呼嗯呼嗯!」
 「抱歉,我不是開玩笑。」
 「呼嗯,呼呼嗯呼嗯呼嗯嗯呼嗯嗯!」
 「我只不過是長的跟楓很像而已…」

就在這時,教堂的大門碰的一聲打開…

 「呼嗯!!」
 「啊呀,你來了啊~真是…我原本還想跟凜音媚妹多聊聊呢…」

門口外的光線照射著站在門口的熟悉的身影…銀色的頭髮,表示著這人的真面目。血色的雙瞳與銀色的大口徑二連發手槍直指著站在凜音所受綁的十字架旁的藍髮男子…

 「呃~~~~啊啊啊!!」

隨著吼聲擊出的二發子彈,以特殊的螺旋軌道朝著男子飛去。突然…

 「嘰喀啊啊!!!」

一道黑影從男子身後竄出,啪地一聲將子彈的軌道打飛。黑影落地後,緩緩地站了起來…那人有著一頭微紅、綁成短馬尾的遲長髮,以及不輸給女性的清秀五官…足以讓人誤以為站在眼前的,就是個活脫脫的女孩子…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喂喂,我在這裡很奇怪嗎?楓。」

讓人聽了會認為,這聲音的主人,是那種「明明已經不小了,卻還是要人分心照顧」的治癒系天然呆學妹才會有的細柔、輕快的語音。

 「…是還滿奇怪的。雪學長…」
 「是喔…我原本還蠻期待你會跟我打聲招呼的說…看來是不可能了。」

可是,站在楓與雯希之間的,是個不折不扣的男生。月夜楓在『猶大』時的學長–『御神雪』!!短暫的喧嘩,然後…

鏗鏘!一聲金屬互相嚓擊的尖銳聲響,迴響在只有四個人的空盪教堂…

 「楓,看來脫離組織的這段時間,並沒有讓你的功力退步嘛…」
 「…彼此彼此。」

紅色的長刀與白色的匕首交錯在一起…些微移動時,還會嚓出微亮的火花。楓以單手拿著『Silver』抵制雪的血紅長刀…一般人肯定以為,楓抵制了雪…可是…

 「…嗚。」

另一把普通的小刀插進了楓的大腿…是站在祈禱台上的人丟的。

 「嗯嗯嗚嗯!!」

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凜音,發出了幾近悲鳴的呼聲…

 「…雯希,你…」
 「嘻嘻,偷襲人是我的專長。」

一陣帶著劇烈疼痛的麻痺感,讓楓咬了咬牙。

 「對了對了,我所使用的飛刀上,可都是有著劇毒的喔?」

雯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且是用那種讓人以為這只是很平常的那種語氣…

 「…雯希分隊長,我沒有要你幫手。」
 「可是組織的命令只是『把楓帶回去』,他們並沒有說要『抓活的』喔?」

聽到這番話的楓,背後不禁發寒…

 「…嘆,算了…怎麼樣,楓…你是要自己跟我們回去,還是…」
 「………」
 「…你說什麼?大聲一點。」

楓扯開喉嚨大喊…

 「要殺就殺!我再也不想回去那種鬼地方了!!」

一聲傳入耳朵的槍響,一陣從右肩傳來的疼痛…

 「嗯嗯嗯!!」
 「—嗚!」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嘆…隨便他吧…」

一槍、兩槍…一而再,再而三的槍擊,伴隨著凜音的淚水,無情地貫穿楓的身體…

 「………!!」
 「嗚嗯嗯嗯!!!」
 「………」
 「他X的、他X的、你這他X的背叛組織的走狗!!!!!」

凜音的呼喊聲、雯希的咒罵聲、雪的歎息聲…以及楓的無聲吶喊…

 「呼…呼…」
 「…怎麼樣?冷靜了嗎?」
 「…呼嗯,反正這傢伙沒那麼容易死,先把他弄成這樣也比較沒什麼麻煩。」
 「…是嗎…」

我的身上有幾個彈孔?我怎麼數啊!我又看不到我自己的身體。

 「呼嗯嗯!!嗯呼嗯嗯!!」

凜音模糊不清的呼喊聲…在我耳裡,那是一聲聲對我的呼喚。

 「那麼,這女的怎麼處理?」
 「那還用說,當然是殺人滅口囉!」
 「呼嗯!?」
 「……!!」

什…麼?

 「有必要這樣嗎?她還是個小孩耶?」
 「…凡是得知組織的平凡人,都必須殺掉,以免組織的事情外洩。」
 「…那,你打算怎麼辦?」
 「…用這個。」
 「『D–683–A2』彈?你打算讓她死無全屍嗎?」

不會…吧?

『D–683–A』彈,簡稱『DA』彈。當我還待在組織時,組織便開始研發的殺人彈。一旦射入人體,便可讓人在短時間內死無全屍…因為彈頭裡的化學藥劑,在常溫下便已具有讓任何物體瞬間蒸發的效果,所以在製作上是相當困難的…現在已經完成了嗎?而且還是二代的?

 「嗯…嗯…」
 「妳乖乖的,就不會多受罪囉?凜音小媚妹…」
 「嗯…呼嗯…」
 「妳放心,被這種子彈打到只會痛子彈剛進入人體的那一瞬間而已…」
 「嗯嗯呼嗯!!」

凜音恐懼的淚水如河流氾濫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好啦,子彈裝填完畢!接著…」

不知道何時,凜音竟然把塞在嘴巴的布吐了出來。她開始哀號…

 「不要!我不要!救我!哥哥救我!!」
 「妳死心吧!那傢伙現在連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要他救妳?」
 「哥哥!救我!拜託!!哥哥!!」
 「他X的,妳是聽不懂嗎?妳的哥哥沒辦法救妳啦!」

……不允許……

……我不允許……

……我不允許你們殺掉凜音……不允許……我絕對……

………不允許!!!!


 『……要我幫忙嗎?』

!!!!!

 「所以,妳去吧!!」
 「哥~哥!!」
 「!!?」

雯希突然感到一陣惡寒從背後竄起…

 「這…」

那是恐懼…一種讓人無法以言語說明的…極惡的恐懼。

 「怎、怎麼回事?」

『Come from the king in the blackness, quick condescend to come …』

(來自黑暗中的王啊,快降臨…)

『Be resided to the person of Chen's earth, wake up fast …』

(居於陳土裡的人啊,快甦醒…)

 「…這、這是哪一國的語言…?」
 「…古老的…希伯來語…」

『Before impeding me of the person of fatuity …』

(阻擋吾前的愚昧之人啊…)

『Fearing with shudder will be before being condescended to come to …』

(恐懼與戰慄將降臨於前…)

 「這、這究竟是什麼聲音!!」
 「看來…」

『I with Yin Cao the hell make an agreement …with the death sign contract …』

(吾與陰曹地府協定…與死亡簽訂契約…)

 「那、那是…」
 「…楓…」

一陣陣地脈動聲,從楓的身體傳出…右手的鐵鍊,也受到不明力量的牽引,開始在楓的身邊圍繞…

『…Untie to print!』

(…解開封印吧!)

一陣從楓的右手擴散的光線,將整間教堂照的通亮。在場的所有人,全部被這光亮照的睜不開眼…

 「那究竟是甚麼!?」
 「呀啊啊!!」
 「…你果然解放了…楓…」

光亮逐漸消失,所有人都開始揉眼睛,想要讓視力恢復…除了一個人除外。

 「真是…我好久沒看到這個型態的你了呢,楓。」
 「哥…哥?」
 「…呿。」

原本躺在地上,動也不能動的楓,正以全新的樣子站在三人的面前…

銀白而柔順的長髮,端正的五官。一身大膽卻不失去威嚴的純白皮衣套裝…緩緩圍繞在楓身邊的黑色鐵鍊,以及與先前大為不同的身高和四芒星的瞳孔…楓的『魔˙封印解』型態…

 「哥哥…是你嗎?」
 『………』
 「哥哥?」
 『…可能,要請妳再等一下囉…凜音。』

雙重的聲音從楓的嘴裡發出…就像是兩個人同時說出一句話時,配合到完美無暇的合聲…

 「…楓,你這樣隨便解放好嗎?」
 『哼,這不需要你操心!!』
 「是喔…」

一瞬間,雪就像是瞬間移動一般地出現在楓的背後,用腳跟以下壓地方式攻擊楓…

刷!攻擊落空了!!

 「…不虧是『魔˙封印解』後的楓呢,速度真不是蓋的。」
 『…雖然我很不想接受你的稱讚,但我還是心領了…』

當楓與雪正在稍微地閒聊時,雯希插嘴了…

 「我是不知道『魔˙封印解』後的你有什麼能力,但是我有她!!」
 「呀啊!!」

雯希架著凜音,將槍口抵在凜音的太陽穴上…

 「如、如果你還想這女孩活命,就解除那什麼『魔˙封印解』的鬼東西!!」
 「………」
 『………』
 「怎、怎樣?」
 『…你不僅僅是個小人,還是個超沒用的混蛋…』
 「楓你還少說一點,還是個馬屁精呢…」
 『這樣啊…』
 「要、要你管啊?」

正當雯希紅著臉在答話時,楓的身影卻越來越淡…

 『可是,這樣子你還能威脅我嗎?』
 「!!?」

不知何時,楓已經移動到雯希的背後…而且,雯希的手上除了裝有『D–683–A2』彈的手槍外,便沒有其他東西了…

 「…啊。」
 『…你去死吧,雯希。』

然後,楓便將槍口前的刀鋒朝著雯希的脖子砍了下去…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2 15:07

Processed in 0.02026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