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接續『告白...』的故事

接故事....

京介:「妳們都受傷了,再加上長時間的戰鬥,最需要休息,她們交給我料理就好。」
斤烈:「..........你應付的來嗎?」
京介:「技術上的支援可能有點問題...不過,只問話的話應該可以吧~呵呵...」他一邊說著一邊把兩具昏倒的"審判者"抱起來扛在肩上。
京介:「好啦! 看妳們累的,先進去船艙休息吧。我會跟她們待在貨艙,等妳們休息夠了再來找我吧。」
橘花:「我不想休息.....」
京介:「可是斗和需要人照顧阿!!」
橘花:「........」
京介:「不要擺出那麼可憐的表情嘛~」他苦笑著說道。
橘花:「我知道了.....」即使已經表示順從,橘花的神情依然有著難掩的落寞....
京介:「.............啊~~好啦、好啦,算我錯了好不好?不要再擺出那種表情了...我的心會痛的....」
似乎是起了效果,橘花的表情緩和了不少,她溫柔的笑著說「是!」接著便抱起斗和走進船艙。
京介:「哎呀哎呀~橘花還是沒有變呢...什麼樣的心情都寫在臉上....」帶著近似父親的笑容進入了貨艙。
船艙中,兩人各自帶著夥伴靠在牆上休息。
「...............」「................」
海的氣味有些刺鼻,引擎運轉的聲響因沉默而顯得更加巨大。
「妳後悔嗎?」橘花首先打破沉默。
澄樹:「妳說什麼!?」
橘花:「我在問妳,對於創造妳的組織、為他們四處奔波,替他們賣命之後又遭背叛,這一切的一切...妳,後悔嗎?」
澄樹:「後悔?哼哼!當然後悔....但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我已經被他們給拋棄了...我不再是猶太教會的"完美審判者澄樹",而是在船上和妳們相遇的"普通女孩子澄樹",我不會沉湎於過去的悲傷,我要以這個新身分活下去! 並且,把那些不懂得尊重人權的傢伙痛打一頓~~~~!!!」
她越說越激動,使得橘花有一點被嚇到。
斤烈:「很高興妳有這麼樂觀的想法。」
橘花心道:「樂觀?這哪裡樂觀了?」不過她倒是很佩服她的對手能夠這樣快的忘記過去的傷痛。
橘花:「咦?妳不殺了他們嗎?」
澄樹:「這....畢竟.....是他們創造出我的...我不能無視這份恩情...」
橘花:「喔........」
沉默又再次降臨,兩人各自懷著心事,神情皆帶著幾分的尷尬。
「可不可以....」「如果妳想....」
兩人訝異的看著對方,似乎都沒有料到對方有話要跟自己說。
「恩....妳先說...」「妳先說吧....」
兩人間的尷尬達到最高點...一旁的斤烈不禁搖了搖頭。
橘花:「呼----好!我是想跟妳說,如果妳想殺了他們,但是下不了手....我可以考慮幫妳的忙...前提是良哥哥沒有事!」
澄樹:「是...是喔...謝謝...對不起...」
橘花微微吼道:「謝謝就謝謝!對不起就對不起!把這兩個東西湊在一起是怎樣?耍我嗎?」
澄樹被嚇的眼角湧出些許淚水...向來不習慣被人道謝及道歉的橘花表情有些扭曲,斤烈則是趴在地上不停抖動,似乎拼命忍笑的樣子。
澄樹:「是...是...對不起...」
橘花:「不要再道歉了啦~~~~~~!!」

貨艙中,京介將兩隻審判者用不知從哪變出來的繩子綁在一個外形、大小都跟單人床相似的貨櫃上(其實裡面就是床...)接著看似很快樂的(?)在貨櫃四周走來走去,細細的打量她們。
XP:「哎呀...好痛...咦?這裡是哪裡?」
初音:「嗯~XP?妳怎麼會壓在我身上?這裡是....?」
??:「這裡是貨艙喔~」
一個溫柔卻夾雜冷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兩人立刻朝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京介:「嗨~妳們醒啦?」
初音:「是你!咦!?為什麼我會被綁著!?」
XP:「是"我們"!我們被他給擊昏了,記得嗎?」
初音:「對喔!果然還是XP比較細心呀~真不愧是我的夥伴。」
XP:「妳真是一點緊張感都沒有...夠了!閒話家常到此為止。倒是你,你不殺了我們,把我們綁起來做什麼?」
京介:「我不是說了我不打女人...而且,我在贖罪...可以的話,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初音:「那也沒必要把我們兩個綁在一起阿!我都快被XP的胸部給悶死了啦~」
XP:「誰讓妳把頭在我的胸前亂轉的!?把頭移開!算被綁著也一樣!」
初音:「我移不開呀~嗚咧...我快窒息了....」
京介:「呵呵呵呵...真是好玩呢,妳們兩個。」
初音&XP:「「一點也不好玩啦!!」」
京介:「不過,就因為是敵人,所以不能對妳們太仁慈...好了,言歸正傳,把妳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吧。」
XP:「原來你把我們綁起來是為了索取情報阿...」
京介:「哎呀,被妳看出來了嗎?」
初音:「哼!我們才不會說哩,想要情報就自己去找啊!咧~(吐舌頭」
XP:「沒錯,我們是不會透露跟教會有關的一切的!就算你拷問也沒用,我們完美審判者都受過專門的拷問訓練,不管你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勸你還是放棄.......你幹麻脫衣服?」
她們的話說到一半,京介就站了起來,開始把他自己的外衣一件件除下...
京介:「妳們知道為何我要把妳們帶到貨艙?就是為了遠離橘花,不然讓她看到了...怕會傷了她脆弱的心靈...拷問方式有很多種,就算妳們受再多的訓練也沒有辦法完全抵抗,現在我就用一種妳們一定抗拒不了的拷刑。」
XP:「難道...」
初音:「不會吧!!」
京介:「來吧,就讓我來看看妳們經不經得起我的"拷問".....」

斗和已經從橘花的手中變成由斤烈看護,她擔心那兩人的爭執會把斗和吵醒。便悄悄的把斗和拖到旁邊,一邊照顧斗和,一邊看著這兩個近似雙胞胎的少女表演雙簧相聲(?)...
經過一陣不知是責備還是關心的安慰後...船艙又靜了下來。
「...............」「................」
剛幫斗和把脫落的繃帶重新綁好的斤烈,在附近聞來聞去。「不知道這船艙裡有沒有爆米花呢....」她小聲說道。
澄樹:「嗯...那個....」
橘花:「....又怎麼了?」
澄樹:「嗯....請問.....」
橘花:「想說什麼就直接說阿,要說又不說的,真是叫人生氣!」
澄樹:「嗯...我跟斤烈可以暫時先跟著妳們嗎?」
橘花&斤烈:「「什麼!?」」
橘花:「即使妳被拋棄了,難保妳不會為了能夠回去再幫妳的教會做事..我不想帶一個間諜在身邊!」
斤烈:「妳就不怕她們在四下無人的時候,把我們殺了埋起來嗎?有沒有常識啊妳?」
澄樹:「因為...我已經無法回去教會了...我在其他地方也沒有住所...也沒有認識什麼人.....我只是想找個能夠暫時依靠的人...可以嗎?」
橘花:「.......」
斤烈:「.......」
橘花:「好吧,就讓妳先跟著我們,這樣良哥哥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比較好殺妳...」
斤烈:「如果這是妳的意思...我沒有理由反對...」
澄樹:「謝、謝謝妳。」
橘花:「別再道謝跟道歉了,再說我就拿子彈當回禮!」
澄樹:「嗚........」
斗和:「呵阿~我在睡覺,妳們吵什麼呀~」
橘花:「..嗚..嗚..斗和~~斗和妳終於醒了...太好了...」
斗和:「輕點輕點,我的傷口會痛阿~嗚...我不能呼吸了...」
橘花立刻衝上前去抱住斗和,把她放在自己懷裡裹的緊緊的。
澄樹:「橘花!快放開她,她的臉已經變成青色的了!!」
斗和:「呼~妳想殺了我阿?」
橘花:「我...我太高興了嘛。」
橘花:「真是.....嗯?為什麼妳們會在這裡?難道妳們又想對橘花不利?妳那兩個看起來怪怪的同夥呢?不要躲了,出來一決勝負吧!橘花妳快走,這裡有我擋著!」
澄樹:「沒、我們沒有...」
斤烈:「妳誤會了啦~~~~!!」
斗和:「廢話少說,看我的!!!!」
突然一聲槍響,澄樹與斗和間的地板出現了一個冒著煙的彈孔。
橘花:「斗和,冷靜點!事情是這樣的...」
經過橘花的解釋後,斗和的殺氣才緩和了些。
斗和:「.....所以,妳們現在暫時算是跟我們同盟是嗎?」
澄樹:「是、是的,還請兩位多多指教!」
斤烈:「不過,其實妳並不是因為沒有地方住,而是想找人陪吧~」
澄樹:「嗯..這個...人多一點總比人少好啊....」
橘花:「.......」
澄樹:「而且,那位大哥...京介哥他很帥呢...」
橘花:「咦!?」
斗和:「啊!?」
斤烈:「哩!?」
三人(?)皆對那突如其來的話語感到錯愕,甚至帶有些許的不可思議。
橘花:「妳妳妳妳幹什麼叫得這麼親熱!我警告妳,絕對不准對京介哥有任何非分之想,連遐想都不行!聽見了沒!」
澄樹:「妳在說什麼阿?現在是自由戀愛的時代!妳有什麼權力阻止我?我就是要叫的這麼親熱!我一定要成為他的女.朋.友!!」
橘花:「妳!妳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要殺了妳!!!」
看著在爭吵(外加槍枝、飛刀攻擊)的兩人,斗和與斤烈不約而同的嘆了聲:「天阿...」

之後,在雙方的和事老(?)的勸解外加應該先將跟京介談談放在第一要務的情形下,兩人才停止鬥爭往貨艙出發,不然這艘船恐怕要沉了....
澄樹:「我一定會成功的!」
橘花:「京介哥不會答應的!」
兩人間依舊有著光亮的火花,後方兩個小小身影皆有說不出的無力...
一行人走到貨艙附近,卻隱約聽到奇怪的聲音。
橘花:「妳有沒有聽到怪怪的聲音?」
澄樹:「沒有阿...是妳多心了吧。」
斤烈:「不,確實有聲音....」
斗和:「還是人類的聲音...只是似乎被某種物質擋住了,聽不太出內容。」
斤烈:「在這個方向....」
橘花:「我都忘了貓的耳朵很靈呢~等等,那以前我請妳幫我偷聽時妳為什麼不做?我記得妳說妳聽不到...」
斗和:「嗯...這個...因為我知道此先例一開,後患無窮阿...搞不好還會叫我幫妳聽某個人到底喜不喜歡妳...嗯!?」
橘花的臉變的有些灰暗,眼中閃過寒光,並從衣襟內抽出小刀。
橘花:「澄樹,妳有嘗過貓肉火鍋嗎?」
澄樹:「沒有耶...但我聽說味道不錯....」
斗和:「咦咦!?對不起~屬下錯了!!小公主饒命阿~~~」
斤烈:「等等!妳們聽,貨艙裡有聲音....」
四人將耳朵貼在貨艙門板上聽,聲音已經比之前來的清楚,但內容仍然模糊。
澄樹:「似乎是人的呻吟聲呢....」
橘花:「呻吟聲?呵呵,怎麼可能...難道京介哥他...!?」
橘花迅速的拉開艙門,少了艙門的隔絕,裡頭的聲音大而響亮的傳了出來。
「啊..啊..啊嗯...啊啊....饒了我吧..」「嗯啊...好痛..啊...啊..呀..」
京介說他會和那兩個人在貨艙...這兩個是女孩子的聲音....那他.....將現實與過去聯想起來的眾人不禁紅了臉。
澄樹:「沒想到京介哥居然這麼大膽...」
斗和:「好色的豬哥。」
斤烈:「無恥的人類。」
橘花:「我、我才不相信京介哥會那樣呢!京、京介哥,可以...請你上來一下嗎?」她捧著發熱的臉問道。
京介:「橘花!?啊~真是糟糕,我居然忘了要先上鎖...本來是不想讓她看到的啊...」京介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京介緩緩的從下方走了上來,汗流浹背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京介:「哎呀,斗和妳醒了啊,身體還好嗎?」
斗和:「嗯,還可以吧。倒是你.....」
橘花:「京介哥,你怎麼稿的滿身大汗呢?」
澄樹:「難道您真的......!?」
京介:「喔~做那種事是一定會流汗的,不礙事。本來是不想讓妳知道的...既然都曝了光,我也就沒有必要再隱瞞了。對了,橘花妳想試試嗎?」
橘花:「啊咧咧!?」
澄樹:「咦咦!?這怎麼可以....」
斤烈:「這種話人類也說得出口阿.....」
斗和:「你這個不要臉的惡魔,竟然想對橘花...我不會讓你靠近她的!」
京介:「嗯?妳不願意?我本來以為妳會很感興趣的...」
橘花:「這個...那個....我.....」
斤烈:「看來已經從不要臉升格到無恥了....」
斗和:「你竟敢講出這種寡廉鮮恥的話!我決定了,我要把你從這世界上去除!消失吧~」
語落,斗和隨即撲了上去,卻在快到之前被一隻手給擋住了!
澄樹:「我、我願意嘗試!」
橘花:「什麼!?」
斗和:「妳...妳....」
斤烈:「....妳是認真的嗎......?」
京介:「喔!妳想玩玩看啊?好!把手給我吧。」京介微笑著說道。
澄樹:「嗯.....」
澄樹紅著臉將手遞給京介,並對之後可能會發生的景象感到惶恐,卻又覺得無限幸福...京介握住她的手之後,溫柔得將她拉向自己....隨即..............隨即反手一扭,將澄樹的手翻了180度....
澄樹:「啊!?啊!啊啊!好痛、好痛阿~~」
京介:「一開始可能會有點痛,多練習幾次之後就會變的比較舒服的。」
橘花:「這是....!?」
京介:「這個?這是瑜珈啊。因為知道橘花妳還小,骨骼還沒有發育完全,太早接觸會傷害身體,所以才故意不讓妳知道...哎呀~~」
橘花:「所以在貨艙的叫聲也是....」
京介:「哎呀~妳聽到啦,那個也是瑜珈,我就知道不管做再多的拷問訓練,都是不可能對抗瑜珈的,哈哈哈哈......」
橘花在心裡暗自慶幸方才沒有一時衝動的說「想!」....
斤烈:「等等再介紹瑜珈吧...能請你先把澄樹放開嗎?」
斗和:「是啊...她已經快哭了呢....」
京介:「啊~我都差點忘了呢,對不起唷。」京介如此說完便把手鬆開。
橘花:「澄樹...妳....還好嗎?」
澄樹:「手都快脫臼了啦!嗚嗚嗚...京介哥欺負人家啦~」
京介:「好啦好啦!我道歉嘛...為了補償妳,我就告訴妳剛剛從兩位可愛的審判者小姐身上取得的情報好了。」
斗和:「有情報?是什麼?」
京介:「就是猶太教會的根據地。」
眾人:「「「「!!!!!!!!!!」」」」
橘花:「但是,那種事問澄樹不就好了嗎?」
斤烈:「非也,我和澄樹所居住的教會...只能算是分部而已。」
澄樹:「沒錯,不但規模不大,連設備都很欠缺,本部的環境跟分部可是完全不同的!」
斗和:「那個本部到底在哪裡?」
京介:「其實離這裡也沒有很遠,就在.....」
京介的話還沒說完,船體突然產生巨大的搖晃。
橘花:「怎麼回事!?」
京介:「不知道,先上去甲板再說!」
橘花:「了解!」
斗和:「知道了!」
斤烈:「好!」
澄樹:「收到!」
一行人就在擺盪中,跌跌撞撞的衝向甲板。


----------------------------------------------------------------------------------------------
看之後的回覆都沒人繼續接下去....手癢的俺就不小心接了這塊燙手山芋........
各位大大有時間的話...就繼續接吧....雖然說文的內容可能和真實人物的個性有出入....
由於俺沒看過人物設定...所以都是照著自己的想法亂飆....小的文筆不太好,還請各位見諒嘿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4-25 23:48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呼~大大接的還蠻不錯的...
我就再想何時有大大能在接下去...
談天說地的同時....好像偏離主題蠻遠了...
謝謝大大能幫忙接下去嘎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雙樹!
出現勇者啦!
我的眼旁留下了熱熱的液體…
為什麼我要流淚呢?
我…我實在太感動啦!

TOP

不會,敝人本來就有打算要自己寫小說,

接別人的故事,人物、設定、背景都有了,只要思考劇情即可,

所以才稍微在這裡是一下自己的文筆,從結果來看...

要真的寫小說大概還有好一陣子吧..................(遠目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那有沒有興趣看看黑槍啊?
Sky他在那篇上面花很多的心思勒
昨天就拚命到1點多up後才睡的
有興趣就看看吧
目前23章

TOP

黑槍?
之前是有去瀏覽一下.....無奈大量的實驗報告+無限多科的筆記+期中考
使得本人只能迅速逛逛,當個爸媽進房就乖乖唸書的快閃族....
最近比較清閒,應該有時間慢慢看吧(茶

謎:請問是誰因為腦袋裡至少堆了10本以上未到結局的小說,把考試考爛的阿?
我:安啦!我的腦容量跟一般人不同,足足有2TB,是經過初音加持的喔XD
初音:需要再加持嗎?
我:嗯....我夠了,請妳幫整個後援會的人加持吧,祝大家考試順利XDD
初音:好的.....(優美的歌聲飄逸,每個聽到的人都覺得大腦像是被一泉清流沖洗,既涼爽又舒適....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有人引爆炸彈了

TOP

所以接下來就換kiro吧...

TOP

リュスケ…小呆他真的是勇者…
我…剛看到他打的接龍文,我…
……………………………………
……………………………………
……………………………………
--------------------------------------------
包含橘花在內的五個人,接想盡辦法想上去甲板。卻因為搖晃實在太大而沒辦法順利上去…
橘花:怎、怎麼辦?
斤列:斗和,我們的貓科的行動速度是人類不能比的。這對變回貓咪的我們來說或許是小意思…我們先上去看看!
斗和:說的也是…橘花,你們先在這裡等我們一下。嗯?
橘花:那…你們自己小心。
澄樹:那個…拜託你們了…
斤列:喔、喔。
斗和:知道了,走囉!

下一秒,只看到一黑一白兩隻貓咪不一會兒的功夫,便消失在通往甲板的樓梯間…

京介:………(這是…應該不會吧…)
橘花:京介哥,你沒事吧?
京介:啊、嗯,我沒事…

(…難道,你找到這裡來了嗎?…)

忽然,船身又一次劇烈搖晃…但這次搖晃中還搭配了從甲板傳來兩支動物的叫聲……然後…船身的搖動減小了。

橘花:斗和!!
澄樹:斤列!!
京介:走,我們快上去!

橘花、澄樹、跟京介三人,急忙往甲板跑去…
------------------------------------
好啦~今天先暫時這樣!

TOP

又接了下去@@
可以看新文章~(高興
大大們加油@@我文筆不好不能加入.......(去角落畫圈圈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くそ.....
等等要唱歌
不然我就接了....
殘念...

TOP

喔~~好耶~~~
リュスケ大要接手了
看戲看戲@ω@

啪啪啪啪啪啪~~~(機槍響)
橘花:六界你寫我的故事....竟然還敢偷懶!?(拿著...我前幾天送她的FN2000指著我...
俺:沒有沒有!!我那麼疼妳,怎麼會呢?我只是想先看看別人找靈感而已....
橘花:不用找藉口!!我要罰你抽1000C.C.的血起來!!
俺:不要啦~我會變成人乾的!!小公主饒命阿~~~~~(被橘花拿針筒追殺中

[ 本帖最後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4-26 18:09 編輯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京介:發生什麼事了!
甲板上還瀰漫著煙霧,輕拂而來的海風將那煙霧緩緩的吹散,於瀰漫的煙霧中,出現了兩個倒地的身影。
橘花:斗和嗎!快回答我!
斗和:別過來…尤其是京介…別過萊…
京介:說什麼傻話,我現在馬上過去!
斗和:別過來!
濃煙散去,站立於甲板上的人影,飄逸的長髮以簡單又大方的方式束起,冷冷的視線直盯著眾人。
京介:你到底是誰!
??:………
掛於夜空的明月被雲遮蓋住,眾人皆沒有辦法看到那名神秘人物的面容。
京介:橘花還有澄樹,趕快把斗和還有斤烈帶過來…
橘花與澄樹緩緩的靠了過去,對方沒有動靜,讓她們兩把斗和與斤烈扛了回來。
京介:那麼,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京介將手中的Black舉起,走至那名神秘人物的面前。
京介:是猶大派來的嗎?
??:………
京介:不說是吧…我會讓你開口的…
清脆的上膛聲響,隨之而來的是密集的槍響聲,如雨般的降在那個人的身上。
斗和:橘花…趕快阻止他…不然他會…
橘花:妳在說什麼,除了哥哥以外還有誰能阻止的了這個人?
斗和:妳不懂的…那個人是…是他的惡夢啊…
橘花:妳這是什麼意思…
話才剛說完,一聲巨響傳來,京介倒在了甲板上。
京介:可惡…還真有一套…不僅能閃過所有的子彈,還能乘隙對我反擊。
那個人來是站在那…連一步都沒有移動。
京介:你這傢伙到底是誰!我總覺得你的戰鬥方式讓我很熟悉,但我卻想不起來…
??:是嗎…原來你已經忘了…
那個人說話了,沉沉的音調,卻比一般的男性來的高點,是女性的聲音。然而…
橘花:妳到底有什麼企圖!
??:來解決四個垃圾罷了…還有…名為摯愛的男人…
橘花:名為摯愛…妳這是什麼意思!
斗和:慘了!離京介遠一點!
話還沒說完,京介發出了咆嘯聲,而那咆嘯聲中帶著淡淡的哀傷…
橘花:哥哥!怎麼了!
斗和:別過去!
京介一手把橘花甩到後方,撞至牆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橘花:哇啊!
斗和:慘了…難道惡夢又要出現了…
所有人把目光放在京介上,原本那黑帶棕的頭髮,慢慢的轉為金黃,那黑褐色的目瞳,轉成了藍色…
橘花:難道…
斗和:沒錯…G4721-R晶片開始動作了…
澄樹:這是什麼意思,那他到底會怎麼樣!
橘花:哥哥他將會變成史上最可怕的存在…
斗和:是啊…站置於熾天使的制高點,管理著所有天使們的天使長,卻因為過於高傲而墬入了地獄的…
??:我等你好久了…R…
R:是啊…存在於我的回憶之深遠惡夢,妳的聲音再次刺激了我…
??:那麼加入我們吧…那麼便可以永遠與我在一起…
R:聽起來真是誘人…很可惜是,現在的我還保有意識…
??:失敗了嗎?看來啟動不完全呢…
R:妳錯了,不是啟動不完全,我與妳不一樣,妳是被晶片取代的幽靈,而我則是…
京介:被融合的雙重人格。
京介的髮色再次變化,那原轉為金色的頭髮現在參雜的褐色,而眼瞳也變成了雙色瞳。
京介:呦,路西法,好久不見了。
R(Lucifer):別傻了,與你融合後每天的事還不是一樣兩人共享,只是情緒過於高漲又不小心分裂了出來罷了。
京介:是啊…她的出現實在讓我驚訝…
??:兩個人敘舊夠了沒?
京介:是啊…我和你還沒敘敘舊啊…
R:我看還是讓你們兩個老情人好好的談談吧…
京介:別想了…她只不過是晶片裡的惡靈罷了…
橘花:哥哥,你到底在說什麼…
京介:沒錯…我過去的惡夢,以及我的罪孽…染血於我雙手,死於我懷中…我今生的摯愛…
橘花:是她…
京介:G4721-RR……
月光再次出現,照亮著所有人,而她的面容慢慢的出現在眾人眼前,清秀的五官,卻帶著冷酷的眼神,櫻桃般的小口,卻沒有任何的血色…
京介:我不會讓妳在現世受苦…所以…RR…算了吧…回歸天父的雙手中吧…
RR:很可惜的是,我對那時沒有任何的記憶,所以我也對你沒有任何的感情,只有依稀出現的感覺…
京介:那麼…我只能夠親手讓妳安眠了…
京介的眼旁流下淚水,他臉上掛著微笑,他證明了他有多麼的愛她,以至於寧可親手將她送葬,也不願讓她在現世徘徊,不得安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剛剛去唱歌
喝了點小酒
腦袋還有點暈
所以接完頭後就由某人代接了…
噁………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雙...雙重人格=.=
リュスケ大...你這個梗哪裡想到的啊...

TOP

リュスケ大寫的很好耶@@
繼續加油....話說下個誰會接呢....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恩....接手的難度加倍了...
有沒有哪位大大先頂一下阿..我連黑槍都還沒看完說...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大大們加油@@
我文筆不好....不能幫上大大什麼忙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很可惜
雙重人格這個梗不是我想的
就說是某人了
再我認識的人裡面可以接成這樣又跟我住在一起的
莫過於那為原作者了吧?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原來是傳說的原作大人...(鞠躬
話說黑槍我真的蠻喜歡的~~

無限向下沉淪、被考卷跟日曆淹沒ING

TOP

難道是sky大!?
難道他盜...哩....借用リュスケ大的帳號上來打文?
那可以跟他請教一下人物設定咩?
忽然間冒出一個RR...我對她一點都不了解...實在很難接= =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4-24 02:06

Processed in 0.036587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