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我家除了我爸太古版
不然我媽都陪我一起看動畫了...

在稍稍預告一下
目前二十張的進度有45%
聽說今明兩天內會完成
但還是要看學長啦...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23:04 編輯 ]

TOP

哈哈~
這樣還好啊~
我爸媽和我叔叔連大人的極限都快過了,他們看的是夏娜XD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有同感 我爸也一樣= =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11:02 PM 發表
在稍稍預告一下
目前二十張的進度有45%
聽說今明兩天內會完成
但還是要看學長啦...
喔喔!!那就幫我替大大你的學長加油吧!!!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引用:
原帖由 Nostle 於 2009-3-29 11:06 PM 發表
有同感 我爸也一樣= =
嗯!其實仔細想想,培養他們對動漫迷的看法可以為我們"鋪路"呢XD
因為期望他們變成動漫迷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也只能這麼做了= =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我爸就別想了
他只會做從晚上11點開始
連上線與韓國人打星海爭霸
直到早上六點後關機....
其餘的時間不是上班就是睡覺....

TOP

星海爭霸啊...
話說是1代還是2代呢XD(請無視!謝謝!)
不過玩這麼久...我有只有放假才敢呢= =
因為傷身啊...
但是說到韓國人(北韓)...他們好像已經準備好兩顆飛彈了吧= =(新聞有播...要嚇我們可憐的日本)
可惡!!!敢傷到我們日本我就跟你們拼了!!!!!!!(已經在拼了...)
因為我在玩末日之戰XD(抓韓國人~然後...丟!!)
這是我所說的北韓人...XD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半夜
在我快睡死之前
他…竟…然…
又up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Gordon8060 於 2009-3-29 11:33 PM 發表
星海爭霸啊...
話說是1代還是2代呢XD(請無視!謝謝!)
不過玩這麼久...我有只有放假才敢呢= =
因為傷身啊...
但是說到韓國人(北韓)...他們好像已經準備好兩顆飛彈了吧= =(新聞有播...要嚇我們可憐的日本)
可惡!!!敢傷 ...
星海爭霸 我記的 不是跟 魔獸爭霸 類似 (星海爭霸 我記得國小時就有了八)
但畫面怎變成那樣.....化說那張圖 是真人嗎 感覺有點好笑XD
難道我已經落伍了嗎= =

TOP

什麼!?リュスケ,你說的UP...是指第20張貼上了嗎!?
不會吧~~!?
(...死...)

TOP

引用:
原帖由 he00720434 於 2009-3-30 12:58 發表
什麼!?リュスケ,你說的UP...是指第20張貼上了嗎!?
不會吧~~!?
(...死...)
請節哀...
真的up了...

TOP

太棒了!!!!
又UP了!

TOP

雙樹 : 血淋淋的第三章…(遞出…)
碰!
雙樹血書 : …我死了…(反正等等又會復活過來…)
-------------------------------------
【黑槍之誓】第三章 - 望月

在日本的普通生活已經過了兩星期。這兩星期裡,並沒什麼改變。硬是要說的話…就是我對她的感覺吧…

陽台對著琵琶湖,坐落在一個小城鎮內。這房子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最接近自然」的房子。姑且不論裡面完全沒有任何的家具,再扣除一台應該是給我工作用的電腦。在這三房兩廳的兩層高透天屋裡,除了三張床、三張椅子、外加一張吃飯用的桌子,還有一些像毛巾之類的生活必需品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神父啊…你是想用這裡面的裝潢告訴我:『假如想住得舒適,就自己賺錢去改裝!』這件事嗎?」

面對裡面裝潢感到絕望的我,看到一封放在電腦桌上的信。信上只著名給R…

「給我的?那我還是先看完後,再繼續來抱怨這裡吧…」

我以非常笨拙的方法將信封撕了開來。

我已經感覺到我跟現實社會的代溝了…

「給R:非常的抱歉,神父我並不是很會寫日文,所以請讓我繼續用這個名稱稱呼你。接著,在這封信裡,我將你新生活的必要事物做個交代,也給了你一些禮物…」

看到這裡,我發現了信封內側放了張紙條。拿出來一看,是張50萬日圓的支票,看來,這應該就是神父在信上所說的禮物了…我將支票拿起來,收入口袋內。便繼續看下去…

「…在主臥室的床板下,有個抽屜。將抽屜拉開後,你會發現裡面放了10封對你的未來生活非常重要的信。而這封信算是那10信的摘要,我寫了有關什麼時候要打開哪封信的內容以及重要事項,所以這封信請你務必要收藏好。可以的話,請不要讓橘花發現這些信的存在…」

我花了大約10分鐘的時間讀完了那封信。之後,我便帶著橘花去買日常用品。但說實話,我還是不太想帶她出去…這個從執行任務的日子裡培養出來的孤僻個性…現在改不掉,以後也改不掉…吧?

在去買東西的路上,我再度想起信的內容。惟獨這個部分我實在搞不懂…

「以下是10封信的標題。這幾封信沒有日期與時間上的閱讀限制,反而是與季節或是天災有關。如下:

1.朔月
2.望月
3.赤紅望月
4.雷雨日
5.一月十六日
6.十月十七日
7.五月八日
8.聖誕節
9.春天
10.每週星期日

這些日子與她的情緒和生活有關,請不要忘記裡面任何的一項。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她好,也是為了你好。」

稍微挑選了生活必要的家具與食物後,我帶著她來到附近的一間教會。對於那些第一次看到我們的人,應該會感到非常的陌生吧。但是看著橘花在那禱告著,我感覺到她對於宗教的強烈信仰…看來,她對宗教產生的依賴感,可能是唯一能安撫她那內心深處、同時是我所觸及不到的孤獨的唯一歸屬吧?

「接著妳先回去,我要去一趟神父介紹我工作的出版社。晚一點家具會送到家裡,等家具到的時候,就請妳先將家裡環境給整頓乾淨。」

我非常的了解自己的用意。因為我完全不把她當作是我妹妹,而是把她當作傭人罷了,一個讓我自由使喚的傭人。所以,我對她並沒有多餘的感情。

「你就是霍德華神父介紹的那位井上龍太郎吧?我已經收到神父的信了,他說你最近就會來找我。可我沒想到會這麼的快。」

「您好,我是他介紹來的翻譯。請問要如何稱呼您?」

「啊啊…就叫我老泉吧!我和神父認識很久了…對了!我跟神父是大約在你現在這個年齡時認識的。那時的我們啊……」

「對不起,我只是來接收工作,並不是來聽你說那些陳年往事的。如果有冒犯的話,請讓我說聲抱歉。」

「…果然像他信裡提起的一樣,性格正直。但就是個急性子。」

「那,關於工作方面……」

「…我知道了。等工作進來後,我會馬上寄過去給你的。你只要將完成後的譯稿交給我就行了。」

「我了解了。那麼,請恕我先行離開了。」

正式擁有工作之後,我才體會到一般人的生活壓力。對於以前只要進行殲滅任務的我來說,這份翻譯的工作,還真的是件苦差事…

這天晚上,正是望月。但是我卻忘了信封的事。直到我見到她的異常後,才知道我該做的事有多麼的多…

「…望月的滿月…這月亮讓我想起了蹲苦窯的日子…雖然就待在裡面這點比執行任務要簡單多了…」

晚上七點,這時的橘花應該會像平時一樣準備好晚餐。但是今天非常的奇怪,天色一暗後,她就將自己關在房裡不出來。雖然這對於我本身來說是沒什麼差,但是對於我的肚子…可就是一種折磨了…

「橘花,你在嗎?我要進去囉…」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進去她的房間。一樓只有客廳與工作用的電腦,房間都在二樓。但是,我很少看到她會一直待在房間裡…平常她都會在廚房或客廳做著家事,惟獨今天…

「妳在做什麼啊…晚餐怎麼沒準備……??」

房間裡並沒有開燈。等眼睛適應後,我才發現,這個房間的裝潢,宛如一間小教堂。房間的擺設相當單調,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以及一個櫃子。櫃子的上方擺著十字架。而她就坐在床旁邊的地板上…

「…發生什麼事了嗎?幹嘛不出聲也不開燈?」

我伸手稍微搖了搖她,但她完全沒有反應。

「…橘花…?」

就在我從她耳邊出聲叫了她的名字之後,她慢慢的將頭轉了過來…

「……眼睛的瞳色變成黑色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並沒有去在意。於是我離開了房間,讓她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面…當我想起有那封信的存在時,是橘花養的那隻貓叼著那封我收起來的信跑到我面前之後了…

「望月…這天,橘花內心深處的某個記憶會甦醒起來。這時的她,會陷入回憶的潮流中,並會失去現有的意識。所以,請你待在她的身旁陪伴她,這樣對她的意識恢復會有很好的效果。如果這時不去理她,很有可能會造成意識回不來、後半輩子呈現無意識的狀態。而這時的瞳孔顏色也會改變…我認為這才是她的瞳孔原有的顏色。至於變色的原因,目前還不清楚…」

那時的我,看完信後,想也不想的就跑到她的房間,坐在她的身邊。

「…橘花,我會陪伴在妳身邊的。妳就慢慢地休息吧…」

她對我那時的聲音有了反應,而她的眼睛也慢慢的闔上了…那晚,我無怨無悔地坐在她的身旁直到隔天早上。

隔天,橘花她露出了我們生活在一起的這些時日以來的第一個笑容。我還記得早上她醒來後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哥哥…謝謝你的陪伴…」。這不知道是不是她對我打開了心防,還是純粹的感謝。

但是,我一想到平時她對我所做的一切。偶爾對她溫柔點,也算是我這個做哥哥的義務吧?然而,她那純白的頭髮與那會心的一笑,也慢慢的讓我對她的態度有了改變…

這一天,我對她的了解更進了一步。尚未開啟的信封還剩下9封…對於我們倆的未來,應該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吧?

TOP

リュスケ,既然你學長拼了…那我就奉陪到底~
-----------------------------------------
【黑槍之誓】第四章 - 朔月

一起生活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工作也漸漸上了軌道。然而,我與她的生活還是一樣,過著像是主從般的兄妹生活…

這天,由於我要翻譯義大利的原文書,所以忙到非常的晚…這又再次讓我想起了待在組織裡的生活……

「…接著是職業殺手的鐵則…由於我們的雇主來自各個國家,所以你們也要學會各個國家的語言與風俗,以免在溝通與生活上面出現問題,暴露出自己的身分…」

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從三歲起就開始學英文,四歲就已通曉八國語言。等到五歲的第一次任務時,世界上各個國家語言幾乎都學會了…

「…但也由於蹲在苦窯裡沒去使用…所以忘得差不多了嗎?…」

這時的我非常努力地想要回想起語法,但腦袋卻還是不靈光。

「…他帶著小孩們離開了這裡,是為了去尋求新的生活地點。」

「對對對…這就是這句的翻譯,而且翻的也非常的順…咦?」

我趕緊轉過頭去,發現橘花就站在我的背後,手上還拿著托盤…似乎是為了送熱飲過來給我…

「…稍微休息一下,效率會比較好喔!」

「啊…喔。」

我從她手上接過那杯熱飲,是杯熱咖啡。本來是打算今天要熬夜將進度趕完,但眼皮卻一直下沉…這杯適時送來的咖啡,將我的精神給喚醒了…

「嗯,味道不錯。很好喝喔!」

我伸出手,輕輕撫摸她的頭髮…自從那次之後,我對她的態度改變了許多…因為,我知道她那藏在心底深處的心靈,是承受不了任何的打擊的…

「對了…哥哥,斗和的飼料沒了。」

斗和是橘花養的那隻貓的名字…

牠是隻很奇怪的貓,全身的毛是黑色的,惟獨四肢是白的。頸部繫著皮項圈,耳朵上還掛了個金色耳環。平時牠都待在橘花的房裡睡覺,很少在屋內看到牠。總之,牠是隻非常奇怪的貓。

「嗯,等我完成進度吧!明天去買點東西時,再順便幫牠買飼料。」

「嗯…那……」

「??」

她盯著我手上的杯子,轉頭一看。原來是已經喝完了,她一直站在這裡等,就是為了要收杯子。所以我趕快把杯子拿給她,叮嚀她說沒事就早點睡。

「那…哥哥,晚安了,祝你也有個好夢。」

就常人的觀點來看,她是個很體貼的妹妹。但對她有所認識後,我發現我們倆個有許多的相似點。可是,她卻沒對我透漏太多她以前的事。但是…至少我知道她的興趣是什麼。

對於「花」這種東西,她可是常常掛在嘴旁。「花、是美麗與虛幻的代名詞。是為了那些虛幻的美麗所附加的言語。雖然不能表達的很清楚,但這樣想的話就覺得有點興趣了。」她的興趣是花的花語,所以我給了她在院子裡的一個角落去種花,而她也非常用心的去經營。

從一開始的完全沉默到現在,她已經會主動與我聊天了。雖然這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至少,這樣感覺起來,才比較有生活在一起的感覺…但是,我不懂為何她每次一開口的話題……

「聽說貓的舌頭上面有非常細微的角質層,感覺非常的粗糙。如果被舔到的話應該會很痛吧?」

「嗯?有這種的刑罰喔~從腳的地方慢慢的將肉給刮掉……」

看著她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會莫名的臉紅…我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接話……

「………為什麼又變成血腥的話題?」

「嗯?哥哥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每次的話題都差不多是這樣吧?不論是多正常的問題,得到的都會是血腥的回答。詢問她原因的時候,她卻給我裝死。所以與她對話還挺辛苦的…另外,她還有一種話題非~常的厲害,讓我不得不佩服她…

「神把深深沉眠的亞當的肋骨取出一根,創造出一個女人。」

「嗯。」

「…剖開!切割切割切割…切斷!」

「…給我等等!怎麼又變這樣了?」

她似乎將所有的聖經詩詞都背了起來,還有其他許多的宗教與神話。但是…她永遠能把這些莊嚴又神聖的言語與血腥的話題扯在一起…

經歷過上次的事件後,有關信封的事我可一點都不敢再怠慢了。大概是因為神父要我照顧好她吧?但這個理由似乎不太能讓人能接受。而這對我自己來說,只是覺得不能丟下她不管。因為…在這裡,除了我以外,她沒有任何人能依靠…所以,我只要扮演好「她哥哥」的這個身分,這樣平淡的度過日子就很夠了。

這天是朔月。一早,我就將那封與朔月有關的信封打了開來。而信的內容非常的簡潔,算一下也沒幾行。裡面的內容,說明著朔月時她會發生的異常現象…

「朔月。這天,由於是我們收容她的那天。那時的她,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整個人呈現崩潰的狀態。所以,這一天的她,會回憶起那時的場景,出現類似歇斯底里的狀態。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將窗簾全關上…只要不讓她知道今晚是朔月的話,這天就可以安安靜靜的度過…假如讓她發現的話,她的精神會瞬間崩潰!這時得請你待在她的身旁。這時的她,與人肌膚接觸後,情緒會漸漸的穩定。大約20分鐘內,就會因為體力耗盡而睡著…」

這封信的內容還真的是有夠簡單的將解決方法給說明完啊。雖然之前的幾封也都有註明啦…但是,信裡有說明那最輕鬆的解決辦法,這樣的話才是最好的¬…至少不會因為照顧她而耽誤我的進度。距離截稿時間還剩兩天…

傍晚,我為了預防晚上會發生信上所說的事,所以我直接將整座屋子裡的窗簾全拉上…但是,到底要說什麼樣的理由呢?

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好的藉口。所以,就用最直接的辦法,命令!!

「今晚有些事,所以窗簾全都別拉開!要拉,也等明天再拉。記住!這是命令。所以不許違背!」

本來,我認為這種莫名奇妙的命令,不管是誰都不會接受的,怎知道…

「嗯,那哥哥你也早點休息喔。」

「………嗯,妳快去睡吧。」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順利…但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意外…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工作。為了養活一家兩口加一隻貓…不管我是殺手還是過去的生活什麼的,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比現在這期望許久的生活更重要的了。

「……!!」

我房間裡的窗簾被拉開了!我急忙朝窗口看去,可是外頭並沒有任何人…但我很確定,那時的我確實將窗戶給關了起來,現在卻被打開了…

「…希望是我神經質。要是這真的是有人故意做的,那對方可說是經驗相當老到…」

我真的希望那是我的錯覺。像這種趁別人一個不注意,就把別人的門窗打開這檔子事,以前的我還常常做。所以,我對於這種事的感覺也非常的靈敏…

匡啷!……

「誰!?…糟了…」

原本拿在手上的托盤掉到了地上,放在托盤上面的熱飲也翻倒在地。但我注意的不是並不是這些東西,而是『她』…下一秒,她緊緊抱住自己的頭,直接跪倒在地上…

「咿…咿…」

「糟了!得趕緊將窗簾給…」

我急忙奔跑到窗邊,將窗戶關好、窗簾拉上。但是,已經太遲了…

「嗚哇啊啊~~………」

「真是的,現在也才2點!沒想到妳竟然跑過來替我送飲料。現在這樣,真搞不懂是誰要幫誰!」

我趕緊跑到她身邊要把她扶起,送回房裡去。她卻因為過於激動的情緒,打算要咬自己的舌頭!!

「可惡……啊!!」

為了阻止他咬舌,所以我將自己的手臂往她的嘴裡送。相隔了十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原來這就是痛覺啊…

過了20分鐘左右,就如同信上說的…她漸漸地安靜了下來,人似乎也體力透支了…但手卻緊緊地抱住我不放。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那時我的手臂被她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塊肉…雖然傷口不深,卻血流不止。那時的她,就像着了魔似地吸吮著我的血液…過了一會兒,她完全安靜了下來,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地…沉睡著。而我想盡辦法要掙脫她,但她的手就是緊抱著我不放…這時候如果再不幫我自己的手做傷口處裡的話,有可能會像上次一樣差點搞死自己。

「可惡,再這樣下去…如果我死了的話,可就沒有人能照顧妳了,更沒人可以照顧妳的貓囉!」

我對著沉睡已深的橘花這麼說道。現在,乾著急也不是辦法,想辦法止血才是最重要的。沒辦法了,只好直接將我的衣服給撕破,拿來充當紗布吧!

折騰了老半天,血終於止住了…但橘花還是不能睡得很沉,而我也不能動。那還能怎麼辦?只好抱著她,爬到我的床上跟她一起睡了…

「…奇怪?窗戶又……」

沒錯,這時的我非常的肯定,一定是有人在附近!我想盡辦法向外探望,然而,映入我眼裡的畫面,是從窗口看過去的那棵老樹上。枝椏上坐著一名少女!雖然沒有月光,但隱約看得到她的金色長捲髮,以及那散發著神祕色澤的金色眼瞳…

「妳是誰?!」

就在我出聲的同時,一陣風吹了進來,窗簾隨著陣風擺動。就在窗簾遮住我視線的那瞬間,『她』消失了…沒辦法,我只好低頭看著躺在我懷裡的橘花。那如櫻桃一般的嘴唇旁有著一抹紅色血絲,以及看似安詳的睡容。實在與我現在的遭遇形成強烈的對比…

隔天,橘花的眼裡泛著淚光,一直對我道歉。我…當然非常的生氣,但我卻沒對她發脾氣。因為我知道,她是為了送熱飲給我,才會走進來的…會發生這些事,也不是她自願的,所以我沒怪罪她。但…那名少女,究竟是誰?如果說,橘花的事她也知道的話,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我不曉得,而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

「Constraint IC」的取出,讓我消失許久的痛楚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不想要它。這天,我又更深的體會到月亮與「她」的關係。我對她的事又更加的在意…如果她受到傷害的話,那我也會跟著受到傷害!這時的我,只能選擇保護她…用身為「她哥哥」的這個身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3-30 18:22 編輯 ]

TOP

雙樹 : 喝啊喝啊喝啊~~…………
(謎:你在發甚麼神經啊?)
--------------------------------------
【黑槍之誓】第五章 - 十六夜

這天,一大早就醒了。但是並不是在自己最熟悉的家裡…看著左手臂上的傷口,被紗布纏得厚厚的,完全密不通風。左手的知覺也慢慢的麻痺…為了不讓我的左手慘遭截肢的下場,我悄悄地把繃帶鬆綁…

「…這個傷口,還真差點送了我的命呢…」

這個傷口,就是那晚被橘花咬掉一塊肉所造成的傷口。因為嚴重地感染導致發炎潰爛,因此引發細菌感染還併發感冒。燒到…大概42℃左右吧?我又再次「鬼門關前走一回」~

這天早上,消毒水的味道還是一樣嗆鼻。這是我住院的第三天。

「哥哥!你沒事吧!哥哥…哥……」

這是我在還有知覺的時候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我昏迷了整整一天。醒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擔心我的工作…看來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工作看的比性命還重要了…

「這種小傷口,根本就不要緊!只要用紗布包住,再止血就好了!」

「可是如果不消毒的話,傷口會變的更嚴重的!」

「就說了沒事的…而且,如果我沒在這幾天將譯稿送出去的話,可是要扣薪的!」

「…我知道了…」

現在想想,如果我那時乖乖地聽橘花說的消毒的話,或許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般慘樣了吧…但是,也要謝謝泉先生。聽說我暈倒時,橘花就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向泉先生求救。如果再慢一點的話,天知道我還會不會活在這世界上…

「…體溫…41℃,還是要好好休息。如果太過於勉強自己的話,病是不會好的。」

「…喔,謝了。」

橘花一直惡狠狠地盯著幫我量體溫的護士…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至少我知道的那位護士並沒有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只是單純的用耳溫槍量一下體溫罷了…

「…這位是你的妹妹嗎?」

「…嗯…」

算是吧…因為就法律上來講,我們只有名義上的關係…

「…這三天她一直在你身旁照顧你呢~真是了不起喔~」

護士小姐伸出手,打算摸摸橘花的頭。卻又被橘花的眼神瞪到收了手…

「…嗯…」

其實,看到這一幕的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答話。深怕一個不小心,這家醫院就會消失一位護士…

「…那、那麼請繼續休息,記得三個小時後要吃藥。」

「嗯,她會提醒我的。」

我伸手輕輕拍了拍橘花的頭。但是橘花仍然以非常地銳利的眼神,緊盯著護士小姐。就像是盯住了獵物的獅子一樣,可能下一秒獵物的脖子就會被獅子咬斷,淪為獅子的食物一般…然而,那銳利的眼神一直持續到那名護士離開後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如往常的笑容。

「哥哥,吃蘋果吧。」

「喔,謝了。」

一片片的頻果送入嘴裡。但仔細想想,她是什麼時候把蘋果削好的?我也沒去過問,因為她正在擦拭一把小刀。一把刀身全部為黑色的小刀…

一連在醫院住了幾天,醫生說現在的情況已經有好轉,換完最後一次藥後就隨時可以出院。為了繼續那被這個意外而停擺的工作,我請他們趕緊幫我換藥,好讓我回去繼續工作。下午,我回到了家裡,繼續忙著工作。但才剛開始工作沒多久,我就發現屋裡有異狀…

照理來說,沒人在的屋子是不會有垃圾的。但屋外卻無端端地多了幾包垃圾…

當天晚上,我進到那間沒使用的房間查看…跟我想的一樣,有人待過這裡。應該…就是那位金髮的少女吧?垃圾裡頭有幾包空了的菸盒以及菸灰,而這間房間裡也多了股菸味。我記得,剛搬進來的時候,這裡完全沒有這種味道。以味道的濃度來判斷,應該已經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外加上掉落於地上的金色毛髮…以毛髮的韌度來推算,這應該是最近掉落的。以這些線索來推算,這與我們居住的時間重疊!!也就是說…

「…那名少女一直住在這裡…」

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但很有可能。

動機。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既然她是偷偷的躲進來居住的話,到底是為了什麼啊?這個家並不是什麼富裕的家庭,連個像樣的家具都沒有…所以她應該不是來偷東西的。流浪在外居住在這裡的話,那應該是在我們搬進來之前的事。而且,她要是真的與我們一起住在這的話,那為什麼到現在都沒人發現?但是…如果真的要我硬說出個原因的話,腦袋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監視…就在我離開這間房間前,我聽見了貓叫聲…是從窗邊傳來的。

「你這隻貓在這裡做什麼?」

「喵~」

跟貓說話的我或許也怎麼不正常吧?但這隻名叫「斗和」的貓也真的是隻很奇怪的貓。很少有…不,應該說幾乎沒有貓的瞳孔是金色的…

「…該不會…不!不可能,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因為貓是不可能會變成人的!就算貓真的可以變成人,那牠應該是變成男生吧?因為牠叫做「斗和」啊!綜合以上……」

現在站在那裡自言自語的我,應該才是最大的笑話吧…總之!現在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就再觀察一陣子再說吧!如果情勢不對的話,大不了就搬走而已…反正,這裡也沒有任何值得留念的事物。隨著時間流逝,十二點了…這件事還是一直在我腦裡徘徊,越是不想去想它,腦袋就越是愛跟妳出現相關的事…

「嗚…煩啊!!」

再這樣下去,什麼事也做不好。乾脆今天先休息好了…

「哥哥,我進去囉。」

「啊、好,請進。」

這時間,照理來說是還不到需要喝咖啡來提神的時間…她是怎麼知道我決定今天先休息了?

「這個,是神父寄過來的。」

「嗯?是什麼時候寄過來的?我怎麼沒有印象?」

「…兩天前吧?那時候哥哥你還躺在醫院裡,所以我就放在家裡了…」

「…下次要是有我的信的話,請直接拿來給我。不管我人在哪裡,好嗎?」

「嗯…知道了…」

她離開後,我拆開信封。信封裡有一封信以及一張支票。

「給R:在這裡先說個壞消息。那就是『猶大』們已經注意到你們了。他們雖然還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居住處…但是,遲早會被找到的。所以,這封信裡我放了張支票,目的是為了讓你去準備『必要』的東西…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些事別再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受的苦已經夠多了…下面是當時組織供應商的住址。去那裡的話…只要有錢,你需要的東西他都會幫你找齊的…」

「猶大……」

那晚,組織裡送來一封執行書。任務級別:Easy。沒錯…就是這封執行書,讓我成了背叛組織的「猶大」、讓我在苦窯裡待了七年,徹底改變我未來的人生。以及讓我冠上背叛者「猶大」之名的人……就是他…審判者管理員之一的「艾克森」神父…

「…在這段時間內,你應該接觸過那孩子的危險期了吧?雖然她很危險,但日後將會成為你最重要的戰力。所以,千萬不要讓她對你失望,不然,你將會失去現在最重要的人。而且…她和你可以說是一體的…」

「一體?這是什麼意思…」

那孩子,自從我接觸過她內心的脆弱處後,我對她的想法與對待她的作法都與以前不同。雖然平時並不是很喜歡說話,外加開口的話都讓人震撼不已以外,她算是個非常普通的孩子…不只普通,還很脆弱…她的心,就宛如是用冰雕成的一樣…既冷又易碎。然而,她也因為這個原因,才始終沒有對我敞開心懷。與她生活至今,我慢慢的體會到有「家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最後…R,我希望你能找個時間帶她來見見我,有些東西我得要親手給她。加上我獨自一人生活在這小鎮裡,也挺寂寞的。如果有空的話,就回來看看我。假如『猶大』們找上門的話,你們還是以逃亡為第一優先吧。另外,『黑槍』的修護工作我已經委託另一位倖存者完成了,約一個月左右他會把它送過去,有什麼需要的話,也可以找他。」

倖存者?!

就我所知,組織最後的下場是投降者全加入了「猶大」,而不投降者也全都被槍殺了…真沒想到…

「…除了我跟神父以外的倖存者…他到底是…」

為了掃去心中的疑問還有讓腦袋清醒,我決定去外面吹吹風。走至陽台,晚風沿著琵琶湖面吹了過來,我看了眼今晚的月亮…

「十六夜(いざよい)啊…」

十六夜之月…這天的月亮接近滿月,卻缺了一小點。這種月亮又有個別稱,叫「猶豫之月」…意味著躊躇不進,猶豫不決的意思。沒錯,現在的我的確很猶豫…猶豫著…是該繼續住在這裡,還是帶著橘花過逃命生涯…或著…

咦?院子方面有動靜。我從陽台往院子一看,有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橘花…這麼晚了…她在做什麼呢?於是,我直接從陽台跳下,落在院子裡。呵,看來我落地的身手,並沒有退步太多呢…

「…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做什麼啊?」

「呀!!」

很明顯的,剛剛橘花並沒有注意到我就落在她身後。

「…嗨!」

「什麼嘛…原來是哥哥喔!別嚇我好不好?」

「妳做了什麼虧心事啊?不然怎麼會被嚇到。」

「才沒有呢!我只是來這裡摘點花回房間放罷了…」

她站著的地方前面,是那一片我給她種花用的花圃。稍微看了一下,裡面盛開了許多的花呢…於是,我便陪她一起下去幫她摘些花回來。

「…哥哥,今天是十六夜呢…」

「嗯…怎樣?別跟我說妳感到猶豫感喔!」

「…嗯,被哥哥猜到了…」

「哈哈,沒想到像妳這樣的小孩也會對某些事情感到猶豫,小心太陽打西邊出來喔!」

「…討厭!哥哥你幹嘛這樣欺負我…」

沒想到,我隨便說說而已,她的眼角已經泛淚光了…

「…好啦,哥哥向妳道歉。別生氣了喔…」

我伸出手,溫柔地撫摸她的臉頰…

「…討厭…」

「…話說…妳為什麼要種『彼岸花』?…」

我試著轉換話題,決定從她最喜歡的「花」開始著手。我記得…彼岸花,又稱作曼珠沙華。別名…接引之花…

「彼岸花,只生於七至九月。花語是:『悲傷回憶』…」

「………」

看來,我大概問到了不該問的東西了…天上為十六夜,地下為彼岸花。而身在花叢中的橘花,臉上帶著一絲的悲傷…這畫面,美到令我陶醉…而我絕對沒想到,幾天後,我將面臨死亡危機…

TOP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TOP

引用:
原帖由 Nostle 於 2009-3-30 12:40 PM 發表

星海爭霸 我記的 不是跟 魔獸爭霸 類似 (星海爭霸 我記得國小時就有了八)
但畫面怎變成那樣.....化說那張圖 是真人嗎 感覺有點好笑XD
難道我已經落伍了嗎= = ...
星海爭霸2已經在今年(2009)推出囉
話說那兩張圖確實是遊戲喔
叫做末日之戰,是橫跨了XBOX360和PC的重量級遊戲喔
這是星海爭霸2= =(感覺好像很多文章都會嚴重離題XD)

這是末日之戰的主角=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30 18:53 發表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是阿....好像修字修到上癮了呢= =|||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30 06:53 PM 發表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為...為什麼...會"燦爛"啊!?
難道是被貼出來了...很"心"奮嗎XD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他本人說
在還沒給後援會的人知道前
最大的點閱數才10出頭
現在隨便都有40~50
還有破百的
所以他感到非常的高興
再加上雙樹大挑他的錯字挑到發瘋
他忍不住狂笑了....

果真...非常的欠K...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2 15:03

Processed in 0.02268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