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戰中殘燭 - 白色的黑

戰中殘燭 - 白色的黑

                   序幕 - 瞬藍紅眼

  在黑夜的戰火中,有個隱約瘦弱的身影沒命的跑著,口中大口的喘著氣。她很快的跑到了一眝破牆的後面,身子縮著蹲在那裡,手心中還有著沒乾的汗。

  她似乎在躲著什麼東西,不過還沒來得急思考的瞬間,一聲巨響劃破整個夜空。

  火紅的焰光照亮著整片破碎的村落,在巨響中她驚恐的摀住了耳朵,雖然在糢糊的光中無法看清楚她的嘴臉,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的臉上現在所流露出的只有害怕。就在此時從破牆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後頭的火光將腳步聲的主人他的影子照在地上,在破牆後可以清楚的看見那影子的接近。而那瘦小的身影在聽到聲音與看到那影子後更是僅僅的摀住了嘴吧,深怕發出了半點聲響讓那人發現了自己。

  然而好景不常,隨著地上的光被影子遮住的速度縮在牆角的她很快的就看到了一隻穿著軍靴的腳踏了過來,接著便是雙腿、身體,穿著迷彩服的軍人出現在他的眼前,而她的瞳孔在此時因恐懼極度的收縮,就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

  軍人蹲了下來,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臉,隨手拿起了無線電說道:「我在A區找到一個長的不錯的女孩,今天可以輕鬆一下了。」說完嘴中還帶著一副猥鎖的笑容,手伸了過來要抓住她的肩膀。

  只見她極力的掙脫,黑色短而輕巧的秀髮大幅度的擺盪著,臉孔中帶著厭惡與恐懼,軍人見狀雙眉上吊,臉上一副惡狠狠的表情,然吼怒吼了出來:「臭小鬼!過來好好先服侍我一番,不然我殺了你!」軍人在話說完時雙手一握,壓住了槍托,舉起了背在肩上的黑色步槍對著她,而她在看見隨時會危害自己生命的槍口時全身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彷彿受到了某些驚嚇,雙瞳間失去了焦點直直的看著前方。看來是被嚇到失神了。

  軍人沒有去多做理解,粗暴的開始拉扯她的頭髮,而她在失神中馬上被刺痛拉了回來,也因疼痛而哭叫著,白嫩的臉上落下了斗大的淚珠,而軍人再度怒吼:「我叫你過來!」

  軍人的這一吼道是把她叫回魂了,身體給予自己的感覺便是自身現在有著危險,她的瞳孔在此時瞬間放大著,雙眼露出一股恨意,瞪著軍人,只是這一瞪卻讓軍人的行為更加的粗暴、凶狠。

  軍人的雙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先是重重的將她摔在地板上,佈滿黑毛的手朝她那單薄有點骯髒的白色衣服伸去,而她在掙扎中痛苦的大叫:「呀——!好痛!不……不要!」軍人沒有任何反應,臉上倒是增添了一股笑容。

  就在瞬間,就只是瞬間。軍人冷不防的感受到一股冷冰冰的寒氣從自己的眼前散露出來,然後雙手忽然感到吃力。她在掙扎中緩緩的站了起來,軍人首先是錯愕了一會,雙手出力倍增隨即又大笑:「這樣才有讓我征服你的快感!哈哈!」

  只是來她低著頭,雙手抓著軍人粗曠的魔爪,力氣沒有輸給軍人的趨勢,而軍人的雙手開始爆出了青筋,臉上微微的滲出汗水,口中含糊的說著:「想不到你這小妮子力氣還蠻大的嘛!」

  沒想到的是此時軍人的額頭上已經浮現了青筋以及大量的汗水他都沒有倒下去的趨勢,此時的軍人臉上已經沒有了愉悅,只有吃力。

  「殺人你很快樂嗎?」她用柔弱的聲音小聲的說出了這句話,軍人沒聽清楚,只是吃力的回了句髒話,而身子也開始向後傾倒。碰,悶沉的一聲,這回換軍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軍人見狀立即滾了兩圈,一手攬住了步槍,跪蹲在她的前面,用槍口指著她,只是她面不改色,口中又再度緩緩的吐出……

  「殺人你很快樂嗎?」

  軍人臉上很明顯的出現了遲疑,心中想著:這小妮子是怪胎啊!管它的!先做在斃和先斃再做這對這個軍人已經沒有差別了,這個軍人的腦中此時只有那些骯髒污穢的事情。嘴中吼出:

  「我會讓你快樂的像是去天堂的!哈哈哈哈哈哈!」

  「碰!」一聲槍響傳出,幽森的槍口還冒著煙。只是軍人的臉上出現了此生從未出現過的驚訝,因為在他開槍的瞬間小女孩不見了……

  「人……呢?」軍人懷疑的看著前方,用力的揉了揉眼,就像是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見了……小女孩在他的眼前憑空不見了!軍人撐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事實,只是就在此時軍人的背後傳來了小女孩的聲音……

  「很可惜……你沒辦法去天堂……」

  軍人心中一驚,立刻轉頭,只是轉頭的太慢,轉投時那片刻破碎的村落成了軍人再生前最後看到的視線……隱約中……還看到一雙帶著憤怒與悲傷的藍色眼瞳……以及……那一頭瞬間變白的秀髮……

TOP

這是...
[藍眼]版的橘花小說嗎?
還是,這是我的錯覺?

TOP

....咱們後援會新人輩出啊....
很好,俺又有新的消遣XD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我該說什麼呢?
我怎麼覺得我和kiro的身份慢慢式微...
新人真的一個比一個行啊\( =口= )/
什麼?你說橘花是什麼屬性?
當然是妹啊!!!(死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12-30 23:44 發表
我該說什麼呢?
我怎麼覺得我和kiro的身份慢慢式微...
新人真的一個比一個行啊\( =口= )/
0

リュスケ大,這是你的錯覺(=ˇ=),您和kiro大的存在只有繼續茁壯而以!!你們是台灣"偽春菜"的龍頭啊!!(吶


                     ↓請看這無聊人士的註冊時間
還有俺都註冊8個月了說......我還是新手會員嗎?(O.Q)     ←雖然那時不是我在用,而且那填的資料也不是我的(這隻是我妹辦的~XDDDDD

雙樹答對囉~!(雖然其實是不知怎麼掰下去)正是藍眼橘花駕到是也~  ^  ^

六界大這能當成您的消遣還真是我的榮幸啊XD!(笑)

TOP

戰中殘燭 - 白色的黑 I 「相遇」

                      相遇(前)


  「魁麗之夜,魔都夢碎。紅塵夢醒,方知塵緣。」

  「天降之地,戰火驟降。夜之紅蓮,焚燒情緣。」

  「一夜之時,門城驟變。狂爆政血,紅染衣緣。」

  「城毀之日,止於過去。塾不難料,天降奇緣。」



  在一台車上有兩個人,不,應該說是一個人。

  「這個是……?」

  一名看來差不多17、18歲左右的金髮少女拿著一本破舊的書嚷嚷著。她腳翹的老高。戴著一個不顯眼的帽子,帽子上還有兩個顯眼的隆起,很明顯帽子裡裝了啥麼東西。而身子也是翹的老高的她,似乎後面還多出了一條長條狀的不明物體在左右有旋律地擺動著。而一旁的人倒是沒有在意少女的問話,繼續專心的開著車。

  看著自己被棄於無視的少女嘴嘟了起來,臉上脹紅。朝自己的左邊用力的吐了個舌頭,做了個鬼臉。那樣子是不管是誰看到都會怦然心動的可愛,而在開車的駕駛這回倒是把頭轉了過來,結實的手伸了過來,就這麼一手放在少女的頭上來回磨蹭著,就這麼摸了起來,帽子還被他用的東倒西歪,戴在少女的頭上倒是著實逗趣可愛。但少女被這麼一摸倒是激起了她那堅韌的自尊心,嘴巴微微的上彎,正想開口大罵時駕駛卻在這個時候笑了……

  駕駛的臉上帶著一股清晰、燦爛,彷彿如同陽光一般溫暖的微笑。剎那間,時空彷彿凍結了一般,就停留在這麼一刻。我想那應該是所有心靈受創的少女都會為之動容的微笑,少女癡癡的看著他,臉上帶著微微的泛紅,他的微笑就有如聖潔的微風,就這麼快速的削減著少女心中的不滿。正當少女也這麼想的時候忽然回神,驚覺到自己現在有多麼的丟臉,又好氣又害躁的趕緊低下了頭,嘴中小聲的嘟嚷著:

  「笨蛋……不理你了!」

  少女把頭微低著掩飾她的臉紅,手因為想要安撫自己不安份心情而放在手口,想要靠著雙手抓住自己那顆一度亂跑的心。只是,掌心傳來一陣陣的訊息。一次、兩次、三次……心跳的強大悸動卻讓她感到更羞了,她趕緊把手放了下來,深怕又知道了什麼丟臉的事,而她得臉又紅了一些。紅的像熟透的蘋果,讓人想一口咬下。

  (好老的梗……Orz) ┐(┘口└)┌

  駕駛無奈的搖了搖頭,認為少女正在生她的悶氣。他的右手從方向盤上放了下來,把手躦進了自己的口袋,在一陣的搜索後拿出了一串長長的鑰匙。然後在眾多鑰匙之中選出了一把小小的銀色鑰匙。放進了方向盤下的小箱裡。

  少女正在好奇他在幹麻的時候,靈巧的鼻子忽然像動物一般的動了動,嗅了起來,瞬間雙眼亮出了光澤,嘴中驚叫:

  「柴魚乾!」

  駕駛抱歉地道:「嗯,上次的報酬裡偷藏起來的,現在給妳囉,所以,別生氣啦~我的小壞蛋~」

  「嗯嗯,不生你的氣了,這樣還差不多。」

  少女開心的點了兩下頭,手飛快的接住了青年手中的柴魚乾,立刻打開那小巧的嘴大口的嚼了起來,臉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而青年看到少女快樂的樣子嘴上也微微一笑,那隻手再度摸了摸少女的頭,這回少女沒有看著他,還在快樂的嚼著柴魚乾,而青年的臉上若有所思的看著車窗的前方,口中微聲的道:

  「不知這樣還能過多久……但願不會有那天……」

  少女抬起了頭,嘴中還嚼著柴魚乾,以糊塗的眼光看著青年模糊的說著:

  「嚼…嚼…你剛說什麼?」

  「不、不,沒什麼,只是目的地快到了,這次遠行的目的地……」

  少女一手抓著沒吃完的柴魚乾一邊看向窗外,彷彿發現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一般,口中驚奇的道:「村落耶!欸,艾爾!看!是村落……」

  青年也看到了,不過他看的更遠、更前方,嘴中呢喃:

  「是呀,斗和。受戰亂波及、受紅蓮灼燒之苦的村落……」

  「什麼?」斗和轉過了頭,剛剛已經被磨蹭的重心不穩帽子掉了下來……

  一雙看似不是人耳的毛絨狀耳朵出現在斗和金黃色的頭髮上,發問中耳朵還抖動了兩下。

  「沒什麼,和你說剛剛那首詩的內容……」艾爾再次微笑,雖然搞不太清楚狀況,但斗和見狀也滿意的笑了起來,雖然斗和只看到眼前這片段仍然平安的村落,斗和還沒有看見的是這村落裡的這些人民看到這台車時臉上所擁有的恐懼……

  因為他們深怕著,深怕那紅蓮之火灼燒之地行經此處,而艾爾那墨綠色的車身與他們的恐懼幾何相似,所以他們深怕著紅蓮將把墨綠燒開,形成一把箭矢,刺向這裡的未來……

  艾爾的眼神中突然帶著一股銳利,望向更遠、更遠的前方,然後再次細語,只是這次斗何沒有聽見,斗和將頭迎向窗外的微風,任由風而在自己的髮上奔跑著,臉上洋溢著目前短暫平安所帶來的幸福……



  「人稱魔都,毒品交易、槍枝買賣、販售兒童、人口販子……等聚全世界不齒之事的聚集地……」




  「瓦薩達都……」

[ 本帖最後由 thtpp543 於 2010-1-1 08:08 編輯 ]

TOP

好無聊~聽聽音樂有fu邊就打出來了~  ←聽音樂邊打的~魔塔大陸2的音樂~(魔塔大陸大好!!)^  ^

重複聽差不多幾十遍就打出來了...... -  .-

還有柴魚乾不是那樣吃的喔!小孩不可以亂學!!(指向斗何)煙燙x1)  > " 口  <

還有不可以熬夜喔!!不然斗和會和你要薪水的!!(煙燙x2)  ←偽春菜開一天的就會知道XDDDD

[ 本帖最後由 thtpp543 於 2009-12-31 06:42 編輯 ]

TOP

斗和的"和"打錯了....
對不起,俺吐槽了XD
有人問我:你為何回來?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填坑?
有人問我:你為毛沒有節操?
因為...就是坑爹來著...
這年頭,不會填坑怎麼當爹?
紫曰:節操神馬的還是丟掉的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六界∮無邊 於 2009-12-31 18:11 發表
斗和的"和"打錯了....
對不起,俺吐槽了XD
唉呀呀.....被發現了.....XDDDDD

哈哈,我修改過了~XDDDDDD

TOP

這、這是斗和嗎!?(我不相信~~~~~
總感覺斗和的心理年紀比外表小啊~~~~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2 20:13

Processed in 0.016668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