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我不要工作阿~(被拖去工作(畫面請想像有綁架犯吧...
斗和:安息吧(槍響
橘花:斗和 不能亂說話喔~(笑
斗和:抱歉...(汗

TOP

嘻~嘻嘻嘻嘻~!!!

TOP

下一篇(伸手

TOP

等Sky出摟.....
最近他又再開始音樂介紹文了....
=口=|||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想了想....其實リュスケ大你也可以接...
既然krio大消失了...
那就開個帖由您來接好了....嗯,就這麼決定了!
這就去開帖~
以上為某個路人甲的發言。
路人甲:喂!怎麼把我給扯進去了!?
俺:沒為什麼...這箭總有人得去擋的...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一邊看這篇小說一邊聽張紹涵的夢裡花很有FU喔
用橘花播放

TOP

橘花怎麼能拿來播本國歌咧!?
當然是用來播ACG歌曲啊~~(毆飛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六界,你喔...
(不想講了)

TOP

有人打工結束開始閒了....
30up
看來開始做人物動作的描寫練習了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出文了!?
吃宵夜去~~~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去把文章抓下來...
白彈3章與黑槍30章同時發表~
(要過幾天就是了)

TOP

【黑槍之誓】第三十章 - 最後的假日,夕陽下的誓言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趁著現在的好天氣大家瘋狂的玩吧!」

望高舉雙手大聲呼喊著,但我們與他保持了段距離…

「喂~!為什麼離我這麼遠啊?」

「你這個笨蛋,好好的看著你四周的人吧。」

沒錯,因為四周的路人正對他投射出異樣的眼光,太過於興奮的下場就是被人當作是白痴。

「那個笨蛋就交給我吧,你和橘花趁現在趕快跑走吧。」

「這樣好嗎…」

「還是你想再被他纏上個整天,片刻都不得安寧呢?」

收起疑惑的臉孔,我抓著橘花的手便快速離開。

「好好的玩喔,要回去之前我會通知你的。」

「那麼小柯,我們先走囉。」

我跟橘花找了一處沒什麼人的海岸邊,坐著休息…

「不一起下水嗎?」

我對著橘花問道,但她卻有些膽怯的搖頭回絕。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哥哥…」

「我了解的…再怎麼說差點喪命,會有心理上的恐懼是正常的。」

說完,我便在沙灘上矗起遮陽傘且鋪上一條乾淨的海灘巾。

「既然不想玩水的話,那坐著休息也好。」

「謝謝你…哥哥。」

「對了…妳穿這種兩件式的泳裝好嗎?」

「怎麼說?」

我用手指了指背後,想提醒她背上傷痕的事,而她笑著要我不用擔心。

「你看。」

她轉過身來讓我看她的背部,卻沒有看見那遍及整個背的傷痕。

「怎麼會這樣呢?」

在我還露出疑惑的表情時,橘花笑著提醒了我一件事。

「哥哥你也有用啊,在脖子還有腹部的地方。」

對了,還有那個東西啊!

「哥哥你想到了對吧。」

「真是的,每天都用的到的東西我竟然會忘掉。」

我在頸部周圍摸索了一下,接著撕下了黏在皮膚上的擬真皮膚層。

「因為這個傷痕太過於顯眼以及難看,所以才拜託小柯準備這個特殊矽膠製成的皮膚,沒想到她也有給妳用啊。」

「嗯,而且她幫我用的好像是她最新完成的製品,摸起來就像真的皮膚一樣呢!」

我感到有些的好奇,其實這個人造皮膚有個最大的缺點,外表雖然就像真的皮膚一樣,但觸感卻比皮膚粗糙了許多。

「真的嗎?我摸一下試試看…」

橘花還尚未開口,我已經用手指輕輕的在她的背上滑了一下。

「啊………」

發出一聲叫聲,然後突然放鬆身體的橘花,我還以為她的身體又不適了,所以趕緊讓她躺下。

「沒事吧?身體還有些不適嗎?」

「才不是呢…哥哥最討厭了…」

(我做了什麼嗎?)

「突然摸人家的背,會癢啦…」

「原來是這樣啊…害我下一大跳。但是觸感真的很不錯喔!」

聽到這句話後,橘花變的滿臉通紅,並且別過了原本與我四目相交的視線。

「哥哥…」

「怎麼了嗎?」

「你好色喔…」

稍微停頓了一下,我的腦筋終於轉過來了。

「不…等等,不是這樣的!」

稍微瞄了瞄我緊張的表情,最後忍不住掩著口笑的橘花,讓我不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只能跟著她在那裡傻笑。

「對了,那個是什麼?」

我指了指放在她身旁的一個粉紅色的塑膠籃,那籃子的前方開了個很像門的入口。

「這個嗎?是斗和的籠子喔。」

「妳把牠帶出來啦…」

「嗯,不然放牠獨自一人在飯店裡也不好。」

「是獨自一貓吧…」

「說的也對,但哥哥不要小看斗和喔,牠可不是一般的貓喔。」

「這我到看的出來,牠非常的特別,好像真的了解我們所說的話一樣。」

「不是好像,斗和本來就聽的懂人話了。」

「好好,我知道了。」

我往籃子內看,卻發現那隻黑貓不在裡面。

「牠怎麼不在?難道牠跑出去了?」

「嗯,我放牠出去的。」

「喂喂,難道妳都不怕牠會不見嗎?」

「不用擔心,斗和玩夠了自然會回來的。」

「既然妳不擔心就算了,要喝飲料嗎?我去買回來。」

「好啊。」

「想要喝什麼?果汁行不行?」

「那個…紅茶。」

「紅茶就好了嗎?不要喝些別的飲料嗎?」

「紅茶就好了,若是可以的話,加幾滴血在裡面會更好喔!」

「…………」

久違了,橘花天真無邪的笑容加上黑色笑話…

「那…我去買囉…」

「對了,哥哥不能讓紅茶變熱喔,一定要冰的紅茶。」

「喔,我知道了。」

「不然血會變的混濁難喝的。」

真希望不要聽到這點…

「太誇張了吧,為了買杯飲料竟然要回到市區內才有店家…」

一邊發著牢騷一邊急著趕回去的我,在路上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等等…好像在哪裡有見過她…」

一頭金黃色的長髮,髮梢的部份微微的捲起,頭上帶著一頂與身上兩件式的黑色泳裝不搭的白色洋裝帽,腰際旁圍了條裝飾用的黑色薄紗。雖然看起來很有氣質,但嘴上卻叼著一根菸。

(她好像是…不太可能吧…)

她像極了那時在赤紅望月的那晚,出現在樹影裡的那名金髮女子。搜索記憶裡也找的到她的身影,在組織內的走道上,那一直站在原位,像是任何人都看不見的那名女子。她好像注意到我在注視著她,所以主動的過來與我搭話。

「怎麼嗎?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那個…不,沒什麼…」

沒有多說任何的話,只見她轉過身背對我。

「喔~是這樣子嗎?」

「只是…好像在哪有看過妳…就只是這樣。」

稍微撇過頭來看著我,嘆了口氣。

「真是老套的搭訕方式。」

「等…等等,不是這麼一回事的,是真的好像在哪裡見過妳。」

「那麼你說說看,是在哪裡啊?」

這頓時讓我無言,總不可能對著一個不認識的人說我在組織裡見過她吧…

「那個…在義大利的某個教堂裡吧…?」

稍微點出地點,我以探測式的方法回答她的問題。

「是這樣啊…說不定你真的見過我也說不定喔。」

什麼?自己承認了?再說我最後一次在組織裡見到類似的身影也是在七、八年前的事了。

「當然,那時的我應該還在世界各地旅行。」

旅行?這是一種掩飾法嗎…?

「那麼,妳最近有到過琵琶湖過嗎?」

(能的話最好能確認出她的身分…)

「做什麼啊?我有那個義務告訴你這麼多嗎?」

「不…對不起,在此我向妳道歉。」

呼出一口白煙後,她轉過身準備離開。

「我能告訴你的,就只有一件事而已。」

「什麼事…?」

「小心逐漸靠近你的事件,就只有這樣。」

「等等,妳這是什麼意思?」

「你就自己去想吧,我要去補充些菸份了。」

(菸份?)

「那麼,再見了。」

朝著反方向離去,但再走到一半的時候,她突然回過頭來說了一句話。

「對了對了,要好好的照顧好小公主啊。」

(她指的…難道是橘花?)

當我想繼續追問的時候,她已經走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她腰際間的那黑色薄紗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著。

「算了…趕快回去吧…」

轉過身來準備離去時,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糟了…紅茶已經不冰了…」

「橘花,該醒了喔。」

枕著我大腿的橘花,還在熟睡著,而那太陽正慢慢的降至海平面下,炙熱的夕陽光照著我們倆,那光芒刺眼的我不能直視它,那光芒就像黃金一樣,隨著落下的角度越來越傾斜,夕陽光也由金黃色慢慢變成了熾紅。

「好刺眼喔…」

「妳醒過來了啊。」

摸著她銀白色的頭髮,雖然受到了海風的吹拂而有些粗糙,但還是相當的柔順。

「準備要回去囉,望他們也要過來接我們了。」

「嗯…」

揉著雙眼懶洋洋的起來,我開始收拾物品,當我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她拉著我的手朝著海邊跑了過去。

「等…等等,妳怎麼突然就…」

「好不容易和哥哥一起來玩,若是因為我的任性而不能盡興的話,不就太可惜了。」

「那也…哇!」

海水朝著我的臉潑了過來,而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她一次。

「再說,若是我有危險的話,有哥哥在我的身邊。」

「笨蛋…妳在說些什麼啊…?」

從岸上傳來的呼喊聲,望已經過來接我們了。

「好了,該回去囉。」

「嗯。」

我拿了一件乾淨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朝著他們的方向走去。

「哥哥…」

「怎麼了嗎?」

「你會一直在我的身邊嗎?」

「妳在說什麼傻話…」

我摸了摸她的頭,笑著對她說出我能給予她的誓言。

「我會一直,陪伴在妳的身旁。」

這晚,我還在想著,我給予她這個誓言,到底能維持多久呢?我真的可以一直的伴著她的身旁嗎?她就像是朵在溫室裡的花朵,而我細心的替她澆灌,保護她不被傷害…但是,這一切真的可以持續嗎?她也是一位正常的女孩,所以也會戀愛吧。我的身份也只是她名義上的哥哥,並沒有什麼理由能把她強制的留在我身邊…腦袋裡充斥著無數負面想法的我,望著那窗外的星空。這時的我並不知道,分離的時刻悄悄的靠近了…

--------------------------------------------------------------------------
這是最後一次每一段都分開了,往後黑槍的文章模式皆會改成與白彈相同
(主要是因為每段都分開的話,很占空間...)

TOP

柯柯柯...
頭香頭香~!!!!!

終於又出啦啦啦~!!!!

TOP

放心好了
頭香的永遠是我...
因為up之前都會先經過我這裡
最後修飾完後再up
我可是第二手呢!
雖然完全沒做事啦...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リュスケ...
你是不是會先挑一些錯字啊?

TOP


我只看劇情
我這個人很懶惰的(認真)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那是修飾在哪裡....(不解之謎?)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請問!
你們對他說的真實性有可能只讓他練習一次就有如此的進步嗎?
我的專長不在劇情
只在描寫...

讓他看起來流暢一點
就是我的修飾啦...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好嚴重的指責啊....
俺好像看到SKY大的臉有陰影....
是俺多心了唄=..=a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可能不是你多心,小呆...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3-27 09:05

Processed in 0.03147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