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打印本頁]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27 12:46     標題: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各位大大好,這是小的在under the sky 大大的部落閣看到的文章
基於想與各位大大分享的心,所以擅自修改文章結構與錯字,並轉貼於此...
希望各位大大不要見怪...
小的只是覺得:這麼好的文章,不跟大家分享好像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還請各位大大,以及under the sky 大大的包含與見諒
在此,小的深深地給各位磕頭道歉!

--------------------------------------
第一章 開序之旅

今天,一切事物的轉戾點…也是出獄後,人生最大的選擇吧…

 「上個月新法修過了。你的罪行,已經被赦免。所以,今天你可以準備出獄了。」

那名警員對著我說,但…自從組織毀滅後,現在的我該去哪裡呢?就算現在放我出去也沒有用…

 「真搞不懂政府到底是在做什麼…像你這種特A級的囚犯就只因為受人控制…等理由消失後就又釋放你出去。誰知道未來你還會做出什麼事來?」

嘆…沒辦法,我是不能違抗命令的。要不是當時的那三塊「Constraint IC」植入在我的腦內,我早就在八百年前逃離組織了…

 「…喂…這位大叔,我已經在這裡待多久了?」

其實我心裡也已經有底了,但我還是想聽聽從別人嘴裡說出來的感覺…

 「自從你13歲入獄後至今已經過七年了,你現在也不小嚕…好好想想未來的出路吧!你還有大半人生要過呢…」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但…沒了組織,我也等於沒了棲身之所……

這時代,人們為了為自尊、金錢、地位、名譽、權力…等等的事物,而慢慢的將人內心最黑暗的一面展現出來,為了爭奪這些事物,最快又最有效率的解決辦法,就是「排除」障礙,「解決」對方。而在這種利益競爭衝突的社會,出現了我們的組織……接受委託排除一切的「黑教會」,而教會的宗旨是「猶大為了三十銀錢出賣耶穌,我們絕對不會為了利益出賣我們的主,我們藉著制裁與淨化,帶領受污染靈魂回歸天父。」沒錯,黑教會接受命令,接受委託,只要付的出他們所謂的「制裁與淨化」的資金,就算是國家元首,他們也照殺不論…但這種願意冒著風險去進行任務的人,在現實裡是找不到的,人皆是利己的……於是教會就收養了我們…收養我們這些孤兒,為的是從小就開始訓練,訓練出忠心於教會的「審判者」,也就是我們這些怪物們……

 「…我說大叔啊,你也應該知道黑教會對我們的「身體」所做過的事吧?…這樣,你還認為我能活多久呢?」

我想,他應該知道這身體已經突破極限了,「崩壞」只是遲早的事……

 「我說小鬼啊,這你可就要心存感激了。中央醫院研發出一種藥物,是可以讓你們的「崩壞」速度減緩、甚至趨近於零的一種新藥物喔!所以說,你的身體早就沒事了。」

真是有夠多管閒事…真的不會替我們這些人想想…儘管把我們身體醫好了,我們出外後的生活,還不是一樣的悲慘…

教會為了讓「審判者」的執行效率增加,於是在我們的腦裡植入三塊晶片,而晶片本身的功用就是為了促進腎上腺素的激發,使身體的行動能力大幅上升。再來就是限制腦內傳導電子的傳輸,主要功用是將神經傳導的功能簡化,使得痛覺傳不回腦內。就算被子彈貫穿了身軀、斷手斷腳、血流如注,還是能行動自如。但…後遺症…就是身體的活動能力以及潛能激發超過極限、神經細胞衰弱、骨質疏鬆、情緒不穩,最後導致整個身體的細胞壞死。細胞壞死超過80%後,心臟便會衰弱,然後死亡…這就是「崩壞」。

 「我說,你的家鄉在哪裡,要不要我們送你一乘,就當作是送給你的出獄禮物吧!」

呵呵…你的心意我就心領了。希望你的這份好意不會成為你未來的致命傷…

 「不了…出獄後,我要先去一個地方,接下來才會回家鄉。如果可以的話我需要兩張來回機票,一張到台灣,一張到日本。」雖說如此,但回到了自己生長的國家後,我到底要做什麼,這又是個謎了…

 「這我得向上級稟報才行…你還是先準備好你的行李,還有…這還給你吧!」

嗯?不錯嘛…至少還替我保養的跟七年前一樣。只是七年沒用了,也不知道順不順手。

組織那時給我的編號為G4721-R。G為使用武器,編號為審判者裡的同武器型的武器編號,最後的R為平時的代號。而我的編號G,也就是槍使,而4721是我的武器,也是我最好的兄弟,「Black」。外界對於我們兩個好像有個別稱,叫「黑槍」吧?管他的!我只知道我手上這把槍,在同型裡只有兩把。一把在我手裡,另一把目前下落不明…

 「快點吧!整理好後就准備出獄吧。但你也真是可憐,當年那個令人聞之喪膽的『黑教會』,現在也只剩你一名倖存者了…這也好!這樣就能和那種組織完全脫離關係了!這也算是種幸運吧?」

老實說,我現在真想打爛他的嘴。可惜子彈沒有庫存,不然我一定賞你兩三顆特製的子彈。讓子彈在你的太陽穴上鑽個大洞後,讓你好好體會死亡的快感!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我還是不會那麼做。不是因為沒有子彈,而是好不容易離開了那種人生,我可不想就在這裡讓得來的機會毀於一時…

最後接到的任務,是暗殺一位默默無名的人。他給我的感覺,除了「普通」,我實在想不到有別的形容詞了…但為什麼有人會花錢要解決這種普通人呢?管他的…反正完成任務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任務,就算是孕婦或嬰兒,我都會殺…

 「…已經七年沒見到外面的陽光了…這種感覺真是奇特,莫名的不習慣…」

離開監獄後,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尋找他。沒錯,那一位讓我入獄的人,也是拯救我一生的人…

由於領導者的死亡,組織的體制開始崩毀,所有高級幹員爭奪著領導人的位置,導致組織內鬥,令外界乘虛而入、圍剿組織。要不是「他」的話,說不定我早就死了……死在原組織「黑教會」與背叛者組織「猶大教會」的爭鬥中……

走出那座「死刑犯」監獄,聖赫勒島後,我才算是真正地從過去陰影裡逃了出來。想想那時的拿破崙,眾說云云的死因全都沒發生在我身上,這令我有點感謝上帝,但…教堂還是我這輩子最討厭去的地方…

 「對不起了,R…現在唯一能救你的辦法,就是讓你被那群國際刑警抓走…如果你沒死的話,看完這份報告,你就會知道教會的所有陰謀了…」

從他的手上接過報告後,我被數十名國際刑警壓著送入法庭。那時的我應該動手?或是不該動手?這兩件事一直在我的腦裡爭論著。最後的選擇是聽從他的話,乖乖的接受審判。反正,打從教會收留我這個孤兒的那一刻,命就是教會的了,所以,直到我死,我也會遵守命令的…

離開後的我先跑了趟出身地日本、接著回到台灣那個當初收留我的孤兒院,原因就是為了探查他的消息。雖然那時的我只有7歲,但我隱約還記得當時帶我離開孤兒院的臉。沒錯!是他,就是那位令我重新得到生命的他。

那時,法官對我的判決是無期徒刑,終身監禁於聖赫勒島監獄。但是,這也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讓我可以去完整的將報告給看完…那時的我,看完了很多他交給我的報告…審判者培訓計畫、各類武器分配定則、主腦強化改造、身體驅動界限報告以及「完美審判者-黑槍」培訓報告…

離開台灣後,我在歐洲旅行著,唯一的線索是領養人,雖然姓氏不同,但那的確是他的名字。英國倫敦人,但工作地點在羅馬教堂內擔任神職人員,有著這條線索後,我尋遍了整個義大利的教堂。教堂啊…外表看似神聖莊嚴,卻一直令我勾起黑教會的禮拜堂報告……

思想改造以及身體改造的執行場所「黑教會禮拜堂」,在那對審判者們進行非人式的精神改造,長時間播放殺人以及解體的影片,將腦內思想改造為「殺人是應該的,只要是為了任務的話…」以及對審判者們的腦內,植入「Constraint IC」與「Punish IC」…一個是限制住我們的行動,而另一個是我們做出對組織的背叛行為時,用來進行「懲罰」的IC……而黑槍報告內,黑槍使用者的腦內會植入第三種IC,目的是用來與黑槍內的微電腦進行連結。黑槍會在使用者身體發生異常時,改變槍枝本身的構造,隨時因應任何突發狀況,而使用者本身也會與槍枝的異常進行改變。但是,這就是我們黑槍使用者的培訓裡,唯一一個最困難的地方了…由於是使用IC控制大腦對身體進行強制改變,所導致培訓者身體承受不了這種強烈變化,導致在身體適應前…發生「崩壞」!!

「完美審判者-黑槍」報告書裡的實驗人數,共三萬六千五百名兒童進行實驗,有三萬名左右在試驗過程中身體崩壞、五千多名承受完第一次的變化後,承受不了第二次的變化而死亡…剩下來的人,皆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死亡。原因為變化導致身體機能處於完全滿載的狀態,在任務進行中身體崩毀…最後的唯一成功案例…是我。

尋找了一個多月後,身心俱疲的我來到了一座坐落於佛羅倫斯附近的小鎮。這是我第一次有著這麼強烈的信念,強烈到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去找尋小鎮裡的教堂。沒錯…一向不信主的我,這次跪下來求祂了…

 「我們的天父啊!請你指引我一條出路,令我找到當時那名幫助祢兒的人,我願意承受一切代價,只為了尋得他的任何消息!」

這不知道是我多久沒在神像面前下跪。就算主聽不到好了,這也能對我產生一些意志…一種能令我繼續走下去的意志。

在獄中的生活非常的普通。時間一到就出來吃飯、勞動,接著回去睡覺。雖然在獄中常常發生事故,但我下手盡量都已不會致死為前提出手。最後獄中人員將我送入國家醫院檢查,並幫我拿出了其中的兩塊IC,除了那第三塊IC,「Integration IC」以外…

但是,這也就代表我在使用黑槍時,身體還是會與槍枝有所連結。那也就代表著我的身體還是會有承受不了,導致「崩壞」的一天……

 「…看來您非常的疲累呢…這種疲累看起來是經過了非常多的歷練與折磨。能找到這裡來,你也真的算是很能幹了,R…」

聽到這聲音,果然神還是眷顧著自己的任何一個孩子。奇蹟這麼快就發生了,看來我得要向祢說聲對不起了,天父。

 「沒錯,我真的找你好辛苦啊…我的領養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吧?霍德華神父。」

真是的,折騰了這麼久,沒想到人竟然就在這裡,我還真的要感恩…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7 16:57

學長出名了....
淚目啊!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27 17:31

這個真的很好看呢!
我半夜用了兩個小時全看完了~"~
看到橘花割腕那邊...心臟好像刺進了一把刀一樣= =
不過看完之後怎麼好像有點..."黑貓"的感覺...!?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7 17:41

這我就不太曉得了喔...
因為他平時看的輕小說很多
再加上他也會看一些與感情有關的書
我對他的評語是描寫感情做的很不錯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27 18:11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27 17:41 發表
這我就不太曉得了喔...
因為他平時看的輕小說很多
再加上他也會看一些與感情有關的書
我對他的評語是描寫感情做的很不錯
同感...
但是他錯字都懶得改...看得有點心疼...
(這麼好的文章卻錯字連篇,難怪我會心疼了...)
總之...我就慢慢改吧...
可是我好在意十九章的發展喔~~~~~~~~~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7 21:03

這裡公告
十九章up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7 23:17

UP了!?(飛奔~)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27 23:59

喔耶~~太棒了!!!
立刻印下來= =+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28 16:14

嗨嗨~第二章,整修完畢~!
第十九章出了~工作又增加了~
我嗶----咧!
(那第十九章,是我看這系列中錯字最少的…有點感恩大大了…)
(但是…字數也是我在這個系列中見過最…少的…)
眾:啊你這是獎還是貶啊~(圍毆)
----------------------------------------------
第二章 新生

等我醒來之後,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霍德華神父說:這一個月多月的旅行,已經將我的精神折磨到了極點。在加上那時的我其實已經發燒到達41℃,不暈倒才奇怪呢。而在我醒來的小房間裡,牆上掛著許多的十字架,而十字架上的名字有一些我都還有著印象,例如范、迪諾、艾德麗兒、家駿、龍三郎…等等!這些都是那時的黑槍試驗者的名字!由於有些人還有與我執行過雙人任務,所以我印象非常的深刻。由此可知,霍德華神父對他們有多愧疚了……因為他既是我們的管理者、監視者、更是有如我們父親一般的存在,但…他同時也是將我們帶入地獄的人。

「你醒啦?昏睡的這三天睡的舒服吧!」

神父還是帶著他那制式的笑容。但可以看的出來,他比那時還憔悴得多了。原本帶著棕色的頭髮,現在也已半白了,臉也比以前消瘦了許多。雖然離那時才過了七年,但看來歲月是不饒人的。

「嗯,睡的還可以。反倒是牆上的那些……」

「嗯啊,他們都跟你一樣,全是黑槍的受驗者,但沒有一個像你一樣能和黑槍高度『Integration』。以百分比來看的話,他們只有20%,而你卻在80%左右。」

「說到這個我就有個疑問,為什麼只有我與黑槍的契合度這麼高?」

這個疑問其實已經困惑我許多年了,在數萬個被驗者裡卻只有我一個人能駕馭它,原因到底是什麼……

「…我想,那只能說是你身上有著某種奇蹟吧…那時我對被驗者進行身體檢驗與篩選時,你的身體總負荷能力比起同年齡的小孩高出70%。而且筋肉、神經以及骨骼皆有超乎常人的適應能力,那時,我就在猜想,你有可能會是唯一的一位使用者,而這個假設也在你活躍的完成任務時得到了證實。」

沒錯,比起一般人,我不只食量大,就連柔軟度、肺活量、紅血球攜氧值、骨骼硬度與再生強度都比其他人的數值還高。在看到那時的報告書後,我甚至一再懷疑我根本就是為了使用它才誕生在這個世上的…

「接著,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聽我說一件事。我有極為重要的事要麻煩你,這件事除了身為前AA+級的黑槍使用者-你之外,已經找不到任何人能做了……」

拜託我?而且神父說的一件事讓我很在意。我只記得我的職位階級只在下等的C,根本沒聽說過我是特殊級的AA+……

「等等,神父,你說我的階級別是特殊級的AA+?但我那時的階級別明明是…」

「我知道你對現在我對你說的話感到懷疑。但,其實早在『完美審判者』計畫執行時,就已經將特殊種的『黑槍使用者』列入AA+之中。之所以讓你們從最低階層開始爬起,目的不外乎是讓你們能慢慢的吸收實戰經驗,接著再將AA+的階級交給你們。只是在那之前,組織就已經毀滅了…」

我還隱約記得…那時的我,將槍拔出後,身體便會完全自動式動能激發。在目標還沒死之前,是完全不會停手的。就連換彈夾的時間,也只需要0.47秒左右。能造就組織的那些輝煌歷史的,其實就是我們這些試驗品。而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效能較高的棋子罷了,沒什麼了不起的…

「接著,請讓我說正題吧!我希望你能到我所安排好的地方生活。然而,我也幫你找到了一個翻譯的工作。只要現在出發去機場的話,大約三天的時間就能到達目的地了。」

「神父,我相信你給的任務才沒這麼容易呢…就算現在組織已經瓦解了,但我還是會聽從你的命令,這是不可否認的。但是,我相信你才不會交付給我這麼一個無聊的任務,這之中一定有內情…對吧?」

「…是職業殺手的第六感嗎?很可惜的是,你猜錯了。我只是安排了一個你可以度過餘生的地方,算是我對你所做的彌補。讓你在組織裡工作了10年,在監獄裡關了7年。現在,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度過餘生。要不,你就當作是我在彌補自己的罪過好了…」

三歲的我被組織收養,五歲的我接到了第一個任務。十三歲的我收到的,本來應該是最後的一份任務。現在竟然給我這麼一條路走,實在讓我無法接受…更何況,如果只是要我度過餘生的話,為什麼還要特地安排在別處?讓我在這當一名神父也可以啊…我實在不知道神父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其實並不是只有生活在那裡,我真正需要你幫忙的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神父語氣沉重的對著我說。每當我接到令人難以接受的任務時,他也會露出這種表情…那種像是我將會死,替我感到惋惜的表情…

「神父你別忘了,我好歹也是前任的黑槍使用者。就算是什麼樣的任務,我一定會把它做到最完美的,所以請您放心。」

才剛說完,神父他露出了我許久未見的笑容。沒錯…已經不知有多久沒見到這種笑容了……

傍晚,我離開了小鎮,準備去迎接未來的人生。我朝著那座有機場的城市前進,而城市的名字我也已經忘了…只知道神父給「我們」準備的新生活場所在日本或希臘,他要我選擇一個地方去生活。我選擇了我的出生地日本,但我卻打算過個幾年後前往我的成長地台灣。但是,在這之前,我還得要先照顧好神父託付給我的「麻煩」。法定監護人跟我相同的一名毫無血緣的妹妹…外帶她飼養的一隻貓。

「……真的是令我無言至極…說給我任務,竟然是要我照顧小孩子…」

我當著「她」的面前這麼說。沒什麼原因,只是我不能接受罷了。

「……………」

從出發到現在,她一句話都沒說過。我緊盯著她看,怎麼看都只是一位平凡的15、6歲的少女,而且還是幼兒體型。雖然她的長相算是非常的可愛,但硬要我說,她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她有著銀白的頭髮。沒錯,那一頭感覺比雪還要冰冷的銀白色短髮。而且還有著紅色的雙瞳!血紅色的瞳孔就好像會把人吸進去一樣…扣除到這兩項以外,她就像個普通的少女。與其說是像個普通的少女,不如說她像個人偶還比較貼切…一個有生命卻沒有心的人偶…

「……………」

「喂!能告訴我妳叫什麼了吧?不然我以後要怎麼稱呼妳啊?」

其實,我不喜歡小孩。正確的說法是,我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突然給我個名義上的妹妹實在是很煩人…反正我在法律上的家庭也是假的,只要我用回原本的身分的話,一切法律就與我沒關係了!要不是因為神父將妳託付給我,我才懶的理妳勒!

「…Kikka…日文發音。漢字寫作…橘花…」

突然,我的內心感到一陣寒冷。真搞不懂她在這小小的年紀經歷過什麼樣的事…讓人覺得她的人生非常的空虛、空洞,就連聲音聽起來也是冷酷無比…

「那,我以後就妳叫『橘花』。至於我的話,就隨便妳怎麼叫了。反正我的真名你應該聽霍德華神父說過才對…」

真搞不懂我突然心軟個什麼勁…但總覺得,與她相處在一起,似乎是對我們倆的一種考驗。

「…神父說過,不管在什麼時候,我都得叫您哥哥…」

…頓時,我無言了。先不管我到底能不能接受這種稱謂,但她卻一點都不猶豫地用她那冰冷的語氣叫我哥哥,就像她真是我的親妹妹一樣,光是這一點,就讓我無法接受……

「…好吧,隨便妳了。妳要叫哥哥就叫哥哥吧!等到到了目的地後,妳得要從新適應環境,自己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就這樣,脫離組織七年,離開牢房快兩個月的我,現在卻要過著有如一般人的生活。不僅如此,我還多了個毫無血緣、僅僅是法律名義上的妹妹…我實在不敢想像未來的生活到底會變成怎麼樣…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3-28 16:28 編輯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10:11

痾....
今早
原本極度賴床的學長竟然起床了...
電腦畫面上還有Word檔
他在做什麼啊....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11:03

嗯....聽你這麼說~
你們應該是住校囉^ ^
話說這個...我們班也有一堆住校的...
各個都在哀嚎著零用錢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寄來XD
雖然有人放假就回家的= =(討零用錢嗎...)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29 12:45

リュスケ,聽你這麼說…
你們學長跟我還蠻像的…
(為了寫出好文章,不惜縮短睡眠等其他的時間…)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17:10

我沒有住校
我住他家罷了= =

還有
後來我確認了一下
10點後他回去睡覺了
其實是昨夜爆肝沒睡....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17:11 編輯 ]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19:20

原來是這樣啊~
最近在思考,當一名作家在創作時,如果旁邊有人...
或者有人在亂(小孩等等...),他們...會發飆嗎=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20:21

我和他的習慣都一樣
在寫小說的時候一定周圍都不能有人
他是怕別人去打擾他
我是怕別人看到了指指點點...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1:36


指指點點是現代人的壞習慣(大多是和自己同輩的人)
這點倒是不少人都一樣呢=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21:41

所以
搬去和他們住前
我連上K島都會被父母誤會
現在就快活多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2:20

說真的...K島是個好島XD(誤
不過難道你們家的電腦是公用的嗎?
這樣很多東西會被侷限住耶= =
例如某些圖啦~某些遊戲啦~XD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22:48

我原本和我家人住在一起
五個人佔一台電腦
平均每個人玩不到幾個小時
再加上我不玩遊戲
所以在家根本碰不到電腦...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2:59

原來如此,不過不少人要邁向萌化的洗腦之前...通常都是要先通過家人這關的= =
我算是通過了...XD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23:02

我家除了我爸太古版
不然我媽都陪我一起看動畫了...

在稍稍預告一下
目前二十張的進度有45%
聽說今明兩天內會完成
但還是要看學長啦...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23:04 編輯 ]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3:05

哈哈~
這樣還好啊~
我爸媽和我叔叔連大人的極限都快過了,他們看的是夏娜XD
作者: Nostle    時間: 2009-3-29 23:06

有同感 我爸也一樣= =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3:09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11:02 PM 發表
在稍稍預告一下
目前二十張的進度有45%
聽說今明兩天內會完成
但還是要看學長啦...
喔喔!!那就幫我替大大你的學長加油吧!!!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3:11

引用:
原帖由 Nostle 於 2009-3-29 11:06 PM 發表
有同感 我爸也一樣= =
嗯!其實仔細想想,培養他們對動漫迷的看法可以為我們"鋪路"呢XD
因為期望他們變成動漫迷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也只能這麼做了=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29 23:17

我爸就別想了
他只會做從晚上11點開始
連上線與韓國人打星海爭霸
直到早上六點後關機....
其餘的時間不是上班就是睡覺....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29 23:33

星海爭霸啊...
話說是1代還是2代呢XD(請無視!謝謝!)
不過玩這麼久...我有只有放假才敢呢= =
因為傷身啊...
但是說到韓國人(北韓)...他們好像已經準備好兩顆飛彈了吧= =(新聞有播...要嚇我們可憐的日本)
可惡!!!敢傷到我們日本我就跟你們拼了!!!!!!!(已經在拼了...)
因為我在玩末日之戰XD(抓韓國人~然後...丟!!)
這是我所說的北韓人...XD
[attach]1501[/attach]
[attach]1502[/attach]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0 01:07

半夜
在我快睡死之前
他…竟…然…
又up了…
作者: Nostle    時間: 2009-3-30 12:40

引用:
原帖由 Gordon8060 於 2009-3-29 11:33 PM 發表
星海爭霸啊...
話說是1代還是2代呢XD(請無視!謝謝!)
不過玩這麼久...我有只有放假才敢呢= =
因為傷身啊...
但是說到韓國人(北韓)...他們好像已經準備好兩顆飛彈了吧= =(新聞有播...要嚇我們可憐的日本)
可惡!!!敢傷 ...
星海爭霸 我記的 不是跟 魔獸爭霸 類似 (星海爭霸 我記得國小時就有了八)
但畫面怎變成那樣.....化說那張圖 是真人嗎 感覺有點好笑XD
難道我已經落伍了嗎= =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0 12:58

什麼!?リュスケ,你說的UP...是指第20張貼上了嗎!?
不會吧~~!?
(...死...)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0 14:05

引用:
原帖由 he00720434 於 2009-3-30 12:58 發表
什麼!?リュスケ,你說的UP...是指第20張貼上了嗎!?
不會吧~~!?
(...死...)
請節哀...
真的up了...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30 17:49

太棒了!!!!
又UP了!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0 18:13

雙樹 : 血淋淋的第三章…(遞出…)
碰!
雙樹血書 : …我死了…(反正等等又會復活過來…)
-------------------------------------
【黑槍之誓】第三章 - 望月

在日本的普通生活已經過了兩星期。這兩星期裡,並沒什麼改變。硬是要說的話…就是我對她的感覺吧…

陽台對著琵琶湖,坐落在一個小城鎮內。這房子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最接近自然」的房子。姑且不論裡面完全沒有任何的家具,再扣除一台應該是給我工作用的電腦。在這三房兩廳的兩層高透天屋裡,除了三張床、三張椅子、外加一張吃飯用的桌子,還有一些像毛巾之類的生活必需品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神父啊…你是想用這裡面的裝潢告訴我:『假如想住得舒適,就自己賺錢去改裝!』這件事嗎?」

面對裡面裝潢感到絕望的我,看到一封放在電腦桌上的信。信上只著名給R…

「給我的?那我還是先看完後,再繼續來抱怨這裡吧…」

我以非常笨拙的方法將信封撕了開來。

我已經感覺到我跟現實社會的代溝了…

「給R:非常的抱歉,神父我並不是很會寫日文,所以請讓我繼續用這個名稱稱呼你。接著,在這封信裡,我將你新生活的必要事物做個交代,也給了你一些禮物…」

看到這裡,我發現了信封內側放了張紙條。拿出來一看,是張50萬日圓的支票,看來,這應該就是神父在信上所說的禮物了…我將支票拿起來,收入口袋內。便繼續看下去…

「…在主臥室的床板下,有個抽屜。將抽屜拉開後,你會發現裡面放了10封對你的未來生活非常重要的信。而這封信算是那10信的摘要,我寫了有關什麼時候要打開哪封信的內容以及重要事項,所以這封信請你務必要收藏好。可以的話,請不要讓橘花發現這些信的存在…」

我花了大約10分鐘的時間讀完了那封信。之後,我便帶著橘花去買日常用品。但說實話,我還是不太想帶她出去…這個從執行任務的日子裡培養出來的孤僻個性…現在改不掉,以後也改不掉…吧?

在去買東西的路上,我再度想起信的內容。惟獨這個部分我實在搞不懂…

「以下是10封信的標題。這幾封信沒有日期與時間上的閱讀限制,反而是與季節或是天災有關。如下:

1.朔月
2.望月
3.赤紅望月
4.雷雨日
5.一月十六日
6.十月十七日
7.五月八日
8.聖誕節
9.春天
10.每週星期日

這些日子與她的情緒和生活有關,請不要忘記裡面任何的一項。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她好,也是為了你好。」

稍微挑選了生活必要的家具與食物後,我帶著她來到附近的一間教會。對於那些第一次看到我們的人,應該會感到非常的陌生吧。但是看著橘花在那禱告著,我感覺到她對於宗教的強烈信仰…看來,她對宗教產生的依賴感,可能是唯一能安撫她那內心深處、同時是我所觸及不到的孤獨的唯一歸屬吧?

「接著妳先回去,我要去一趟神父介紹我工作的出版社。晚一點家具會送到家裡,等家具到的時候,就請妳先將家裡環境給整頓乾淨。」

我非常的了解自己的用意。因為我完全不把她當作是我妹妹,而是把她當作傭人罷了,一個讓我自由使喚的傭人。所以,我對她並沒有多餘的感情。

「你就是霍德華神父介紹的那位井上龍太郎吧?我已經收到神父的信了,他說你最近就會來找我。可我沒想到會這麼的快。」

「您好,我是他介紹來的翻譯。請問要如何稱呼您?」

「啊啊…就叫我老泉吧!我和神父認識很久了…對了!我跟神父是大約在你現在這個年齡時認識的。那時的我們啊……」

「對不起,我只是來接收工作,並不是來聽你說那些陳年往事的。如果有冒犯的話,請讓我說聲抱歉。」

「…果然像他信裡提起的一樣,性格正直。但就是個急性子。」

「那,關於工作方面……」

「…我知道了。等工作進來後,我會馬上寄過去給你的。你只要將完成後的譯稿交給我就行了。」

「我了解了。那麼,請恕我先行離開了。」

正式擁有工作之後,我才體會到一般人的生活壓力。對於以前只要進行殲滅任務的我來說,這份翻譯的工作,還真的是件苦差事…

這天晚上,正是望月。但是我卻忘了信封的事。直到我見到她的異常後,才知道我該做的事有多麼的多…

「…望月的滿月…這月亮讓我想起了蹲苦窯的日子…雖然就待在裡面這點比執行任務要簡單多了…」

晚上七點,這時的橘花應該會像平時一樣準備好晚餐。但是今天非常的奇怪,天色一暗後,她就將自己關在房裡不出來。雖然這對於我本身來說是沒什麼差,但是對於我的肚子…可就是一種折磨了…

「橘花,你在嗎?我要進去囉…」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進去她的房間。一樓只有客廳與工作用的電腦,房間都在二樓。但是,我很少看到她會一直待在房間裡…平常她都會在廚房或客廳做著家事,惟獨今天…

「妳在做什麼啊…晚餐怎麼沒準備……??」

房間裡並沒有開燈。等眼睛適應後,我才發現,這個房間的裝潢,宛如一間小教堂。房間的擺設相當單調,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以及一個櫃子。櫃子的上方擺著十字架。而她就坐在床旁邊的地板上…

「…發生什麼事了嗎?幹嘛不出聲也不開燈?」

我伸手稍微搖了搖她,但她完全沒有反應。

「…橘花…?」

就在我從她耳邊出聲叫了她的名字之後,她慢慢的將頭轉了過來…

「……眼睛的瞳色變成黑色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並沒有去在意。於是我離開了房間,讓她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面…當我想起有那封信的存在時,是橘花養的那隻貓叼著那封我收起來的信跑到我面前之後了…

「望月…這天,橘花內心深處的某個記憶會甦醒起來。這時的她,會陷入回憶的潮流中,並會失去現有的意識。所以,請你待在她的身旁陪伴她,這樣對她的意識恢復會有很好的效果。如果這時不去理她,很有可能會造成意識回不來、後半輩子呈現無意識的狀態。而這時的瞳孔顏色也會改變…我認為這才是她的瞳孔原有的顏色。至於變色的原因,目前還不清楚…」

那時的我,看完信後,想也不想的就跑到她的房間,坐在她的身邊。

「…橘花,我會陪伴在妳身邊的。妳就慢慢地休息吧…」

她對我那時的聲音有了反應,而她的眼睛也慢慢的闔上了…那晚,我無怨無悔地坐在她的身旁直到隔天早上。

隔天,橘花她露出了我們生活在一起的這些時日以來的第一個笑容。我還記得早上她醒來後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哥哥…謝謝你的陪伴…」。這不知道是不是她對我打開了心防,還是純粹的感謝。

但是,我一想到平時她對我所做的一切。偶爾對她溫柔點,也算是我這個做哥哥的義務吧?然而,她那純白的頭髮與那會心的一笑,也慢慢的讓我對她的態度有了改變…

這一天,我對她的了解更進了一步。尚未開啟的信封還剩下9封…對於我們倆的未來,應該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吧?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0 18:17

リュスケ,既然你學長拼了…那我就奉陪到底~
-----------------------------------------
【黑槍之誓】第四章 - 朔月

一起生活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工作也漸漸上了軌道。然而,我與她的生活還是一樣,過著像是主從般的兄妹生活…

這天,由於我要翻譯義大利的原文書,所以忙到非常的晚…這又再次讓我想起了待在組織裡的生活……

「…接著是職業殺手的鐵則…由於我們的雇主來自各個國家,所以你們也要學會各個國家的語言與風俗,以免在溝通與生活上面出現問題,暴露出自己的身分…」

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從三歲起就開始學英文,四歲就已通曉八國語言。等到五歲的第一次任務時,世界上各個國家語言幾乎都學會了…

「…但也由於蹲在苦窯裡沒去使用…所以忘得差不多了嗎?…」

這時的我非常努力地想要回想起語法,但腦袋卻還是不靈光。

「…他帶著小孩們離開了這裡,是為了去尋求新的生活地點。」

「對對對…這就是這句的翻譯,而且翻的也非常的順…咦?」

我趕緊轉過頭去,發現橘花就站在我的背後,手上還拿著托盤…似乎是為了送熱飲過來給我…

「…稍微休息一下,效率會比較好喔!」

「啊…喔。」

我從她手上接過那杯熱飲,是杯熱咖啡。本來是打算今天要熬夜將進度趕完,但眼皮卻一直下沉…這杯適時送來的咖啡,將我的精神給喚醒了…

「嗯,味道不錯。很好喝喔!」

我伸出手,輕輕撫摸她的頭髮…自從那次之後,我對她的態度改變了許多…因為,我知道她那藏在心底深處的心靈,是承受不了任何的打擊的…

「對了…哥哥,斗和的飼料沒了。」

斗和是橘花養的那隻貓的名字…

牠是隻很奇怪的貓,全身的毛是黑色的,惟獨四肢是白的。頸部繫著皮項圈,耳朵上還掛了個金色耳環。平時牠都待在橘花的房裡睡覺,很少在屋內看到牠。總之,牠是隻非常奇怪的貓。

「嗯,等我完成進度吧!明天去買點東西時,再順便幫牠買飼料。」

「嗯…那……」

「??」

她盯著我手上的杯子,轉頭一看。原來是已經喝完了,她一直站在這裡等,就是為了要收杯子。所以我趕快把杯子拿給她,叮嚀她說沒事就早點睡。

「那…哥哥,晚安了,祝你也有個好夢。」

就常人的觀點來看,她是個很體貼的妹妹。但對她有所認識後,我發現我們倆個有許多的相似點。可是,她卻沒對我透漏太多她以前的事。但是…至少我知道她的興趣是什麼。

對於「花」這種東西,她可是常常掛在嘴旁。「花、是美麗與虛幻的代名詞。是為了那些虛幻的美麗所附加的言語。雖然不能表達的很清楚,但這樣想的話就覺得有點興趣了。」她的興趣是花的花語,所以我給了她在院子裡的一個角落去種花,而她也非常用心的去經營。

從一開始的完全沉默到現在,她已經會主動與我聊天了。雖然這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至少,這樣感覺起來,才比較有生活在一起的感覺…但是,我不懂為何她每次一開口的話題……

「聽說貓的舌頭上面有非常細微的角質層,感覺非常的粗糙。如果被舔到的話應該會很痛吧?」

「嗯?有這種的刑罰喔~從腳的地方慢慢的將肉給刮掉……」

看著她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會莫名的臉紅…我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接話……

「………為什麼又變成血腥的話題?」

「嗯?哥哥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每次的話題都差不多是這樣吧?不論是多正常的問題,得到的都會是血腥的回答。詢問她原因的時候,她卻給我裝死。所以與她對話還挺辛苦的…另外,她還有一種話題非~常的厲害,讓我不得不佩服她…

「神把深深沉眠的亞當的肋骨取出一根,創造出一個女人。」

「嗯。」

「…剖開!切割切割切割…切斷!」

「…給我等等!怎麼又變這樣了?」

她似乎將所有的聖經詩詞都背了起來,還有其他許多的宗教與神話。但是…她永遠能把這些莊嚴又神聖的言語與血腥的話題扯在一起…

經歷過上次的事件後,有關信封的事我可一點都不敢再怠慢了。大概是因為神父要我照顧好她吧?但這個理由似乎不太能讓人能接受。而這對我自己來說,只是覺得不能丟下她不管。因為…在這裡,除了我以外,她沒有任何人能依靠…所以,我只要扮演好「她哥哥」的這個身分,這樣平淡的度過日子就很夠了。

這天是朔月。一早,我就將那封與朔月有關的信封打了開來。而信的內容非常的簡潔,算一下也沒幾行。裡面的內容,說明著朔月時她會發生的異常現象…

「朔月。這天,由於是我們收容她的那天。那時的她,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整個人呈現崩潰的狀態。所以,這一天的她,會回憶起那時的場景,出現類似歇斯底里的狀態。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將窗簾全關上…只要不讓她知道今晚是朔月的話,這天就可以安安靜靜的度過…假如讓她發現的話,她的精神會瞬間崩潰!這時得請你待在她的身旁。這時的她,與人肌膚接觸後,情緒會漸漸的穩定。大約20分鐘內,就會因為體力耗盡而睡著…」

這封信的內容還真的是有夠簡單的將解決方法給說明完啊。雖然之前的幾封也都有註明啦…但是,信裡有說明那最輕鬆的解決辦法,這樣的話才是最好的¬…至少不會因為照顧她而耽誤我的進度。距離截稿時間還剩兩天…

傍晚,我為了預防晚上會發生信上所說的事,所以我直接將整座屋子裡的窗簾全拉上…但是,到底要說什麼樣的理由呢?

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好的藉口。所以,就用最直接的辦法,命令!!

「今晚有些事,所以窗簾全都別拉開!要拉,也等明天再拉。記住!這是命令。所以不許違背!」

本來,我認為這種莫名奇妙的命令,不管是誰都不會接受的,怎知道…

「嗯,那哥哥你也早點休息喔。」

「………嗯,妳快去睡吧。」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順利…但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意外…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工作。為了養活一家兩口加一隻貓…不管我是殺手還是過去的生活什麼的,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比現在這期望許久的生活更重要的了。

「……!!」

我房間裡的窗簾被拉開了!我急忙朝窗口看去,可是外頭並沒有任何人…但我很確定,那時的我確實將窗戶給關了起來,現在卻被打開了…

「…希望是我神經質。要是這真的是有人故意做的,那對方可說是經驗相當老到…」

我真的希望那是我的錯覺。像這種趁別人一個不注意,就把別人的門窗打開這檔子事,以前的我還常常做。所以,我對於這種事的感覺也非常的靈敏…

匡啷!……

「誰!?…糟了…」

原本拿在手上的托盤掉到了地上,放在托盤上面的熱飲也翻倒在地。但我注意的不是並不是這些東西,而是『她』…下一秒,她緊緊抱住自己的頭,直接跪倒在地上…

「咿…咿…」

「糟了!得趕緊將窗簾給…」

我急忙奔跑到窗邊,將窗戶關好、窗簾拉上。但是,已經太遲了…

「嗚哇啊啊~~………」

「真是的,現在也才2點!沒想到妳竟然跑過來替我送飲料。現在這樣,真搞不懂是誰要幫誰!」

我趕緊跑到她身邊要把她扶起,送回房裡去。她卻因為過於激動的情緒,打算要咬自己的舌頭!!

「可惡……啊!!」

為了阻止他咬舌,所以我將自己的手臂往她的嘴裡送。相隔了十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原來這就是痛覺啊…

過了20分鐘左右,就如同信上說的…她漸漸地安靜了下來,人似乎也體力透支了…但手卻緊緊地抱住我不放。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那時我的手臂被她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塊肉…雖然傷口不深,卻血流不止。那時的她,就像着了魔似地吸吮著我的血液…過了一會兒,她完全安靜了下來,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地…沉睡著。而我想盡辦法要掙脫她,但她的手就是緊抱著我不放…這時候如果再不幫我自己的手做傷口處裡的話,有可能會像上次一樣差點搞死自己。

「可惡,再這樣下去…如果我死了的話,可就沒有人能照顧妳了,更沒人可以照顧妳的貓囉!」

我對著沉睡已深的橘花這麼說道。現在,乾著急也不是辦法,想辦法止血才是最重要的。沒辦法了,只好直接將我的衣服給撕破,拿來充當紗布吧!

折騰了老半天,血終於止住了…但橘花還是不能睡得很沉,而我也不能動。那還能怎麼辦?只好抱著她,爬到我的床上跟她一起睡了…

「…奇怪?窗戶又……」

沒錯,這時的我非常的肯定,一定是有人在附近!我想盡辦法向外探望,然而,映入我眼裡的畫面,是從窗口看過去的那棵老樹上。枝椏上坐著一名少女!雖然沒有月光,但隱約看得到她的金色長捲髮,以及那散發著神祕色澤的金色眼瞳…

「妳是誰?!」

就在我出聲的同時,一陣風吹了進來,窗簾隨著陣風擺動。就在窗簾遮住我視線的那瞬間,『她』消失了…沒辦法,我只好低頭看著躺在我懷裡的橘花。那如櫻桃一般的嘴唇旁有著一抹紅色血絲,以及看似安詳的睡容。實在與我現在的遭遇形成強烈的對比…

隔天,橘花的眼裡泛著淚光,一直對我道歉。我…當然非常的生氣,但我卻沒對她發脾氣。因為我知道,她是為了送熱飲給我,才會走進來的…會發生這些事,也不是她自願的,所以我沒怪罪她。但…那名少女,究竟是誰?如果說,橘花的事她也知道的話,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我不曉得,而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

「Constraint IC」的取出,讓我消失許久的痛楚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不想要它。這天,我又更深的體會到月亮與「她」的關係。我對她的事又更加的在意…如果她受到傷害的話,那我也會跟著受到傷害!這時的我,只能選擇保護她…用身為「她哥哥」的這個身分……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3-30 18:22 編輯 ]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0 18:24

雙樹 : 喝啊喝啊喝啊~~…………
(謎:你在發甚麼神經啊?)
--------------------------------------
【黑槍之誓】第五章 - 十六夜

這天,一大早就醒了。但是並不是在自己最熟悉的家裡…看著左手臂上的傷口,被紗布纏得厚厚的,完全密不通風。左手的知覺也慢慢的麻痺…為了不讓我的左手慘遭截肢的下場,我悄悄地把繃帶鬆綁…

「…這個傷口,還真差點送了我的命呢…」

這個傷口,就是那晚被橘花咬掉一塊肉所造成的傷口。因為嚴重地感染導致發炎潰爛,因此引發細菌感染還併發感冒。燒到…大概42℃左右吧?我又再次「鬼門關前走一回」~

這天早上,消毒水的味道還是一樣嗆鼻。這是我住院的第三天。

「哥哥!你沒事吧!哥哥…哥……」

這是我在還有知覺的時候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我昏迷了整整一天。醒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擔心我的工作…看來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工作看的比性命還重要了…

「這種小傷口,根本就不要緊!只要用紗布包住,再止血就好了!」

「可是如果不消毒的話,傷口會變的更嚴重的!」

「就說了沒事的…而且,如果我沒在這幾天將譯稿送出去的話,可是要扣薪的!」

「…我知道了…」

現在想想,如果我那時乖乖地聽橘花說的消毒的話,或許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般慘樣了吧…但是,也要謝謝泉先生。聽說我暈倒時,橘花就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向泉先生求救。如果再慢一點的話,天知道我還會不會活在這世界上…

「…體溫…41℃,還是要好好休息。如果太過於勉強自己的話,病是不會好的。」

「…喔,謝了。」

橘花一直惡狠狠地盯著幫我量體溫的護士…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至少我知道的那位護士並沒有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只是單純的用耳溫槍量一下體溫罷了…

「…這位是你的妹妹嗎?」

「…嗯…」

算是吧…因為就法律上來講,我們只有名義上的關係…

「…這三天她一直在你身旁照顧你呢~真是了不起喔~」

護士小姐伸出手,打算摸摸橘花的頭。卻又被橘花的眼神瞪到收了手…

「…嗯…」

其實,看到這一幕的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答話。深怕一個不小心,這家醫院就會消失一位護士…

「…那、那麼請繼續休息,記得三個小時後要吃藥。」

「嗯,她會提醒我的。」

我伸手輕輕拍了拍橘花的頭。但是橘花仍然以非常地銳利的眼神,緊盯著護士小姐。就像是盯住了獵物的獅子一樣,可能下一秒獵物的脖子就會被獅子咬斷,淪為獅子的食物一般…然而,那銳利的眼神一直持續到那名護士離開後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如往常的笑容。

「哥哥,吃蘋果吧。」

「喔,謝了。」

一片片的頻果送入嘴裡。但仔細想想,她是什麼時候把蘋果削好的?我也沒去過問,因為她正在擦拭一把小刀。一把刀身全部為黑色的小刀…

一連在醫院住了幾天,醫生說現在的情況已經有好轉,換完最後一次藥後就隨時可以出院。為了繼續那被這個意外而停擺的工作,我請他們趕緊幫我換藥,好讓我回去繼續工作。下午,我回到了家裡,繼續忙著工作。但才剛開始工作沒多久,我就發現屋裡有異狀…

照理來說,沒人在的屋子是不會有垃圾的。但屋外卻無端端地多了幾包垃圾…

當天晚上,我進到那間沒使用的房間查看…跟我想的一樣,有人待過這裡。應該…就是那位金髮的少女吧?垃圾裡頭有幾包空了的菸盒以及菸灰,而這間房間裡也多了股菸味。我記得,剛搬進來的時候,這裡完全沒有這種味道。以味道的濃度來判斷,應該已經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外加上掉落於地上的金色毛髮…以毛髮的韌度來推算,這應該是最近掉落的。以這些線索來推算,這與我們居住的時間重疊!!也就是說…

「…那名少女一直住在這裡…」

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但很有可能。

動機。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既然她是偷偷的躲進來居住的話,到底是為了什麼啊?這個家並不是什麼富裕的家庭,連個像樣的家具都沒有…所以她應該不是來偷東西的。流浪在外居住在這裡的話,那應該是在我們搬進來之前的事。而且,她要是真的與我們一起住在這的話,那為什麼到現在都沒人發現?但是…如果真的要我硬說出個原因的話,腦袋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監視…就在我離開這間房間前,我聽見了貓叫聲…是從窗邊傳來的。

「你這隻貓在這裡做什麼?」

「喵~」

跟貓說話的我或許也怎麼不正常吧?但這隻名叫「斗和」的貓也真的是隻很奇怪的貓。很少有…不,應該說幾乎沒有貓的瞳孔是金色的…

「…該不會…不!不可能,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因為貓是不可能會變成人的!就算貓真的可以變成人,那牠應該是變成男生吧?因為牠叫做「斗和」啊!綜合以上……」

現在站在那裡自言自語的我,應該才是最大的笑話吧…總之!現在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就再觀察一陣子再說吧!如果情勢不對的話,大不了就搬走而已…反正,這裡也沒有任何值得留念的事物。隨著時間流逝,十二點了…這件事還是一直在我腦裡徘徊,越是不想去想它,腦袋就越是愛跟妳出現相關的事…

「嗚…煩啊!!」

再這樣下去,什麼事也做不好。乾脆今天先休息好了…

「哥哥,我進去囉。」

「啊、好,請進。」

這時間,照理來說是還不到需要喝咖啡來提神的時間…她是怎麼知道我決定今天先休息了?

「這個,是神父寄過來的。」

「嗯?是什麼時候寄過來的?我怎麼沒有印象?」

「…兩天前吧?那時候哥哥你還躺在醫院裡,所以我就放在家裡了…」

「…下次要是有我的信的話,請直接拿來給我。不管我人在哪裡,好嗎?」

「嗯…知道了…」

她離開後,我拆開信封。信封裡有一封信以及一張支票。

「給R:在這裡先說個壞消息。那就是『猶大』們已經注意到你們了。他們雖然還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居住處…但是,遲早會被找到的。所以,這封信裡我放了張支票,目的是為了讓你去準備『必要』的東西…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些事別再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受的苦已經夠多了…下面是當時組織供應商的住址。去那裡的話…只要有錢,你需要的東西他都會幫你找齊的…」

「猶大……」

那晚,組織裡送來一封執行書。任務級別:Easy。沒錯…就是這封執行書,讓我成了背叛組織的「猶大」、讓我在苦窯裡待了七年,徹底改變我未來的人生。以及讓我冠上背叛者「猶大」之名的人……就是他…審判者管理員之一的「艾克森」神父…

「…在這段時間內,你應該接觸過那孩子的危險期了吧?雖然她很危險,但日後將會成為你最重要的戰力。所以,千萬不要讓她對你失望,不然,你將會失去現在最重要的人。而且…她和你可以說是一體的…」

「一體?這是什麼意思…」

那孩子,自從我接觸過她內心的脆弱處後,我對她的想法與對待她的作法都與以前不同。雖然平時並不是很喜歡說話,外加開口的話都讓人震撼不已以外,她算是個非常普通的孩子…不只普通,還很脆弱…她的心,就宛如是用冰雕成的一樣…既冷又易碎。然而,她也因為這個原因,才始終沒有對我敞開心懷。與她生活至今,我慢慢的體會到有「家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最後…R,我希望你能找個時間帶她來見見我,有些東西我得要親手給她。加上我獨自一人生活在這小鎮裡,也挺寂寞的。如果有空的話,就回來看看我。假如『猶大』們找上門的話,你們還是以逃亡為第一優先吧。另外,『黑槍』的修護工作我已經委託另一位倖存者完成了,約一個月左右他會把它送過去,有什麼需要的話,也可以找他。」

倖存者?!

就我所知,組織最後的下場是投降者全加入了「猶大」,而不投降者也全都被槍殺了…真沒想到…

「…除了我跟神父以外的倖存者…他到底是…」

為了掃去心中的疑問還有讓腦袋清醒,我決定去外面吹吹風。走至陽台,晚風沿著琵琶湖面吹了過來,我看了眼今晚的月亮…

「十六夜(いざよい)啊…」

十六夜之月…這天的月亮接近滿月,卻缺了一小點。這種月亮又有個別稱,叫「猶豫之月」…意味著躊躇不進,猶豫不決的意思。沒錯,現在的我的確很猶豫…猶豫著…是該繼續住在這裡,還是帶著橘花過逃命生涯…或著…

咦?院子方面有動靜。我從陽台往院子一看,有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橘花…這麼晚了…她在做什麼呢?於是,我直接從陽台跳下,落在院子裡。呵,看來我落地的身手,並沒有退步太多呢…

「…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做什麼啊?」

「呀!!」

很明顯的,剛剛橘花並沒有注意到我就落在她身後。

「…嗨!」

「什麼嘛…原來是哥哥喔!別嚇我好不好?」

「妳做了什麼虧心事啊?不然怎麼會被嚇到。」

「才沒有呢!我只是來這裡摘點花回房間放罷了…」

她站著的地方前面,是那一片我給她種花用的花圃。稍微看了一下,裡面盛開了許多的花呢…於是,我便陪她一起下去幫她摘些花回來。

「…哥哥,今天是十六夜呢…」

「嗯…怎樣?別跟我說妳感到猶豫感喔!」

「…嗯,被哥哥猜到了…」

「哈哈,沒想到像妳這樣的小孩也會對某些事情感到猶豫,小心太陽打西邊出來喔!」

「…討厭!哥哥你幹嘛這樣欺負我…」

沒想到,我隨便說說而已,她的眼角已經泛淚光了…

「…好啦,哥哥向妳道歉。別生氣了喔…」

我伸出手,溫柔地撫摸她的臉頰…

「…討厭…」

「…話說…妳為什麼要種『彼岸花』?…」

我試著轉換話題,決定從她最喜歡的「花」開始著手。我記得…彼岸花,又稱作曼珠沙華。別名…接引之花…

「彼岸花,只生於七至九月。花語是:『悲傷回憶』…」

「………」

看來,我大概問到了不該問的東西了…天上為十六夜,地下為彼岸花。而身在花叢中的橘花,臉上帶著一絲的悲傷…這畫面,美到令我陶醉…而我絕對沒想到,幾天後,我將面臨死亡危機…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0 18:53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0 19:03

引用:
原帖由 Nostle 於 2009-3-30 12:40 PM 發表

星海爭霸 我記的 不是跟 魔獸爭霸 類似 (星海爭霸 我記得國小時就有了八)
但畫面怎變成那樣.....化說那張圖 是真人嗎 感覺有點好笑XD
難道我已經落伍了嗎= = ...
星海爭霸2已經在今年(2009)推出囉
話說那兩張圖確實是遊戲喔
叫做末日之戰,是橫跨了XBOX360和PC的重量級遊戲喔
這是星海爭霸2= =(感覺好像很多文章都會嚴重離題XD)
[attach]1505[/attach]
這是末日之戰的主角= =
[attach]1506[/attach]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30 19:09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30 18:53 發表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是阿....好像修字修到上癮了呢= =|||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0 19:11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30 06:53 PM 發表
嗚啊!
雙樹大發瘋啦!
學長在旁邊笑的好燦爛啊~!
我頭一次感到他那麼欠扁...
為...為什麼...會"燦爛"啊!?
難道是被貼出來了...很"心"奮嗎XD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0 20:05

他本人說
在還沒給後援會的人知道前
最大的點閱數才10出頭
現在隨便都有40~50
還有破百的
所以他感到非常的高興
再加上雙樹大挑他的錯字挑到發瘋
他忍不住狂笑了....

果真...非常的欠K...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0 20:23

噗><(忍住笑意XD)
我也...差不多...快要...嗚><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30 21:34

這...該說 恭喜嗎=ˇ=?
前輩的學長 加油喔~努力繼續生出文章來吧!!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0 21:58

我也再來替大大的學長加油!
努力"生"出文章來吧XD
加油!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1 12:40

阿~後阿~
里門奏接謀有良心抖~
挖修駐修的那麼ㄟ心扣,卻連一~~~~癲癲抖[嘎油]瞎巄無~
挖拍命啦~~~

---------以下為中文翻譯---------
啊~好啊~
你們這些沒有良心的~
我修字修的那麼的辛苦,卻連一~~~~點點的[加油]聲都沒有~
我好命苦啊~

--------以下為身邊的人之聲--------
眾:啊~你是[丟猴(中邪)]喔~
(圍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1 16:33

嗯...我都忘了...那麼...
雙樹大加油~!!
但為求您對我的疏失完全的原諒,我再送你一把357(和成堆的彈藥...),就再一次懇求,斃了我吧XD
[attach]1517[/attach]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1 17:18

がんばてください......
加油啊~~~~~~!
學長也加油吧~~~~~~!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3-31 18:07

雙樹:Dante大…既然你希望…(拿)

上膛聲

雙樹:「溫特‧古爾‧拉魯…基加‧巴斯(願上蒼保佑你)…」

槍擊聲

Dante已死亡…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1 20:41

我死了...我現在看到的景象是...XD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1 20:42

的確進度載入中...
不知道他會寫這篇寫多久勒?
聽說好像會成為鉅作...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3-31 21:04

那好啊!
期待出書吧!加油!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3-31 22:11

話說
不是有人印下來嗎?
若是這樣的話
真的就會變書了.....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3-31 23:49

是的..我是印下來了=ˇ=
不過在此補充  雙樹大大~~~~
甲尤~~~~~~(這洗嚇= =)
抱歉捏~慢了那麼多拍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1 12:39

算了算了...反正我只是有時會有點反常罷了...
(兔跟鹿是我修文章的好伙伴,橘花則是無聊時陪伴我的良妻...)
但是,將他們同時打開時...
他們會為了爭奪我心中的地位而吵起來...
(奇怪,是原本就有這種設定嗎?)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1 16:38

很好
我就沒有這個問題
因為我眼裡只有橘花.....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1 17:23

我也沒這問題的說= =

依據國安局NSA~分裂細胞小組~第3梯隊分部的情報顯示
雙樹大大可能有嚴重偏心或者腳踏兩條船(不...應該說3條)的可能性XD

橘花:Dante...縱橫諜海別玩太久了...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1 18:07

嗯  我也沒有這個問題
我最喜歡橘花了!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1 19:37

想著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
我和橘花的臉不免浮現小小的紅暈
リュスケ:橘花…今晚可以嗎…?
橘花:嗯…是お兄さん的話…
リュスケ:那麼,到我的房裡來吧…
我慢慢的打開我的房門,帶著橘花走了進去。
リュスケ:現在是屬於我們兩個的時光喔,閒雜人等禁止進入。
我關上了門,數分鐘後,橘花受不了刺激,發出了小小的呻吟聲。
橘花:お兄さん,那裡…啊!會…會痛啊…
リュスケ:橘花,忍耐點,這是為了妳好…
橘花:不行…橘花我…啊!不行了…
(眾人破門而入)
眾: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我握著橘花的腳,並對他們說著…
リュスケ:看什麼?沒看過做腳底按摩啊?
眾:啊…對不起打擾了…
リュスケ:既然都進來了,沒忘了我剛剛說的吧?
(手持沙漠之鷹)
橘花:お兄さん說的沒錯~(笑)
(手持P90)
リュスケ&橘花:今天可是愚人節啊~
(掃射與槍聲)
リュスケ&橘花:真的是美麗的畫面~
(以下畫面過於XX,所以皆以馬賽克處裡。)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1 21:16

大大...你那驚人的故事讓我想到了這有趣的漫畫...XD
[attach]1532[/attach]
[attach]1533[/attach]
[attach]1534[/attach]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1 21:56

挖  好恐怖阿~~~~
惡魔大大  竟然亂殺了那麼多人
(我先閃了 避難去~~)
作者: KiLo    時間: 2009-4-1 22:05

腳底按摩阿~
上次橘花用槍拖幫我按摩 害我那陣子都趴著睡= =
真是痛死人了
所以...
橘花 : 阿!! Kiro君 找到你了
Kiro : 恩? 找我? 甚麼事??
橘花 : 痾...就上次..哪個.....我幫你按摩...結果害你....
Kiro : 喔 沒關西啦~ 下次不可以再拿槍拖幫人按摩囉~ ( 摸頭
橘花 : 恩......阿 這次我有仔細研究過喔~
橘花 : 我有去查過按摩的書了 書上說拿槌子按摩肩膀可以舒壓
Kiro : 喔喔 你是說敲擊按摩嗎
橘花 : 恩 Kiro君....痾...橘花這次...會讓您很舒服的 ( 羞...
Kiro : 哈哈 是嗎
橘花 : 恩 請你坐在椅子上
Kiro : 喔

當我背對橘花時 就是我受苦的時候了....
因為...橘花拿的不是按摩槌....而是.....
狼牙棒 = =

伊呀阿阿阿阿阿阿............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1 22:07

嗯,,,惡魔是指....?
如果是指我...我不是100%純惡魔啦><
我有一半是人類的說= =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1 22:15

不不不!!不是你歐
不過最近有惡魔出現了
你想獵的話請便  後果自付XD
(我再閃 避難x2)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1 22:46

紅大
你所謂的惡魔是指我和雙樹大嗎?
那你就錯摟
我們不是惡魔
只是稍微邪惡一點的天使罷了
稱呼我們為墮天使也行
我和雙樹大以及兩個橘花會好好伺候你們的....
(四人燦笑)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1 23:05

嗯...如果是四位外加兩隻的話呢...雖然我就算被拿鐵條貫穿也不會死...(甚至不會痛XD)
但是基於沒有人委託的份上...無謂的戰鬥還是免了吧= =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1 23:40

唔.....不過我玩惡魔獵人的時候
也有遇到墮天使耶.......好像要先打掉翅膀才能傷害到他們
我只有玩過但丁那一代= =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2 01:57

引用:
原帖由 Gordon8060 於 2009-4-1 23:05 發表
嗯...如果是四位外加兩隻的話呢...雖然我就算被拿鐵條貫穿也不會死...(甚至不會痛XD)
但是基於沒有人委託的份上...無謂的戰鬥還是免了吧= =
------------------------------------------------------------------------------------------------------------------
Dante大…你錯了。我的部分應該是「兩人+三隻(我+橘花+斗和+茶兔&茶鹿)」才對…
所以囉…

雙樹 : 準備好了嗎?
(亮出[雙白銀])
橘花 : 當然囉~
(亮出[Bleak])
斗和 : 聽候差遣。
(亮出[雙頭大鐮](自行修改))
茶兔 : 嗚~這個怎麼拿啾?
茶鹿 : 兔很笨耶~是這樣拿啦~呣!
(茶鹿架式十足地拿起Dante大送的[357])

上膛聲齊響!!!

五人同聲 : 那麼,就請你們去死吧!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2 13:44

[attach]1536[/attach]
哼!這次算你人多,我對付不了!
所以...
[attach]1535[/attach]
另外再補你一槍XD
[attach]1537[/attach]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2 17:46

搞著搞著
惡魔獵人串開始了...

リュスケ:開始看戲。橘花,能不能幫我倒一下飲料?
橘花:好,那麼あ兄さん要什麼?
選項:紅茶、咖啡、綠茶。
リュスケ:我選擇紅茶。
(系統:橘花好感度+1,杯子樣式"0"取得。)
リュスケ:痾…橘花,這是啥?
(槍響聲)
橘花:請お兄さん不用在意,繼續喝吧。
リュスケ:嗯。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2 23:58

別 放 棄
Dante大  我來幫你了!!(2p進入)
斬鬼極文字 and 紅具足 裝備完成
                                     開始戰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鬼~武~者~變~身~!!!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3 00:39

既然紅大大都這麼說了!!我怎能不努力奮鬥呢?
[attach]1547[/attach]
看我的!! 喔~!!!!!!!!!!!!
[attach]1546[/attach]
魔人化~!!!!!!!!!!!
[attach]1545[/attach]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16:57

引用:
原帖由 紅寶石 於 2009-4-2 23:58 發表
別 放 棄
Dante大  我來幫你了!!(2p進入)
斬鬼極文字 and 紅具足 裝備完成
                                     開始戰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鬼~武~者~變~身~!!!
...
糾正錯誤
是斬鬼左文字吧...
是幻魔信長的愛刀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3 17:28

鬼武者啊...這個我沒玩...
不過蠻想玩玩3代的...因為有尚雷諾(那個法國演員)

之前還在動漫台看到有在播鬼武者的3D動畫電影...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3 18:50

不 沒有錯喔
"斬鬼左文字"是在三代的名子
到了新鬼武者 變成"斬鬼極文字"囉
我就只有一代沒玩過  其他都玩過囉
所以很了解滴!!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3 19:17

兔 : 啾…雙樹葛格,我們打得贏嗎?
雙樹 : 對方是兩名「魔人化」的非人類,既然是非人類…
斗和 : 那就沒必要手下留情。橘花,接著!(丟出)
橘花 : 好!
雙樹 : 那麼…我也…
鹿&兔 : 我們也要幫雙樹葛格~
(系統 : 橘花「刻有學長姓名的小刀」裝備)
(系統 : 斗和「死神送的黑色大鐮」裝備)
(系統 : 雙樹「日、月雙刀」裝備)
(系統 : 兔「霹靂雷珠」裝備)
(系統 : 鹿「貝瑞塔M92 」裝備)
                                     開始戰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雙樹&橘花 : 「knife Level 5 Lock Off ,The Mode Hyper Speed On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19:18

我只玩過1、3代
所以只對這兩代比較有印象....
像左馬介的熊貓裝是經典
傑克的浪人裝等等
還有蜜雪兒的浴袍...

等等....
那不是學長裡面的微電腦抑制系統的解除宣告方式嗎....
雙樹大你....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4-3 19:19 編輯 ]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3 19:34

引用:
原帖由 he00720434 於 2009-4-3 19:17 發表
兔 : 啾…雙樹葛格,我們打得贏嗎?
雙樹 : 對方是兩名「魔人化」的非人類,既然是非人類…
斗和 : 那就沒必要手下留情。橘花,接著!(丟出)
橘花 : 好!
雙樹 : 那麼…我也…
鹿&兔 : 我們也要幫雙樹葛格~
(系統 : 橘花「刻有學長 ...
痾..............我是鬼武者變身  可是我還是人類耶.........
鬼武者 只是普通的人類擁有了鬼之力
嗯...魔人化的話就是半人半魔了唷
順便修正一下上面大大的回覆
斬鬼左文字 是由 鬼武者真劍 變化而成
信長愛刀並不是斬鬼左文字
鬼武者真劍吸收了信長愛刀的力量之後
才變化成斬鬼左文字
至於信長的愛刀 我是聽說是妖刀村正
可能有很多種版本吧....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19:40

錯了
信長的愛刀的確是左文字
歷史上也是
而在這裡沒記錯的話鬼武者真劍只是
左馬介將斬鬼左文字上的幻魔之力給吸收淨化後
轉化變成的.
因為我有買攻略= =
所以故事內容全都一清二楚=口=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3 20:09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4-3 19:40 發表
錯了
信長的愛刀的確是左文字
歷史上也是
而在這裡沒記錯的話鬼武者真劍只是
左馬介將斬鬼左文字上的之力給幻魔吸收淨化後
轉化變成的.
因為我有買攻略= =
所以故事內容全都一清二楚=口= ...
真抱歉 我也有買攻略 所以對故事內容當然很清楚
我在回上一篇之前才去翻過
上面並沒有說信長愛刀是斬鬼左文字
以及........鬼武者真劍是變身成真鬼武者之後自動取得
斬鬼左文字是打信長打到第三階段
把它的刀打掉在地上之後  吸劍的黑魂
鬼武者真劍才變成斬鬼左文字 而信長那把刀基本上是廢了
至於歷史上的  我找到的並不是左文字
而是"長谷部國重"也稱作"壓切長谷部"
壓切長谷部 織田信長早期的佩刀。因為信長曾用此刀將躲在棚架下的人連人帶架一起砍下去,因此而得名。後將此刀賜給羽柴秀吉(後來的豐臣秀吉),後秀吉又將它賜給肥前大名黑田長政。
http://www5a.biglobe.ne.jp/~suwakou/suboda.htm
這把刀在無雙系列裡面也有出現   是信長拿的
而左文字.......是有看到情報
寫著"義元左文字"也稱作"宗三左文字"
http://www.yorokuan.com/item/silver/nobunaga2.html
宗三左文字 三好宗三贈送給武田信虎的刀,後來變成信虎的女婿今川義元的佩刀。桶狹間合戰後,落入織田信長手中。
所以 信長愛刀並不只有一把  遊戲裡他拿哪一把刀也無從根據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7072611373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21:13

哎呀呀
原來是我完全記錯刀了= =
但不管如何
鬼武者我還是只有在玩一閃的份
那時候為了拿到最後一件羽衣一閃很久...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3 21:17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4-3 21:13 發表
哎呀呀
原來是我完全記錯刀了= =
但不管如何
鬼武者我還是只有在玩一閃的份
那時候為了拿到最後一件羽衣一閃很久...
我拿到之後在安土城那邊玩一閃幻魔刀足輕無雙
有的時候玩的過火 全場被清光 新的怪還沒到我這邊
結果一隻弓箭飛過來~~就聽到  噗嗤 ㄜ..........
死掉了  鬼武者復活  繼續一閃XD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21:25

那時候吧
因為玩玩一閃的試煉後
整個人超愛一閃的
每隻怪我都有試著一閃過
連信長也是...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23:30

二十一話製作中
因為他回去公寓了
所以只能由電話與及時通了解現況…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3 23:44

喔喔~原來如此
是...因為上次狂笑的原因被大大你K了之後...嚇到了...所以回去了嗎=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3 23:50


大學春假中
所以他回去度假
等到我統測考完後也會回去那
現在是回家去讀書拚命
因為我老爸在...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4 00:00

原來如此...也請他多多加油囉...
如果是要考試的話,建議他別分配過多的時間在小說上(除非不影響考試的情況下)
可是如果這樣...我們會等得更辛苦的...不過沒關係=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4 00:05

.....
你搞混了喔...
考試的是我....
他是被他爸逼著當我和他妹的家教
而且要考的話
我記得大學第一次考試好像結束了吧?
還是下禮拜?
忘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4 00:18

喔喔~原來是大大要考試啊(那就不用擔心小說的進度了XD)
那就請大大考試加油囉^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4 00:19

還是要擔心
下個星期開始他又得繼續陪著我們伴讀
他可是高級伴讀書童勒!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4 01:25

又....
up了...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4 12:14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4-4 01:25 發表
等等....
那不是學長裡面的微電腦抑制系統的解除宣告方式嗎....
雙樹大你....
----------------------------------------------------------------------
雙樹 : ...我是有借學長的文字啦...但是第一個單字不一樣喔^^
橘花 : リュスケ大大,你那位學長的是「槍械」類的指令。而我跟葛格唸的是「刀」類的指令喔!
雙樹 : ...因為第一個單字是「刀」的單字嘛...
----------------------------------------------------------------------
又...
我「又」死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4 12:40

喔~抱歉(畢竟但丁大叔我已經一把年紀了XD)
那麼~考試加油囉^ ^

嗯...網路怪怪的說...害我又多打了一篇= =

[ 本帖最後由 Gordon8060 於 2009-4-4 12:41 編輯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4 12:48

哎呀呀~
雙樹大又要掛了
而且我看了一下
這次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多字的一次吧...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4 13:57

噗噁!

-----------------------
リュスケ
你學長是不是把我當成
「免費又好用」
的工具了?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4 16:00

啊~不好了!雙樹大被K.O.了!!
急救包!急救包!醫護兵~!
加油阿雙樹大~為了你我把我所有的家當都翻出來了!
啊~好多,要哪種你自己選吧XD
[attach]1557[/attach]
[attach]1558[/attach]
[attach]1559[/attach]
[attach]1560[/attach]
[attach]1561[/attach]
不夠用的話...那根柱子上也有= =
[attach]1562[/attach]
如果真的真的不夠用或者不喜歡...那邊有一整卡車的...XD(指
[attach]1563[/attach]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4 16:33

哎呀呀~
固定一個禮拜一篇是正常的
上個禮拜是因為拖了一篇
所以才補兩篇的
作者: he00720434    時間: 2009-4-4 18:06

リュスケ,你學長也很恐怖...

作者: Gordon8060    時間: 2009-4-4 19:07

嗯...雙樹大大看來好像沒事了= =
作者: 紅寶石    時間: 2009-4-4 23:08

唔、HP滿了嗎
雙樹大大  看在您那麼辛苦又吐那麼多血的份上
上次橘花偷裝的那瓶血就獻給您吧
請繼續加油XD

[ 本帖最後由 紅寶石 於 2009-4-4 23:10 編輯 ]
作者: ymc79106    時間: 2009-4-5 00:44

他恐怖?
話說
看過之前的發文紀錄
你才會知道那時的他有多恐怖....
一天一篇....
作者: KiLo    時間: 2009-4-5 11:42

雙樹
你怎麼能隨便亂吐檳榔ˋˊ....( 拖....




歡迎光臨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http://cuc.moe.hm/) Powered by Discuz! 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