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偽春菜後援會論壇  

打印

[創作]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關於橘花的故事 - 【黑槍之誓】

各位大大好,這是小的在under the sky 大大的部落閣看到的文章
基於想與各位大大分享的心,所以擅自修改文章結構與錯字,並轉貼於此...
希望各位大大不要見怪...
小的只是覺得:這麼好的文章,不跟大家分享好像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還請各位大大,以及under the sky 大大的包含與見諒
在此,小的深深地給各位磕頭道歉!

--------------------------------------
第一章 開序之旅

今天,一切事物的轉戾點…也是出獄後,人生最大的選擇吧…

 「上個月新法修過了。你的罪行,已經被赦免。所以,今天你可以準備出獄了。」

那名警員對著我說,但…自從組織毀滅後,現在的我該去哪裡呢?就算現在放我出去也沒有用…

 「真搞不懂政府到底是在做什麼…像你這種特A級的囚犯就只因為受人控制…等理由消失後就又釋放你出去。誰知道未來你還會做出什麼事來?」

嘆…沒辦法,我是不能違抗命令的。要不是當時的那三塊「Constraint IC」植入在我的腦內,我早就在八百年前逃離組織了…

 「…喂…這位大叔,我已經在這裡待多久了?」

其實我心裡也已經有底了,但我還是想聽聽從別人嘴裡說出來的感覺…

 「自從你13歲入獄後至今已經過七年了,你現在也不小嚕…好好想想未來的出路吧!你還有大半人生要過呢…」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但…沒了組織,我也等於沒了棲身之所……

這時代,人們為了為自尊、金錢、地位、名譽、權力…等等的事物,而慢慢的將人內心最黑暗的一面展現出來,為了爭奪這些事物,最快又最有效率的解決辦法,就是「排除」障礙,「解決」對方。而在這種利益競爭衝突的社會,出現了我們的組織……接受委託排除一切的「黑教會」,而教會的宗旨是「猶大為了三十銀錢出賣耶穌,我們絕對不會為了利益出賣我們的主,我們藉著制裁與淨化,帶領受污染靈魂回歸天父。」沒錯,黑教會接受命令,接受委託,只要付的出他們所謂的「制裁與淨化」的資金,就算是國家元首,他們也照殺不論…但這種願意冒著風險去進行任務的人,在現實裡是找不到的,人皆是利己的……於是教會就收養了我們…收養我們這些孤兒,為的是從小就開始訓練,訓練出忠心於教會的「審判者」,也就是我們這些怪物們……

 「…我說大叔啊,你也應該知道黑教會對我們的「身體」所做過的事吧?…這樣,你還認為我能活多久呢?」

我想,他應該知道這身體已經突破極限了,「崩壞」只是遲早的事……

 「我說小鬼啊,這你可就要心存感激了。中央醫院研發出一種藥物,是可以讓你們的「崩壞」速度減緩、甚至趨近於零的一種新藥物喔!所以說,你的身體早就沒事了。」

真是有夠多管閒事…真的不會替我們這些人想想…儘管把我們身體醫好了,我們出外後的生活,還不是一樣的悲慘…

教會為了讓「審判者」的執行效率增加,於是在我們的腦裡植入三塊晶片,而晶片本身的功用就是為了促進腎上腺素的激發,使身體的行動能力大幅上升。再來就是限制腦內傳導電子的傳輸,主要功用是將神經傳導的功能簡化,使得痛覺傳不回腦內。就算被子彈貫穿了身軀、斷手斷腳、血流如注,還是能行動自如。但…後遺症…就是身體的活動能力以及潛能激發超過極限、神經細胞衰弱、骨質疏鬆、情緒不穩,最後導致整個身體的細胞壞死。細胞壞死超過80%後,心臟便會衰弱,然後死亡…這就是「崩壞」。

 「我說,你的家鄉在哪裡,要不要我們送你一乘,就當作是送給你的出獄禮物吧!」

呵呵…你的心意我就心領了。希望你的這份好意不會成為你未來的致命傷…

 「不了…出獄後,我要先去一個地方,接下來才會回家鄉。如果可以的話我需要兩張來回機票,一張到台灣,一張到日本。」雖說如此,但回到了自己生長的國家後,我到底要做什麼,這又是個謎了…

 「這我得向上級稟報才行…你還是先準備好你的行李,還有…這還給你吧!」

嗯?不錯嘛…至少還替我保養的跟七年前一樣。只是七年沒用了,也不知道順不順手。

組織那時給我的編號為G4721-R。G為使用武器,編號為審判者裡的同武器型的武器編號,最後的R為平時的代號。而我的編號G,也就是槍使,而4721是我的武器,也是我最好的兄弟,「Black」。外界對於我們兩個好像有個別稱,叫「黑槍」吧?管他的!我只知道我手上這把槍,在同型裡只有兩把。一把在我手裡,另一把目前下落不明…

 「快點吧!整理好後就准備出獄吧。但你也真是可憐,當年那個令人聞之喪膽的『黑教會』,現在也只剩你一名倖存者了…這也好!這樣就能和那種組織完全脫離關係了!這也算是種幸運吧?」

老實說,我現在真想打爛他的嘴。可惜子彈沒有庫存,不然我一定賞你兩三顆特製的子彈。讓子彈在你的太陽穴上鑽個大洞後,讓你好好體會死亡的快感!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我還是不會那麼做。不是因為沒有子彈,而是好不容易離開了那種人生,我可不想就在這裡讓得來的機會毀於一時…

最後接到的任務,是暗殺一位默默無名的人。他給我的感覺,除了「普通」,我實在想不到有別的形容詞了…但為什麼有人會花錢要解決這種普通人呢?管他的…反正完成任務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任務,就算是孕婦或嬰兒,我都會殺…

 「…已經七年沒見到外面的陽光了…這種感覺真是奇特,莫名的不習慣…」

離開監獄後,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尋找他。沒錯,那一位讓我入獄的人,也是拯救我一生的人…

由於領導者的死亡,組織的體制開始崩毀,所有高級幹員爭奪著領導人的位置,導致組織內鬥,令外界乘虛而入、圍剿組織。要不是「他」的話,說不定我早就死了……死在原組織「黑教會」與背叛者組織「猶大教會」的爭鬥中……

走出那座「死刑犯」監獄,聖赫勒島後,我才算是真正地從過去陰影裡逃了出來。想想那時的拿破崙,眾說云云的死因全都沒發生在我身上,這令我有點感謝上帝,但…教堂還是我這輩子最討厭去的地方…

 「對不起了,R…現在唯一能救你的辦法,就是讓你被那群國際刑警抓走…如果你沒死的話,看完這份報告,你就會知道教會的所有陰謀了…」

從他的手上接過報告後,我被數十名國際刑警壓著送入法庭。那時的我應該動手?或是不該動手?這兩件事一直在我的腦裡爭論著。最後的選擇是聽從他的話,乖乖的接受審判。反正,打從教會收留我這個孤兒的那一刻,命就是教會的了,所以,直到我死,我也會遵守命令的…

離開後的我先跑了趟出身地日本、接著回到台灣那個當初收留我的孤兒院,原因就是為了探查他的消息。雖然那時的我只有7歲,但我隱約還記得當時帶我離開孤兒院的臉。沒錯!是他,就是那位令我重新得到生命的他。

那時,法官對我的判決是無期徒刑,終身監禁於聖赫勒島監獄。但是,這也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讓我可以去完整的將報告給看完…那時的我,看完了很多他交給我的報告…審判者培訓計畫、各類武器分配定則、主腦強化改造、身體驅動界限報告以及「完美審判者-黑槍」培訓報告…

離開台灣後,我在歐洲旅行著,唯一的線索是領養人,雖然姓氏不同,但那的確是他的名字。英國倫敦人,但工作地點在羅馬教堂內擔任神職人員,有著這條線索後,我尋遍了整個義大利的教堂。教堂啊…外表看似神聖莊嚴,卻一直令我勾起黑教會的禮拜堂報告……

思想改造以及身體改造的執行場所「黑教會禮拜堂」,在那對審判者們進行非人式的精神改造,長時間播放殺人以及解體的影片,將腦內思想改造為「殺人是應該的,只要是為了任務的話…」以及對審判者們的腦內,植入「Constraint IC」與「Punish IC」…一個是限制住我們的行動,而另一個是我們做出對組織的背叛行為時,用來進行「懲罰」的IC……而黑槍報告內,黑槍使用者的腦內會植入第三種IC,目的是用來與黑槍內的微電腦進行連結。黑槍會在使用者身體發生異常時,改變槍枝本身的構造,隨時因應任何突發狀況,而使用者本身也會與槍枝的異常進行改變。但是,這就是我們黑槍使用者的培訓裡,唯一一個最困難的地方了…由於是使用IC控制大腦對身體進行強制改變,所導致培訓者身體承受不了這種強烈變化,導致在身體適應前…發生「崩壞」!!

「完美審判者-黑槍」報告書裡的實驗人數,共三萬六千五百名兒童進行實驗,有三萬名左右在試驗過程中身體崩壞、五千多名承受完第一次的變化後,承受不了第二次的變化而死亡…剩下來的人,皆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死亡。原因為變化導致身體機能處於完全滿載的狀態,在任務進行中身體崩毀…最後的唯一成功案例…是我。

尋找了一個多月後,身心俱疲的我來到了一座坐落於佛羅倫斯附近的小鎮。這是我第一次有著這麼強烈的信念,強烈到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去找尋小鎮裡的教堂。沒錯…一向不信主的我,這次跪下來求祂了…

 「我們的天父啊!請你指引我一條出路,令我找到當時那名幫助祢兒的人,我願意承受一切代價,只為了尋得他的任何消息!」

這不知道是我多久沒在神像面前下跪。就算主聽不到好了,這也能對我產生一些意志…一種能令我繼續走下去的意志。

在獄中的生活非常的普通。時間一到就出來吃飯、勞動,接著回去睡覺。雖然在獄中常常發生事故,但我下手盡量都已不會致死為前提出手。最後獄中人員將我送入國家醫院檢查,並幫我拿出了其中的兩塊IC,除了那第三塊IC,「Integration IC」以外…

但是,這也就代表我在使用黑槍時,身體還是會與槍枝有所連結。那也就代表著我的身體還是會有承受不了,導致「崩壞」的一天……

 「…看來您非常的疲累呢…這種疲累看起來是經過了非常多的歷練與折磨。能找到這裡來,你也真的算是很能幹了,R…」

聽到這聲音,果然神還是眷顧著自己的任何一個孩子。奇蹟這麼快就發生了,看來我得要向祢說聲對不起了,天父。

 「沒錯,我真的找你好辛苦啊…我的領養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吧?霍德華神父。」

真是的,折騰了這麼久,沒想到人竟然就在這裡,我還真的要感恩…

TOP

學長出名了....
淚目啊!

TOP

這個真的很好看呢!
我半夜用了兩個小時全看完了~"~
看到橘花割腕那邊...心臟好像刺進了一把刀一樣= =
不過看完之後怎麼好像有點..."黑貓"的感覺...!?

TOP

這我就不太曉得了喔...
因為他平時看的輕小說很多
再加上他也會看一些與感情有關的書
我對他的評語是描寫感情做的很不錯

TOP

引用:
原帖由 ymc79106 於 2009-3-27 17:41 發表
這我就不太曉得了喔...
因為他平時看的輕小說很多
再加上他也會看一些與感情有關的書
我對他的評語是描寫感情做的很不錯
同感...
但是他錯字都懶得改...看得有點心疼...
(這麼好的文章卻錯字連篇,難怪我會心疼了...)
總之...我就慢慢改吧...
可是我好在意十九章的發展喔~~~~~~~~~

TOP

這裡公告
十九章up了

TOP

UP了!?(飛奔~)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喔耶~~太棒了!!!
立刻印下來= =+

TOP

嗨嗨~第二章,整修完畢~!
第十九章出了~工作又增加了~
我嗶----咧!
(那第十九章,是我看這系列中錯字最少的…有點感恩大大了…)
(但是…字數也是我在這個系列中見過最…少的…)
眾:啊你這是獎還是貶啊~(圍毆)
----------------------------------------------
第二章 新生

等我醒來之後,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了。

霍德華神父說:這一個月多月的旅行,已經將我的精神折磨到了極點。在加上那時的我其實已經發燒到達41℃,不暈倒才奇怪呢。而在我醒來的小房間裡,牆上掛著許多的十字架,而十字架上的名字有一些我都還有著印象,例如范、迪諾、艾德麗兒、家駿、龍三郎…等等!這些都是那時的黑槍試驗者的名字!由於有些人還有與我執行過雙人任務,所以我印象非常的深刻。由此可知,霍德華神父對他們有多愧疚了……因為他既是我們的管理者、監視者、更是有如我們父親一般的存在,但…他同時也是將我們帶入地獄的人。

「你醒啦?昏睡的這三天睡的舒服吧!」

神父還是帶著他那制式的笑容。但可以看的出來,他比那時還憔悴得多了。原本帶著棕色的頭髮,現在也已半白了,臉也比以前消瘦了許多。雖然離那時才過了七年,但看來歲月是不饒人的。

「嗯,睡的還可以。反倒是牆上的那些……」

「嗯啊,他們都跟你一樣,全是黑槍的受驗者,但沒有一個像你一樣能和黑槍高度『Integration』。以百分比來看的話,他們只有20%,而你卻在80%左右。」

「說到這個我就有個疑問,為什麼只有我與黑槍的契合度這麼高?」

這個疑問其實已經困惑我許多年了,在數萬個被驗者裡卻只有我一個人能駕馭它,原因到底是什麼……

「…我想,那只能說是你身上有著某種奇蹟吧…那時我對被驗者進行身體檢驗與篩選時,你的身體總負荷能力比起同年齡的小孩高出70%。而且筋肉、神經以及骨骼皆有超乎常人的適應能力,那時,我就在猜想,你有可能會是唯一的一位使用者,而這個假設也在你活躍的完成任務時得到了證實。」

沒錯,比起一般人,我不只食量大,就連柔軟度、肺活量、紅血球攜氧值、骨骼硬度與再生強度都比其他人的數值還高。在看到那時的報告書後,我甚至一再懷疑我根本就是為了使用它才誕生在這個世上的…

「接著,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聽我說一件事。我有極為重要的事要麻煩你,這件事除了身為前AA+級的黑槍使用者-你之外,已經找不到任何人能做了……」

拜託我?而且神父說的一件事讓我很在意。我只記得我的職位階級只在下等的C,根本沒聽說過我是特殊級的AA+……

「等等,神父,你說我的階級別是特殊級的AA+?但我那時的階級別明明是…」

「我知道你對現在我對你說的話感到懷疑。但,其實早在『完美審判者』計畫執行時,就已經將特殊種的『黑槍使用者』列入AA+之中。之所以讓你們從最低階層開始爬起,目的不外乎是讓你們能慢慢的吸收實戰經驗,接著再將AA+的階級交給你們。只是在那之前,組織就已經毀滅了…」

我還隱約記得…那時的我,將槍拔出後,身體便會完全自動式動能激發。在目標還沒死之前,是完全不會停手的。就連換彈夾的時間,也只需要0.47秒左右。能造就組織的那些輝煌歷史的,其實就是我們這些試驗品。而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效能較高的棋子罷了,沒什麼了不起的…

「接著,請讓我說正題吧!我希望你能到我所安排好的地方生活。然而,我也幫你找到了一個翻譯的工作。只要現在出發去機場的話,大約三天的時間就能到達目的地了。」

「神父,我相信你給的任務才沒這麼容易呢…就算現在組織已經瓦解了,但我還是會聽從你的命令,這是不可否認的。但是,我相信你才不會交付給我這麼一個無聊的任務,這之中一定有內情…對吧?」

「…是職業殺手的第六感嗎?很可惜的是,你猜錯了。我只是安排了一個你可以度過餘生的地方,算是我對你所做的彌補。讓你在組織裡工作了10年,在監獄裡關了7年。現在,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度過餘生。要不,你就當作是我在彌補自己的罪過好了…」

三歲的我被組織收養,五歲的我接到了第一個任務。十三歲的我收到的,本來應該是最後的一份任務。現在竟然給我這麼一條路走,實在讓我無法接受…更何況,如果只是要我度過餘生的話,為什麼還要特地安排在別處?讓我在這當一名神父也可以啊…我實在不知道神父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其實並不是只有生活在那裡,我真正需要你幫忙的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神父語氣沉重的對著我說。每當我接到令人難以接受的任務時,他也會露出這種表情…那種像是我將會死,替我感到惋惜的表情…

「神父你別忘了,我好歹也是前任的黑槍使用者。就算是什麼樣的任務,我一定會把它做到最完美的,所以請您放心。」

才剛說完,神父他露出了我許久未見的笑容。沒錯…已經不知有多久沒見到這種笑容了……

傍晚,我離開了小鎮,準備去迎接未來的人生。我朝著那座有機場的城市前進,而城市的名字我也已經忘了…只知道神父給「我們」準備的新生活場所在日本或希臘,他要我選擇一個地方去生活。我選擇了我的出生地日本,但我卻打算過個幾年後前往我的成長地台灣。但是,在這之前,我還得要先照顧好神父託付給我的「麻煩」。法定監護人跟我相同的一名毫無血緣的妹妹…外帶她飼養的一隻貓。

「……真的是令我無言至極…說給我任務,竟然是要我照顧小孩子…」

我當著「她」的面前這麼說。沒什麼原因,只是我不能接受罷了。

「……………」

從出發到現在,她一句話都沒說過。我緊盯著她看,怎麼看都只是一位平凡的15、6歲的少女,而且還是幼兒體型。雖然她的長相算是非常的可愛,但硬要我說,她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她有著銀白的頭髮。沒錯,那一頭感覺比雪還要冰冷的銀白色短髮。而且還有著紅色的雙瞳!血紅色的瞳孔就好像會把人吸進去一樣…扣除到這兩項以外,她就像個普通的少女。與其說是像個普通的少女,不如說她像個人偶還比較貼切…一個有生命卻沒有心的人偶…

「……………」

「喂!能告訴我妳叫什麼了吧?不然我以後要怎麼稱呼妳啊?」

其實,我不喜歡小孩。正確的說法是,我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突然給我個名義上的妹妹實在是很煩人…反正我在法律上的家庭也是假的,只要我用回原本的身分的話,一切法律就與我沒關係了!要不是因為神父將妳託付給我,我才懶的理妳勒!

「…Kikka…日文發音。漢字寫作…橘花…」

突然,我的內心感到一陣寒冷。真搞不懂她在這小小的年紀經歷過什麼樣的事…讓人覺得她的人生非常的空虛、空洞,就連聲音聽起來也是冷酷無比…

「那,我以後就妳叫『橘花』。至於我的話,就隨便妳怎麼叫了。反正我的真名你應該聽霍德華神父說過才對…」

真搞不懂我突然心軟個什麼勁…但總覺得,與她相處在一起,似乎是對我們倆的一種考驗。

「…神父說過,不管在什麼時候,我都得叫您哥哥…」

…頓時,我無言了。先不管我到底能不能接受這種稱謂,但她卻一點都不猶豫地用她那冰冷的語氣叫我哥哥,就像她真是我的親妹妹一樣,光是這一點,就讓我無法接受……

「…好吧,隨便妳了。妳要叫哥哥就叫哥哥吧!等到到了目的地後,妳得要從新適應環境,自己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就這樣,脫離組織七年,離開牢房快兩個月的我,現在卻要過著有如一般人的生活。不僅如此,我還多了個毫無血緣、僅僅是法律名義上的妹妹…我實在不敢想像未來的生活到底會變成怎麼樣…

[ 本帖最後由 he00720434 於 2009-3-28 16:28 編輯 ]

TOP

痾....
今早
原本極度賴床的學長竟然起床了...
電腦畫面上還有Word檔
他在做什麼啊....

TOP

嗯....聽你這麼說~
你們應該是住校囉^ ^
話說這個...我們班也有一堆住校的...
各個都在哀嚎著零用錢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寄來XD
雖然有人放假就回家的= =(討零用錢嗎...)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リュスケ,聽你這麼說…
你們學長跟我還蠻像的…
(為了寫出好文章,不惜縮短睡眠等其他的時間…)

TOP

我沒有住校
我住他家罷了= =

還有
後來我確認了一下
10點後他回去睡覺了
其實是昨夜爆肝沒睡....

[ 本帖最後由 ymc79106 於 2009-3-29 17:11 編輯 ]

TOP

原來是這樣啊~
最近在思考,當一名作家在創作時,如果旁邊有人...
或者有人在亂(小孩等等...),他們...會發飆嗎= =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我和他的習慣都一樣
在寫小說的時候一定周圍都不能有人
他是怕別人去打擾他
我是怕別人看到了指指點點...

TOP


指指點點是現代人的壞習慣(大多是和自己同輩的人)
這點倒是不少人都一樣呢= =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所以
搬去和他們住前
我連上K島都會被父母誤會
現在就快活多了~

TOP

說真的...K島是個好島XD(誤
不過難道你們家的電腦是公用的嗎?
這樣很多東西會被侷限住耶= =
例如某些圖啦~某些遊戲啦~XD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我原本和我家人住在一起
五個人佔一台電腦
平均每個人玩不到幾個小時
再加上我不玩遊戲
所以在家根本碰不到電腦...

TOP

原來如此,不過不少人要邁向萌化的洗腦之前...通常都是要先通過家人這關的= =
我算是通過了...XD
在每個人們的心中 都寄宿著黑暗的那一面
只要敵不過內心的黑暗 就會由惡魔所吞噬

大叔我從5月3日起要上公司建教生輪調,暫時不會上線= =

TOP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9-24 04:24

Processed in 0.130382 second(s), 10 queries,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中文偽春菜後援會 - Archiver - WAP - TOP - 界面風格