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這裡開始沒人嚕…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的確...這裡開始沒人了
別說我是...我是非人者一枚

TOP

久久沒有新進展了…昨天剛完成兩章,一次貼了吧!
【黑槍之誓】第十一章 - 「兩人的生活出現危機!」篇
------------------------------------
【黑槍之誓】第十一章 - 無預知的新雪,冬天的訪客

掛著望月的寒冬,飄落的雪,總是令我無法入眠…我真的希望,那件事不要發生…至少,它不會成為我這輩子的遺憾…我始終忘不了,那潔白的雪緩緩的落下,落地的瞬間就被染成了豔紅…

「我喜歡…你…」

那雙手緩緩的握住了我的手,她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眼旁流耀眼的淚光。

「那麼答應我,好好的活下去,好嗎?」

我對著她笑著,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下,這是什麼感覺…這種心如被絞住一樣的難受,卻又有說不出的感動。

「我知道了…RR…好好的活下去啊…我到現在才明白,這種感覺叫做愛啊…」

「對不起…你要連同我…好好的…活下去…喲…」

為什麼會是她,泛著淚光直視著我的雙眼,漸漸失去光澤,我所緊握住的雙手,漸漸去溫度…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更不要用那種眼神死去,那種滿足的眼神…從體內流出的鮮紅血液,染紅了整片雪地,染紅了我的雙手,以及染紅了妳那無遺憾的最後神情…

在這僭越的冬日,比別的地方還有冬季的感覺。這天就我獨自一人,在這裡徘徊游蕩、漫無目的的走著,畢竟這也不是我願意的。

「喲,良!在這裡~」

看到不遠處的室外咖啡座的某張桌位有人向我招手。想也知道是哪個人會做這種事…我走過去,面對著望坐下。

「…好啦,可以告訴我,你為何找我來這裡的原因了吧?」

在早晨響起的一通電話,將剛入眠的我叫了起來。對於天生血糖偏低的我來說,不能睡覺比微調還要折磨…

「我知道你才剛睡,但這件事非跟你說不可…雖然這事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

「…掰…」

「喂!等等!你也犯不著這樣吧!」

我轉頭往他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他看見我的臉後露出恐慌的神情,看來我的臉色相當地不好看…

「對不起啦!先聽我把這些事說完。」

「…請你長話短說…」

沒錯…被濃厚睡意慢慢蓋上的眼皮,就算我再怎麼想掙開它,它還是慢慢的闔上。看來,人果真還是衷於自我的。

「好,那我就直說了,神父來信說,你們的存在已經被猶大們注意到了…」

「…什麼!」

那原本徘徊在腦裡的睡意,一下子完全消失了。現在,我的腦袋比任何時候都要來的清晰,就怕漏聽到任何的情報。

「…但他們還沒有掌握到你們目前的行蹤,所以現在還可以安心。」

「…雖說現在沒有任何的威脅,但總有一天還是會被他們發現的吧?」

「就是為了這點,所以我才要叫你出來…這東西是神父要我交給你的,你應該非常的熟悉才是…」

說完,他從身旁的包包裡拿出一個黑色的方體,正中間有個金色的十字架,十字架中心鑲著一顆藍寶石,接著他將這東西遞給了我。

「…為什麼『Cherub』會在你手上?這不是在那時就被…」

「…沒錯,是損毀了。這是神父所製作的另一型『Seraph』。」

「那不就表示,『祂』還…」

「…應該還存在…某處沉睡…」

「Seraph」,也就是熾天使。祂位居於天使階層的最上層,是神所居住的神殿的看守者。而我手中的Seraph,是Black的組件之一…它可以任意變換形貌,配合著使用場合以及時機進行槍枝的強化。

「…那麼,就到此為止…我要先離開了。」

「…望…你認為我還會再用到它嗎?」

望轉過頭來看著我的臉,眼神中帶著一絲哀傷…接著,笑著對我說了「保險」後,就離開了…

每當瑞雪飄落,心裡的痛就慢慢的浮現,為了不讓自己再次回想起來,我將這段記憶深埋在心中。但當那深白的雪染紅的瞬間,隱藏在我內心的邪惡就出現了…不,「祂」的存在就像天使一般。是為了讓我逃脫那痛苦,所以出現助我一臂之力…我的記憶,從那一刻起,就只剩下痛苦的回憶了…

在回去的路上四處遊蕩的我,因為繃緊的神經鬆懈的關係,睡意又再次佔領我的身體…承受不了睡魔誘惑的我,坐在路旁樹下的休閒椅上打起盹來。

(…咱們…好久不見了…)

(是你!)

(…是啊,沒想到我還存活在這個世上吧?)

(你是「惡」的存在,是沒有必要出現在這世上的存在!)

(呵呵…別想了。要我消失?也不先想想你們「人類」何時才會消失?)

(你說什麼!)

(別忘了,我們是一體的。只要你們還存活在這世間的一天…)

「嗚啊!」

從夢中驚醒的我,全身流滿汗水,身體卻微微的顫抖著…這並不是因為週遭氣溫的關係,而是一種發自內心感受到恐懼的顫抖。

(希望這不是真的…如果『祂』再次出現的話,惡夢將再次降臨…)

驚魂未定的我坐在休閒椅上,試著將自己的呼吸與心情調適好。當呼吸慢慢平順時,從後面傳來的聲音再次將我的呼吸打亂。

「…哥哥。」

「嚇!」

「哥哥,是橘花啦!」

「喔~橘花,難道妳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的道理嗎?」

「我知道啊!不過…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

「…正如妳所看到的,剛剛在樹下打了個盹。」

「不行啦!這樣可是會感冒的!」

橘花她從口袋裡拿了條手巾來擦拭我的臉,然後撥一撥我那頭散亂的頭髮。

「哥哥,怎麼你全身都是汗?今天的天氣沒熱到會流汗喔?」

「不,沒事。剛剛夢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罷了…」

「是嗎…那我就先走囉,我還有些事要辦。」

看了看手錶,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啊?看來她準備要去打工了。

「嗯…妳路上小心一點喔。」

「嗯!那我先走囉,掰掰!」

隨著她走遠,遠離我的視線,我開始回想剛剛的事,接著陷入沉思中。當我在沉思時,清楚的感受到有人在觀察我的氣息…雖然有點距離,但確實是在這附近…

「…看來望所說的事,就快要發生了…」

正當我要站起來時,對方似乎察覺到我的動靜,快速的離開了現場。

「…原本我還希望,能夠永遠在這裡度過安詳的日子…看來,是不太可能了。」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分,但目標絕對是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不能把她給扯進來。畢竟,這是屬於我的問題,所以得由我自己一個人解決。

受到威脅的未來,以及那接近的危機…將受到考驗的人,是我。而該面對的人,也是我…從空中緩緩飄落下來的白色雪花,以及被夕陽染紅的湖面,這便是琵琶湖的八景之一「僭越的瑞雪」。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接著是,【黑槍之誓】第十二章 - 來自過去的復仇者!!
-----------------------------------------
【黑槍之誓】第十二章 - 來自過去罪惡的狙擊手

從黑暗的遠方傳來的槍響,讓人摸不清楚對方在哪…這是我第一次失去冷靜的判斷力。取而代之的,是那魯莽的行動…

「…面對不知道位置的狙擊手,首先要壓低身軀。然後,盡可能地移動到有掩蔽物的地方,藉著聲音來判斷對方的位置。千萬不要隨意回擊,以免透露出自己的位置…」

這是「她」在倒地前最後一次的叮嚀,但那時的我卻把它當屁話。當事情發生,一切都太遲了…

在對方的身份還沒掌握好之前絕不能輕舉妄動,這是面對未知對手的基本原則。但是,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不主動出擊的話…對外聯繫可能會被竊聽,輕舉妄動又會導致死亡…最重要的是,這些事情,必須趕在「她」回來之前結束,以免讓她受到波及…

「最好的辦法…果真還是離開這裡嗎?…」

將屋內的燈全數關閉後,我開始讓眼睛慢慢適應黑暗…等到稍微能藉著窗外透入的月光看清楚周圍後,開始進行對敵人位置的確認與反擊。

從晚上九點開始,一直僵持到現在。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了…然而,時間拖的越久,情況對我越是不利。

「…在這樣拖下去可就真的糟糕了…」

雖然沒有看到人,但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西面的森林裡有動靜…那種被緊盯著的感覺。再說,西面的森林佔有至高點與隱密性的優勢…情況對我相當地不利啊…

「…大概再過個三十分鐘她就回來了…可惡啊!難道什麼辦法都沒有嗎?」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突然那種被直視的壓迫感消失了!而西面的動靜也停止了。這到底是…

「我回來囉!」

「!!!!」

「哥哥,你蹲在那裡做什麼?而且,為什麼不開燈呢?」

「…哦…因為妳這幾天都很晚回來,有點擔心妳。想說躲在這裡等你回來後嚇嚇妳後再問妳原因…」

「真過份…」

「抱歉啦,開個玩笑而已嘛…」

那童稚的臉頰微微地鼓起,露出了生氣的表情。她是如此的天真無知,我決不能將她扯入這場爭鬥裡…

「啊,對了…西邊的森林裡好像有一位客人喔?」

「什…」

我看著她,那天真的面容上帶點冷酷的表情。為什麼她會知道…不!應該說為什麼她察覺的到對方的存在?

「…哥哥。」

「什…什麼事…?」

「…別太勉強喔。」

「…喔。」

只見她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我開始回想過去所發生過的事。自赤紅望月以後她的精神狀態一直都很正常,若真的發生問題時也都是以「血的安定」來克制她。但我完全沒想到,她居然能察覺到那微弱的動靜以及對方的位置…她到底還隱藏了我多少我所不知道的能力?

「…神父,你真的交給了我一個危險的存在…」

從昨天察覺到對方到今天早上為止,我都戰戰兢兢的…一來是確認那傢伙正確的位置與目標,二來是保護好橘花直到她出門為止…

大約十一點左右,這時是橘花她固定要去照顧花圃的時間。而我深怕對方會將目標放在她身上,所以待在她的身旁…

「…哥哥,你這兩天有點奇怪喔?好像一直在注意著什麼似的…」

「不,沒什麼大不了的…妳繼續忙自己的吧!」

「嗚…哥哥你怪怪的…」

她用那水靈靈的眼睛盯著我看,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真的…沒什麼事…」

「真的嗎?你以前是不會跟著我出來整理花圃的耶?」

「那個…這個…啊,因為平時坐在桌子前太久了,所以就想…出來幫妳的忙,順便活動活動一下筋骨。」

昨日下起的小雪已經堆積在地上有薄薄的一層了…她將種植在地上的萬年青一株株的移至盆栽裡,然後站起來直視著我。

「…哥哥…你真不會說謊…」

「………」

「不用太在意我,至少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

「嗯…說的也是…」

下午五點整,我在她去打工離開家之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將衣櫃內的黑色箱子打開…

「…如果可以的話,我已經不想在使用你了…『夥伴』。但是,這次真的是不得已了…」

我將熾天使嵌入「Black」的空格後,走出了屋外,朝著西邊的森林走去。

「…G4721-R,Level 1 Lock Off,The Mode Hyper Speed On。」

嵌在「Black」上的熾天使開始變形,並依附在槍上。而槍的外型也從原本的39cm,變成了63cm長的超大口徑手槍…而Hyper Speed Mode也開始作用,手部感受到筋肉的抽痛。

「…那麼,別怪我無情了。狩獵時間…開始。」

慢慢的走入森林裡,那被人直視的壓迫感也越來越清晰…在寧靜的森林裡,任何的聲音都變的非常清晰…現在,情況已經改觀。佔有絕對優勢的人,是我。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給你機會。如果你離開這裡,然後不打擾我們兩個人的生活的話,那我就不予以追究!」

…沒有任何的動靜。我試著移動現在的位置,突然傳出一聲槍響。

「…這就是你的回應了嗎?那我也沒辦法了…」

我將Black舉至面前,將那金色的十字架面對著自己。

「G4721-R對電腦進行目標確定,在此宣示將完全殲滅對方!我對著我所擁有的神聖十字架發誓…願主能傾聽我的誓言,赦免我的罪。」

第二聲、第三聲槍響,子彈精確的命中我所躲藏的樹。但是,現在在我眼裡看來,那子彈的速度已經跟不上我追擊的速度了…我快速地開了兩槍,將對方的子彈給完全回擊。在黑暗的森林裡,子彈在碰觸頓時爆出火花…

「…在那裡嗎?」

以子彈的路徑與聲響傳出的聲音位置判斷,在11點鐘方向。而我並沒有對那裡開槍回擊…那個人或許還有利用價值。最少,要從他的嘴裡探聽一些情報…關於「猶大」的情報。

我快速地朝著對方的方向前進,而槍響隨著我的腳步聲響起…很顯然的,對方已經慌張了。然而,他越是胡亂射擊,越是透露出他的正確位置。而他真正的位置…森林正中間的櫻樹!

當我到達櫻樹下時,那槍林彈雨從我的頭上降下,無數的子彈朝著我發射。而我用Black的槍身將子彈一一彈開…對於用特殊金屬所做成的Black與熾天使而說,除非是用沙漠之鷹那樣火力的槍打出的子彈,才會在外表留下輕微的痕跡。

「…我再說一次,快點離開這裡!不然…」

我果真還是不想動手,畢竟那過去的記憶已經折騰我快七年之久了…我已經不想再讓我的手沾滿血腥了!

…突然,我感覺到左手有些黏稠的感覺。而痛楚跟著鮮血滴落侵蝕著我的左臂…而地上的白雪,漸漸地被我的鮮血給染紅。

「…為什麼…為什麼不聽我的話離開…為什麼不能給我們兩個安定的日子過…還有,為什麼要再次讓我看見被鮮血染紅的雪地!!!!!!!!!」

在盛怒之中,我高高舉起了Black,對著樹上開了一槍。接著,傳入我耳裡的是一聲尖叫,但那聲音並不像一般人那樣,是比較尖銳的一聲哀嚎…然後,有一個人從樹上摔了下來…一個飄逸著一頭長髮的身影落在我的面前。

「該不會…妳是女的?」

…看來,我射中了她的右手。雖然不是很嚴重,但血也止不住狂流…如果不進行急救的話,會失血過多而死的…我沒有多想,直接扯破衣服的一角幫她包紮。

「…嗚…為什麼不殺了我?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為什麼不接殺了我!」

「…要我殺妳,就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猶大』派妳來做什麼?是要將我們兩個都殺了嗎?」

「我才不知道什麼猶大呢!我的目標就是你一個人!就是你,「沉默的死神」!奪走我雙親性命的惡魔!!」

這個稱呼,轟的一聲炸進我的腦中…十年前,我接受到一個簡單的任務。任務的主旨是要我暗殺一對夫婦…但是,不能對其餘的人下手。這好像是委託方所提出的條件…然而,對我們這些殺手而言,命令就是一切…

在我暗殺了那對夫婦,正打算從窗口逃出之時…我被他們的女兒撞見。她發出了絕望的哭聲,並且一直指責我是殺人兇手。有幾個人聽到了她的哭聲而趕了過來…他們將我團團圍住。為了自身的生命而下手是被允許的…我以無聲的行動將圍過來的人給斃了後,倖存者的嘴裡發出恐懼的哀號。而他們的嘴裡一直喊著…『沉默的死神啊!』

「…妳是那對夫妻的女兒,也是那次的幾名倖存者之一…對吧?」

「我一定要替我的父母報仇!就算要我化身為厲鬼或走入地獄都無所謂!!」

「…那我就沒有任何的理由殺了妳。」

「為…為什麼不殺了我!你是想對我施展仁慈嗎?我才不需要呢!!」

「…妳既不是『猶大』的人,又是我過去所做的罪過中的倖存者…我能有什麼理由奪走妳的性命?」

「…如果你不殺了我,那我就…」

那名少女拿起掉落在她旁邊的M24狙擊步槍瞄準自己的頭部!我為了阻止她做出傻事,扎扎實實地打了一拳在她的腹部。而她的身軀也因為沒了支撐力而倒在地上…

「…既然,妳的性命是我留下的…那還是就交給我管吧。」

我將已暈倒的她扛在右肩上。如果不趕回屋子裡進行止血的話,我可能會比她還要早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

…在趕回房子的路途中,我看著我在一路上所低落的血滴。血滴染紅了我所經過的路…那染紅的雪地以及現在我所做的事,都跟那時一樣。為了不讓自己再留下遺憾,就算身體再怎麼疲憊,雙手多麼的無力,我還是得讓她活下來…畢竟,這是我的罪過。相信…妳也會體諒我吧?妳也會了解吧?希望這樣能使妳安息…也能讓我減少一些罪惡感,這樣就好了吧?「RR」…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好了,我要去睡一下…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這裡都沒人了~~~~~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的確...
之前出現在這裡的人好像都失蹤了

TOP

是啊………
只要是在這裡出現過的人,不管是誰都好,快點回來吧~~
(當然,祈嵐跟颯你們例外)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我回來囉!
但是基於某原因  我最近上來也只會留一點言吧
就這樣  在去準備功課的事了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囧!!!!!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我一直都在阿........雖然說沒什麼份量就是了....(牆角陰影模式 ON
話說有沒有那位大大能提供一下提神方法?
真的快撐不下去了........(倒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提神...方法...是嗎?
橘花:祈嵐哥哥 給他灌咖啡怎麼樣?
祈嵐:...隨便你吧...
橘花:......祈嵐哥哥突然變的好冷漠...

TOP

提神的話....我是有個方法啦....
不過...(望向小橘花
這種是似乎還是不要隨便透露的好....
對了@@整頓好我另外的幾個"客人"我會比較長上吧!
在這對大大們說聲加油吧!我會常來看你們的....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咖啡阿....我試過了,沒什麼用
因為從小就是每天一杯...(起床的時候)
所以到現在幾乎免疫= =
如果各位有比較有效的...我倒願聞其詳.....(睡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這樣阿...話說祈嵐一直處在無神狀態 真擔心...
橘花:葛格 祈嵐哥...他會不會回不來了呢...?
颯:不可能回不來的 頂多是消失一陣子 上次好像消失了150天吧?結果不還是回來了嗎?
橘花:嗯...
回歸正題...從小就每天一杯阿 難怪免疫了
斗和:跟哈亞貼不一樣 他是天生免疫的說
颯:...就是...這樣...(青莖直直冒)斗和...你偶爾也給我擔心一下祈嵐...

TOP

祈嵐搞失蹤啊?
(愛莫能助)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祈嵐失蹤 都是我的錯阿><
我不應該到這裡來的...不過...來都來了 就常來好了
希望他別消失...
+上我上線時間只能在7點前(因為某些因素

TOP

黑...
他會不會消失我不能保證...如果消失的話 還麻煩你對我家的橘花負責一下= =
雖然我不能保證你能活著...(被初音拿蔥丟
初神 黑的初音:別詛咒我家的初神大哥!
颯:那也別拿蔥丟我嘛...不過...還是沒長大嘛妳
橘花:颯葛格...你在注意的地方是初音姐的哪裡啊!!(開槍
颯:對...對不起...(還好跟祈嵐對打能力有增加...

TOP

颯...你...(拿起火焰巨鐮
我該劈了你嗎...竟然對我的初音做出這種事...要也是我來阿!!(被蔥砸中
初音:初神大哥是大色鬼!
初神:不是!我絕對沒有啊!對不起阿~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初音:果然還是祈嵐大哥做人比較正直

TOP

初神,你家的初音好像很喜歡被「奉承」厚?
根本是小孩子心理…(被蔥砸中
雖然大家都說綠壩是個外掛
但在我心中綠壩永遠是…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2-18 10:42

Processed in 0.043863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