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3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3

…時間到了,開新帖…
-------------------------------------------------------------------------------------------
【黑槍之誓 散】五十二章 御前七天使現身,拜修西古的冷靜與冰

  「來了嗎?」

在廣大的空間中,一名男子坐立於正中央,手裡把玩著把有著精美裝飾的匕首,且暗自的微笑著。

 「歡迎歡迎,這些既不是天主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的黑夜殺手們,你們的所有行動是種向神的褻瀆,不管你們所信仰的是邪神?惡神?亦者墮天使?將汝等之性命遣回至底深淵,將會是我們吾等之工作。」

語畢,四周的燈光緩緩的消失,直到男子本身被黑暗吞噬,伸手不見五指,他的話語又再次響遍整個黑暗之中。

 「吾為御前七天使之Sariel(沙利葉),將以吾之Evil eye給於汝等最恐怖之詛咒,將這些與汝等污穢的身軀一起帶入地獄吧!」

輕狂的笑聲迴盪於黑暗中,久不消去…
  
R一行人行於無盡黑暗的走道上,不知道已經走了多久了,但始終沒看到出口。

 「德拉諾那傢伙…他沒騙我們吧…?」
 「你看這裡。」

拜修西古指著壁上的一橫刀痕,面色難看的說道。

 「看來,我們是在同一個地方打轉…」

拜修西古摸著那橫刀痕,且將藏於腰間的一把攜帶式小刀拿了出來。

 「大概我們走了30分鐘左右時,我就察覺到有點問題了,所以便順手留下了這個記號。直到剛才我才確定,我們再這裡打轉了大概數個小時之久。」
 「那麼…就破壞這裡…不就行了…」

亞拉斯特爾將彎刀拔起,且自行解除了Integration上的術式限制,直接啟動了Level 3的能力。

 「抑制術式Level 3開放,『地獄之炎』發動。」

語畢,亞拉斯特爾的彎刀放出高熱的火燄,且將一片的黑暗照亮,空間頓時明亮無比。

 「R!離他遠點!」

R閃避不及,只見亞拉斯特爾向著石壁邊奮力揮砍,纏於劍身的火燄隨著砍擊向四周噴發,R將Black拿來當作盾牌使用,抵擋掉些許往自己噴發過來的火燄,而一些零星的火噴向了R的身軀,將R手腕上的厚重護腕與身上的衣物燒出了許多的坑洞來。

 「這…這些衣物是特殊材質製成的…照理說這點小火應該是…」
 「你仔細看看那火焰的顏色吧!」

R看了看那火燄,與一般的火焰並無不同,直到他定心一看,火焰的顏色並不是一般的焰紅色,而是接近白色,散發著熾烈光芒的火燄。

 「沒錯,那是溫度近一千度的火燄,與太陽表面溫度5780K相比,這溫度大概算不上什麼,但是能近距離承受的了這高溫的,全世界大概只有他一個人…」

然而,亞拉斯特爾的攻勢突然停止了,原以為他將石壁破壞完了而停手,沒想到…

 「這…這石壁…連一點傷痕也沒有…」

眼前的石壁接受了亞拉斯特爾瘋狂攻擊的洗禮,卻連一點傷痕也沒有,這便讓拜修西古產生了懷疑。

 「你往另一邊的石壁攻擊看看。」
 「別命令我…」

亞拉斯特爾因為石壁沒有被他破壞一事發起脾氣來,便與拜修西古鬧起彆扭來了,一旁嘆著氣的R一邊將特殊用爆破彈填裝於Black上,且朝著拜修西古所指示的壁上開了一槍,頓時間煙塵四起,石壁硬生生的破碎開來。

 「這樣你高興了嗎?」

破碎的石壁,地上全是巨大的石塊與揚起的灰塵,當那灰煙慢慢的散去時,裡頭出現的是道鋼壁,而那爆破彈破擊石壁時,穿透石壁且在鋼壁上留下些許的痕跡,但整體來說鋼壁是完好如初。

 「看來,這四周的石壁全都是裝飾,在最裡面還有著堅顧無比的鋼壁包圍著,而整個廊道應該是一個擁有巨大直徑的圓圈,由於直徑過大所以我們感受不到它曲度的變化,所以他的中心應該是我們的目標所在。」
 「但是,現在連入口都找不到了,我們到底要如何進去?」

拜修西古敲了敲剛亞拉斯特爾奮力攻擊的那道石壁,且笑著對大伙們說道。

 「這就是我們的入口。」

 「這石壁與R你剛剛所破壞的石壁不同,它應該與最外層的鋼壁有著相當的硬度,而且這壁旁的石壁材料卻是一般的石材,所以這應該就是我們的入口了。」

拜修西古敲了敲這面石壁後,以攜帶於身的小刀往石壁上用力一劃,原本毫髮無傷的石壁在一定的距離後出現了裂痕,拜修西古將小刀收起,將用白布包好的野太刀小心翼翼的解開來。

 「既然到這裡出現了裂痕,這就代表這裡是特製的石壁與一般石壁的交界處,只要對這裡下點功夫就行了。」
 「亞拉斯特爾都沒能耐打開了,拜修西古你…」
 「這便是火與水的不同了,水雖然不像火那麼的激烈與富有破壞力,但是…」

拜修西古將野太刀插置地上,而周圍產生了些許的水滴,緩緩的沿著刀身滴到地面,漸漸的聚成一灘小水漥。

 「水的細膩以及那緩慢的侵蝕性,而水最具威脅性的,便是那隨著器皿而變換的無固定型態了。」

水緩緩的滲入了石壁裡,只見拜修西古微微一笑,且解開了自己的術式限制。

 「術式Level 2ON,『absolutezero』絕對零度發動。」

只見石壁硬生生的倒下,而石壁的四周是巨大的冰塊,拜修西古微笑著,便繼續往內部深入前進。

 「你們兩個,在拖下去的話我可就不管了!」

TOP

嗯...看著第三帖出生...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囧rz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該說他很會出?
還是說他很會拖...(抖)

結果53up了=口=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10-4-7 00:22 編輯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三章 意念與決戰

 「來不及了嗎…?」

男子看著已被破壞的石壁說著。

 「快點跟上!」

男子回頭來對著身後的銀髮少女說道,接著加緊腳步的往內部前進。

 「終於來了嗎…?填裝著Lucifer意識的軀體…」

少女輕撥柔細的秀髮,將手上的P90步槍與FN57USG式手槍更換彈匣,將槍械妥善收好後,她露出一抹微笑,跟著往深處移動。
  
R等人通過隱藏成石壁的暗道後,來到了個廣大的空間,這裡似乎是聖彼得的中心,裡頭不管是會議室、研究室、餐廳…等等皆應有盡有,在三人分工完,準備開始工作前,R突然的對亞拉斯特爾提出了疑問。

 「我說…亞拉斯特爾…」
 「……………………?」
 「據拜修西古的說法,你自從離開教會後,便將自己隱蹤在撒哈拉沙漠中對吧?」
 「是這樣沒錯…」

亞拉斯特爾抓了抓雜亂的頭髮,繼續聽R問著剛剛的問題。

 「你…為什麼想這麼做呢?」

R眼神堅定的看著亞拉斯特爾,而他搖了搖頭後,便繼續說著。

 「你…為什麼將自己孤立?」
 「如果我說…明知道自己已經殺了人了,卻抑制不住那種衝動,所以才將自己給孤立在那裡…這個答案…你能接受嗎?」

平時說起話來傻言傻語的亞拉斯特爾用與平常不一樣的腔調,說出了與平常形象完全不搭的話來。

 「我…差點將姊姊給殺了…」
 「夠了!」

一旁的拜修西古出面制止兩人繼續這個話題,只見亞拉斯特爾一手將他擋著,接著繼續說著他的經歷。

 「我與你們兩個不同…我既不是被洗腦成殺手…也不是受人強迫與遵從…我與姊姊原本是…即將被宣判死刑的兩人…」

R一時顯得震驚,就以他對亞拉斯特爾的了解,他不過是個快滿18歲的青年,怎麼會被宣判死刑?

 「義大利是個貧富不均的國家…貧苦人家裡的小孩出生沒多久便面臨上帝的考驗…我們也不例外…為了生活…我們搶奪食物、金錢…為達成我們的目的…就算殺人也…在所不惜…」

拜修西古別過頭來,似乎知道一些案情。

 「快十年前…我與姊姊兩人以強盜罪、殺人未遂、過失殺人、殺人罪…等等多種罪名起訴…當時我們不過才八歲與十二歲…然而我們的行徑已經超出一般人的理解範圍了…我們是兒童沒錯…是披著兒童外皮的愛上撕開皮肉扯出內臟的殺人鬼…於是我們兩宣判死刑…」
 「夠了…後面由我來解釋…」

拜修西古制止了亞拉斯特爾繼續闡述過去的事情,由他接下去說著他如何進入教會。

 「那年,剛好是黑教會解體的第一年,新生教會為了尋找更多的人才而在世界奔走,我已臥底的身分在裡面待了下來,他們兩姊弟也是我帶進入新生教會大門的…」

雜亂錯綜的關係已經讓R的腦袋開始打結,拜修西古不等著R將思緒整理好,接著說下去。

 「『他是個非常恐怖的孩子,沒有人能像他一樣是個天生的殺手!』,高層是這樣來形容他的,他貫徹了要殺絕不留活口的理念,每次任務一回來,只要是見過他的人,都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就算只是瞥到了影子也一樣。」
 「正如他所說的…但我卻開始對濫殺漸漸的失去興趣…一來是姊姊的關係…當姊姊找回了她所謂的良知時…開始對我疏離…而我也因為這樣…差點將她給殺害…直到神父帶著我脫離組織…此時的我已經對世間任何事物不感興趣了…我只要唯一的家人在身邊就好…結果…」
 「你的殺意出現了?」

亞拉斯特爾低下頭,接著緩緩的從口中吐出當時的經過。

 「那天…我們兩如平常般…感情很好的在路上逛著…此時卻發生了死亡車禍…雖然我們兩完全沒事…但車裡的人因為速度與強烈的撞擊…肉體硬生生的撕裂…看著大量濺出的鮮紅血液…心底的深處開始渴望起一種東西…一種解放感…當我注意到時…我的雙手已經緊勒著姊姊的脖子…與是我開始逃避…」
 「結果就不用我多說了…這就是他躲去撒哈拉的原因,不是為了贖罪,只是為了不傷害自己的家人。」
 「不傷害自己的家人…」

R的腦袋對著「家人」這兩個字產生了反應,腦海裡出現的是與橘花兩人生活的點點滴滴,雖然過的不算富裕,但至少衣食無缺。

 (「家人」…這是我此次行動的最大目的…沒錯吧?)

他在心中問著自己,卻發現那種感覺卻不一樣。

 (我不斷的去追著她的蹤跡到底是為了什麼?就只因為她是「家人」?)

他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不…不是這樣的…那是種更單純、更純粹的思念…)

此時,他尋找到了他要的答案了…

 「我只是…單純的想擁有她…就不過是這樣?」
 「你說了什麼?」

拜修西古問著,而R搖了搖頭,便加緊腳步往深處前進。

 「走吧,將我們要做的事給解決吧!」
  
拜修西古停下了腳步,口中嘆息著。

 「太奇怪了…」
 「對完全沒有人這點感到疑惑嗎?在我們踏進這裡之前,應該已經做好踏入陷阱的心理準備了吧?」

R諷刺的說道,然而事情並不是如此,拜修西古疑慮的是另一件事。

 「你看看這四周,雖然完全沒有人的氣息,但若是急忙中撤離的話應該會留下點混亂的痕跡。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

他觀望著四周,這裡別說混亂,地上連張紙屑也沒有,根本看不出來是臨時撤離的樣子。

 「照這樣子來看這不只是個陷阱,是早已規劃好的一步棋,一步將我們引入寂靜深淵中的陷阱…」

R看到了拜修西古這付思考的模樣,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

拜修西古一臉不悅的表情看著他,只見R沒有停止狂笑,反而變本加厲的越笑越大聲,空盪的走廊裡徘徊著他洪亮的嗓音。

 「我說你啊…這完全不像平時的你啊。」

R柔一揉眼睛,將狂笑後所流下的淚水擦拭乾淨。

 「我問你,你是否與我們一樣明知會是陷阱還闖了進來?」
 「是又如何?」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什麼都別去想,什麼都別去在意吧!」

拜修西古頓時間被R的這番話搞的糊裡糊塗的,而R指著一旁神情泰然的亞拉斯特爾,且繼續對著拜修西古說著。

 「我知道越到這種危急時刻,你越是冷靜,想著下一步棋子所能走的任何可能性,但是在這冷靜下的你,卻開始慌忙了起來,一察覺到週遭的變化後會開始想著任何的可能,不知不覺中你已經打擊了自己的心理。」

拜修西古吞了口口水,像是R緊握住了他的要害一般,完全沒有反駁的機會。

 「我說…你們兩個有誰怕死的?」

一語驚人,R所問的這個問題像是尖刺般的刺入了他們兩人的內心。

 「你們兩個的手不斷的顫抖著,沒有人不會懼怕死亡,連我也不意外…」

R伸起了他收於口袋中的雙手,在強烈的顫抖著。

 「我…害怕死亡…但我真正害怕的…並不是自己的死亡…」

他將收於腰際間的小刀取了出來,且緊握著不放。

 「我真正害怕的是…終於找到我該守護著的最重要的人,可能因為自己而面臨死亡…這才是我真正懼怕的…」

說完,亞拉斯特爾便開始顯得焦慮起來,而拜修西古壓抑住自己的恐懼,繼續聽著R把話說完。

 「我相信自己有那個實力,可以成功的完成這次的任務。但是,我的心中卻不能放下我所牽掛的…」

說罷,R轉過身來笑著。

 「懦弱便這樣跑了出來…」

他握緊拳頭,用力的甩掉手的懼震。

 「但也因為如此!我才要盡自己一切的可能,只因為我相信自己…相信她也相信著我…」

聽完R說的這一番話後,拜修西古低下頭來,發出了細小的竊笑聲。

 「真是服了你了…你的成長已經到達我預估不及的地步…沒錯,打從一開始我的內心便顫抖著,我已經不在是以前那個殺人機器了…擁有內心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因為它帶給我喜怒哀樂情仇,連遺忘許久的『恐懼』也並帶來了…」

拜修西古轉身離去,在離去前他對亞拉斯特爾說了幾句話。

 「我知道憤怒是你隱藏內心黑暗的方法,但這已經不管用了…誠實的面對他吧!相信這股恐懼將會變成你的動力!這也是他剛敎會我的一件事。」

拜修西古奔跑了起來,快步的往機構深處前進。

 「我還有我的工作,你們兩個就先走吧!可要活著再見面啊!」
 「當然!你以為我是誰啊?」

R與亞拉斯特爾別過頭來,繼續探索著更深處內,等待著他們的敵人。
  
 「看來…他們應該快到了…我在這裡已經做的不耐煩了。」

男子揮一揮手,四周的燈光亮了起來,而仔細的一看,這些光源是一根根的蠟燭。

 「Time of Judgment,接下來該由我來審判各位的罪行。由我『掌管死亡的天使』、『死神天使』、『治癒者』、『邪視擁有者』的Sariel來對你們進行審判吧!」

語畢,他面前的厚重大門大力的朝外推開,只見黑暗深處裡走來了兩個人影。

 「Lucifer…」
 「與Satan…」
 「前來討滅!」
出鞘的彎刀與巨大黑槍,正將它鋒利的氣息與使用者的決心,向著眼前的敵人發出他們的怒吼。

TOP

嗯...
54up了
這次拖了很久呢
期中考啊與正冠準備的差不多了
他應該要畢業了呢?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四章 傑克的子孫與再逢

拜修西古在廣大的機構裡奔走著,四處尋找他的「工作」所在的地點,且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這傢伙…原本如同人形般毫無情感的他,現在卻可以洞察人心,他成長了不少啊…」

拜修西古腦裡思考著R為何突飛猛進的進步,且找到了唯一的答案。

 「我想…還是『她』吧?大概是所謂的牽繫導致他有所成長也不一定。」

再次笑了笑後,他停在緊閉的特殊電子門。

 「找到了…ServerRoom。」

這種特殊的電子們既沒有開關,也沒有識別裝置,除了從裡面出來以外,必須要連線至中央電腦裡才可以開啟這扇門。

 「我可沒時間慢慢的拖了。」

迅速的一揮,電子門應聲倒地,仔細一看這電子門還是鋼製實心門,與入口處的石牆一樣,這一刀造成的切面平滑且無痕。

 「那麼趕快開始工作吧!」


 「歡迎歡迎,汝等便是地獄君王在現世的容器對吧?一位是Lucifer,另一位是Satan對吧?」

話還沒說完,R迅速的一發子彈劃過了他的臉頰。

「哎呀哎呀…真是粗暴啊…竟然傷害吾的聖體,這身體與汝等這種卑賤的惡魔是不一樣的。」

R不等Sariel繼續說下去,連續的槍擊已經開始,而亞拉斯特爾也不甘示弱,在槍林彈雨中進身逼近對方。

 「小把戲…」

在快速的槍響聲中夾雜了些奇怪的聲音,那是種清脆的金屬與金屬清吉的聲音,且夾伴著金屬的落地聲。

 「得到了!」

亞拉斯特爾躍身一劈,正好朝著Sariel的腦門劈了一刀,他顯露出了笑容,但隨即笑容轉變成了錯愕,Sariel以一把短短的匕首就將亞拉斯特爾的重劈給擋了下來。

 「吾問…汝得到了什麼?」

一個閃亮的物品在亞拉斯特爾的面前閃爍著,仔細一看竟是剛才R所射出的子彈,而地面上滿是閃耀的子彈,Sariel輕輕舉起了另一隻手,對著子彈用力一彈,子彈朝著亞拉斯特爾的面前飛來,他只能以非常狼狽的姿勢摔落地面。

 「怎麼啦?地獄君王的現世容器就只有這點能耐嗎?」

R見貌便衝向前去,直接貼進Sariel的面前近距離開了數槍,而後拉著倒地的亞拉斯特爾一躍退後。

 「判斷真是正確,讓我不能夠扎實的將這把刀刺入他的胸窩前,真是可惜。」
 「夠了亞拉斯特爾,我們倆都不是他的對手。」

亞拉斯特爾怒視著R,一拳往他的臉上揍了過去。

 「開什麼玩笑!還沒…我還沒倒下…在我血液流光之前…我便沒有輸!」

語畢,亞拉斯特爾再次向前突擊,而Sariel緩緩的立起,接下了一波波迅速且有力的斬擊。

 「只有這點程度嗎?」

兩人對峙,輕輕一甩便將亞拉斯特爾甩至後方,隨後而來的是密集的刺擊,一次一次,迅速的刺擊所造成的傷害已不侷限在一點上的攻擊,而是擴大規模至面上的傷害。

 「怎樣?這是否比汝的斬擊還來的輕鬆且具傷害性呢?」

鮮血於空中飛舞著,然後如同雨滴般低落,一滴、兩滴…最後如同傾盆大雨般降至地面,將整個地面染成鮮紅。

 「還沒…我還沒倒下…」

Sariel一驚,原來亞拉斯特爾徒手抓住了那把鋒利的匕首,艷紅的鮮血如注般流經他的手臂,滴落於地面。

 「多麼令人讚賞的勇氣,但有什麼用呢?」

輕輕的一抽,匕首已從亞拉斯特爾的手中抽出,他表情痛苦的喊著,而Sariel開心的笑著,似乎在取笑著他的無謀。

 「你看,我的匕首它多麼的開心著吸著汝的鮮血啊,快點,再讓吾更加的快樂吧!」

殘留於匕首上的寫緩緩的滲入其中,就像吸血鬼般將刀身上所有的血液吸乾。

 「這…」
 「很驚訝嗎?那麼吾就告訴汝等吧…這把匕首與汝等那種附有Emotion的後製武器不同,這把吸收了百年前五位妓女的鮮血與體液,而後的時光裡也不斷的指示持有人餵食血液,除了正統的擁有者外,觸摸於它的人將會着了魔似的對著自己瘋狂的刺擊,以餵飽它對鮮血的渴望。」

 「百年前的五位妓女…難道是…!」
 「沒錯,Jack所使用的刀如今再次回到了吾的手中,回到了擁有百年殺人犯血液流傳的吾的手中!」

R苦笑著,接著搖了搖頭說道。

 「教會真的是越來越變態了,連這『白教堂前的殺手傑克』的子孫也拿來當作工具…」
 「很抱歉…我可不是工具,現在我的身分可是『神』。」

 「是神的現世容器罷了。」

門口前傳來了少女的聲音,身穿黑色連身式服裙的少女立於門前,銀白的秀髮飄動著,鮮紅的瞳孔注視著在場的所有人。

 「我們又再次見面了。」
 「橘…橘花…」

 「德拉諾這傢伙…竟然連這種東西都能得到手…看來是Asmodeus交給他的吧?也只有那怪物做的出這種東西…」

望向螢幕前的標誌那是生物鏈…不,那是神創萬物的圖示,從最頂端的神開始至最底層數百萬、數千萬勿種所構成的一種進化結構圖。

 「『The Originof Life』,這種利用多通道並列傳輸大量資料至一點的特殊程式是吧?是想竊取所有有關這裡的資料嗎?」

拜修西古一驚,立即轉頭察看,一名男子立於被破壞的門前,直盯著他說道。

 「是你這傢伙啊…這就代表那小女來也來了對吧…」
 「還真多虧你們那封無恥又無厘頭的偽造調度命令害的。也罷,我就在這裡解決你們好了。」
 「你在說什麼笑?就憑你著偽天使也想…」

 「Emotional Limit System OFF.」

迅速的像著拜修西古突進,而拜修西古措手不及,只能以太刀抵檔他的攻勢,隨支而來的是近距離的槍擊。

 「喂喂…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吧?一具死體竟然搭載了Integration與Emotion?」
 「天使的存在本來就比惡魔還來的早,況且像你這樣的搭載體與我們不同。」

A6475-D猛烈的攻勢,而拜修西古只能一面閃躲,一面讓他遠離正在輸送資料的主電腦。

 「看來你顧忌的是這東西。」

一槍朝著主電腦射去,拜修西古衝向前去,一刀將飛速前進的子彈於空中劈成兩半,保護了主電腦的傳輸。

 「就算擋住了…那又如何?」

槍口已經抵在拜修西古的頭上,A6475-D笑了笑後,說了一句話。

 「晚安。」

一聲槍響後,人應聲倒地,但仔細一看並不是拜修西古,A6475-D左臂被整個砍了下來。

 「術式解除Level 3,若不是我發動了,否則我可能死了吧?」

綠寶石般的瞳孔閃爍著令人顫抖的光芒,盤旋在刀身的藍色雲霧如同邪氣般發出了令人顫慄的寒氣,且明明劈下了A6475-D的手臂卻沒有血跡噴灑於此,仔細看著切斷面,已經完全被冰給結凍,保留了從骨頭到血管神經的完整的斷面。

 「這就是Beelzebub的力量嗎?果真不容小看…」
 「錯了,這是本大爺自身的力量!」

A6475-D緩緩的立起,被切斷的手臂像是沒有知覺般,臉上沒有一絲的痛苦表情,只是顯得動作緩慢了許多。

 「看來這冰向體內侵蝕進去了,不過一會兒這身體大概就不堪用了吧?」

A6475-D拿出了預先藏在口袋中的控制器,只建控制器上閃爍著紅色燈光,而後A6475-D便將控制器丟於地上自徑離開。

 「我已經設定好了毀滅系統,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在30分鐘內離開吧。」

拜修西古轉身看了下資料的傳輸完成率,已經進行到89%左右了。

 「接下來就讓它自己動吧,我還是趕緊過去與他們會合。」

拜修西古拾起了地上的控制器,上面顯示的時間還剩下將近27分鐘,他加快腳步朝著R與亞拉斯特爾所在的地方與他們會合。

TOP

55、56up
系統回朔後我不太敢講話了=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五章 - 重逢,旅行的終結

再次奔跑於廣大設施中的拜修西古,急著與R他們會合,隨著時間越來越緊迫,他加快了腳步且將身上不需要的東西扔去,卸下緊包在刀身的白布與身上厚重的衣物後,將刀背於背後,快速的朝著他們的所在地奔去。

 「還剩下25分鐘左右,我得再加快些腳步了。」

然而他卻在這緊急的時刻,突然的停了下來。

 「有血跡…」

地面上有著些許的血漬,而這些血漬的前進方向與R他們所在的位置相同。

 「難道,剛剛那個傢伙他過去了?」

拜修西古摸了下地上的血跡,才剛要凝固,代表受傷者剛走不久,可是…

 「不可能是他,我的冰應該已經連同血管細胞一起結凍才對,所以不可能會留下血跡的…這血跡另有其人…?該不會是…」

他腦袋裡還混亂著,但已沒有時間可以讓他多想了,他加緊腳步向前邁進著。

 「糟了…如果事情演變的更加劇烈的話,那兩個人可避不了一場身體與心靈上的鬥爭啊。」

 「我們又再次見面了。」

銀白的秀髮在光源微弱的空間中,如同黑夜中反射著月光的白雪般白皙閃耀。

 「喔?汝是那Lucifer的Emotion吧?你是來幫助神聖的吾嗎?還是…」

站於門口前的身影剎那間消失在黑暗裡,R與亞拉斯特爾還反應不過來時,Sariel繼續開口說著。

 「說穿了汝只是個小娃兒,但卻沒想到有如此的能耐。」
 「這身能力不怎麼樣,只要比你強就行了。」

橘花用手中的P90抵著Sariel的身軀回答著,手握FN57USG的另隻手抵在準備劃破她腰間的Sariel的手腕上,Sariel的匕首離她的腰間不到幾釐米的距離。

 「那麼,汝是來幫助那些蛆蟲們的嗎?」
 「不。」

橘花收回手中的槍械,緩慢的離開他的身旁。

 「橘花…」

R的臉上浮現了無限的喜悅,但這份喜悅沒有維持多久,便被她的冷言給打破。

 「我是來親自手刃他的,若他不該擁有那份力量的話…」
 「妳指的是…在我體內的Lucifer是吧…妳為什麼要替它們取得我體內的這份力量…」
 「你錯了,我從來就沒有為了任何人,這份力量的渴望者與需求者,便是我本身。身為Lucifer意志分身的我,所渴望的就是將這份分散不全的神格,再次統一。」

Sariel大笑了起來,隨即回到了他的座位上坐著,像是等著看面前的玩物们表演般。

 「太好了,竟然讓吾可以觀賞到這麼有趣的畫面,那麼汝等就趕快廝殺吧,好好的娛樂娛樂吾吧!」
 「你太囉唆了…」

平滑的臉上出現了工整的傷口,鮮紅的血液從切口上湧出,Sariel的臉頰被自己的鮮血妝點著,衣服也被染紅。

 「我說過,我的目標只有他,所以你也別囉唆。」
 「有趣…小娃兒我對汝感興趣,那汝最好能將弄傷吾的這份力量,好好的發洩在那蛆蟲的身上。」

橘花將高舉的FN57USG收起,緩緩的往R方向移動,亞拉斯特爾準備掩護R十,卻被R一句話制止。

 「不要動…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問題,你還是將自己的傷口處裡好,去跟拜修西古會合吧。」

這句話說出口,燒起了亞拉斯特爾內心的怒火,擁有著地獄魔王之名號的他,豈能讓R如此的看低他、羞辱他。

 「他說的對,就憑現在的你,的確連在場除了你以外的三位都碰不到。」

拜修西古及時的趕到,但他所擔心的事已經發生了。

 「果真是她…」
 「就算多了一個人,我也不會停止我的目標。」

說完,橘花走向R的面前,深邃的鮮紅雙瞳直視著R的雙目,粉嫩的小嘴吐出了句細語。

 「你,找到答案了嗎?」

語畢,只見R從腰際間抽出用布包好,橘花所遺留下來的短刀。

 「我想妳也知道,我自一開始到現在的答案從沒改變,以後至死也不會變。我的答案是,我要妳在我的身邊。」

說完,FN57USG已經抵在額前,橘花的眼神彷彿告訴著他,她對這答案感到無比的失落,而她也不在疑惑,數發的槍響隨之而起。

 「糟糕,他們兩個已經開始了。」
 「死蒼蠅,我們現在到底要怎麼辦?」

拜修西古將手中的控制器扔至Sariel的面前。

 「你的下屬已經把自爆裝置啟動了,現在你最好也自徑逃命去吧。」

Sariel起身將控制器拾起,看了下上面所顯示的時間,離爆炸時間剩下15分鐘左右。

 「所以呢?這種東西對身為神的吾來說,根本沒有用處。」

說完,Sariel便將控制器捏碎,看在拜修西古的眼裡他便知道,這傢伙已經將自己神格化,不管說什麼他都聽不進耳裡。

「你在這裡好好的倒數15分鐘,千萬不要急,只要有一點差錯我們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裡。」

拜修西古將背後的野太刀抽出,長達150cm的野太刀刀身綻放著散發冷冽氣息的蒼藍光芒。

 「R你聽好,你最好在15分鐘以內把她說服,不然到時不管你是否願意,如果時間將至之時,我會親手把她殺了。」

拜修西古所說的話絕無虛假,R光從他的言語中,便感受到他那冷冽的殺氣。

 「由我來對付你這自以為是神的傢伙。」
 「很好,吾道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是否像那邊的喪家犬一樣無能。」

亞拉斯特爾聽到這句話後難免憤怒難藏,但一見拜修西古瞪著他的眼神,他只好乖乖的繼續坐著讀秒的動作。

 「那麼,你就自己好好的體會看看。」

上半身只剩下件無袖黑色緊身衣,拜修西古用以往從沒展現過的速度貼身攻擊著Sariel,而他只能用手中的匕首抵檔力道十足的砍擊。

 「不錯,還有點能耐。」

拜修西古完全無視他所說的話,這點讓Sariel感到不悅,且隨著拜修西古攻擊密度的增加,Sariel漸漸無法抵擋所有的攻擊,身上出現了些許的傷痕。

 「好傢伙,看來吾也得動真格了。」

奮力的將這次的砍擊擋住後,Sariel將拜修西古推開,隨後向前一貼,自身上取出另一把匕首,開始展現出比拜修西古還要快的攻擊速度,而且匕首的輕便快速及變化刁鑽的攻擊,拜修西古逐漸處於不利。

 「怎樣?一開始的氣勢在哪裡呢?」

拜修西古奮力的抵擋,身上所受的傷比一開始他給予Sariel的還要來的多,但他卻沒有反擊,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似的,靜靜的承受著他的攻擊。

 「怎麼了?你到現在還是不肯認真嗎?」

左肩與腹部中彈,血流如注的R還是靜靜的承受著橘花一波波的槍擊。

 「那麼,該道別了。」

橘花趁隙進入了R的死角地帶,且瞄準好他的頭部準備射擊,一瞬間,她口中吐出了些微的血液,然後身體漸漸的無力。原來R一直處在劣勢的原因,是為了引她進入他的死角瞄準他的要害,利用那一瞬間他朝著橘花的腹部重重的擊了一拳。

 「抱歉…暫時先睡一下吧…這一切的奔走到此結束了…」

他將橘花緩緩的放下,輕撫著她的臉說著。

 「回家吧…」

一聲槍響,R向後一仰倒地不起,橘花以她的幼小的身軀壓制在R的身上,以手裡的FN57USG指著他的頭。

 「別以為只有你會趁隙攻擊,你的破綻我從頭到尾都清楚的很。」
 「說的也是…我們一起生活過好一段時間…」
 「我也說過,你的這份溫柔到最後,只會成為你的致命傷。」

R身中多發子彈,已經沒有餘力掙脫她那小小的、瘦弱的身軀了。

 「一切都結束了…」
 「是啊…這樣的死在妳手中…我也不會有什麼怨言吧…?」
 「再見了…哥…哥…」

原本要扣下板機的手突然停頓住,鮮紅的血液從手裡緩緩的滴落。

 「橘花…?!」
 「看來這身體…大概也快撐不下去了吧…?」

她奮力的想扳動板機,然而手卻像不是她的般,怎樣使力都無效。

 「可惡…是到如今,只能再發動一次能力了…」

暗紅的雙瞳漸漸的轉紅,如同血液般,雙瞳閃爍著異樣的鮮紅。

 「現在這情形…好像在哪見過…」

R被這深邃的紅色吸引著,此時他想起了與現在類似的情境,在那深紅色滿月的夜晚裡,橘花也有一樣的反應。

 「若是如此…希望這有效…不,這一定有效!」

R奮力的將橘花從身上甩開,以自身反過來壓制住她的行動。

 「你要幹什麼…快點放開我!」

R 將她的雙手壓制住,且將她手中的槍給搶走,扔至一旁。

 「別任性了…身體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來攻擊我。」
 「那是因為我必須要取回那片晶片…」
 「別騙人了!」

R大聲的喊著,且將橘花交給他的小刀拿了出來。

 「這就是我給妳的最後答案…」

橘花緊閉雙眼,心想他該會用這把小刀了結她這身的性命,已經欣然的面對了這個事實,卻沒想到…

 「我已經沒有太多的力氣了…我粗暴了點妳不會介意吧…?」

R劃破了他的指尖,身上已不多的寶貴血液自指尖低到他的臉龐。他用力的吸了一口自己的指尖,嘴上還殘留著些微的血跡,接著深深的吻了橘花那櫻色的雙唇。

 「嗚…」

鮮紅的血液從她的嘴角旁流出,原本還相當排斥著,漸漸的放棄抵抗,開始享用著R嘴中對她來說甘之如飴的血液。

 「笨蛋…我反抗自身意識…就是為了這個答案…」

她緩緩的閉上雙目,像是從束縛中解脫似的,深沉的暈睡過去。

兩人的對峙越演越烈,一下拜修西古取得優勢,一下又由Sariel將情勢逆轉,隨著亞拉斯特爾口中的倒數時間越來越少,拜修西古的攻擊越顯的無力。

 「還剩下5分鐘!」

拜修西古微微一笑,發動了自身的能力,野太刀瞬間覆蓋了一陣極寒的冷氣。

 「我等的就是這一刻!」

用力的一劈,Sariel兩把匕首十字隔檔住他的攻擊。

 「怎麼了?剛才的氣勢呢?」
 「你已經輸了,早在一開始便是我得到完全的優勢。」

Sariel手中的匕首應聲斷裂,刀鋒由左至右劃過了他的身軀,鮮紅的血液瞬間自身體裡噴發出來。

 「早在一開始,這把刀身上便覆蓋著極寒的冷氣,再怎麼堅硬的東西,經過寒氣的侵襲,自然會變的脆弱,就算是鐵也一樣。」
 「這就是汝讓吾肆意攻擊的原因嗎…?」
 「既然我所造成的傷害沒你的那麼密集,那我就讓你自己破壞自己的武器。」

說畢,拜修西古準備好做最後的一擊,正當刀刃向Sariel揮下之時,他的動作卻突然停止。

 「竟然是讓你這低賤的惡魔讓我發動了Evil eye…」

Sariel直盯著拜修西古的雙瞳,像是控制的他的動作般,拜修西古無法朝著他揮下最後一刀。

 「也罷,你們就葬身於爆破之中吧。」

Sariel縱身一跳,進入了一旁的暗道,隨著他完全消失在拜修西古的眼前,拜修西古的身體才恢復活動。

 「可惡…被他逃了…」

他往Sariel離開的地點探索了一番,還是找不到開啟暗道的方法。

 「還剩多少時間!」
 「還有4分57秒!」
 「時間還足夠…趕快朝著入口離開!快!」

拜修西古指揮著他們兩人,R奮力的抱起橘花後朝著入口處前進。

 「你說服她了嗎?」
 「算是吧…她現在身上的傷勢不輕,趕緊離開這裡吧…」
 「果然…地上的那些血跡是她的。」
 「你早就知道了?」
 「一開始不太確定,等到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才確定是她的血跡,這也代表著它們為了除掉我們,連為他們治療也不肯,所有人就像棋子一樣,用完即扔。」

R緊握拳頭,雖然氣憤,但橘花能回到他的身邊就已經足夠了。

 「還剩下1分鐘,你們兩個不要在聊了行不行。」
 「抱歉,就在前面了,脫出吧!」
拜修西古笑了笑後,停了下來,他用力的向那緊閉的金屬門揮砍。
 「竟然…打不開…」
拜修西古一臉錯愕,他是遍了所有的方法,還是開啟不了眼前的這扇門。
 「滾開!換我來!」
亞拉斯特爾也是,使盡了所有的方法,甚至放出了足以融化週遭的高熱,還是無法將其破壞。
 「現在該怎麼辦!」
 「剩不到30秒了!」
當大夥們開始著急時,R的腦海裡出現了奇怪的聲音。
(怎麼啦?已經走到絕路了嗎?)
(又是祢…你想趁著現在搶奪我的身體嗎?)
 「還剩下20秒!」
 「可惡!快給我打開!」
(來吧,我給你兩條路選擇。)
(又是交易嗎?)
 「15秒!」
(我現在給你我的力量。)
(條件是什麼?)
 「10!」
(身體歸我,就這麼簡單。)
 「9!」
(確保我們能離開沒錯吧…)
 「8!」
(沒錯,只要身體給我,我便能讓你離開,畢竟你死了,我也一同毀滅了。)
 「7!」
(我只有一個條件…)
 「6!」
(那就是我要她安全無事。)
 「5!」
(你願意用自己來換她的安全是嗎?)
 「4!快點!」
(我的性命與軀體根本不算什麼!只要她還活著,只要她幸福…就算與世界為敵,我也願意!)
 「3!裡面已經傳來爆破聲了!」
 「可惡…出現誤差了嗎…」
(不愧是我的軀體…那麼你便好好的承受吧!)
 「只有神才會有的絕對力量!」
 「術式Level 5解放,『TheMorning Star - Lucifer』降臨…」
 「『Seraph’s Wing』發動。」

從眾人背後而來的炙焰將眾人包圍,隨之而來的爆破、燃燒、灼熱的火燄,強大的火焰將面前的金屬門給衝破,眾人淹沒於火海之中。

 「嗚…我們沒事?!」

亞拉斯特爾與拜修西古驚訝著,而在他們眼前出現的畫面更讓他們感到驚訝。R的背後突然長出了六翼有著火焰的翅膀,而且他的髮色從棕色轉為耀眼的金黃色,黑中帶棕的瞳孔變成了如藍寶石般閃爍著的海藍。

 「你…你是R嗎?」
 「難道…他解除了術式Level 5的限制了!」

隨著火焰慢慢消去,保護著他們的六片羽翼展開來,輕輕的拍了拍後化為黑色粉塵,在R的手中聚集成一個形體,便成了R的Black的附加裝備Cherub。

 「難道,剛剛的翅膀是由這變成的?」
 「這已經連最基本的物理規則都違反了…這真的是神的力量…」

他們兩人戒起了防備心,緩緩的接近R,只見R緩緩的閉上雙眼後,手抱著橘花跌跪在地上。

 「你沒事吧!」

拜修西古前進查看,他的髮色緩緩的退去,雖然來有些顏色殘留,但已經變回了原先的棕色。

 「快點,趕快來幫忙!」

在兩人的幫忙下,R與橘花兩人安全的回到了愛德華神父的教堂內。

 「橘…橘花…?」

眼前還朦朧著,他還看不清楚四周的環境,拖著疲憊的身軀起身來查看四周。

 「橘花…妳在哪裡…」

慢慢的,眼前的景象漸漸鮮明,他看著包滿自己身上的繃帶,可知他吃了多少顆子彈。他向著四周觀望,這是間空間不大的西式木造房間,裡面除了他所待的床舖以外,還有另一張床舖在他的對面。瑯瑲的腳步,他站在床頭前,輕輕的撫摸那安詳的睡顏,看著她半裸的上半身被繃帶緊包著,便可以知道其傷的嚴重性。

 「沒事了…妳受了太多的苦了…妳知道嗎?直到妳不在了,我才明白自己多麼的需要妳…」

R流下兩道眼淚,他已經忘了他有多久沒流淚了,就算手擦拭了兩旁的眼淚,但它還是流不完。直到一雙細嫩的小手輕撫了他的臉龐,替他擦拭掉眼龐的眼淚。

 「哥哥…?怎麼哭了?」
 「妳醒了啊…?」
 「嗯…」

她想要起身坐著,可是手總使不上力來,R一隻手撐著她的背,讓她緩緩的坐立在床上。

 「從眼睛閉起來後到現在,感覺過了好久似的。」
 「是啊…妳睡了好一段時間呢…」
 「那哥哥,你有好好的照顧自己的生活嗎?」
 「嗯…我一直都有好好的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妳不用太擔心。」
 「是這樣啊…」

橘花看起來放鬆了許多,R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感覺好久沒看到哥哥的笑容了。」
 「是啊…有好一段時間了呢…」

橘花雙手用力的抱住R的身體,將整個身軀貼在R的懷裡。

 「哥哥…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TOP

【黑槍之誓 散】五十六章 終章,終結與嶄新的未來

窗外灑入室內的陽光照著她的身軀,看著那被無數繃帶緊裹著的弱小身體,令我感到無數的心痛。

 「妳的傷勢如何?不要緊吧?」

看著床面上的血漬,她的傷口還沒癒合好吧。我四處找著新的繃帶,正準備替她換下藥。

 「我解開囉…」
 「嗯……」

緩緩的將包裹於她身上的繃帶卸下,看到了她背後的傷痕後,我的心宛如在淌血一般…

 「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將新的藥重新敷於傷口,他嬌小的身軀微微顫抖著。

 「很痛嗎…?」
 「不要緊的…」

她的眼框裡已有淚水開始打滾著,但為了避免傷口惡化,敷藥這點是不能馬虎的,她忍著痛直到我將藥敷完且纏上新的繃帶為止。

 「好了…對不起,弄痛妳了。」
 「不會…哥哥你也換一下吧。」

她指著我腹部的地方,繃帶已經全部被血染紅了,看來傷口似乎在移動的時候裂開了。

 「這我來就好了,妳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從我原先的病床上將沒沾到血漬的床被包裹好她的身軀,讓她再次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等到安置好她後,才開使處理自己的傷口。

 「傷口似乎裂的不小。」

將繃帶卸去後,血從傷口裡不停的流出,我拿了幾塊乾淨的紗布緊壓著,試圖要讓血止住。

 「你們兩個醒啦。」

房門打開,拜修西古站在門前對我們倆說著。

 「是你把我們兩個帶回來的嗎?」
 「我怎麼可能一次扛兩個人回來,亞拉斯特爾那傢伙將你扛回來後已經先回去了。」
 「這樣啊…謝啦。」
 「謝什麼啊,總之,先把你的血止住再說。」

拜修西古拿起蹦帶重新替我將傷口給固定好,血似乎也止住了。

 「看來是沒有大礙了。」
 「我們倆都是你包紮的嗎?」
 「我才沒那麼閒,是Belphegor替你們兩個做緊急手術的。」
 「Belphegor?」
 「喔…你沒見過對吧,可惜他已經先回去了。」
 「是這樣啊…等下次遇到他時我一定要好好的謝謝他。」
 「先不說這個,現在有大麻煩了。」
 「麻煩?」

拜修西古要我們兩趕緊離開,事後再對我們解釋,我將我的上衣披在橘花的身上,將她抱起準備離開之時,一個人突然闖入了這裡。

 「好久不見了。」
 「威普…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來沒別的事,把你手裡的那少女交給我,我現在要以殺人的罪嫌將她逮捕。」
 「你在說什麼…當初說好的條件交換呢!難道你要違背一開始的約定!」

我對著他怒吼著,而他卻一臉不在乎,直接走到我面前抓住橘花的右臂。

 「給我放手。」
 「你沒有資格命令我。」
 「若你不放手,我現在就直接殺了你!」
 「你敢動手就儘管來,到時候就算你躲到世界的盡頭,也會被全世界的人給通緝著,受人唾棄、謾罵,這樣我也算死的值得。」

不可理喻的傢伙,雖然從很我暫時進入國際刑警時我就知道他的個性了,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出爾反爾。

 「沒關係…哥哥。」

橘花點了點頭後,甩開了威普的手,站在威普的面前。

 「帶我走吧。」
 「橘花!妳…」
 「很好,這才像話。」

威普從腰際間將手銬取出,將橘花的手銬好,而橘花也自願讓他將手銬銬上。

 「既然我有殺人的話,那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是正確的。」
 「這麼小就看的這麼開,真是不簡單啊小妹妹。」
 「別囉唆了,要就趕快帶我走。」

威普對橘花狂妄的口氣感到不悅,但他也沒多說什麼,轉過身來準備帶走橘花。

 「哥哥…再見了…」

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伴隨著笑容的,卻是那止不住的淚水。

 「可惡…橘花!!!」
 「威普…到此為止了…」

身材高大壯碩的男子擋住了威普的去路,如火般的長髮飄散著,古魯貝利亞斯制止了威普將橘花帶走。

 「連你也想要阻擋我?」
 「命令下來了…高層要你放棄追捕他們兩個。」

古魯貝利亞斯將命令書交至威普的手中,威普不屑的接過手看過後,激動的將它撕成一團廢紙。

 「開什麼玩笑!罪犯就失該接受制裁!若你敢阻擋我的話,我…」
 「你想怎麼樣…?」

古魯貝利亞斯直盯著威普,盯得威普冷汗直流,他朝著門外奔去,離開前不忘對著門出氣一番。

 「為什麼你要幫助我們?」
 「這次掃蕩地下組織『黑教團』或稱『十二使徒』的功績甚高,高層決定接受你條件交換,而交換的條件是…」
 「交換的條件是什麼…?」
 「她可以讓你帶走,但你要負責以監視人的身分監視著她,若有異狀立即對組織報告,以上。」

古魯貝利亞斯轉身離去,只留下我們三個人在場。

 「所以現在的意思是…?」
 「橘花可以繼續待在這裡?」

我的情緒險的有些激動,正當我想向她一起為這件事高興時,她緊抱著我,且在我的懷裡放聲大哭。

 「看來她壓抑很久了。」
 「你說的沒錯…」

我輕撫著她的頭安慰著她,而拜修西古也只是笑了笑後便離開房間,留下我們兩個單獨相處。

 「這樣啊,已經決定好了對吧?」
 「是的,我決定要再回日本繼續生活。」
 「是這樣啊…」

艾德華神父點起了平時沒什麼在抽的煙斗,他輕吐了出那煙後笑著對我說道。

 「曾幾何時,你這個如人型,一直要我擔心的小鬼頭,已經有了厚實的肩膀能擔當一切的事啦…」
 「神父…」
 「那麼,好好照顧她,別讓她再一次的離開你的身邊囉!」
 「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她離開我的身邊的…永遠…」

離開佛羅倫斯後,我坐在經濟艙內,身旁橘花正沉睡著,看了下身上的錶,自神父那離開後已經過8小時了吧?她會這麼累也不是沒理由的。

 「經歷了這麼多的波折,終於換回了寧靜的生活了…」

我輕輕的撥開她的瀏海,看著她幸福的睡容身心都不自覺的放鬆了起來。

 「我說妳啊,這樣光明正大的待在那裡好嗎?」

一旁坐著位金髮的女性,從一旁跑出來靈活的尾巴,斗和變成人形大搖大擺的坐在一旁的空位上。

 「有什麼關係,一直待在籠子裡也是很難受的。」
 「妳要是被人發現了可就麻煩了。」
 「大不了我躲回女廁變回貓後再乖乖回籠子裡就好了。」

我只能在一旁嘆著氣且苦笑著,還有適時阻止她在這裡點起菸來。

 「我說…」
 「?」
 「我現在所遇到的是不是一場夢呢?」
 「反正人的一生就有如夢一樣,活過多少世紀的我來說,生命的意義對我已經不重要了。」
 「說的也是…我啊,害怕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所以一直不敢睡著,就怕等到我醒來後發現這一切竟是一場空,我的心靈恐怕會承受不了…」
 「安心吧…這一切都是事實,你已經重新將她帶回來,留在你自己的身邊了。」
 「希望如此…那麼,願今日之事非夢一場。」
 「晚安了。」
 「我們,明日再見…」

我緩緩的閉上雙眼,還依稀的記得,那模糊的視線前,斗和一直看著我睡著,直到沉重的雙眼闔上,睡意將我帶至夢鄉為止。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4-23 13:28

Processed in 0.017725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