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人物統整啊...
話說
他打算讓一些人死一死耶...
就他自己的說法
他很希望能像魔法禁書目錄一樣
不讓任何人死亡
但說穿了他自己也是愛好血腥
所以他打算讓一些人見棺材
其中還包含......
不能說的秘密啊~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我大概猜的到誰要領便當了...
好啦!突飛猛進的故事進度~
第七章 - 橘花自殺與主角的告白1之卷~
----------------------------------------------------分隔線----------------------------------------------------
【黑槍之誓】第七章 - 被血染紅的花

又是一樣的消毒水味,這是第二次來這裡了…

經過12個小時的手術,我從手術房送了出來。那時剛拖著一身的傷口到醫院的時候,連醫生都感到驚訝…

「右肩上的傷口是被利刃劃傷,深度約有1cm。手掌上的傷痕估計是握住刀鋒處所造成的,約有四處神經被切斷,最嚴重的傷口在胸口上…」

我知道…從左胸一直延伸到右腹,長約20cm左右,深度大約1.5cm…這道傷口對一般人來說,是足以致命了…

「…但是,像你這樣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失血量最少估計有1.5L!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死了!」

的確,如果我是一般人的話,早就死了…右臂七針、手掌十二針、胸前最少三十針…這算是那次事件的戰利品嗎?

那天之後,身體劇烈的發燙,全身感到異常的疲累、酸痛。傷口出現大量的膿血,估計大概是細菌感染。原因…大概就是那把小刀吧?緊急送醫後,處裡傷口以及傷口縫合就花掉了大約一天的時間…這也讓我原本就已經傷痕累累的身體多加了幾個戰績。

我在病房靜養的那幾天,橘花她沒有來探望我…大概是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感到愧疚吧?所以才不敢來見我。

說實話,我對她也產生了恐懼。經歷過這次的事件後,更讓我了解到,我的身旁放置著一顆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未爆彈。然而,我還是強迫自己要接納她…因為,在這裡…她唯一能依賴的親人,只剩我…

出院後,我回到了家中。什麼事都沒變,唯一變的是那張楚楚可憐的面容…

「我回來了…」

「………」

沉默,在我回到家後一直在我們之間回盪。這樣的日子過了快一個星期…這天,來了名訪客…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請等一下。」

我從電腦桌前離開,向門口走去。打開門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名青年。從身材來判斷的話,大約與我同齡吧?

「不好意思,打擾到您工作了…這是您的包裹。」

我伸出手接過包裹。那是一個相當有重量的包裹,而且這個重量讓我感到非常地熟悉…

「如果可以,請你現在打開來看看吧!確定好沒有任何問題後,我才能離開。」

「喔…好。」

我打開外包箱後,發現裡面放了個小木盒。將外包箱放置在門邊後,我輕輕地打開了盒子。

「這是…難道你…」

「終於想起來了嗎?別忘了喔,我可是你專屬的保養人員呢!」

「…混小子!原來你沒死啊!」

「說話前請先經過腦袋好嗎?要是我真的掛了,還有誰能來替你的『兄弟』進行微調與保養啊?」

…他說的沒錯。這個混小子,就是我的朋友兼「黑槍」的保養人員,「平手 望」。

「…看來,你過的還不錯嘛,良。」

「良啊…我已經快忘了有多久沒聽到這個稱呼了…」

沒錯,確實是過了很久了…

「對了對了,我聽神父說,他把那個女孩交給你照顧了,是真的還假的呀!?」

「嗯?有什麼奇怪的嗎?不需要這麼大驚小怪吧?」

他的表情非常的驚訝。從我認識他到現在,這是我第一次看過他這種表情。

「…神父什麼都沒跟你說嗎?」

「有什麼隱情嗎?」

他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開口對我說出一切

「…自從你被帶走後,組織有試圖再復興。殘存的人們分成了兩派,一派為復興組織的激進派,由原輔導教官『克里斯˙曼奈德』神父所帶領。另一派就是由霍德華所帶領的元派,其主旨為帶領剩餘人員脫離組織…」

脫離組織!?不是吧!沒想到神父他竟然…

「然而,那時的倖存者…大概只剩下不到500人,而且有400多人是激進派的。由於這數量上的差距,元派只能乖乖的順從激進派的指令…」

「…等、等等等等…這些事,和她有什麼關係嗎?」

「…因為,她就是激進派與元派起衝突時的產物…」

那晚,我來到了她的房前。她可能會認為我一定不會原諒她的…可是事實上,我對她的了解,還是不多。直到今天…

「橘花…妳在嗎?我要進去了…」

沒有人回應,我便打開她的房門進到裡面…而映入我眼裡的,竟是一大片的鮮紅。

「橘花!?喂!醒醒!!橘花!!」

我急忙朝著躺在地上的橘花跑過去…

房間的地板被鮮血給染紅,而那銀白色的頭髮卻完美地襯托出那鮮血的豔紅。這時的她,就宛如是那掉在一攤鮮血裡,被一大片艷紅給染紅的白玫瑰…

左手腕上一處深可見骨的刀痕,她竟然割腕了…

「可惡!妳到底要讓人擔心幾次才甘願啊!」

隨手拿起床邊的被單緊緊壓住她的傷口,試著要讓血停下來…但是,那鮮紅的血液還是從她的傷口流出。在這樣下去的話…

「喂?望嗎?我…」

…隔天,躺在醫院病床上的我,先是要感激醫生,再來要感謝望。

「…雖然我跟橘花同樣是O型血…但要我獨自一人輸送這麼多血給她,我還是會吃不消的…」

昨天凌晨,就因為我的一通電話,望用極快的速度趕來醫院。他聽完我的請求後,二話不說就答應我的請求了。現在回想起來,那真的是…

「…等等我會要求醫生輸我的血給她。要是在途中,醫生判斷我不能在輸了的話,我希望你能代替我的位置替我輸血給她…」

「…這種事你還要用拜託的!?你神經啊!『你說,我照辦』的這個模式,我們已經維持多久了?更何況現在這可關係到一個人的命耶!」

「…那我就在這先謝謝你了,望。接下來就拜託了!」

慶幸的是,望的血型也是O型…雖然在向他求救的時候,我完全沒考慮到血型的因素…看來,天父還是眷顧橘花的,我想她應該要感到幸福才對…而醫療的過程持續到早上。在這個過程中,我總共輸了大約1.5L的血,而望也輸了有1L左右。對一般人來說,我們兩個都可以算是怪物了…

三天後,橘花的意識恢復,轉送至普通病房。雖然醫生說,她的精神狀況還是不太樂觀,但已經沒有大礙了。

「…太好了,妳終於恢復意識了…」

「…………」

「現在,能夠告訴我『妳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了嗎?」

「…因為…我傷害了哥哥…再加上,我的身分被哥哥給知道了…」

「…就為了這一點事?」

「……嗯……」

「…妳知道我有多擔心妳嗎?這幾天妳一直沒恢復意識…醫生還說妳很有可能會就此昏迷不醒…妳昏了幾天,我就幾天沒睡…」

「…對不起…我會離開,然後回去神父那去…」

啪!

「…………」

「…………」

「…哥哥你為什麼打我?我又做錯了什麼?我離開你還不好嗎?!」

「妳不要太超過了!!妳以為我這幾天在這裡照顧妳是為了什麼!!」

她的眼裡閃爍著淚光…接著,我連想都沒想…便將她緊緊的抱住…

「……啊……」

「…記住,妳哪裡都不能去…不要記了妳是我的妹妹…我對妳溫柔,是我這個哥哥應該做的…妳不用對我感到過意不去,因為…這是我身為妳哥哥的職責…」

「…真…真的嗎?不論與我在一起有多麼危險…哥哥你還是會在我身邊嗎?」

「…這還用說嗎?」

我輕輕撫摸橘花的頭髮…而那失落無比的臉,又再次綻放出笑容…沒錯,就是那天真無邪的笑容…這個笑容,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對了!回去後也要向望道謝喔~啊!我還沒介紹他給妳認識…」

「…這就不用了啦!我和她啊~早就認識了!」

轉頭一看,赫然發現望就站在病房門前,賊賊地笑著…

「我說啊…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啦?」

「???」

「…就算是兄妹,也不要這麼露骨的在別人面前親密嘛…」

當我意識到現在的動作後,我趕緊將手放開,並離開床上。

「喂!你這傢伙…為什麼老是愛說些瘋話啊!」

「我有說錯嗎?你們剛剛的動作啊…」

「死小子,你欠扁啊?」

「呵呵呵呵…」

我和望兩個人,就這麼在病房裡吵起架來。這對病人來說,或許並不是什麼好事…但是,看她笑的這麼開心…我想,還是計較那麼多了…

今天晚上,我聽從醫生的意見,決定讓她再住一個晚上。然而,她的臉色也好很多了…看到這個樣子,我安心了許多…

「…明天就要出院了。身為病人,妳就早點休息吧…」

「嗯!謝謝你,哥哥。」

看著她的笑容,想起一開始的生活,我真的虧欠她不少…至少,從現在開始,讓我可以彌補她一點什麼吧?

「…哥哥…」

「嗯?怎麼了嗎?」

「是你輸血給我的嗎?」

「嗯,望他也有輸一些給妳,但大部分都是我輸的…」

「…嗯,我感受到了喔…哥哥的血液在我的體內循環著…就像是哥哥你對我的溫柔體貼一樣…非常的暖活喔…」

「妳、妳在說些什麼傻話啊…沒、沒事就早點睡!」

「嗯,那…晚安。」

「…晚安。」

幫她蓋好棉被後,我看著她的睡容,還是一樣的天真無邪…如果真的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從我跟她剛開始生活時,一直掛在她臉上的那股寂寞感已經沒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天真可愛的笑容…

我們兩人的生活,至今…也快過了一季吧?原本夏天的炎熱,也慢慢的吹起那涼爽的秋風…而那艷紅的楓葉,也開始慢慢的凋落…未來的生活到底會如何?一切都還是未知數。但是…只要我還在活在這世上一天,我絕對不會想再看到她那失落又淚痕滿面的臉…我發誓…

TOP

說到這...
雙樹
在巴哈提起我就行了
千萬別把在論壇裡的帳號說出來
畢竟在巴哈我有些認識的
以及不想去回想的過去....
拜託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SOGA~
我了解了~

TOP

對了....
看了一下
改的也太多了吧...
我把預留在電腦裡的原稿拿出來看了一下
不知道到底加了多少東西...
=口=|||

(簽名檔橘花太大啦!)

TOP

嗯…老實說,我加了不少東西…
但大部分都是用原有的去改,像是切換人物視角。
好啦~第八章-正式公佈~
----------------------------------------
【黑槍之誓】第八章 - 過去的滋味

在我的眼裡…橘花她,只是個既柔弱、又純真的小孩…在她那天真無邪的笑容下,到底隱藏了多少艱辛?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對於完全了解她的日子,還遠的很…但是,隨著了解的越來越深入…我發現,我對她產生了恐懼心…

琵琶湖畔的秋天,其景色隨著入秋後有了明顯的改變。那青翠的綠葉已轉換成了枯黃的落葉,隨著秋風緩緩地落下。然而…今天,望有些事情跑來找我。

「…關於那東西,我還有些微調沒做完。所以,這個禮拜六到我那邊來吧。如果你有空的話…吶,住址在這裡。」

望遞了張紙條給我。我收下後,他便揮著手離開…

沒錯,對於我們「審判者」來說,微調是非常重要的。為了要讓機械使用的順利…再加上這些機械的內部大多都有微電腦的結構。如果不進行微調的話,對使用者而言,是非常地不好的。不論是從哪方面來看…

「…橘花,這個星期六我有些事要出門…能麻煩妳負責看家嗎?」

橘花她沒說任何話…只見她彎下腰去,把窩在腳邊的斗和給抱了起來。

「哥哥,你都忘了斗和的存在了嗎?」

…說實話…我真的忘了有這隻貓的存在了…就連我也有好一陣子沒看到牠了。牠呀…真的是隻怪貓。總是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好好好…那麼,妳和斗和一起看家好嗎?」

看來,我迷上摸她的頭髮了…

「嗯!」

我真的很喜歡看著她那天真的面容。總覺得,看著這張笑臉,就算有再多不愉快的事,我都可以忘掉。但是,面對她每天的出口成『血』章的時候,我總是無言以對…真不知道她這個年紀的小孩,哪來的這麼多血腥話題可以說…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她到底是從哪裡知道這些東西的?算了…

這個週六,趁著昨夜不知哪來的氣勢,我一口氣把那剩餘的八十多張稿紙的原稿給翻譯完成。或許是太累的關係吧?我原本是打算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結果我睡著了。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多的時候了…我只好摸著空蕩蕩的肚子,走進廚房跟橘花『討』東西吃…

「…橘花,有沒有東西可以吃啊…」

「哥哥,你太過分了!害我一早準備的早餐都冷掉了…還有午餐也是!!」

「…抱歉抱歉…昨晚趕了一下進度,所以就熬了夜…」

她走到我面前,用那細嫩的手摸著我的臉,似乎有些不高興。

「…你看啦,連痘痘都出來了。而且皮膚也變的好油呢…」

「…啊!說到這個,我好像從昨天就沒洗澡了呢…」

「什………哥哥!!」

「…對不起啦…昨晚為了工作所以就忘了…我現在馬上去。」

「你快點去啦!我會趁著你去洗澡時,把午餐熱一下的!」

「嗯,拜託妳了~」

對這種平常式的對話與生活,我不知道嚮往了多久…在一起的生活將近四個月了…我還是對這種感覺感到新奇。或許…是內心對家人的『牽絆』感到深切渴求吧?

享受完午餐後,我依約前往望的住所。在離開家之前,橘花希望我買條魚回去…說是拿來當晚餐的。但是,我非常地『不喜歡吃』魚…

「喲,你來啦!」

「嗯,來打擾了。」

望的住所是位居於鎮內的一間宅邸。雖然說是談不上氣派與豪華,但也不知道怎麼形容…總之,就是有一種非常典雅的氣息存在…吧?

「…不是吧?認識你這麼久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是豪門的子弟啊?」

「不,我跟你一樣也是孤兒。這裡,只是我用了所有的積蓄買下來的罷了…」

「呿!」

進了屋子後,他帶著我來到客廳就座。令我傻眼的事,接著就有人端了茶點過來了…那是一名身穿女僕裝、外表清秀的女性。年齡大概與我們相同,而外表與舉止也有些西方人的感覺。這…

「…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還有多少錢?不然你怎麼還有錢去請女僕?」

「什麼!?」

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忘了嗎?她同樣與我身為調整員,你應該見過她幾次才對呀?」

我當下立即回憶起過去的片段…在我的記憶中,好像真有這麼一個人存在過…但我想不起她的名字啊~

「你也太狠心了吧!竟然把自己的調整員之一給忘了…」

「我、我有什麼辦法!我跟你們沒有聯絡的時間,少說也有十年吧?」

「你還真的忘了她呀?她就是那個愛哭鬼『小柯』啊!」

此時,我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名字…沒錯!就是她,「柯麗特˙梅德利斯」。

「啊!我想起來啦!!」

「你終於想起來了啊?沒錯,她就是那個愛哭……噗哇!」

一個銀白色的鐵拖盤,以極快的速度直接往望的後腦杓敲下去…那一定很痛…

「…你在說誰是愛哭鬼啊?望?」

「啊……那個……」

看到了呆若木雞的望,我還真的想笑他…但是我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拖盤敲的人,所以我忍著聲音沒笑出來…

「…我們好久沒見了R。你過的還好嗎?」

「…現在我已經不用那個名字了,叫我龍太郎或良就行了…」

「但是,我覺得這兩個稱呼還是沒有R叫的習慣啊…」

「嘆……」

我搖頭嘆了口氣。對於想拋棄過去的我而言,這個名字真的很令我頭疼…

「我看啊,隨便她吧!反正大家都知道是在叫你就行了,良。」

同儕間的交流與溝通,這是我離開組織後才深刻感受到的…不管是對望、小柯,或是在出版社裡與我年紀相近的人。人與人之間的心靈距離越是接近,越讓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那濃厚的熱情與友情。也讓我慢慢的遺忘了該有的警戒與距離。

正式進入今天的議題,對「黑槍」使用者以及槍體本身的微調。在組織的那個時期,每個星期都會接受一次微調。但那微調並不是可以對任何人進行的…因為,那就像是身處於地獄一樣…想起那時的畫面,令我冷汗直流,更讓我想起那些與我一同執行任務的隊友們。沒錯…一張張充滿恐懼以及痛苦的表情,我從來都沒忘過…在接受完微調後那流著眼淚,一個接著一個被送出去的臉上,透露出「我不想死」、「快救救我」的表情,讓我始終不能忘懷…

然而,這位居於宅邸正中間的一間小屋。這小屋或許看似普通,但是在屋子底下,還藏了間實驗室…這次的微調,就是在這裡進行。

「接著就要正式開始了,微調時間大概是一個小時左右。如果身體有承受不了的現象,我會視情況來判斷是否停止。」

「…嗯…麻煩你們了…」

首先,第一步是進行槍枝對使用者進行的變化。簡單的說,就是我的身體產生了什麼變化,槍枝就要進行應對的變化。

「…首先,手部受傷。」

「嗚!……」

從電腦連接到身上的21處電導線對神經進行刺激,使得手部產生劇烈的疼痛感。

「模擬受損率68%,實體本身無礙。物體質量改變,配合受傷手部進行減重負擔。」

「接著,感覺神經。」

「咕啊!……」

我的忍耐限度大概快超過了…全身的神經都劇烈的抽痛,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物質本體連動性上升,上膛速度上升,板機契合度降低,調整為低力道作用。」

「…好了,使用者本體對槍械的微調結束。因為不必去執行任務的關係,所以我把程序簡略到只剩下重要的部份而已。」

「…呼哈…呼哈…」

七年多沒做過微調了…身體的忍耐度已經大不如前囉~…

「…良,接下來要進行槍械對使用者的微調了…你的身體還受得了嗎?」

「…接著做吧!我可不想長痛…還是早點結束的好…」

「…我了解了。小柯,來幫我把他固定住…」

躺在實驗台上的我,四肢被固定,腿部、腹部、和頭部也被固定…連我自己也曉得,接下來的微調…是連地獄般的拷打也不能比的…

「固定完成,接著進行槍械的損害模擬以及變化模擬。」

「第一段,過熱。」

「嗚啊阿啊~……」

手部感受到極為酷寒的冰冷,這不是環境所影響的,這是身體對槍枝所進行的適應。

「槍枝溫度高達100℃,使用者手部溫度到達10℃以下。」

「…替使用者注入一劑的鎮定劑,直接進行最後步驟。」

望這傢伙還算有良心,對於身體的變化我已經承受不了多少了…

「高安培數電流隊為電腦進行破壞與改寫,將最終型式啟動。」

「哇啊啊啊啊啊啊!!!…………」

…等我意識再度恢復,已經是四小時後的事了。望說:微調結果很成功,只是我的抗耐度已經沒像以前那麼高了…往後的日子,只能一個月做一次微調。

「那麼,這傢伙就還給你了。」

我從望的手上接過它,感覺質感比以前輕了許多…

「對使用者本體調結果顯示,過久沒使用它的你,對它現在的後座力與駕馭度都已經偏最低值了…有時間自己好好的找一下手感吧!」

「是~是…」

道別後,我回想起以前的許多事…但是,那些絕對都不是什麼好事…雖然那時的我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感覺。現在回想起來,殘酷極了…

回到家後,我將橘花拜託我購買的東西交給她。但是,她似乎是察覺到我有些不同,我只好敷衍帶過…因為,我不想讓她傷心。再怎麼說,我現在的生活全是為了她…然而,我對於未來沒有什麼期許,也沒什麼夢想…這些東西,我也不知道已經遺忘多久了。但是…看著她,我認為我有這個義務要照顧好她…這並不是因為神父的命令,而是出自於我的內心…

不管未來的路是一條蜿蜒的小徑,還是一段充滿試煉的路程,我都會陪伴著她…至少,這是我現在唯一可以為她做的事情…

------------------------------------------
最近都好閒,閒到一直修【黑槍】的故事…

TOP

Under the Sky:
很好啊,人物的描寫生動了許多,而且段落也分的比較清楚。唯一我不太習慣的地方是,G4721-R對橘花的親密動作比我寫的多了點,我是想讓那種感情的進展有慢慢出現的感覺,整體上來說真的很不錯。

那傢伙的意見竟然是這樣...
雙樹...
要我扁他嗎?

聽說22緩速進行中
說是不想那麼快寫完
以免增加雙樹的負擔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4-8 22:47 編輯 ]

TOP

是啊,良的動作變得比原版的多了不少…
另外,對於故事進度放慢這點…
挖系家感恩喔~

TOP

嗚嗚........但是人家我可是等的好辛苦呢~~~
寫程式~寫程式!

TOP

唉啊~別傷心了嘛~
來~投入但丁大叔我的懷裡吧XD(眾踹~

橘花:大叔你又來了...又以為這樣人家就會可憐你給你錢去花PIZZA來吃啊...要吃就自己賺啦!
大叔我:可是最近都沒委託嘛~你要我怎麼過活啊~我的PIZZA~我的草莓聖代啊~(淚流滿面)

ps:草莓聖代是但丁最愛的甜點,但主食還是PIZZA,詳情請看惡魔獵人的動畫版(一共12集的說)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引用:
原帖由 Gordon8060 於 2009-4-9 22:35 發表
唉啊~別傷心了嘛~
來~投入但丁大叔我的懷裡吧XD(眾踹~

橘花:大叔你又來了...又以為這樣人家就會可憐你給你錢去花PIZZA來吃啊...要吃就自己賺啦!
大叔我:可是最近都沒委託嘛~你要我怎麼過活啊~我的PIZZA~我的草莓聖代啊~(淚流滿 ...
PIZZA吃到一半被鐮刀刺穿胸口
然後還繼續吃~拖拖拖~~著地獄嫉妒邊拖邊吃
然後採到地獄嫉妒身上把他當滑板
拿起雙槍把自己的辦公室給毀了XD
寫程式~寫程式!

TOP

三的劇情捏它
還有我沒看動畫...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唉啊~怎麼可以把大叔我的陳年往事都給說了出來呢~
服務生:但丁老頭!PIZZA我送來了!我放在這啊!還有!你總共欠了XXXX份的費用!啥時還啊!
大叔我:唉呀~再讓我奢一次帳嘛~
橘花:大叔...(手正在掏東西)
大叔我:唉呀好啦好啦我會付的啦~話說橘花啊~女孩子生氣會長皺紋喔~
(鐵條貫穿聲,以及拔出鐵條聲)
大叔我:妳又來了~又拿我出氣啦?去玩戰爭機器對身體比較好喔~(再度被貫穿= =)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但丁大叔…
我服了你了…

TOP

唉呀~有什麼好服的呢~來,這次的費用!= =(身上插著鐵條,走去拿服務生的PIZZA,並付了這次的費用)
服務生:雖然你這次有付,之前的要趕快還啊!那麼我先走了!對了...你這樣被看到會很麻煩喔...
大叔我:啊!對厚!忘了拔起來XD(開始拔)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嗚噁…



TOP

大叔我:唉呀!橘花!有人昏倒在路邊了!(有那麼血腥嗎?看久了不就...我可是從1~4代都被插胸口耶...)
橘花:誰叫你...剛剛服務生也說了...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大叔家的橘花很高興吧
有一個玩不死的大叔給她開火
像我家的橘花已經很久沒動手了
因為現在她的工作是和我一起對我妹和斗和發閃光
キラ~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4-10 17:12 發表
大叔家的橘花很高興吧
有一個玩不死的大叔給她開火
像我家的橘花已經很久沒動手了
因為現在她的工作是和我一起對我妹和斗和發閃光
キラ~
我的眼睛都快被閃到瞎掉了*~*|||
大大家的橘花都被大大帶壞了啦>o<!

ps:看到有人丟閃光彈要趕快轉頭及找掩蔽物躲避
寫程式~寫程式!

TOP

不閃對不起自己啊!
想想這個問題
沒想到
我還挺有閃光的天份的!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3 01:33

Processed in 0.02850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