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新人格–凜音的故事…【白彈之約】

關於新人格–凜音的故事…【白彈之約】

其實,這個只是把以前的文章拿出來修過之後,在貼上來的文章
但是女主角的部分一直敲不定,直到新人格『凜音』的出現…
現在,請欣賞這個集合了『舊故事、新人格、以及與【黑槍之勢】平行』的嶄新小說…
PS:可能很差就是了…因為是很久以前寫的文章嘛~

-------------------------------------------------
【白彈之約】第一章–平靜的颱風天,被救起的女孩

 『…貝…爾…』
 「………」
 『…貝爾…賽布…』
 「………」
 『貝爾賽布!!!!!!!!!!!!!!!!!』
 「…!!」

我從草席上坐起,定神地往四周觀察。結果…四周一切正常。

 「…呼,原來是夢啊…」

我再度躺了下去,將右手擱在額頭上。卻不經意地瞧見右手上的大型飾品…

…鎖鏈…

我的右手除了有些刀痕外,跟平常人並無不同…只是手背的地方印著奇怪的六芒星圖樣。食指上還有一只紅底白邊的戒指…鎖鏈便是以這只戒指為起點,纏繞於整隻右手。因為拆不下來,所以就擱著…雖然有些不方便,但是還不至於會妨礙到右手的活動。

…我…睡了多久…?

想了一下後,我決定起床。

 「……嗯?」

用乾草編織成的窗簾,正從縫隙中透出暗淡的白光…很顯然的,太陽已經出來了。走到水槽邊,我用雙手舀起水往臉上潑。稍微做了臉部的清潔後,我靜靜的等待…逐漸平靜的水面開始聚焦,將我的身影倒映在我面前。

 「…看來還是一樣…」

沒錯,自從順利逃出家族的掌控後,我的樣子就逐漸在改變…這幾天算是定型了吧?髮色從原先的棕紅,漸漸變成白雲般的純白…連耳朵的上半部也逐漸變尖。就連原先178 cm的身高也縮了水…唯一沒有變的,大概剩我的髮型跟眼睛了吧。

…宛如血液般的紅色雙眼…與如同正午貓眼的暗沉雙瞳。

我穿上了放在門邊的輕便服裝,拉開了草簾,走到家門前做個伸展。

 「…嗯…好!該去搶位置了。」

沒錯,現在最需要去一個地方…『珊礁灣』。

其實,那只是個由許多珊瑚礁所形成的小海灣。但是那裡的漁產相當的豐富,所以很多海女或漁夫都會去那裡找尋可以賣錢的食材。可是,由於那個海灣很小,最多只能夠容納三個人同時在那裡捕魚…所以不早到不行!

 「不過,今天的天氣還真是奇怪…」

沒錯,氣象廣播明明說今天會有颱風登陸…現在怎麼連一點風都沒有呢…?

 「…是因為聽到有颱風要來,所以沒有人來搶…嗎?」

眼前的『珊礁灣』,四周章望了一下,岸邊連個鬼影子也沒有…

 「嗯…算了,還是下去把今天的午餐跟晚餐先處裡好吧!」

噗唰!!

…好美…

…漂亮而纖細的曲線,平滑而毫無斑點的肌膚…微微隆起的胸部好似誘人的陷阱。繚繞著身軀的長髮,柔順的像是逐波搖曳的水草…童稚的面容,讓人不免從心裡感到一陣甜。一個女孩,像是女神一般,躺在跳入海裡的我的面前…

………

屍體!?

 「噗!呼哈!」

我沒有想太多,一把將那女孩抱起,讓她的臉浮出水面。

 「喂,妳沒事吧?喂!」
 「………」
 「…可惡。」

我趕緊將人抱回岸上,脫下自己的上衣蓋在女孩身上,開始進行急救。

 「呼、呼、呼…」

我一下接著一下地按壓著她的胸口…搞什麼啊!為何事我遇到這種事!我這麼想著。

 「…噗咳!」
 「哇!…沒事吧?」
 「咳、咳咳…」

女孩咳了一會兒,呼吸總算平穩了…

 「小妹妹,妳在這做什麼啊?」
 「………?」

…沒有回答。

 「…小妹妹,妳的爸爸媽媽呢?」
 「………」

搖頭,是表示不知道嗎?還是指…

 「小妹妹,妳…喂!」

女孩突然向後倒去,我趕緊拉住她,讓她往我身上趴…

 「…呼…呼…」
 「…這樣也睡的著?她是少了哪顆螺絲嗎?」

低頭,女孩的胸部若隱若現…

 「…還是先送她去村落的醫院吧…希望他有待在醫院裡…」

我將女孩用公主抱法抱起,正準備往村落出發…她胸前的墜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凜音』…是她的名字嗎?算了。」

把視線收回後,我開始拔足狂奔。

接著的一個禮拜,那女孩在醫院的照料下,漸漸地恢復了健康。而我,也不知為何地往來於兩者之間…現在,我正站在病房的門前做深呼吸。我不知道我怎麼了,大概是有點緊張吧…

 「…啊!小楓哥哥!」

拉開門,入口右邊擺了張簡便的病床。躺在病床上的她,把米黃色的長髮綁成了兩條馬尾,淡紅棕色的雙眼直通通地望著剛踏入病房大門的我,開心地笑著。他大概很期待吧?但是…那因為期待而閃閃發亮的臉,令我不盡漏了半拍心跳。看了看,病房內除了她以外,還有他…成賴源,我在村落裡認識的好友。曾經在大都市的醫院擔任主治醫師,後來被流言暗傷,才跑來海邊村落駐足。

 「楓,你今天也很早呢。」
 「是、是啊。」
 「ㄋㄟ~哥哥,我們來玩嘛~來玩嘛來玩嘛~」
 「呃…」
 「好啦,凜音小妹。楓要先跟我討論一下事情…妳可以先自己去旁邊玩嗎?」
 「嗚…」
 「好~哥哥盡量快一點…」

我輕輕地撫摸她柔順的頭髮,她則露出甜甜的微笑,享受著我的輕撫…

 「嘻嘻!」
 「嗯?好嗎?」
 「嗯,快點喔!」
 「好。」

我拉著醫生躲到病房外面,劈頭就問。

 「她的情況…如何?」
 「老實說,她除了我以前也沒看過這種狀況…」
 「…什麼狀況?」
 「從她的生長係數來看,她應該有十四、五歲才對…」
 「???」
 「…可是,她的智力測驗…只有七至八歲的程度。」
 「什…麼?」
 「…而且,她從九歲開始到你救了她之前的記憶,有著將近六年的記憶空白…」
 「怎、怎麼會這樣?」
 「會發生這種狀況的因素有兩個。一個是先天因素,一個是後天因素。」
 「先天?後天?」
 「先天因素,也就是荷爾蒙分泌過早,導致腦部生長異常。而另一個…」
 「…是什麼?」
 「…事故…」
 「事故?」
 「是的…有可能是至親死亡的打擊,也可能是不堪負荷的過去…」
 「那,你覺得她是…」
 「…十之八九…屬於後天因素。」
 「這樣啊…」
 「…除了這些,還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憑我倆的交情,有什麼不能說?」
 「…是嗎?那…」

阿源把臉靠過來,跟我咬耳朵…

 「…什麼!?這樣的話…」
 「…很抱歉,但這是事實…」
 「是嗎…」

當天晚上,我便幫凜音便辦了出院,讓她來我家寄住…夜之半月的光芒,印照著她躺在草席上輕輕地呼吸,享受著安寧的睡臉…

 「………」

我坐在窗邊,思索著阿源告訴我的,關於她的病情…

 『…楓,她除了這些狀況之外,還有恐懼症…』
 『恐懼症?那是什麼?』
 『因為重大的打擊,造成不願意去面對的人事物。只要那東西會讓她聯想到不願意去面對的人事物,便會造成極度恐慌、畏懼…就是恐懼症。』
 『…那,會引發她的恐懼症的是…』
 『…圓月…或是任何跟圓月有關的人事物…』
 『什麼!?這樣的話,那會讓她聯想到圓月的東西不就很多了嗎?』
 『…很抱歉,但這是事實…』
 『是嗎…』

我咬了咬牙,把視線轉向放在房子一角的一只箱子。那只箱子,是由鋼所製成的…是市場上很常見的類型。唯有不同的是,箱子的蓋子上印著跟我右手背上相同的六芒星圖樣…還有一個聲納鎖。

 「…希望我這輩子…不會再用到你們了…『White』、『Silver』…」
 「…哥哥…」
 「嚇!!」

我趕緊跑到床邊,看著她…安穩的睡臉。

 「…夢話…嗎?」

我輕微地笑了出來。

 「是啊,現在不是說喪氣話的時候…」

抬起頭,仰望夜空中的半月,我想起了以前我給自己定下的協定…

…那就是,『絕對不可以讓我最珍惜的人流出悲傷的眼淚』…

---------------------------------
還請各位大大多指教囉~

TOP

嗯.....
再進入一點就可以看出個所以然來了
而且看的到黑槍的影子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一個要跟SKY大之黑槍較勁的對手出現了....

海報:世紀末小說大激賞!萬眾矚目,雙樹與SKY的霸主爭奪戰!
斗和(人形):來喔來喔~門票一張五百~(敲桌
俺:....妳是打算幹嘛啊....
斗和:買菸。
橘花:買菸?(汗
斗和:買菸。
俺:..............我要一張......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這個嘛....
我站中間看就好了....
Sky:ゴウスケ你別想了,你也是作者之一…
リュスケ:啊…學長你幹麻洩我底啊…
我只有負責感人故事片段的故事構想與提議而已喔!
其餘的還是他喔!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7-21 08:35 發表
嗯.....
再進入一點就可以看出個所以然來了
而且看的到黑槍的影子
很明顯厚?順便說一下,以自己的能力脫離『猶大』的,除了故事的主角「楓」以及配角「阿源」,還有一個人
那人便是協助「楓」脫離『猶大』的關鍵人之一。只是他的個性有點抄襲到某部漫畫就是了…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7-21 18:37 發表
這個嘛....
我站中間看就好了....
Sky:ゴウスケ你別想了,你也是作者之一…
リュスケ:啊…學長你幹麻洩我底啊…
我只有負責感人故事片段的故事構想與提議而已喔!
其餘的還是他喔! ...
難怪我覺得黑槍的文章有點小小的兩極化…
終於發現問題在哪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7-22 04:05 編輯 ]

TOP

【白彈之約】第二章–最危險的發作,血性之暴走!

自從凜音寄住於我家至今,已經過了一個禮拜。對於挑選衣物實在不行的我,在阿源的大力協助下,收到了村民們送來的…兩箱男女分開,裝有舊衣衫的紙箱。凜音一看到紙箱裡有件可愛的舊洋裝,馬上拿著洋裝衝入屋內穿上…很適合她。

正好,今天要去村子買點日常用品,就讓凜音跟著吧…大概是因為第一次跟我一起去市場吧?凜音一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開心的很。

 「哥哥~快點來啦~」

凜音穿著別人送來的舊洋裝,一臉高興的樣子,輕快的跑在海岸邊的沙地上。

 「跑那麼快,小心跌倒喔!」
 「才不會呢~呀!」
 「唉呀,真是的…」

我露出了苦笑…凜音似乎是突然被鑲在沙子裡的大貝殼絆到了腳,啪~地撲倒在沙地上。

 「…嗚…好痛…」
 「凜音,有沒有哪裡痛痛啊?」
 「…這裡…好痛喔…」

凜音指著被沙子刮破皮的膝蓋,一臉好像快哭出來似的…

 「好,哥哥看看…喔~痛痛厚?好…痛痛~痛痛~飛走囉~痛痛~痛痛~…」

凜音看著我一次又一次地以誇張的方式表演著,不盡破涕為笑。

 「呵哈哈…」
 「如何?還會痛痛嗎?」
 「嗯,不會痛了~」
 「乖~那,我們繼續走吧。」
 「好~」

凜音站起來拍掉洋裝上的沙子,便走到我身旁來…我則伸出左手輕撫著她的頭。

 「這次不要再跑那麼快囉!」
 「嗯!凜音這次會跟哥哥走在一起的!」

凜音趁著我沒有防備時…二話不說,便一把緊緊地抱住我…

 「嗯…哥哥的身體…好溫暖喔…」
 「凜…凜音,抱太緊了啦!」

胸部!胸部啦~~

 「嗚…可是凜音覺得這樣很好啊~」
 「…隨、隨便妳了…」
 「嘻嘻!」

凜音開心地微笑著。到了市集入口,凜音發出了輕微的讚嘆聲…

 「哇…好多人喔~」
 「是啊…因為今天是大拍賣日呀。」
 「大拍賣日?」
 「這是村落每個月都會舉辦的活動…只要是商品,今日售價都會比平常低。」
 「哇~哥哥,我們還等什麼?快點快點!」
 「好好好…喂,別拉我啦!」

就這樣,我跟凜音在市場裡這看看、那瞧瞧,不僅僅買了日常用品,還買了不少保存用的乾糧…就在我們逛到一半的時候,凜音在一家商店前停下了腳步…

 「…凜音?怎麼啦?」
 「哥哥,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

眼前的店家,是一間販售近身武防器的專賣店…商店外還貼有『本店不販售危險武防器給未滿18歲之孩童與青少年』的字樣。

 「…凜音,妳怎麼會想看這個?」
 「嗯…我不知道!」

對凜音問這種問題,她的回答該說是在我的預料中的了…

 「…好嘛~哥哥,拜託你~」
 「…嘆,看看倒是無所謂…」
 「呀~我就知道哥哥對我最好了~」

…這樣好嗎?總覺得好像哪裡有怪怪的…

 「歡迎光臨!!Yaeh~!」

一名長相、裝扮都宛如惡魔的男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呀啊啊!有惡魔啊!!」
 「小姐!你說誰是惡魔啊?Yaeh~!」

男子亮出了火箭筒,對著我們扣下板機。

 「呀啊啊啊啊啊!!!!」

就在砲彈彈出的那個瞬間…彩帶與紙片從砲彈中炸開!

 「啊…」
 「喂!阿守,你玩的太過頭囉!」
 「嘻~嘻嘻嘻嘻,就是這樣好玩啊!」
 「…你這個笨蛋!!」

我揮出了交纏著鎖鍊的右手,那個被我稱作『阿守』的男子卻輕鬆的閃過了。

 「…呿!你還是跟我剛認識你時一樣,那麼會閃。」
 「你也一樣啊,楓。」
 「哥…哥哥…他是…」
 「喔,他叫『瀧守』,是哥哥以前的隊友,是個超神準的神槍手。」
 「你好~小妹。」
 「你、你好…」
 「乖,這是剛剛嚇到你的賠罪品。」
 「咦…?」

阿守交到凜音手中的,是一把米黃色的短刃劍。

 「…為什麼…」
 「因為這把劍的配色不好,所以沒有人買。」
 「喂喂喂,阿守。你把我妹當做什麼啊?」
 「…剛好這把劍的顏色,跟你妹的髮色相同,所以我才想送她呀!」
 「啊…這樣啊…」

凜音望著手上的米黃色短刃劍,似乎在想什麼事…

 「…凜音,怎麼了?」
 「…啊,沒、沒有什麼…」
 「…是嗎?要記得說謝謝喔!」
 「嗯!謝謝阿守哥哥~」
 「Yaeh~!」
 「那…阿守,我們先走囉。」
 「嘻~嘻嘻嘻嘻。」

或許,這樣快樂的日子可以持續很久…但是,事情的發展永遠與理想相違背。還有…這逐漸擴大的不安,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天傍晚,察覺到今晚是圓月之夜的我,早早便關了門窗…還特別叮鈴凜音,千萬不可以跑去外面…

 「…為什麼不行?」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沒有為什麼!」
 「…好啦…」

凜音沮喪地窩到了床上,而我則是靠在門邊的牆壁上打盹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凜音小聲地呼喚…

 「…哥…哥哥…」
 「…怎麼啦?」
 「…凜音…凜音想上廁所…」
 「喔…那妳去吧。」
 「嗯…」

…等等,我剛剛…

 「凜音!等等!」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咿…咿啊啊啊啊啊~~…」
 「…糟了。」

恐懼症…發作了!

 「凜音!!」

我一個箭步衝向凜音,打算強制壓抑凜音的恐懼症暴走。可是…

 「嘰呀啊啊!」
 「…什麼!?」

凜音以單腳轉身,並抽出阿守送給她的米黃色短刃劍,朝著我伸出的手揮來。在我們擦身而過之後…

 「…嘻。」
 「咕呃!」

我的雙手瞬間濺出無數的血花…

 「…嘻…嘻嘻…」
 「…凜音,妳究竟是…」

這已經不是恐懼症才會有的症狀了,這是…

 「…『血性之暴走』…」
 「…嘻…嘻嘻…嘻呀~哈哈哈!!」

凜音對著我衝來,我只能繼續以雙手抵檔…

『血性之暴走』…暴走者會陷入深沉的殺意中。唯二能讓暴走者冷靜下來的方法,其一是給予能讓暴走者冷靜的物質。其一是…讓暴走者殺到夠為止。

 「…對現在的我來說,只有一條路了吧…」

沒錯,我連讓凜音冷靜下來的物質是什麼都不知道,哪可能選擇第一條路呢?

 「…抓到你囉。」
 「!!!」

噗嗤!一聲從身體裡傳來的聲響讓我頓了一下。低頭一看,米黃色短刃劍的劍尖從我的心臟的位置突了出來…

 「咦…?」
 「…嘻。」

凜音突然將短劍向後抽出…劇烈的疼痛從短劍造成的傷口如電流般流竄至全身,傷口還濺出了大量的鮮血!!

 「咕呃…呃啊啊……」

流失大量血液,而倒在地上的我,已經沒有體力再做任何的反抗了…就這樣子任由凜音拿著短劍在我身上,切、割、戳刺…

 「…去死!去死!!去死!!!」

一刀、兩刀…我身上的劍孔隨著凜音手上的短劍一下下的戳抽而變多…而我的意識,也隨著血液的流失而一點一滴的消逝。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咦?奇怪,我怎麼…」

大概是殺意消耗殆盡了,凜音回復了意識。但是,我已經…

 「…哥…哥?」

抱歉,凜音…我已經沒辦法做出安慰妳的動作了…

 「…不是…吧…哥哥…你…你不要嚇我…」

這是事實…凜音。妳在不去求救的話,我…

就在我的意識完全消逝前,一聲直達天際的尖叫聲響徹雲霄…然後,我的意識便消散於黑暗之中…

-----------------------------------------------------------------------------
好啦,該貼的都貼了。
下章預告:
  遭受凜音的血性暴走而受到重傷的楓將會死亡?還是存活?
敬請期待~

TOP

感想是一開始的閃光.....
讓我內心深處某個塵封已久的開關又快啟動了....
再來是劇情....
這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天曉得.....
不過短劍刺人俺到是滿有興趣的....
斗和:不就是你正在做的事嗎....
調戲橘花的路人甲:.............(死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嗯...看到疑似黑槍的影子了(笑
斗和:你鬼隱真久...
六華:沒辦法 我很忙...尤其是這段時間 工作特別多
繼續鬼隱.......

TOP

說實話,白彈第二章我有抄襲到黑槍的紅色赤月那篇
只是,橘花可以保有自我意識但抗拒不了殺意
而凜音則是完全被殺意所掩埋...

TOP

看的出來阿...(笑
切 割 戳刺...很有趣的樣子...不過這樣總覺得缺少了什麼...
斗和:...你是變態嗎...(汗
六華:不是...(冒青筋

TOP

嘻~嘻嘻嘻嘻~!!

TOP

下一篇 ,我要(伸手
轟!!!

「喂!阿守,你玩的太過頭囉!」
「嘻~嘻嘻嘻嘻,就是這樣好玩啊!」
蒼:嗚~

TOP

笑什麼阿 呆瓜雙樹(飛踢(還是該說是飛鞋...
想繼續鬥嗎...
橘花:可是...六華哥哥 你的魔劍不是被狼姐(就是璃夢啦)沒收了嗎...
六華:至少我的利牙沒被折斷...
橘花:對喔 那麼~早點睡喔 六華哥哥(燦笑

TOP

嘻~嘻嘻嘻嘻!你鬥的過我嗎?
(從口袋拿出「威脅手冊」…)

TOP

威脅手冊阿.........無用...
橘花:耶~裡面到底寫什麼阿~(好奇
斗和:...(汗
橘花:雙樹哥哥借我~借我~(撒嬌樣+蹭
六華:被雙樹家的橘花看到會發生什麼事呢...(汗
斗和:先閃...(溜

TOP

"威脅手冊 1個 使用"

『Kikka』
腹黑Level up!
瞬殺Skill unlock!
利誘Pretage system online!
威脅の藝術 習得。
可以使用電鋸威脅攻擊。
附帶恐懼、詛咒、害怕、驚慌、攻擊封印等不良狀態。

橘花:可以試試看嗎?(羞
俺:嗯?可以啊。
橘花:謝謝六界哥~橘花會很快,一點都不會痛的~~(燦笑
俺:咦!?(電鋸架喉

以下略...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安心上路(揮手
橘花:那我也拿斗和來試試看好了(羞
斗和:小公主!!刀下留貓阿~~!!!!(逃
六華:一場鬧劇...(茶

TOP

算了...我不想管了...

TOP

【白彈之約】第三章–現實、綁架、謎樣的邀請函

好渇…我因為口渴而打算坐起,劇烈疼痛便在那瞬間像是電流般流竄在身體裡。讓我在一瞬間清醒…

 「痛痛痛…」
 「喔?楓,你醒啦?」
 「咦…阿源…」
 「嗯,看來是沒什麼問題了。」

阿源說完便敲了一下我的胸口。

 「痛!…這裡是…」
 「嗯?這裡是診所啊?」

…沒錯,這裡是阿源在村落裡開的診所。我怎麼…

一瞬間,我的腦子回想起凜音暴走那時…

 「對了!阿源,凜音呢?」
 「喔,在這邊。」

順著阿源的視線看去…趴在病床邊的上半身被米黃色的頭髮蓋住,從髮絲的縫隙間看到的,是凜音在暴走前的那天早上穿的洋裝。隨著平穩緩慢的呼吸而起伏的身軀…很顯然的,她正在睡覺。

 「………」

我看著她,想著那天晚上的…她的表情。我總覺得,好似在哪裡見過…

 「…她啊,可是不眠不休的連續照顧了你三天。」
 「三天!?我昏睡了那麼久嗎?」

我的天啊,三天…

 「是啊…這三天時間,她可是一直守在床邊呼喚著你的名字喔。楓…」
 「………」

凜音…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不過,這好像是我第二次看你昏睡那麼久…」
 「…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沒事就別提了吧。」
 「說的也是…」

是啊…那些過去的日子,根本就不是人過的…

 「話說回來,你是如何受到這麼嚴重地傷,我大概有個底了…」
 「………」
 「…那個,大概剩下幾次?」
 「嗯…我逃離的前天有做過檢查,醫師說我最多再用個…三次吧?」
 「…咦!三次!?」
 「…嗯…」
 「那你怎麼不請醫師再幫你動一次手術呢?」
 「…因為,動了手術後,組織對於我的約束力便會回朔到最大值…」
 「…說的也是…」
 「所以啦,我才會就這麼跑出來囉。」
 「………」
 「…怎了嗎?」
 「…嘆,你啊…就是這樣才會讓人替你擔心…」
 「要、要你管!」

一般的閒聊後,我稍稍感到體力有些不支。正好阿源要去忙了,他要我多注意自己的身體,便離開了病房。

 「………」

再度失去意識之前,我伸手摸了摸凜音的頭髮…

 「辛苦妳了…凜音…還有,謝謝妳…」

不知道是單純的翻身還是聽到我的聲音才轉過來的臉,眼角還殘留著淚水。

 「…哥哥…」
 「!?」
 「…對不…起…」
 「…說夢話?」
 「…不要…離開我…」
 「………」

我…在凜音的心中,是那麼地重要嗎?還是…不,這根本不是問題。就算不是,我也要守護凜音的笑容…不管要用什麼方法!我用力的抓著我的右手臂,如此地想著。

 「…但是,現在不管再怎麼想也沒用吧…還是先睡覺好了。」

三、二…

 「嘶~呼…」
 「呼…呼…」

後來,我跟凜音兩個人的輕微打呼聲就像是交響樂一般地交織在一起,完美的程度,連後來來查房的護士小姐也感到不可思議…這是我聽阿源說的。後來,當我平安出院後,換成凜音因為過度疲勞而倒下…說真的,快嚇死我了。

好在,凜音的病情並不嚴重…在我無微不至的照顧下,沒兩天就好了。

 「哥哥,我們今天要去哪裡啊?」
 「嗯…要去海邊抓魚回來,順便找點蚌殼拿去換錢。」
 「錢?哥哥,什麼是錢啊?」
 「………」
 「哥哥~告訴凜音嘛~」
 「好好好…所謂的錢啊,就是…」

當我聽到凜音的這個問題時,我差點昏倒。她居然連錢是什麼都不知道?後來我仔細地想想,她會不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

 「…哥哥,那我想買新衣服的話,就是要用這張紙嗎?」

凜音拿著我剛剛從口袋裡拿出來的百元紙鈔,在手上把玩著。

 「是啊…小心一點,不要弄丟囉!」
 「嗯!凜音會很小心的…啊。」

不知道是用力過度還是怎麼著,凜音手上的紙鈔從正中間…

 「哇啊啊!凜音!!」
 「呀!!」

突然被我大叫一聲嚇到的凜音,反射性地把兩手蓋住耳朵…

 「啊…」
 「咦?這張紙怎麼那麼脆弱啊?」

眼看著百元紙鈔在我的眼前因凜音的無心之過而被分成兩半…好痛,真的好痛。

 「…哥哥?你怎麼了?」
 「…沒、沒事…哥哥沒事…」
 「那,我們快點走吧!」
 「…好…好…」

凜音抱著我的左手拖著我前進。凜音啊…你知道哥哥的心在滴血嗎?

過沒多久,凜音拖著有些失魂落魄的我來到了『珊礁灣』。凜音一看到海灣裡清澈的海水,也不想想我就在旁邊,刷~的便把洋裝、襯衣、以及內褲給…然後噗咚地一聲,跳進海灣裡。

 「噗哈!好涼喔~哥哥!快一點下來嘛~」
 「不了…凜音先自己玩喔!哥哥要先把等等要拿去換錢的海產收集一下。」
 「喔…好啦…」
 「嘻,等哥哥收集好就來陪凜音,好不好?」
 「真的嗎?」

凜音亮著一張臉,眼巴巴地看著我。

 「嗯,是真的。」
 「哇~凜音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呵呵…不要跑太遠喔!」
 「好~!」

看著凜音游到離海岸邊不遠的地方淺入海裡後,我也跟著脫了衣服躍進海裡。

 (喔喔!今天的海產不是普通的多耶~看來可以換成不少錢。)

我一邊將海底的海產一一打撈,放進我擺在岸邊的竹簍裡。

 (哇~好漂亮喔~)

潛游在海中的凜音,望著美麗的海底風景。這時,有著什麼東西輕輕地啄著凜音的身體…

 (呵咳!嗚~)

凜音在那一瞬間喝到了幾口水,被嗆到了。她趕緊往海面游去…

 「咳!咳咳!什…咳麼東…咳西啊。咳咳!」

咳了一陣子,凜音又潛了下去。很意外的,輕啄她的犯人並沒有溜走…

 (啊~魚魚!好多喔~)

一群不知道名稱的漂亮海魚圍繞著凜音…身至於其中的凜音,就好像是被魚給擁護的人魚公主一樣。

 (魚魚~魚魚~)

跟魚群玩的很開心的凜音,並沒有發覺自己已經漸漸地遠離了海岸…

 (魚魚~啊…跑掉了…)

魚群突然地散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嚇到了一般。

 (嗚…氧氣…)

感到氧氣不夠的凜音,擺動著手腳想像著海面游去…突然!!

 (嗯?什麼東西?)

凜音感覺到好像有黏呼呼的什麼東西拉住了她的右腳踝,低頭一看…

 (呀啊啊~這是什麼!?好噁心!好噁心!!)

纏住凜音的右腳的,是一隻墨綠色的觸手。凜音嚇到用力地擺動剩餘的四肢,想往海面游去。但是,觸手的力量遠遠超過凜音的想像…凜音越被拉入海哩,觸手便延著凜音的右腳踝往上纏黏。接著,左腳、左手也被另外兩隻多出來的觸手給纏黏上了。僅剩下一隻右手可活動的凜音,在這時…沒氣了。

 (噗咳!嗚…)

就像是感應到獵物沒辦法抵抗了一樣,觸手以相當快的速度把凜音的四隻給纏住,往更深的海中拉去…

 (……哥哥……)

然後,凜音便消失在深海的黑暗中…

這時,收集完海產的楓,正沿著海岸尋找著凜音…

 「凜音~妳在哪裡啊~」

一點也沒發覺凜音出了意外的楓,左手提著竹簍,右手拿著凜音的衣服,沿著海岸,一聲聲地呼喚著凜音的名字…

 「奇怪…我應該有說過要她別跑太遠的啊…她該不會是光著身子跑回去啦?」

想到了這個可能性的楓,用盡全力地往家裡衝去…

 「凜音?妳回來了嗎?」

空無一人的屋子,讓楓開始感到不安…

 「她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啊…」

正當楓這麼想著的時候,一把不知名的刀狀物穿過擋住窗戶的草簾,朝著楓的腦門飛去。

 「!?」

咚!輕鬆閃過攻擊的楓,定眼看著插入木板的刀狀物…

 「這是!!!」

凜音的米黃色短刃劍!劍柄的地方還綁有張字條!!

 「什麼東西啊這…」

楓伸手解下綁在劍柄的字條,突然從字條裡飄出一張紙…

 「…相片?這…!」

相片上的畫面,讓楓的神經瞬間斷了不少。因為,那是僅僅只有重點部位被白布遮掩,而四肢則被繩子固定在紅色十字架上的…凜音。楓趕緊打開手中的字條…

 「…可惡。」

看完字條的楓,拿起放在房子一角的箱子,飛也似地跑了出去…被楓丟棄在地上的字條,上面這麼寫著…

「給 親愛的月夜楓
  月夜楓…或著我應該稱呼你貝爾賽布?那都不重要,因為我終於找到你了…
  說真的,我沒想到會在這找到你…一想起以前的種種,就讓我感到疑心寒…
  槍技,你打敗的處於上位的我…近戰,你也壓制了我的攻勢,並給予反擊…
  就連召喚儀式,你也比我先召喚出『祂』,並跟『祂』簽訂了合作契約!!!
  為什麼樣樣都比我差的你能夠一次次地超越我這個天才?我真的搞不懂…
  但是,這些也都還無所謂。我最無法原諒的是!你居然擅自逃離組織?蛤?
  說實話,你一次次地打敗被稱為天才的我,你留在組織裡我還可以感到欣慰。
  結果勒?現在,我決定給予你天罰!你應該知道照片中的人是誰吧?他應該
  是你很重要的人吧?所以我決定將她…嘿嘿嘿…你猜的到我想做什麼嗎?
  我想你大概猜不到,哈哈哈!怎樣?想救她嗎?想救她的話,就來找我吧!
  來迷惑森林的廢棄教堂找我吧!我在這等待你的來臨…哈哈哈哈~    

                 即將給予你天罰的  天才
                              雯希  」

 「…凜音…妳等著,我馬上就去救妳!!」

雯希,你有一點說錯了…即將接受天罰的,不是我…而是妳!!

-------------------------------------------------------------------------------------------------------------------------
下章預告:
在教堂的激烈對戰,一邊是為了報復,一邊是為了守護。
究竟在激烈的對戰後,故事情節又會出現甚麼變數呢?
(作者的話:其實,我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只是在故事連結時,會有點小麻煩就是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7-30 10:05 編輯 ]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8-16 06:35

Processed in 0.022020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