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但願如此...

TOP

引用:
原帖由 冥華ldksos05 於 2009-9-3 21:38 發表
我想死...
冥華,發生甚麼事了?

TOP

是喔....

TOP

中間良根旺的對決跟最後那句話改最多...
SKY不會生氣八?
-------------------------------------------------------------------------
【黑槍之誓】三十四章 - 七夕與願望短籤

夜晚的清風拂過,那掛在竹枝上的書籤隨風舞動著,一對水靈靈的眼珠看著它在風中舞動著,臉上掛著甜甜的微笑。

 「哥哥,你的願望許好了嗎?」
 「不…還沒有…」
 「真是的…難道哥哥你連夢想也沒有了嗎?」

嘟著嘴對著我嘮叨的橘花,一邊享受著夜晚吹拂過她臉旁的微風,一邊用手指輕輕撥動著掛在竹枝上的書籤。

 「…確實如此,現在我真的沒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的了。」
 「嗚…真無趣…」
 「這樣不好嗎?至少我現在過的很滿足…滿足到沒有想要的事物。對吧?」
 「這麼說也對啦…」
 「所以還是先去廟會吧,不然等到我想到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那好吧!哥哥先等我一下喔。」

快步跑回屋子裡的橘花,跑回了她的房間裡,且關上了房門。

 (還要換衣服啊…)

感受著迎面吹來的微風,從樹林裡傳來樹葉的沙沙聲,這平淡的夜晚還能持續多久呢?面對「它們」的動作,我已經不能再悶不吭聲了…但是若是行動的話,便會失去現在的這段時光…

 (這是個抉擇啊…)

但是對手是擁有組織性的,若只有我一個人面對它們的話…

 (有勇無謀啊…)

難道我只能一個人在這裡頭痛嗎?我現在需要的果然是幫手…不,現在還不用考慮到那裡…

 「頭痛啊…」
 「…哥哥,你一個人在那裡興奮什麼?」
 「…我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興奮嗎?明明看起來像鬱悶吧…」
 「那麼你在鬱悶什麼呢?」

穿著玄黑色浴衣,手上拿著個與衣服相稱的索袋,疑惑的看著我的臉。

 「這個…沒、沒什麼啦…」
 「又來了…哥哥總是有很多事瞞著我…」
 「不…那個是…」
 「現在先不管那些吧!我們趕快出發吧!」

橘花拉著我的手,我感受到她那纖細的小手傳來的溫暖…果真現在還不用去想這麼多,我還是好好的把握現在的時光吧!

 「喂~!你們兩個,遲到了喔!」

望站在通往神社的階梯上,對著我們大力揮手著。

 「抱歉了,稍微晚了一點。」
 「這叫稍微啊?我可是在這等了十分多鐘呢。」
 「所以呢?」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這是你對待你好友的態度嗎?」
 「你想表達什麼?」

望聽到後臉都氣紅了,在一旁的小柯急忙出來替他澆息怒火。

 「好了啦R,你鬧他也鬧夠了吧。」
 「差不多而已呀?」
 「真是的,跟以前的你比起來,現在的你真的是…」
 「怎樣啊?」
 「不僅連嘴都變毒了,連行為也直接了許多。」
 「是嗎?從以前不就是這樣了。」

只見望與小柯兩個人掩著臉,在那裡竊笑著。

 「………總感覺很不是滋味。」
 「你不是不會在意的嗎?」
 「別讓我生氣喔…」

此時橘花攬著我的手,並拉著我走向那廟會的小販前。

 「好了啦,我們吃點東西吧!」
 「那妳想吃些什麼?」
 「這個嘛……」

左右盼顧著炒麵與棉花糖的兩間店,她露出猶豫的表情,看來她正在心中下不定抉擇中。

 「那個…」
 「等、等一下,我快決定好了。」

看著她現在這焦慮的模樣,一下轉向左邊、一下轉向右邊,她那猶豫不決而顯得焦慮的表情,看起來有那麼點可愛。

 「老闆,我要一份炒麵。」

她轉過頭來看著我,臉上還帶著驚訝的表情。

 「那、那個…」
 「還有棉花糖的老闆,也給我一份棉花糖。」

一手將錢遞給了老闆,一手拿著熱騰騰的炒麵,還有那現做好還蓬蓬的棉花糖。

 「吃吧。」
 「可…可是…」
 「別可是了,既然兩個都想吃的話,兩個都買不就行了?」
 「喂~阿良啊~可別把我們的小公主養成白白胖胖的囉!」
 「望…你這傢伙還真不是普通的囉唆啊…」
 「喔?口氣還真不小啊…要不然我們來比一場如何?」
 「嗯?說說看,你想比什麼啊?」

望四處張望著,他指了指一個攤販,那個是…

 「就用你最擅長的『射擊』來決一勝負如何?」
 「喔?竟然敢挑戰我的專長?看來你應該有心理準備了。」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我們兩個走到了攤位前,各向老闆買了一局。

 「怎麼比?」
 「十發子彈,比數量與大小,OK?」
 「OK,我接受。」
 「輸了的話…今天整天的花費就交給你囉。」
 「小意思,那麼就…」
 「開始!」

我先發制人的向那最大的娃娃射擊,但我似乎使用Black太習慣了,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內發覺到軟木塞與空氣的衝擊力道不足這件事,目標只有輕輕的晃個幾下便停住了。相較之下,望憑藉著他的邏輯與推算,輕鬆的取下了數個中型的目標,轉眼間他的子彈只剩下不到五發了。

 「難怪會想跟我比這個,你已經算計好了對吧!」
 「比賽比的不只是實力,腦袋的運用也是很重要的!」

為了追上我所落後的,我快速的朝著小目標攻擊,但不僅如此,利用擊中後所剩下來的餘力,再適時的從後面補上一槍,進而增加子彈的速度與力道,並擊落一般用子彈打不下來的物品。

 「不錯嘛,利用命中後的軟木塞加上精確的瞄準能力,進而讓原本快掉落下來的軟木塞成為了增加火力的媒介。」

 「這就是我用來對付你計算能力的武器,畢竟實力還是佔的上優勢的!」
 「可不見得喔!」

什麼!沒想到望也模仿我利用發射出去的餘彈進行彈射,進而讓小目標的獎品掉落,而且他還精準的瞄準了當做餘彈的軟木塞,讓它多次的彈躍,轉眼間我們兩個只剩下一發子彈了。

 「喝啊!」

望最後的子彈與餘彈一起命中了那隻最大的娃娃,娃娃本體的晃動比起我單發子彈來晃動的更大了,但還是不夠…

 (就是現在!)
 「看我的!」

我也射出了最後的一發子彈,彈射著最後的餘彈一起命中了那隻娃娃的身上,而娃娃也應聲倒地。

 「若是一發、兩發都不行的話,四發總夠了吧?」
 「…你這傢伙,你一開始便是如此算盤的對吧?」

最後的總合計,雖然望的數量遠遠超過我,但所擊落的體型是由我佔優勢,而最後的那隻娃娃因為是我最後射擊到的,所以是算在我的身上。

 「哎呀…讓你贏啦。」
 「你這傢伙一開始就打算這樣沒錯吧?」
 「什麼~?我不知道喔~」

那充滿稚氣的笑容,果然這傢伙永遠都長不大啊…

 「好了,那個娃娃還不趕快送給小公主?」
 「好好,我知道了。」

雙手抱著那娃娃,走到了橘花的面前,但娃娃的體型顯得有點太大了,橘花拿著它連路都走不好。

 「哎呀呀…沒想到會這樣啊…」
 「不、沒關係的,這是哥哥的一片心意啊。」

我摸摸她的頭,用另一手把那個娃娃抱起來。

 「我先拿著吧,不然妳行動也不方便。」
 「嗯,謝謝哥…」
 「小橘花~!」

討人厭的聲音從附近傳來了,是那傢伙…他怎麼像個跟屁蟲一樣啊…

 「妳也來逛廟會嗎?跟我一起逛好不好?妳想要什麼我都買給妳!」
 「這個嘛…」

橘花看著我,臉上有著猶豫的表情…不是吧…

 「那麼我想要…」
 「嗯,妳想要什麼儘管開口!」
 「那我要哥哥。」

兩隻手緊緊的攬住我的手臂,笑著對那店長說道。

 「怎、怎麼會…」
 「橘、橘花…妳害他掉到地獄囉…」
 「我說的是實話喔,所以我們走吧!」

那纖細的小手拉著我快步的離去,只留下了一個快變成灰的人在那原地…

 「今天玩的怎麼樣?」
 「嗯!很開心喔!」
 「只是…望那傢伙竟然把所有的獎品全都丟到我身上,害我耗了一番功夫才全部帶回來。」
 「那…哥哥你想到了嗎?」
 「想到什麼?」
 「願望啊。」
 「那個喔…還沒有。」
 「真是的…不管你了啦!」

橘花氣沖沖的往二樓奔去,在進房門前不忘轉過身來對我說…

 「晚安了,哥哥。」

走到了陽台,我出放在口袋裡的短籤,其實上面我已經寫好了我的願望,只是…

 「這種願望有跟沒有一樣,況且我怎麼好意思說啊…」

站著感受那迎面而來帶著青草味的晚風,然後我將我的短籤掛在比較高且不容易看到的地方。

 「…好了。」

此時我感覺到腳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亂竄的感覺,低頭一看,原來是斗和那隻黑貓啊。

 「怎麼啦?怎麼沒跟你的主人一起回房間裡去?」
 「喵~」
 「我聽不懂啊…」

我將牠抱起來,輕輕的撫摸牠的背部,牠像是在享受著一樣用頭一直磨蹭我的手。

 「對了…你看到了吧?」
 「喵?」
 「不要告訴你的小主人喔,我短籤上寫的願望。」

是啊,不要告訴她喔…我的願望,只是我個人單方面的渴望…『我希望能永遠跟橘花保持著這樣平淡無奇、卻擁有小小幸福的生活…』

TOP

冥華,高興了嗎?

TOP

引用:
原帖由 冥華ldksos05 於 2009-9-12 11:31 發表

啊!
被發現了
啥!?
真的嗎!?

TOP

沒有新文...
好閒...

TOP

嗚...
去玩勇者好了...

TOP

【黑槍之誓】三十五章 顫慄與衝突,絕望與希望

飄落於手中的楓葉,就像是咳出的鮮血般,潤飾著手心,而季節轉眼間變換成了帶著涼涼秋意的初秋了。

平淡的日子至今已經過了兩年左右了,而我也適應了這樣的和平,在得知它們有了行動後,我一時間感到驚愕…接著感到悲傷…為什麼這樣簡簡單單的生活不能夠持續下去…直到永遠呢…?

 「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喔…」

目送著她慢慢的離開家門,我的心中像是塞進了如巨石般的空虛…

 「為什麼…到現在了我卻不能離開這份關係…」

因為,它們的目標竟然是我們…

 「有人出事了…」

望臉色凝重的對著我說道,並將一把特殊制式的小槍與子彈交到我的手中。

 「這個是…?」
 「現場留下的東西。」

這把小槍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是Angel Level B以上的人才能使用的特殊槍械。

 「槍械的原主人呢?」
 「已經死了…」

一股寒意從背椎直衝到腦後,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顫慄。

 「但最危險的是這發子彈…」

仔細看了一下這子彈的彈頭處,是空心的…

 「這顆子彈內部放入了一個特殊的機器,還有不知名的液體。」
 「那個人的死因是什麼?」
 「是『崩壞』而死的…」
 「不…不可能啊…」
 「沒錯,沒有特殊的晶片進行驅動,身體崩壞除非是器官衰弱或身體組織壞死,不然一定是人為的…」
 「所以這子彈…」
 「沒錯…裡面放著量產型的『Angel Hearts』以及瞬間增強體能的濃縮營養劑『Demon Blood』。」
 「這樣…在短時間內造成細胞的再生與破壞,以及晶片的驅動的話,這樣一定會死的…就算是我也承受不了…」
 「而且,死者之間的關連性也找到了。」
 「是什麼?」
 「一是身體組織特別的強大,例如高密度的筋肉組織或者是骨頭密度等等的。」
 「還有嗎?還有什麼是他們之間相關的。」
 「其中大多物的人和我們一樣…是孤兒…」

這種不顧及道德原理與人權觀點的行為,黑教會儼然墮落成了地獄深處的宮廷一般,對著無抵抗力的人們出手著。

 「那麼,你知道它們的動機嗎…?」
 「依照子彈的內容物與它們的行動來分析的話,不難推測出他們想的事是什麼。」
 「嗯…增加可以使用的棋子是吧…」
 「像我們這種聽話又有一定能力的人得來不易,若是不能在最快的時間內取得所需的人手話,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直接洗腦了吧…」
 「但是晶片呢?我不記得AngelHearts有可以操縱人心的…」
 「是有的…只是我在裡面加了道密碼罷了…」
 「你當初為什麼要做這一種程序?這對你…」
 「你以為我願意嗎?我這是沒辦法的!誰叫我們是替組織工作!」

望激動的對著我吼著,此時的我終於冷靜下來了…是我沒有顧及到他的感受…因為這晶片也用在,身為摯友的我身上…

 「抱…抱歉…」
 「別說了…總之,你自己小心一點吧…既然他們可以操縱意識了,那就代表它們若是找到了你,也能輕鬆的讓你降服了…」
 「若是…這只是假設,若是我真的被控制了,我有兩件事要請你幫忙…」
 「………」
 「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的照顧橘花…」
 「還有一件事呢…?」

我臉色凝重的看著他,接著我重振起我失落的情緒,開口告訴了他我最後的請求。

 「哥哥你來啦。」

踏著輕快的腳步從店門口走過來的橘花,臉上掛著那平時的可愛笑容。

 「嗯,我來接妳了。」
 「那我們走吧!」

她轉過身來,拉著我的手正要快步離開時,突然有人叫住了我們。

 「等…等一下。」
 「是你啊…有什麼事嗎?懦夫店長?」
 「哥哥…這樣很沒禮貌喔。」

橘花皺起眉頭,生氣的對我說著,我先道個歉後重新再稱呼那位店長一次。

 「好,那麼戀童癖店長,你有什麼事嗎?」
 「這比剛剛的還要糟糕啊!」
 「哎呀,你不能接受啊?」
 「哥哥!別再鬧了喔!」
 「都是你啦,害我惹我妹妹生氣了~你要怎麼負責啊?」
 「那是你單方面的辱罵我吧!」
 「對啊哥哥,雖然店長平常時真的很懦弱,但也不能這樣說吧!」

只看到那位店長一臉無奈,臉上欲哭無淚的樣子。

 「咦?店長你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事…」
 「橘花,是妳命中了他的弱點囉。」
 「咦!是這樣嗎?」
 「那麼,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只見他往他的口袋裡掏了掏東西,拿出了一封信封袋給我。

 「這個是…情書?你別靠近我…我對男人沒興趣…」
 「不是啦!這是橘花小妹這個月的薪水啦!」
 「那麼,你直接拿給她不就行了?為什麼要交給我?」
 「因為我要好好的向你到謝一番,所以除了本薪以外我還有加了點錢進去。」
 「我有做什麼事嗎?不然幹麼向我道謝?」
 「不外乎要謝謝你准許她在我這裡工作,有了她的幫忙我做事輕鬆了許多。」
 「就只有這樣嗎?那我先走了。」
 「等等啦!還有,她看到有反腦的客戶會主動的上去關心對方,也因為這樣她解決了許多人的問題,所以替我帶來了許多的客人,還有人成了天天來的常客。」
 「所以你更應該要謝謝她才對,而不是我。」
 「總之!還是謝謝你了!」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那就這樣吧。」

牽著她細嫩的小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經想著,這樣的相處到底還能多久?要是哪天我真的出事的話…

 「哥哥~」
 「怎麼樣了嗎?」
 「剛剛你是不是害羞了,對吧?」
 「才沒有呢…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是這樣嗎?真無趣~」
 「妳是很想看到我害羞臉紅慌張模樣嗎?那是很難的喔…」
 「是這樣嗎…」

手心感受到竄來的溫暖,而她的小手慢慢的緊握住我的手,用力一拉,她緊緊的攬著我的手臂。

 「笨…笨蛋,妳在做什麼啊!」
 「還說很難,一下子就害羞了嘛,臉紅了耶~」
 「少…少囉唆…」
 「我們回家吧。」
 「在這之前先放開我的手啦…」
 「我才不要呢~」
 「妳喔…」
 「未來我還可以…繼續攬著哥哥的手不放嗎…?」

一陣的心痛,一想到接下來將成為目標的我…

 「嗯…只要我還在妳的身旁,不管是傷心,還是難過的時候都可以」
 「嗯…」

我對望的要求,在此時我開始後悔了…就算意外真的發生了,我還是不願意離開,由我保護的這朵白花的身邊…

-----------------------------------------------------------------------------------------
抽空修的
修得不好別見怪...
我的白彈啊~沒時間寫寫啦~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2-23 03:02

Processed in 0.047166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